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中共司法部先后有过的五个"污点部长"

2024.04.05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中共司法部先后有过的五个"污点部长" 中共当年宣布开除吴爱英党籍,也只是把她的问题局限在"严重违反党纪"。
路透社图片

中共政权的历任司法部长中,截止去年1月才因为落选了二十届中央委员而黯然离开司法部长重要岗位的唐一军,先后出了问题的正部长已经不是三位,而是五位。只不过有的是在司法部部长岗位上直接出事,有的是从司法部调出一段时间后才被宣布“接受调查”,有的则是本已在司法部长岗位上荣退,但最终却因亲情战胜党性而“政治晚节不保”。

将这五人按在司法部长岗位上任职的时间顺序排列:第一个出问题的是中共司法部第5任部长蔡诚,上任时间是1988年4月12日,到龄被换届的时间是1993年3月29日。此公本应下场最好,在司法部长位置上荣退后即被安排一届二线职务,但临终前几年却因为自己唯一的儿子蔡小洪成为“英国间谍”而被调查全家,并在内部遭受警告。

第二个出问题的是中共司法部第7任部长高昌礼,他的上任时间是1998年3月19日,被正式对外宣布免职的时间是2000年12月28日,在位时间只有两年又284天。

此公被中途免职并接受调查之后,最终被组织上以“安排提前退休“的方式 “从轻处理”。时年63岁。

第三个出问题的是中共司法部第9任部长吴爱英,上任时间是2005年7月1日,落马时间是2017年2月24日,在位时间长达11年238天。此女的下场是开除党籍,但官宣的原因只是严重违纪,故未被“移交司法“。

第四个出问题的是中共司法部第11任部长傅政华,上任时间是2018年3月19日,被免去部长职务并退居二线的时间是2020年4月29日,在位时间两年零41天。

虽然同样是被开除党籍,但此公远无吴爱英般幸运,被判处死缓,附加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第五个出问题的就是中共司法部第12任部长,傅政华的接班人唐一军,上任时间是2020年4月29日,被免去部长职务调任地方政协主席的时间是2023年2月24日。在任时间3年341天。

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当年宣布开除吴爱英党籍,也只是把她的问题局限在“严重违反党纪”。但如今对唐一军一宣布调查就说他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所以未来的下场肯定不仅仅是双开----即开除籍和开除公职,被“移交司法”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如上5人的问题有轻有重,但问题最轻者也都经受过组织上的政治羞辱,所以干脆将他们称之为中共司法部的五个“污点部长”。

其实,无论是蔡诚还是高昌礼,当年出问题后都曾被外界媒体关注过,只是因为年代久远,所以这次唐一军前部长被官宣“接受调查“后,外界媒体人大都只被唤醒了对傅正华和吴爱英的记忆。所以本文先重点介绍一下蔡诚,然后是高昌礼。 

1927年出生的蔡诚原名伍毅鸿,其父母都是周恩来和邓颖超夫妇早年的中共地下党同事……。抗战期间蔡诚父母曾被周恩来遣往香港,协助廖承志主持香港地下党工作,是家中独子的蔡诚当年虽然只有13岁,但却同意被送往延安,和叶选平、李鹏等人一起进入“延安自然科学院”。

从17岁那年开始,这个蔡诚便成了中共“陕甘宁边区政府”的一名“保卫干部”,“因为是从事秘密侦察工作,组织上要求新来的同志都改名换姓。伍毅鸿用了母亲的姓,并遵循母亲忠诚求实的一向教导而给自己改名为诚”。;“由于同样的理由,他被通知要与过去的同学和其他社会关系断绝联系,以防不慎泄密”。

自己在在延安承担”保密工作“的同时,父母又都是在香港担负“秘密使命“,所以当时蔡诚居然与父母失联。中共取得中国大陆政权后,蔡诚的父母被从香港接到北京,均被安排在中央统战部工作。“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他们找过周恩来,并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此时正好有一位西北公安部的同志调到北京工作,又恰好与蔡诚相识,这位同志看到寻人启事,急忙向蔡诚父母告诉了(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公安部办公室研究科副科长)蔡诚的下落。”

接下来,叶剑英把自己的广东同乡蔡诚父母与蔡诚本人带往广东,离开西安之前,蔡诚在西安举行了与“革命烈士遗孤”苏青英的婚礼。婚礼上,当今中共圣上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扮演了蔡诚岳父的角色。“1950年5月6日是个周末,蔡诚和苏青英在这一天结成了终生的伴侣。西北公安部的大礼堂里,专门为这对新婚夫妇搞了一个热闹非常的舞会,西北军政委员会的最高领导习仲勋也兴致很高地赶来,邀请新娘第一个跟他跳舞……。”

“文革”中,蔡诚和父母受尽磨难。母亲蔡楚吟说起来早年是还是邓颖超的“闺蜜”,但文革中却落得个“以死证清白”的下场。

“因为蔡楚吟在上海工作时被捕坐过牢,‘造反派’逼迫她承认自己是叛徒。蔡坚决否认。但她实在无法忍受种种侮辱,以死抗辩。她给周恩来和邓颖超写了一封信作为遗书(这封信直到1979年才由蔡诚交给邓颖超)。信的大意是:我以死证明我的清白。希望我死后周总理、邓大姐能为我伸冤……。”

“蔡楚吟离开人世这个悲惨的日子是1969年6月13日。她这一年58岁。消息传到广东,已被打成广东省公安厅第二号’走资派’、正在’牛栏’里的蔡诚不禁悲愤交加。他想起小时候母亲在白色恐怖中一遍又一遍地教他唱《国际歌》;他想起母亲对于党交给的任务从来就是不折不扣地去完成……。”

 1978年5月,被“平反“后的蔡诚从广东调到北京,任公安部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公安部研究室主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长、公安部党组成员等职,1985年调任司法部副部长。1987年10月成为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次年4月接任司法部长。

在司法部长位置上任满一个整届后,时年66岁的蔡诚还被安排了一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可谓“功德圆满”,没成想“一世英名”却毁在了自己的宝贝儿子手蔡小洪里。

就在一个半月前,中国内地的《网易》旧事重提,刊登了《蔡诚:37岁官至副厅,曾任司法部部长,儿子当间谍被判15年》。而也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这家网站已经刊登过内容大致相同的文章,标题是《他是红二代,37岁官至副厅,后任司法部部长!儿子当间谍被判15年》。这篇文章的开头引言是:“中国有句老话:‘老子英雄儿好汉!’这句话放在原司法部部长蔡诚父子身上却不恰当,因为蔡诚确实是一个响当当的英雄,儿子蔡小洪却并不是。2004年,蔡小洪因为当英国间谍,泄露许多国家机密而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关于这个蔡小洪,中共内地百度百科有他的词条,内容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原秘书长,中国国籍,英国间谍。2003年6月,有关部门在例行监听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份绝密材料,当中包括国家领导人即将访港的非常详尽的行程、保安计划及将要会晤的人物、发表讲话的内容等。中央有关部门随后展开调查,大半年后发现蔡小洪有问题。蔡小洪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已有较长时间,早已安排妻儿前往英国居住。”

“2003年7月中旬,蔡小洪被秘密带至北京,9月被正式免职。广州中院以向境外非法泄漏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处蔡小洪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蔡小洪八九年从军方所属的《解放军报》调至新华社香港分社,至事发前已在港十四年之久。”

笔者要为此补充的内容是,蔡小洪1989年“转业”之前已经在军内佩戴了大校军衔。无疑是因为他父亲和祖父均为党的地下工作和党的“保卫工作”的前辈,而且祖父本来就是香港地下党出身,所以才会被选派到“回归”前的香港工作,出事前已经官至副部长级。

无巧不巧,蔡小洪的老革命爷爷伍治之,早在在自己曾经侨居过的泰国和夫人蔡楚吟一起负责中共“侨党的组织工作”的期间,一起在曼谷被捕。被捕后数月,伍治之被暹罗法庭定以"布尔什维克阴谋暴动"罪,判处的刑期也是15年。

爷爷当年被判15年有期徒刑后,因为赶上泰国当局的“大赦”所以只坐了8年监狱,而日后也是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的孙子蔡小洪就没有那么兴运了。

像蔡小洪这样的间谍案,其所有至爱亲朋肯定一定都会被彻底清查的。虽然英国人事先已经帮他把妻子孩子转移出境,但身为离休老干部的爹妈还在境内。当然,蔡诚去世后官方拖了十几天才正式对外公布的消息内容里毕竟有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党和国家领导人们“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的表述,说明了当时的中共当局已经相信了蔡诚本人并没有把自己掌握的党和国家机密让儿子向英国人“出售”  。但依蔡诚在当时正部级离休老干部里鲜有人能比的老资格,官方连遗体告别仪式都没给他张罗,给人以“走得不清不白“的感觉,似乎是间接证明了坊间关于蔡诚“四处活动欲为儿子脱罪”之类的说法应该会有几分真实。记得当时还有传闻说蔡诚因此受到了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警告,大意是汲取姬鹏飞的教训,革命元老不能晚节不保。

当年的路透社在蔡诚去世后 曾在一篇报道文章中引述接近蔡家的消息人士透露,蔡诚临终前曾致信中共高层,指蔡小洪是被错判入狱,要求中央释放其子。“蔡家一直深信蔡小洪是内部斗争的受害者。”

当时的蔡小洪已经入狱5年。路透社的报道中也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现时仍在狱中的蔡小洪患有肺病,当局允许其出席父亲蔡诚的遗体告别仪式。”

此外,当地的中国内地相关报道文章则有另外一个说法:“在一次家庭聚会上,蔡诚察觉到了儿子的异样,他悄悄地拉着蔡小洪到一旁,深情地说:‘无论外界的诱惑有多大,我们都不能忘记我们的根,我们的信仰和对国家的责任。’但是,蔡小洪的内心早已动摇,最终走上了背叛的不归路。”

这是不是在暗批曾担任国家司法部长的蔡诚在对党的忠诚和对儿子的亲情之间,还是没能做到“大义灭亲”呢?不然为什么没有在已经“察觉到了儿子的异样“时,及时向“组织上”报告呢?

接下来再说说高昌礼。关于高昌礼当年被“突然免职”的背景原因,自由亚洲2000年11月30日的报道文章《中国司法部部长高昌礼突然神秘离职》中介绍得已经比较详。此文发表的4天后,我们自由亚洲网站又刊登了《中国前司法部长高昌礼被开除公职》一文,文章转述的是当时的BBC中文网的消息,消息中引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中组部官员的话说﹐司法部长高昌礼被开除公职﹐目前司法部长的日常工作暂时由该部的党委书记张福森主持﹐明年(2001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正式审议对张福森的任命和对高昌礼的撤职决定。

其实当时的处理程度仅仅是张福森被宣布取代高昌礼的司法部党组书记职务,实际主持工作。高昌礼同时被宣布“接受调查”。但中纪委调查组很快发现他高昌礼的问题并不严重,于是便做出了由人大常委会发布免职令而不是“撤消“职务令,同时由中组部向高昌礼宣布中央对他的免予处分,安排提前退休的处理意见。

前面介绍的蔡诚是因为年满65岁才被换届,同时即被宣布在全国人大担任一届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的二线职务。与之同理,高昌礼的继任张福森也是在年满65岁后被安排交出司法部长位置,同时进入全国政协,日后又在全国政协换届过程中担任了一个整届的政协法制委员会主任。

而与如上两人相比,高昌礼被免去司法部长职务时刚满63岁,而且并未被安排任何二线职务。

有道是当时高昌礼还是在任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而与他同为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的徐鹏航就是在高昌礼被免去司法部长职务的前两个月因为已经接受了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而被宣布撤消了中央候补委员职务。而高昌礼在没有了任何工作安排的情况下仍然还继续挂名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一直到十六大的召开。这也说明当时的高昌礼最终被调查落实的错误程度较轻。但毕竟还是被从司法部长位置上中途免职,未到龄就被迫退休了,政治污点伴随终身。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