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何对金正恩既恨又爱?(高新)

2016-03-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金正恩与中国驻朝大使刘洪才。 (韩联社)
图片: 金正恩与中国驻朝大使刘洪才。 (韩联社)

笔者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中共官方的新闻媒体已经在用“最高统帅”一词称呼习近平,除了央视,新华社的新闻通稿中也使用过这种称呼,比如二零一四年八月新华网的一篇题目为《媒体热议解放军军官下连当兵》的新闻稿的“提要”中说:“经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和机关干部必须作为最低级别的士兵在连队服役至少两周,以整顿军队,提振士气。作为军队最高统帅,习近平在上周末批准了这项《规定》......这无疑是在学习朝鲜兄弟党的作法。金正恩是朝鲜人民的最高统帅,习近平是中国人民的最高统帅。

人们应该还记得,当年金二世金正日突然去世后,朝鲜官方媒体便开始称呼金三世金正恩为“最高统帅”,并发布《告全体党员、人民军官兵和人民书》,要求“忠于金正恩同志的领导”,朝鲜媒体同时还有“朝鲜革命武装力量的最高领导者”“以金正恩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委员会”等表述。

关于中国党和朝鲜党,以及朝鲜与中国的关系,最新的消息是一篇题目为《朝鲜劳动党内部文件:使用核武风暴粉碎中国》的报道文章,文章中说:随着中国同意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最新制裁,朝鲜劳动党领导层也开始展开对中国的批判,准备与中国展开对抗,扬言要使用“核武暴风”来粉碎中国。

文章中引述日本产经新闻三月二十八日的报道,说是“根据所获得的朝鲜劳动党指示文件,朝鲜领导层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最新制裁决议后,决定不只对美国与韩国展开斗争,也重新把中国列为重点对抗目标。”

产经的报导称,该文件在安理会通过决议后的3月10日向劳动党道党委员会和地方干部下达,猛烈批判中国的“朝鲜敌对策动”批判,认为中国在今年1月朝鲜举行第4次核子试验之后,为了“不动摇霸权的地位”,又想博得加入联合国制裁的“美名”,因此“真心”赞成对朝鲜的制裁。 这份文件要求“所有党员和劳动者用核暴风坚决地粉碎背离社会主义的中国的压迫策动吧。”

产经新闻的报道中为了强调这种判断的正确性,内容还加入了金正恩之父,朝鲜前国防委员长兼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的遗训,指:“不要对中国抱有哪怕是丝毫的幻想”,并认为“中国应该改变轻视我们的态度”,同时呼吁劳动党干部“即使更加残酷的考验降临”,也要团结在金正恩周围,为了主体革命的积极胜利,强硬地战斗。

按照产经新闻的报道分析:朝鲜的态度转变既包含2013年处决张成泽引发中国不满的旧恨,也有中国在今年加入联合国制裁,断绝朝鲜船只停靠中国北方港口进行贸易的新仇。

依笔者之见,一向在报道中国新闻时不惜胡编乱造的日本产经新闻的如上“新闻”可信度也是要被打折扣的。朝鲜党小兄弟对中国党大哥哥不敬不悌是真,但金正恩吹牛要对美国进行核打击,并不等于他敢说要对中国进行核打击。

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周恩来与金日成在北京签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中申明:

第 一 条, 缔约双方将继续为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和各国人民的安全而尽一切努力。

第 二 条,缔约双方保证共同采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国家对缔约双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缔约一方受到任何一个国家的或者几个国家联合的武装进攻,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

第 三 条,缔约双方均不缔结反对缔约双方的任何同盟,并且不参加反对缔约双方的任何集团和任何行动或措施。

第 四 条,缔约双方将继续对两国共同利益有关的一切重大国际问题进行协商。

第 五 条,缔约双方将继续本着互相尊重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的原则和友好合作的精神,在两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彼此给予一切可能的经济和技术援助;继续巩固和发展两国的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合作......

假如朝鲜党果真有了上述日本媒体所说的准备对中国进行核打击的文件出台,也应该是以宣布废除前述“友好条约”为前提。

事实上如今的中朝两党仍然都还是在引述上述条约的内容为自己辩护,金正恩要求习近平别忘记双方父辈们已经互相承诺一旦朝鲜方面进入战争状态,那么中方必须开始第二次、第三次......“抗美援朝”或者“抗韩援朝”什么的;而习近平则向金正恩强调别忘记父辈们缔结的条约中已经有言在先:中朝两国都要继续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

而中国党方面之所以对朝鲜党的非所欲为一忍再忍,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两党的意识形态相同,两国的政治制度相同,甚至是两国、两党、两军的“最高统帅”的个人集权形式的手段都是在相互参照,取长补短。
习近平登基的第二年,中国大陆多家媒体曾同时转发了境外媒体的一篇文章《揭秘朝鲜政治体制》。文中说:朝鲜12日开庭审理张成泽,判处他死刑并立即执行。张成泽被解职前任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行政部部长。张成泽既不属于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最高人民会议,也不属于最高行政机关—内阁,他为何能成为朝鲜的“二号人物”呢?这要从朝鲜特殊的政治、军事体制说起。概括起来就是“主体思想、先军政治”,进而由军队掌握经济命脉。

文中引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媒体发表的《让金正日同志伟大的先军革命思想和业绩永放光芒》的谈话,强调朝鲜人民继承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的先军思想。

1992年,朝鲜在修宪时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删除,并写入“主体思想”。目前,朝鲜的宪法中明确,为社会主义国家,并以主体思想和先军思想作为应用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指导方针。

先军政治是金正日1995年视察哨所时提出的一切以军事工作为先的思想,是将军队建设、发展武装力量,放到国家非常优先的位置上。不断强调军队的作用,客观造成了现在军队掌握了朝鲜经济命脉,主导了国家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2年4月13日,朝鲜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推举金正恩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会议一致通过最高人民会议法令《关于批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修订案》。修订案规定,金正日同志为“永远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增设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并规定“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

国防委员会由最高人民会议选举产生,任期5年,其责任为统率、指挥全国一切武装力量,并全面领导国防。

统上所述,朝鲜党和中国党在政治体制上最为一致的就是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人民会议都称之为“最高权力机关”,但“必须”由这个“最高权力机关”的“选举”所产生的那个“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和“中央军委主席”,则是“最高领导人”。

中国现行宪法中暂时还没有加进“中国共产党中央军委主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一句,但这只能说明朝鲜的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不虚伪,挂羊头买羊肉。中国共产党中央军委第一领导人当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至于未来是否会明白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同时在中共党章中有明确的表示,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中再作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