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重用和提拔陳全國是習近平的“事業需要”

2021-04-09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重用和提拔陳全國是習近平的“事業需要” 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
(Public Domain)

我們《夜話中南海》上期節目刊登和播出的《被全人類聲討的治疆之惡是陳全國晉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錢》一文中,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到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中,除了不受年齡限制的總書記習近平,共有十一個符合“七上八下”年齡限制的“七上”標準,他們是:王滬寧、汪洋、趙樂際、陳敏爾、胡春華、丁薛祥、李強、李希、李鴻忠、黃坤明、陳全國。

先要在本文裏更正的是,如上名單中漏掉了1955年7月出生的李克強和1955年12月出生,現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北京市委書記職務的蔡奇。

那麼,如果按照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時的政治局委員“一刀切”的換屆年齡規則,即在黨代會召開那年的實足年齡是六十七歲和六十七歲以下的全留 ,年滿六十八歲和超過六十八者全下,那麼如今的十九屆中央政治局不包括軍方代表在內的二十三人裏,將會在明年二十大上可以留任的總共有十四人,即如上十三人加上習近平。

我們再假設,二十大上產生的政治局仍然是25人的編制,不包括軍方代表是23人。那麼可以有九個位置留給政治局裏“新來的年輕人”。

當然,如上只是假設。參考習近平2017年決策十九大高層人事換屆的詳細內容,有好幾個是當年剛滿六十七歲,甚至不足六十七歲者或被一退到底,或者被“退居二線”。

不過擺在習近平面前的最現實問題是,相比於十八大至十九大之間的五年時間裏,習近平最看不慣的李源潮和當時因爲“柔性治疆”而被習近平趕在十九大召開前一年就提前免職的張春賢,如今的這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全部都已經是對他習近平忠心耿耿。正像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分析過的,真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留用誰,不留用誰;提拔誰,不提拔誰,實難抉擇!

另外,中共當局每屆政治局委員裏的新鮮人,大都出自省委一把手 -- 當然軍方代表除外。那麼我們看看眼下在位的全國三十一個省市自治區的黨委一把手,包括本來就是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的那幾個,剩下的還是以五十年代中後期出生者居多。六十後包括陳敏爾在內,只有八個。

雖然像1961年11月出生的現任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1964年8月 出生的現任遼寧省委書記張國清,1962年9月出生的現任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以及現任上海市長、1960年3月出生的龔正,現任北京市長、1964年2月出生的陳吉寧等,幾乎都是板上釘釘的下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但也不太好想象,明年二十大上除了將陳敏爾晉升政治局常委的同時,還會把現在七個六十後的省委一把手全部晉升爲政治局委員。所以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明年的二十大上產生的所有政治局委員裏,只會以五十後爲主。

在20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上產生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裏,從十八屆政治局委員晉升十九屆政治局常委的最高年齡者是慄戰書,出生於1950年,時年六十七歲。連任政治局委員中的年齡最長者,即女性點綴孫春蘭,以及軍方代表許其亮,也都是出生於1950年。而新任政治局委員裏的年齡最長者也都是出生於1950年,即軍方代表張又俠,以及王晨和楊潔篪。

新疆拘留營倖存者披露:營內時常發生強姦和性侵維族婦女事件(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新疆拘留營倖存者披露:營內時常發生強姦和性侵維族婦女事件(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以此類推,明年二十大上對新任和連任政治局委員,以及連任和升任政治局常委的年齡坎,最年輕也會被設置在1955年。只會有可能以“工作需要”爲名向前推一兩歲,比如對個別人選放寬至1954甚至1953,但沒有可能會把年齡坎降到六十七歲以下。

也就是說,即使不把年齡坎往上升,過往一直執行的“七上”的基礎上,不但現任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的一九五五年及一九五五年以後出生者,大都會在明年二十大上繼續留在一線 -- 或在政治局委員位置上連任,或者由十九屆政治局委員晉升二十屆政治局常委;將會在明年二十屆一中全會上新晉升的政治局委員裏,應該也還會有數名五十後,比如現任四川省委書記、1957年4月出生的彭清華,從上海市長調任湖北省委書記、1957年11月出生的應勇等。

在仍然是六十七歲“封頂,但”對個別因“工作需要”而放寬年齡限制的可能性會實現的假設前提下,最可能的受益者會是哪一個或哪幾個,是我們日後文章所要分析的內容。這裏先要說的是,在六十八歲封頂的前提下,現任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員裏的所有一九五五年出生者,全都留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我們在過去已經播講過的文章中介紹過了,中共新華社事後對外披露的十九大上的人事安排,是“參照往屆做法,根據黨和國家事業發展需要和中央領導機構建設的實際,對推薦人選的範圍、年齡和結構提出明確要求……。(但是)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也不是‘鐵椅子’和‘鐵帽子’,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主要根據人選政治表現、廉潔情況和事業需要,能留能轉、能上能下。”

所以,雖然現任十九屆政治局委員中的所有“符合年齡者”,對習近平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僅僅從“事業的需要”角度,總還是要有取有舍的。

2017年10月下旬,中共央視在十七屆一中全會閉幕當天發佈一則報道文章 ,標題是《當選黨代表、當選中央委員、當選總書記,習近平都是全票》。報道文章中披露,20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問題”,是從當年1月,也就是提前10個月左右開始討論的。在當時的那次常委會專門會議上,“大家一致贊成”習近平提出的,採取談話調研的方式,就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書記處組成人選,中央軍委組成人選以及需要統籌考慮的國務院領導成員人選和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黨內新提拔人選等,在一定範圍內面對面聽取推薦意見和建議。而且,談話調研重在集思廣益、統一認識,不限定推薦人數,人選推薦票數作爲參考,不以票取人。

變態辣椒:中國對基督徒和在新疆、西藏設立再教育營
變態辣椒:中國對基督徒和在新疆、西藏設立再教育營


之所以強調了“不以票取人”,是因爲“黨的十七大、十八大探索採取了會議推薦的方式,但由於過度強調票的分量,帶來了一些弊端:有的同志在會議推薦過程中簡單‘劃票打勾’,導致投票隨意、民意失真,甚至投關係票、人情票。中央已經查處的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就曾利用會議推薦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

如上央視報道中還透露說:從2017年年初開始,習近平先就如何醞釀產生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問題,聽取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見。然後從2017年4月下旬至6月,習近平專門安排時間,分別與當時在位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中央軍委委員,以及“黨內老同志“談話,充分聽取意見。當時先後被習近平談話的總人數是57個。與此同時,根據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安排,中共中央相關領導人分別聽取了正省部級、軍隊正戰區職黨員主要負責人和其他十八屆中央委員共258人的意見。中央軍委負責人分別聽取了時任正戰區職領導人和軍委機關戰區級部門主要負責同志共32人的意見。

央視和當時的新華社在相關報道中,都透露了這個“徵求意見”過程的細節內容,說人在外地有幸被“徵求意見”者,都是應召進中南海,被按照談話調研工作程序,安排充分時間閱讀材料,具體是《談話調研有關安排》、《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黨員同志名冊》和《正省部級黨員領導幹部名冊》。 被“徵求意見”者閱讀完全如上三份材料,“獨立認真思考準備”之後,“中央領導同志以面對面談話的方式,聽取了這位幹部關於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的推薦意見”。

試想,如果從明年一月開始就二十大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問題的“聽取意見”過程中,每一個被徵求意見者面對《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黨員同志名冊》,對其中“符合年齡者”誰去誰留髮表自己意見時,具體到比較兩個出生於1955年,也就是明年二十大召開時已經年滿六十七歲的蔡奇和陳全國誰去誰留、誰上誰下時,認可陳全國的可能性肯定要比認可蔡奇的可能性大得多得多。原因就是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的標題所說,“治疆之惡是陳全國晉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錢”。

日前美國之音發表一篇報道文章《自由西藏稱西方對中國新疆官員的制裁避開了罪魁禍首陳全國》,說是美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已宣佈就中國新疆人權問題對幾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但總部設在英國的“自由西藏”(Free Tibet)組織表示,他們避開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該組織在一份聲明中說:“被制裁的官員包括陳全國的直接副手朱海倫和其他幾名級別較低的官員,但明顯缺少了陳全國本人。”

聲明還說,“自由西藏”組織自去年11月以來,便一直在爭取對陳全國實施制裁,因爲他是“針對維吾爾族人民暴行的設計者”。

變態辣椒:H&M等拒絕新疆棉花 中國強烈反應。
變態辣椒:H&M等拒絕新疆棉花 中國強烈反應。


該組織首席執行官沃爾頓(Sam Walton)表示,西方制裁這四名官員是正確的,但西方政府卻“忽視”了陳全國,這向中國傳遞了一個信息,“即他們太害怕對任何在中央政治局有真正影響力的人採取行動”;“國際政府未能挑戰陳全國在西藏的行爲,這讓他得到了現在的職位,使他能夠在更大的規模上重現他在西藏使用的方法,並以此來對付維吾爾人。政府再一次將貿易置於人權之上。”

其實,雖然有外界的專家和外交人士認爲,一些西方國家近日宣佈的制裁名單上沒有陳全國是爲了避免發生更大的外交爭端。但實際上,雖然陳全國這一次沒有被列入歐盟、英國和加拿大宣佈的制裁名單,但他早在去年7月就便受到了美國的制裁。時任國務卿蓬佩奧也在同日發表聲明,對侵犯人權的陳全國等中共高官施加制裁和簽證限制,這些官員及其直系親屬被禁止入境美國。

爲此,當時的新華社奉命播發了對陳全國及其手下幾個一起被制裁者的“接受記者採訪”,個個都強烈表示“以此爲榮”。

衆所周知,當前“新疆棉”背後的人權問題在全世界廣受關注的對立面,是中共政權藉機掀起的又一輪“愛國熱潮”。而前一段時間已經鮮少對外發言的陳全國則再次被中共當局安排對外發言,特別爲他提供了上海合作組織祕書長和有關國家使節訪問新疆的機會,以讓他藉機對外公開發言,抨擊國際上“一些勢力”抹黑新疆形象是“企圖破壞”他本人創造出的“新疆安全穩定”的大好形勢。

回想當年,在經濟大權已經由朱鎔基獨攬的前提下,李鵬爲什麼還會連任一屆國務院總理?繼而又在任滿兩個整屆總理職務的前提下,還能繼續留任政治局常委並改兼全國人大委員長?最重要因素,就是他李鵬是“六四”鎮壓的標誌人物。

同樣道理,無論陳全國的水平高低、能力大小,未來二十大上留用他甚至提拔他絕對是“事業需要” -- 習近平對少數民族施行鐵血政策的“事業需要”!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