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被全人类声讨的治疆之恶 是陈全国晋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钱

2021-04-05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被全人类声讨的治疆之恶  是陈全国晋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钱 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
(Public Domain)

我们《夜话中南海》上期节目刊登和播出的《政治局常委恢复邓时代的偶数制也不是没有可能》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分析到了将在明年十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如果继续目前的政治局常委七人制的话,将面临狼多肉少的局面。政治局现任常委中,未达退休年龄者与现任政治局委员中被他习近平绝对信得过的适龄者,对他习近平来说,真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留用谁,不留用谁,提拔谁,不提拔谁,实难抉择!

所以,假如要效法当年江泽民在决策中共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一刀切”办法,即“超龄者全下,适龄者全上”,那二十大上产生的政治局常委就得是十二人制了。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中,除了不受年龄限制的总书记习近平,共有十一个符合“七上八下”年龄限制的“七上”限标准,他们是:王沪宁、汪洋、赵乐际、陈敏尔、胡春华、丁薛祥、李强、李希、李鸿忠、黄坤明、陈全国。

这十一个人中,只有三人在明年二十大时年满六十七岁,其他都是年满六十六岁或者更年轻。我们在本专栏过去的几篇文章中已经系统介绍过,中共十六大至十六大这四届党代会的政治局常委“新老交替”的年龄规则,一直都是严格遵循“七上八下”和“七留八下”。比如十六大上的贾庆林是“七留”,十七大和曾庆红和十九大上的王歧山都是“八下”。而“七上”者中的典型,则是十九大上的栗战书及此前十八大上的俞正声。

总之,从“排排座,吃果果”论功行赏的角度,习近平要想“一碗水端平”的话,在未来二十大上,扩大政治局常委的编制的可能性不能说一点没有。而且,在假设政治局常委人数肯定会在二十大上出来变动的前提下,变成偶数制(比如八人)和扩增至九人制,或者十一人制的可能性同样存在。

在中共执政史上,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完全因当时的最高领导人的喜好而置,五人、六人、七人、九人和十一人都曾有过。

1982年在罢黜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华国锋的前提下,把政治局常委按排为六人制,实际上是在效法1956年毛泽东主持的中共八大。当年的八届一中全会上“选举”出的政治局常委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六人。1958年,八届五中全会增选林彪为中央政治局常委。1966年八届十一中全会,政治局常委增加了陶铸、陈伯达、康生、李富春四人人,这样中共政治局常委达到十一人,也是中共党史上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最多的一次。

1

1969年,九大的政治局常委只有五人: 毛泽东、林彪、陈伯达、周恩来、康生。

至于九人制常委会,始于1973年召开的中共十大。十大上产生的政治局常委由: 毛泽东、王洪文、叶剑英、朱德、李德生、张春桥、周恩来、康生、董必武等九人组成。

综上所述,中共建政之后的历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八人制和十人制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以标新立异和别出心裁为其施政特点的习近平,在未来二十大上,把政治局常委人数“创新”为八人制和十人的制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一年半之前,中国大陆内地的几家网站曾相互转载过始出于《红旗在线网》,标题为《党委常委委员人数问题与党内民主发展》讨论文章,认为党的常委会议事、选举必须符合现代民主政治的“一人一票”原则;而使用票决制,可以纠正常委会的弊端。常委会决策是所有决策(包括党内决策和国家决策)中最重要的决策,就党内民主的发展来说,常委委员人数应该是奇数而不应该是偶数。

该文披露,虽然现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量奇数制,但是该文作者根据人民网的“中国地方领导在线”做的一些统计分析发现,在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委常委人数中,有十八个是奇数,十三个是偶数;常委会人数为偶数的省(直辖市、自治区)占了41.9%。

至于省以下党委常委情况,该文以广东省为例发现,十四个市的省委常委人数其中有七个是奇数,七个是偶数;常委会人数为偶数的市占了50%。这说明,无论是就省(直辖市、自治区)一级而言,还是就市一级而言,常委会人数为偶数的比例还是相当大。

不过,该文作者所依据的统计数据是2019年7月之前的,省级党委陆续换届之后,偶数制常委会的数字好像没有过去那样多了。

新疆喀什的一所“再教育营”
新疆喀什的一所“再教育营”


但无论如何,因为就象从来没有把党的各级领导人的任期制度写进党章一样,中共政权“修订”过N次的党章中,也从来没有对党内票决制度着墨过。如今也就更无法想象,“唯总书记独尊”的习近平会从“少数服从多数”的票决角度考虑问题。所以,未来二十大上产生的新一届政治局常委的具体人数,无论是奇数还是偶数都不足为奇,全凭习近平个人喜好!

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夜,李成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分析说:“外界广泛揣测的政治局常委从九人减少为七人,有两方面重要的意义:首先,这意味着负责中央宣传部门和政法工作的两个政治局常委职位可能被取消,这两者被认为是经济开放和政治改革的主要障碍;其二,政治局人数减少可能将扩大最高领导层的权力。”

这其二的看法,在当时的习近平还是刚刚接班的前提下,绝对是有道理的。

当初习近平在中共十八上接班胡锦涛之后不久,笔者曾经在本专栏的一篇文章里分析说: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没有杀人,我们只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杀人之后,薄熙来接受了王立军的讨价还价,以升官许愿换取王立军同意把薄谷开来杀人案永远隐瞒,而不是一巴掌把个王立军打进了美国领事馆,那么日后发生的故事也就是薄熙来在十八大上顺利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就算在事先的酝酿过程中,胡锦涛和温家宝会提出反对意见,习近平也许会以所谓“政治局常委多数”的手段,让薄熙来强行入常……。

假设毕竟只是假设。笔者在此只是想说明,在胡锦涛担任总书记的那十年时间里,政治局常委会的架构和分权方式,为“少数服从多数 ”的党内票决提供了可能 。

但今非昔比,如今由习近平统领的政治局常委会里,习近平之外的常委们无论人数多寡,都不过是百之百的政治应声虫,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都已经是百分之百的主奴关系,天天都只会担心自己“红红脸”、“出出汗”之后的“述职报告”和“对照检查”不会令习近平满意,没有半点可能在任何问题上对习近平说出半个不字。

在过去的相关文章里,我们没有特别分析过因为代表习近平主政新疆,所以成为整个文明世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陈全国,在明年二十大上的政治前途。

两年前我们自由亚洲网站和美国《华尔街日报》即有文章讨论过“陈全国铁腕治疆有望入常”的问题,说是中共当局为了打击所谓的“三股势力”,在西北边陲的新疆打造了一个极为严密的、对人民的监控体系。作为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为中国转向严厉的威权统治定下了基调,并获得北京高层的肯定,有望在2022年担任政治局常委。

变态辣椒:H&M等拒绝新疆棉花 中国强烈反应(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变态辣椒:H&M等拒绝新疆棉花 中国强烈反应(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早在2013年,习近平即在他那篇臭名昭著的“八一九讲话”中,杀气腾腾地要求其手下各级要敢于站在风口浪尖上进行斗争。

习近平说:领导干部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干部对大是大非问题绕着走,态度暧昧,独善其身,怕丢分,怕人家说自己不开明。这是万万要不得的!这是什么羽毛?这是什么形象?故作开明姿态嘛……。

把习近平的如上这段讲话,与中共当局治疆政策的前后变化联系起来就不难看出,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习近平把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新疆自治区委书记张春贤调回北京改任虚职,以及日后在十九大上把他从政治局委员名单中清除的原因,就是他在新疆任职期间“爱惜羽毛”,“故作开明姿态”,“东摇西摆,左右迎合”……,虽然没有像当年的李源潮那样“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但至少还是被外界视为“温和派”而没有遭受恶评。

习近平还在他的那篇“八一九讲话”里声色俱厉地强调: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为了党和人民事业,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我们党也不会以这种虚名来评价干部。作为党的干部,不能用“不争论”、“不炒热”、“让说话”为自己的不作为开脱,决不能东西摇摆、左右迎合!在事关党和国家命运的政治斗争中,所有领导干部都不能作旁观者。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从那以后,是否被外界舆论质疑过,是否被“西方反共反华势力”抨击、讨伐乃至宣布制裁过,成了习近平政权对各级领导干部进行“政治考核”的重要参考指标。而接替了张春贤新疆自治区委书记职务之后的陈全国,被西方世界视为“种族灭绝”的恶劣行径,在习近平眼中恰恰是“在大事大非面前”,“在事关党和国家命运的政治斗争中”,“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不过“被污名化”的“敢于担当”。

从这个角度分析,我们如上介绍过的现任政治局委员中所有被习近平视为满意和放心者当中,陈全国当属最应该被在二十大上给以政治犒赏的。

当年江泽民把政治局常委由七人制改成九人制是在原有基础上,又把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精神文明委升格为政治局常委出任一把手的正国级单位。习近平接班之后,政治局常委改回七人制,中央政法委回归副国级。中央精神文明委的一把手,也不再是单独设一名常委专任。与此同时,习近平又成立了由他自己亲自兼任一把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等实体决策机构。而这个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与中央政法委之间是什么关系,一直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

我们现在从公开信息中可以查到的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席和副主席,还是习近平加上张德江和李克强。但依此类推,目前的这一届副主席就应该是栗战书和李克强。反正是一直没有专职副主席,该委员会的日常办事机构,即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的主任也是由中办主任兼任。

显然,无论是全国人大委员长还是国务院总理兼任这个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副主席,都不过是挂名而已,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而从其“工作重要性”要胜过,甚至是远远胜过其他所有党中央决策议事机构,事实上等同于也是由习近平任主席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的角度分析,未来二十大上不排除会有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在政治局常委扩编的前提下,八人也好,九人也好,专设一名常委以国家安全委员会专职副主席身份同时兼任中央政法委主任。而习近平把这一职务安排给陈全国的可能性很大,既是放心重用,也是政治犒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