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被全人類聲討的治疆之惡 是陳全國晉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錢

2021-04-05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被全人類聲討的治疆之惡  是陳全國晉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錢 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
(Public Domain)

我們《夜話中南海》上期節目刊登和播出的《政治局常委恢復鄧時代的偶數制也不是沒有可能》一文中,已經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分析到了將在明年十月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如果繼續目前的政治局常委七人制的話,將面臨狼多肉少的局面。政治局現任常委中,未達退休年齡者與現任政治局委員中被他習近平絕對信得過的適齡者,對他習近平來說,真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留用誰,不留用誰,提拔誰,不提拔誰,實難抉擇!

所以,假如要效法當年江澤民在決策中共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一刀切”辦法,即“超齡者全下,適齡者全上”,那二十大上產生的政治局常委就得是十二人制了。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中,除了不受年齡限制的總書記習近平,共有十一個符合“七上八下”年齡限制的“七上”限標準,他們是:王滬寧、汪洋、趙樂際、陳敏爾、胡春華、丁薛祥、李強、李希、李鴻忠、黃坤明、陳全國。

這十一個人中,只有三人在明年二十大時年滿六十七歲,其他都是年滿六十六歲或者更年輕。我們在本專欄過去的幾篇文章中已經系統介紹過,中共十六大至十六大這四屆黨代會的政治局常委“新老交替”的年齡規則,一直都是嚴格遵循“七上八下”和“七留八下”。比如十六大上的賈慶林是“七留”,十七大和曾慶紅和十九大上的王歧山都是“八下”。而“七上”者中的典型,則是十九大上的慄戰書及此前十八大上的俞正聲。

總之,從“排排座,喫果果”論功行賞的角度,習近平要想“一碗水端平”的話,在未來二十大上,擴大政治局常委的編制的可能性不能說一點沒有。而且,在假設政治局常委人數肯定會在二十大上出來變動的前提下,變成偶數制(比如八人)和擴增至九人制,或者十一人制的可能性同樣存在。

在中共執政史上,黨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數完全因當時的最高領導人的喜好而置,五人、六人、七人、九人和十一人都曾有過。

1982年在罷黜了“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的前提下,把政治局常委按排爲六人制,實際上是在效法1956年毛澤東主持的中共八大。當年的八屆一中全會上“選舉”出的政治局常委是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鄧小平等六人。1958年,八屆五中全會增選林彪爲中央政治局常委。1966年八屆十一中全會,政治局常委增加了陶鑄、陳伯達、康生、李富春四人人,這樣中共政治局常委達到十一人,也是中共黨史上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數最多的一次。

1

1969年,九大的政治局常委只有五人: 毛澤東、林彪、陳伯達、周恩來、康生。

至於九人制常委會,始於1973年召開的中共十大。十大上產生的政治局常委由: 毛澤東、王洪文、葉劍英、朱德、李德生、張春橋、周恩來、康生、董必武等九人組成。

綜上所述,中共建政之後的歷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八人制和十人制還從來沒有出現過。而以標新立異和別出心裁爲其施政特點的習近平,在未來二十大上,把政治局常委人數“創新”爲八人制和十人的制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一年半之前,中國大陸內地的幾家網站曾相互轉載過始出於《紅旗在線網》,標題爲《黨委常委委員人數問題與黨內民主發展》討論文章,認爲黨的常委會議事、選舉必須符合現代民主政治的“一人一票”原則;而使用票決制,可以糾正常委會的弊端。常委會決策是所有決策(包括黨內決策和國家決策)中最重要的決策,就黨內民主的發展來說,常委委員人數應該是奇數而不應該是偶數。

該文披露,雖然現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量奇數制,但是該文作者根據人民網的“中國地方領導在線”做的一些統計分析發現,在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委常委人數中,有十八個是奇數,十三個是偶數;常委會人數爲偶數的省(直轄市、自治區)佔了41.9%。

至於省以下黨委常委情況,該文以廣東省爲例發現,十四個市的省委常委人數其中有七個是奇數,七個是偶數;常委會人數爲偶數的市佔了50%。這說明,無論是就省(直轄市、自治區)一級而言,還是就市一級而言,常委會人數爲偶數的比例還是相當大。

不過,該文作者所依據的統計數據是2019年7月之前的,省級黨委陸續換屆之後,偶數制常委會的數字好像沒有過去那樣多了。

新疆喀什的一所“再教育營”
新疆喀什的一所“再教育營”


但無論如何,因爲就象從來沒有把黨的各級領導人的任期制度寫進黨章一樣,中共政權“修訂”過N次的黨章中,也從來沒有對黨內票決制度着墨過。如今也就更無法想象,“唯總書記獨尊”的習近平會從“少數服從多數”的票決角度考慮問題。所以,未來二十大上產生的新一屆政治局常委的具體人數,無論是奇數還是偶數都不足爲奇,全憑習近平個人喜好!

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夜,李成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分析說:“外界廣泛揣測的政治局常委從九人減少爲七人,有兩方面重要的意義:首先,這意味着負責中央宣傳部門和政法工作的兩個政治局常委職位可能被取消,這兩者被認爲是經濟開放和政治改革的主要障礙;其二,政治局人數減少可能將擴大最高領導層的權力。”

這其二的看法,在當時的習近平還是剛剛接班的前提下,絕對是有道理的。

當初習近平在中共十八上接班胡錦濤之後不久,筆者曾經在本專欄的一篇文章裏分析說:事實上,我們並不需要假設薄谷開來沒有殺人,我們只需要假設薄谷開來殺人之後,薄熙來接受了王立軍的討價還價,以升官許願換取王立軍同意把薄谷開來殺人案永遠隱瞞,而不是一巴掌把個王立軍打進了美國領事館,那麼日後發生的故事也就是薄熙來在十八大上順利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就算在事先的醞釀過程中,胡錦濤和溫家寶會提出反對意見,習近平也許會以所謂“政治局常委多數”的手段,讓薄熙來強行入常……。

假設畢竟只是假設。筆者在此只是想說明,在胡錦濤擔任總書記的那十年時間裏,政治局常委會的架構和分權方式,爲“少數服從多數 ”的黨內票決提供了可能 。

但今非昔比,如今由習近平統領的政治局常委會里,習近平之外的常委們無論人數多寡,都不過是百之百的政治應聲蟲,與習近平之間的關係都已經是百分之百的主奴關係,天天都只會擔心自己“紅紅臉”、“出出汗”之後的“述職報告”和“對照檢查”不會令習近平滿意,沒有半點可能在任何問題上對習近平說出半個不字。

在過去的相關文章裏,我們沒有特別分析過因爲代表習近平主政新疆,所以成爲整個文明世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陳全國,在明年二十大上的政治前途。

兩年前我們自由亞洲網站和美國《華爾街日報》即有文章討論過“陳全國鐵腕治疆有望入常”的問題,說是中共當局爲了打擊所謂的“三股勢力”,在西北邊陲的新疆打造了一個極爲嚴密的、對人民的監控體系。作爲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爲中國轉向嚴厲的威權統治定下了基調,並獲得北京高層的肯定,有望在2022年擔任政治局常委。

變態辣椒:H&M等拒絕新疆棉花 中國強烈反應(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變態辣椒:H&M等拒絕新疆棉花 中國強烈反應(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早在2013年,習近平即在他那篇臭名昭著的“八一九講話”中,殺氣騰騰地要求其手下各級要敢於站在風口浪尖上進行鬥爭。

習近平說:領導幹部不能搞“愛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幹部對大是大非問題繞着走,態度曖昧,獨善其身,怕丟分,怕人家說自己不開明。這是萬萬要不得的!這是什麼羽毛?這是什麼形象?故作開明姿態嘛……。

把習近平的如上這段講話,與中共當局治疆政策的前後變化聯繫起來就不難看出,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習近平把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新疆自治區委書記張春賢調回北京改任虛職,以及日後在十九大上把他從政治局委員名單中清除的原因,就是他在新疆任職期間“愛惜羽毛”,“故作開明姿態”,“東搖西擺,左右迎合”……,雖然沒有像當年的李源潮那樣“贏得海外各種輿論的好評”,但至少還是被外界視爲“溫和派”而沒有遭受惡評。

習近平還在他的那篇“八一九講話”裏聲色俱厲地強調:戰場上沒有開明紳士,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也沒有開明紳士,就得鬥爭。作爲黨的幹部,不要去想博得社會各種人的喝彩、贏得海外各種輿論的好評。只要站在黨和人民立場上,堅持原則,就不可能取得這樣的結果。爲了黨和人民事業,我們共產黨人連流血犧牲都不怕,還怕損失一點蝸角虛名嗎?我們黨也不會以這種虛名來評價幹部。作爲黨的幹部,不能用“不爭論”、“不炒熱”、“讓說話”爲自己的不作爲開脫,決不能東西搖擺、左右迎合!在事關黨和國家命運的政治鬥爭中,所有領導幹部都不能作旁觀者。今後,誰再圍攻我們的同志,我們宣傳思想部門要發聲,黨委要發聲,各個方面都要發聲!要發出統一的明確信號,形成一呼百應的態勢,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講幹部要敢於擔當,這就是一個重要檢驗。

從那以後,是否被外界輿論質疑過,是否被“西方反共反華勢力”抨擊、討伐乃至宣佈制裁過,成了習近平政權對各級領導幹部進行“政治考覈”的重要參考指標。而接替了張春賢新疆自治區委書記職務之後的陳全國,被西方世界視爲“種族滅絕”的惡劣行徑,在習近平眼中恰恰是“在大事大非面前”,“在事關黨和國家命運的政治鬥爭中”,“站在黨和人民立場上,堅持原則”,不過“被污名化”的“敢於擔當”。

從這個角度分析,我們如上介紹過的現任政治局委員中所有被習近平視爲滿意和放心者當中,陳全國當屬最應該被在二十大上給以政治犒賞的。

當年江澤民把政治局常委由七人制改成九人制是在原有基礎上,又把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精神文明委升格爲政治局常委出任一把手的正國級單位。習近平接班之後,政治局常委改回七人制,中央政法委迴歸副國級。中央精神文明委的一把手,也不再是單獨設一名常委專任。與此同時,習近平又成立了由他自己親自兼任一把手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等實體決策機構。而這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與中央政法委之間是什麼關係,一直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解釋。

我們現在從公開信息中可以查到的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主席和副主席,還是習近平加上張德江和李克強。但依此類推,目前的這一屆副主席就應該是慄戰書和李克強。反正是一直沒有專職副主席,該委員會的日常辦事機構,即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的主任也是由中辦主任兼任。

顯然,無論是全國人大委員長還是國務院總理兼任這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副主席,都不過是掛名而已,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而從其“工作重要性”要勝過,甚至是遠遠勝過其他所有黨中央決策議事機構,事實上等同於也是由習近平任主席的中央軍事委員會的角度分析,未來二十大上不排除會有這樣一種可能,那就是在政治局常委擴編的前提下,八人也好,九人也好,專設一名常委以國家安全委員會專職副主席身份同時兼任中央政法委主任。而習近平把這一職務安排給陳全國的可能性很大,既是放心重用,也是政治犒賞!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