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赵乐际突击提拔唐一军惹非议导致唐二十大上招报应

2024.04.12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赵乐际突击提拔唐一军惹非议导致唐二十大上招报应 中国前司法部长唐一军
百度百科截图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赵乐际为什么会对唐一军的前老板刘枫有求必应?》介绍了中共司法部的前部长唐一军虽然是浙江出身,但坊间多认为他之前之所以能够一度被快速提拔,并非曾经担任浙江省委一把手的习近平的主导,而是赵乐际。因为唐一军与赵乐际之间的牵线人,前浙江省政协主席刘枫与赵乐际父亲之间曾经的“患难与共”,决定了赵乐际一朝权在手,报答自己当年的“刘叔叔”实属必然。

不过呢,这个也是和习近平、赵乐际等人一样的知青出身的唐一军在中共政坛上一路走来,政治恩公肯定不止刘枫和赵乐际两人。

不妨先从这个唐一军的早期经历说起。

祖籍是山东莒县的唐一军生于1961年3月,16岁入下乡插队,说明他当年应该只是初中毕业或者高中只读了一年。我们无从查证这个唐一军的父辈,但唐一军本人从1977年7月至1980年10月的三年多时间里,能够先后辗转三个分属不同县份的公社里“参加劳动”,然后又于1980年10月被直接“招干”,“官”至浙江丽水地委党校的资料员,就足能说明他的父辈在当地还是颇有“走后门”之实力的。再从其原籍是山东莒县分析,他的父辈十有八九是中共建国之初的“南下干部”,日后在当地(最可能是当时的丽水地委)已经有了一定的官位。

不过呢,相比于习近平和赵乐际等当年的“插队知青”们,青少年时代的唐一军似乎是胸无大志,至少是没有“积极要求进步”,所以居然拖到了1985年10月,都已经24岁半了才迟迟加入中共。

1984年,当时还没有入党的唐一军居然能够进入浙江省委党校的“理论本科班”,入班之后一年就被入党。可笑的是,这个所谓的“本科理论班”学制却只有两年,而且“班”里还细分“专业”,唐一军就读的是“政治经济学专业”。而唐一军的这一早期“学历”,似乎也能说明他的父辈在当地的“门子”挺硬。

至于他的后期“学历”,当然是“研究生”----必须的。不过,那只是党校研究生,而且还是“函授”研究生。

当然,与同时期、同级别的中共非外事系统的官员们相比,唐一军的“学历”也有其“亮点”。他日后被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决定任命“为司法部长的当天,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即发布新任司法部长简历,应该是最详细的一份。其中说他担任浙江省舟山市委常委、秘书长期间,于2001年4月至2001年10月进入浙江省领导干部经济管理研究班学习并赴美国培训。关键是这句 “并赴美国培训”。此其一。

其二,他在任浙江省纪委常委、秘书长期间,于2004年10月至2005年1月参加中组部组织的“英语强化班”学习。

毫无疑问,既然是“强化班”,那么就说明当时的唐一军已经有了一定的英语基础。就这一点,肯定是比当今圣上习近平和赵乐等 “国际化”了许多。

唐一军的官方简历中说他1986年7月“本科”毕业后便进入浙江省委系统,从省委宣传部理论处(普通)干事起任,经历了副主任干事(副科级)、主任干事(正科级),然后就是1991年7月调进浙江省委办公厅,陆续升任副处级秘书、正处级秘书。因为他当时的具体工作是省委副书记刘枫的专职秘书,而副省部级的秘书能够享受的最高组织待遇也就是正处级。

期间,被唐一军专职服务的政治主子刘枫因为很快就要从省委副书记兼省政协主席位置上告别省委常委会,改为专职政协主席,于是便把唐一军平级调至“基层”,出任浙江省舟山市委秘书长,两个月之后就被宣布为浙江省舟山市委常委兼秘书长,官至副(地)厅级。

在此位置上完成 “赴美国培训”的半年之后,唐一军被调回省委,出任省纪委秘书长,具体时间是2002年4月。两个月之后又被宣布为省纪委常委、秘书长。不过从组织级别上讲,这次的职务变动虽然是从基层再进省委,但还是应该是属于平调。也就是说,在习近平2002年10月从福建省长职务上调入浙江并短暂由省长过渡到省委书记职务时,唐一军还是上任才几个月的副厅级的省纪委常委、秘书长。

接下来,这个唐一军能有机会进入中组部的“英语强化班”受训,不一定是省委书记习近平亲自挑选的,但他在中组部 “英语强化班”结业的四个月后即被升任正(地)厅级的宁波市委副书记兼市纪委书记,肯定是省委书记习近平亲自拍板的。

唐一军到宁波任职的开始时间是2005年5月,先是以市委副书记兼任市纪委书记,2010年4月开始又转兼市政法委书记至2011年2月。这近6年的时间里,浙江的省委书记2007年3月由习近平换成赵洪柱,赵洪柱担任这一职务期间,由他任命过的宁波市委书记是由当时的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书记和省公安厅长的王辉忠。王辉忠主政宁波期间,省委和中组部至少是当时还没有考虑过让唐一军出任宁波市委书记或者市长这两个实权职务,但同时又因为他唐一军在市委副职的位置上已经足够“元老”,这才给了他一次安慰性的提升,于2011年2月安排他离开市委常委会,同时出任市政协主席。虽说被认为是“年富力强便退居二线”,但毕竟是官至副省部级了。所以他在担任这一职务期间,还曾进过为期两个月的中央党校省部级领导干部进修班学习。

唐一军正式“辞去”宁波市政协主席的时间是2016年8月27日,这个职务的继任者是比唐一军年长5岁,由时任中共杭州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位置上“升居二线”的杨戌标。

不过呢,在正式“辞去”宁波市政协主席职务的三个多月之前,他唐一军已经于当年5月5日被中组部和浙江省委先行任命为浙江省宁波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继而又于2016年8月23日,也就是他“辞去”政协职务的前4天,又被宣布任命为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同时兼代市长。

这一任命发出当天,立刻引起中国内地媒体的强烈关注,纷纷以《政协主席代市长再任书记 罕见一身挑三职》这样的标题亮瞎读者眼球。

“长安街知事”当时发出的权威解释说:宁波是副省级城市,四套班子(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一把手”都是副部,唐一军的任职虽是平级变动,亦很罕见。由于政协主席职务需要在政协全体大会上完成交替,因此唐一军现在暂时集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代市长、市政协主席四职于一身。

在唐一军“重返一线”之前的那几年时间里,市委一把手先是于2013年4月由王辉忠换成比唐一军年长4岁,由宁波市长就地升任的刘奇。2016年2月29,刘奇被中组部宣布调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候任代省长、省长)。从此宁波市委书记职务居然被空缺,直到半年后唐一军被任命。

而就在刘奇离开宁波市委书记职务的半个月之后,此前于2013年5月从浙江省副省长位置上“下放”接替刘奇宁波市长职务的卢子跃在2016年3月16日突然被中纪委官宣“落马”,其罪名一大堆,包括中共一般贪官所共有的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欺骗组织,在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务上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搞权色、钱色交易等,也有稍显另类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以及长期搞迷信活动,在民主推荐中搞拉票等非组织活动。还有就是“为谋求职务提拔送给他人财物”。至于这个或者这些“他人”都是谁,笔者至今未核查出个结果。

日后,这个卢市长被在珠海市异地审判,以金额达1.47亿余元的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卢子跃被宣布“落马”后,宁波市长位置也一度被空缺,直到当年5月5日唐一军被宣布“代理”。

唐一军先“代理”市长,后马上就又被宣布为市委书记的次日,“长安街知事”的评论特别强调“唐一军在宁波工作了11年,2005年他到宁波上任时,就已经是正厅级干部。2011年,他50岁,成为‘年轻’的市政协主席。此外,他还曾有一个特殊的身份:纪检干部。2002年至2005年,他当了3年的省纪委常委、秘书长,转任宁波后,又以市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纪委书记5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老纪检。”

接掌了宁波市的党政大权之后,宁波人都相信唐一军总会在宁波多呆上一阵子,没成想上面根本没从宁波当地党政工作的延续性考虑,先是于唐一军上任宁波市委书记的半年之后,即宣布他为浙江省委副书记兼宁波市委书记,等于是宣布了唐一军宁波市委书记的兼职不会长久。时间又过了半年, 2017年10月唐一军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的当月,即被宣布调离浙江,高就兼任代省长的辽宁省委副书记。继而就是正式的省长。

如此说来,本来已经进入“二线”岗位的唐一军,从重返一线担任副省级城市的代市长、市委书记和省委副书记兼市委书记,再到被异地提拔为省长,历时只有一年零两个月。如此骚操作,肯定不是当时的江浙省委力所能为,而当时在习近平手下负责操盘十八大“两委”名单的制定和与此同时的各省、部换届的“中央有关部门”第一负责人就是赵乐际。所以,唐一军在共产党仕途上的最关键一步,起决定作用的应该就是赵乐际。而唐一军在步入中共政坛之后从年龄角度讲是最宝贵的几年里都是在贴身伺候的刘枫,因为是我们上篇文章中详细介绍过的赵乐际当年的“刘叔叔”,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引荐人。

众所周知,随着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的闭幕,赵乐际晋升了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他的中组部长职务便交给了习近平当年在清华大学“求学”时期同住了四年时间的“上铺兄弟”陈希。不过,在向陈希交接之前,唐一军的进一步职务安排,应该是在赵乐际主持中央组织工作的十九大召开之前,也就是先安排唐一军担任一段时间的地方行政首长的同时,就已经为他设计好了的下一步。

我们在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共司法部先后有过的五个"污点部长"》中已经介绍了在唐一军之前担任过司法部长职务者,第四个出问题的是中共司法部第11任部长傅政华,上任时间是2018年3月19日,被免去部长职务并退居二线的时间是2020年4月29日,在位时间两年零41天。

比唐一军年长6岁的傅政华出生于1955年3月13日,十九大召开时以公安部正部级常务副部长身份“当选”中央委员,时年62岁零7个月。

2018年3月,已年满63岁的傅政华被“决定”接替只当了一年司法部长就晋升最高检察长的张军的司法部长职务。而事先在做这一“决定”之前,在习近平领导下具体操盘十九大人事的赵乐际应该是已经为唐一军考虑好了接班傅政华司法部长的两年之后。

如果说十九大召开之前只是让唐一军在宁波代市长和宁波市委书记,以及浙江省委副书记兼宁波市委书记的岗位上仅仅过渡了14个月时间,实在是对宁波当地党委工作的延续性不负责任,那么让唐一军在辽宁省长位置上只过渡了两年半不到,同样也是对辽宁省的政府工作不负责任。而事后回想起来,先前中央组织部长先后把宁波代市长、宁波市委书记、浙江省委副书记兼宁波市委书记,以及辽宁省长的重要工作岗位都当成迅速提升并委以国务院要职的唐一军的政治踏板,无疑会引发当地党政官员们的强烈不满。再加上唐一军无论是在宁波当地还是在辽宁当地虽然任职时间长短不一,但却都是贻害无穷----主要是引导、纵容许家印和他的“集团”在当地的“资本无序扩张”,导致当地房地产以及金融行业积重难返……。而这很可能就是在2022年10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唐一军落选中央委员的重要原因。

据新华社的相关报道:“(中共二十大)大会期间,各代表团以差额选举方式对“两委”人选进行预选。提名二十届中央委员候选人222名,差额17名,当选205名,差额比例为8.3%(新华社原文)....。”

笔者相信唐一军是这被差额下去的17人之一,而不是事先根本没有被提名。完成本文前,笔者再次核对了中共二十大主席团名单,证实了唐一军名列其中。上届的中央候补委员能够进入本届大会主席团名单的适龄者(时年63岁及以下),而且还是在位的部委一把手,其大名应该是同时也出现在本届中央委员的“候选人预备人选建议名单”中的。

试想,在二十大各代表团酝酿中委预选名单的过程中,只要是从浙江和辽宁两个代表人数众多的代表团里大量跑票, 他唐一军进入被“差额”的百分之八点三就是肯定的了。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