专栏 | 夜话中南海:关于中共高层换届“七上八下”年龄限制的来龙去脉

2021-03-26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关于中共高层换届“七上八下”年龄限制的来龙去脉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美联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上期节目播讲的《下届政治局常委里至少有两个习近平大秘》一文,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习近平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的上海市委秘书长,现在依然是习近平“大内总管”的丁薛祥,在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跻身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几乎可以说是和习近平届时连任第三届总书记的可能性一样大。

至于曾经是习近平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提拔到自己身边的省委秘书长,如今已经被习近平委任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的李强,笔者也相信,他在未来二十大上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和现任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陈敏尔届时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一样大。

三年多前,中共十九大闭幕之后,笔者在《陈敏尔即将回到习近平身边重操“旧业”?》一文中,引述 了一位当年在浙江省委工作人士的回顾内容,说的是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时的最高职务是省行政一把手,省委二把手,自然不敢在省委机关报上开设自己的专栏。到浙江之后,省委机关报的首要功能就要围绕他这位省委一把手来进行了。在省委机关报上为自己开设专栏的念头,可能开始是出自习近平本人,但“之江新语”专栏题目的习近平笔名,都是被习近平所采纳的陈敏尔建议。

中等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毕业的陈敏尔,进入中共政坛之后的第一份职务是地方党校的理论教员,此后成为基层地方党委的宣传部长,接下来凭此资历和“专业”被人送外号“小德张”的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提拔为《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的社长和党委书记,两年之后又被提为省委宣传部长。2002年6月,在自己已经被内定进入十六届中央政治局之后,张德江又抓紧把陈敏尔安排进入了省委常委会,并在与习近平接班时,向习近平重点推荐了陈敏尔的理论工作水平和文字工作能力。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习近平刚刚入主江浙时的省委常委兼秘书长叫张曦,习近平将其贬为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后,提拔了时任温州市委书记李强出任自己的省委秘书长。自此,令自己身边形成李强“脱靴”,陈敏尔“捧砚”的局面。而这种局面几乎可以肯定会在明年十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之后,再现于新一届的政治局常委会。

当时省委办公厅里至少有部分人知道,习近平一开始是希望自己在省委机关报上的专栏就叫“浙江新语”。因为陈敏尔在张德江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向张德江建议了在《浙江日报》上开辟“钱江浪花”专栏,日后成为《浙江日报》的一大“品牌”,所以习近平特别就自己专栏的名字召陈敏尔商议。陈敏尔斗胆建议,直接用“浙江”略显直白,不妨改用“之江”,并对习近平“扫盲”说:自古以来,浙江省是因江得名;钱塘江因为呈“之”字型,古称“之江”,也称“浙江”。习近平听罢立刻面露喜悦之色,因为他感觉,用“之江”肯定比直接用“浙江”显得自己是位“有文化底蕴的省委书记”。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美联社)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美联社)


至于所选用的笔名“哲欣”,据传也是时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陈敏尔为习近平取的。说是“哲”,既是浙江的“浙”字的谐音,又取了“哲理”之意;“欣”,是“新语”的“新”字的同音。“哲欣”暗含了浙江新任领导人的意思,又取了“欣然”、“欣赏”和“欣欣向 荣”之意,寓意浙江省从今日后就会在新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的英明领导下,欣欣向荣,百姓欢欣,官员欣佩,中央欣慰……,听得习近平那叫一个高兴。

习近平登基之后,结集出版的《之江新语》被中共官媒介绍说,该书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浙江日报》上写的专栏文章集,共232篇文章。外界评论中,有这232篇事实上全是陈敏尔捉刀代笔者的说法。而前述当年的浙江省委人士则认为,该“专栏”的大部分内容应该还是习近平的“点”子在先,往往都是习近平在某个公开场合或者内部会议上说了某句较有“新意”或者被视为“重要”的话,陈敏尔即会亲自下笔或者组织手下将习书记的这句话的意思扩展为几百字的短文。四年多时间下来,集累的这二百多篇短文日后便成了王沪宁炮制习近平“新思想”的重要“理论依据”。

本专栏数年前刊登的《王沪宁急于让全世界相信“习近平思想”的专利权属于习近平本人》一文即已经介绍过,当《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出版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时,王沪宁到场讲话。外界媒体的相关报道中,虽然也引述了王沪宁的原话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具有原创性、时代性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但全都没有关注到这“原创性”三个字的关键意涵。

其实,习近平本人对“习近平思想”的所谓“原创”,不外乎“之江新语”中的那些东西。所以,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除非王沪宁会在现有位置上连任两届,否则肯定会是陈敏尔接王沪宁的班。

中共十九大闭幕后的第三天,一篇题目为《新毛派:习近平不是“毛泽东第二”》的报道文章,第一时间被中国大陆境外的华文媒体竞相转发。文中说:毛左代表人物之一 司马南在评论习时,有如下表示:“承认习是强势领导人,承认他是毛之后的权力最大的领袖,这是习新时代的标题中应有之义;但是,注意一下,他说了多少东西,写了多少东西,会见了多少人 -- 他哪还有睡觉时间?”

司马南如此提醒外界注意,无疑是在暗讽习近平“写”的那些东西,肯定不是自己写的。道理在于,他习近平“那忙碌的身影”都是见诸于报端和电视新闻的,无论是会见还是出访,无论是出席会议还是亲自发表“重要讲话”,肯定都不是安排的替身。那么如此繁忙的公务之余,他还要写出那么多东西,包括在数不清的会议上发表的无数次“重要讲话”的讲话稿,如果都是出自他自己的手笔的话,他就真是没有睡觉的时间了。更何况,他亲口对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说过的每天还要坚持游泳五千米了。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司马南说这番话时,说不定是回想起了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时把“通商宽农”念成了“通商宽衣”,如果讲话稿是自己亲自写就,其中的“引经据典”也都是源自于他本人的既有学识,没有半点可能会出现如此“口误”。

其实,无论是司马南还是中共内部人士,没有人不会怀疑日理万机的习近平怎么再可能有多余的时间去亲自完成那么大数量的“重要讲话”文稿。中共官方媒体已经报道,在筹备召开十九大的那段时间里,重要人事安排,无论是提拔、晋升和留任的,还是退位、降级打发回家的,全部都是由他习近平亲自一一谈话;而且还要为这些重要人事安排,亲自登门向退位元老们挨个通报、解释,求得支持。仅这一项就要花费他多少时间?

所以说,为成就如今的习近平,中南海首席刀笔吏王沪宁真的是功不可没。而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之后,这副重担就要挑在陈敏尔的肩膀上了。

至于李强在未来二十大上,晋升政治局常委之后的内部分工会是什么?直接接替李克强的国务院总理职务,还是象五年前的韩正一样,由上海市委书记晋升至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先要看未来习近平应该已有腹案的李克强的接班人选,是否会是温家宝模式或朱镕基模式。

所谓温家宝模式,就是某个总理接班人选在接替总理位置之前,已经是政治局委员兼副总理,但不是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的常务副总理。而朱镕基模式,则是由政治局常委兼常务副总理,“递升”至政治局常委兼总理。

当年朱镕基接替了李鹏的国务院总理职务的同时,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常务副总理的位置被江泽民安排给了自己的老同事、已经担任了一届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的李岚清。

说起来,当时接替李鹏国务院总理职务的朱镕基只比李鹏年轻三天,同是1928年10月生人。而李岚清比朱镕基要年轻四岁,所以1997年11月的十五届一中全会开过之后,人们普遍认为,因为年龄原因,朱镕基的总理职务只会担任一届,而五年后接替他的应该是李岚清。

至于当时的温家宝,则是首次出任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而与当时及之后的副总理们所不同的是,当时的温家宝党内职务除了政治局委员,还比同是副总理的吴邦国和钱其琛多了一个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

图片:中国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等人与习近平共同出席国庆招待会。(视频截图)
图片:中国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等人与习近平共同出席国庆招待会。(视频截图)


后来发生的故事是,江泽民在自己下决心向胡锦涛交班的同时,也希望把整个中共领导层的“集体交接班”制度化、规范化:主要内容就是五年一届,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内的所有党内职务都只能连任两届;以及最高任职年龄限制等。所谓的“七上八下”,就是这段时间内形成高层人事更替的潜规则。意思是,每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当年,年满六十七岁者仍可继任或新任;年满六十八岁者即不再考虑。而在此之前的1997年筹备中共十五大高层人事时,江泽民提出的副国级以上职务的新任和连任年龄限制是70岁封顶,但他江泽民本人例外。所以,出生于1926年的江泽民本人在1997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连任总书记时已经七十有一;同时连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鹏和朱镕基,以及同时连任政治局委员的钱其琛则都是69岁。而当时已经担任了一届国务院委员的陈俊生等因为出生于1927年,召开十五大时刚好年满70岁,而被排除了连任的可能。

而从七十岁封顶进一步年轻化到了“七上八下”的潜规则出台之后,出生于1932年的李岚清在十六大召开的当年已满70岁。于是江泽民只有忍痛割爱,让李岚清和时年74岁的朱镕基一同退位。

关于江泽民时代制定的“七上八下”,高层人事换届年龄限制潜规则的对外披露,最早见于笔者1998年出版的《江泽民的权力之路》。有兴趣验证是否真有其事的读者和听众,可以核对一下从2002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确实没有一个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被安排新任或者连任的那一年是年满68岁的。

2002年胡锦涛在十六大上接班的同时,退位的上届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轻者为时年68岁、出生于1934年的李瑞环。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被胡锦涛特别介绍为“老大哥”的罗干,生于1935年,时年67岁。

2007年召开的十七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中,最年长者为连任政治局常委的贾庆林,出生于1940年,时年67岁;而出生于1939年的曾庆红因为时年68岁而“到点下车”,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

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新任政治局委员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长者是刘延东和俞正声,都是出生于1945年,时年67岁;而与胡锦涛等一同退位的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中的最年轻者,为出生于1944年的李长春,时年68岁。

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1948年出生的王歧山因为年已六十有九而未能连任政治局常委;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长者为1950年出生的栗战书,时年67岁。

如此说来,待明年,2022年十月召开中共二十大时,如果继续沿用“七上八下”的年龄限制 -- 当然是在习近平本人例外的前提下,那么届时的韩正笃定告老还乡。也就是说,届时的李克强总理接班人完全没有“朱镕基模式”,也就是由上届常务副总理递升总理的可能。而按照所谓的“温家宝模式”,下届国务院总理是否就笃定会是胡春华?留待下篇文章再做分析和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