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趙樂際突擊提拔唐一軍惹非議導致唐二十大上招報應

2024.04.12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趙樂際突擊提拔唐一軍惹非議導致唐二十大上招報應 中國前司法部長唐一軍
百度百科截圖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趙樂際爲什麼會對唐一軍的前老闆劉楓有求必應?》介紹了中共司法部的前部長唐一軍雖然是浙江出身,但坊間多認爲他之前之所以能夠一度被快速提拔,並非曾經擔任浙江省委一把手的習近平的主導,而是趙樂際。因爲唐一軍與趙樂際之間的牽線人,前浙江省政協主席劉楓與趙樂際父親之間曾經的“患難與共”,決定了趙樂際一朝權在手,報答自己當年的“劉叔叔”實屬必然。

不過呢,這個也是和習近平、趙樂際等人一樣的知青出身的唐一軍在中共政壇上一路走來,政治恩公肯定不止劉楓和趙樂際兩人。

不妨先從這個唐一軍的早期經歷說起。

祖籍是山東莒縣的唐一軍生於1961年3月,16歲入下鄉插隊,說明他當年應該只是初中畢業或者高中只讀了一年。我們無從查證這個唐一軍的父輩,但唐一軍本人從1977年7月至1980年10月的三年多時間裏,能夠先後輾轉三個分屬不同縣份的公社裏“參加勞動”,然後又於1980年10月被直接“招幹”,“官”至浙江麗水地委黨校的資料員,就足能說明他的父輩在當地還是頗有“走後門”之實力的。再從其原籍是山東莒縣分析,他的父輩十有八九是中共建國之初的“南下幹部”,日後在當地(最可能是當時的麗水地委)已經有了一定的官位。

不過呢,相比於習近平和趙樂際等當年的“插隊知青”們,青少年時代的唐一軍似乎是胸無大志,至少是沒有“積極要求進步”,所以居然拖到了1985年10月,都已經24歲半了才遲遲加入中共。

1984年,當時還沒有入黨的唐一軍居然能夠進入浙江省委黨校的“理論本科班”,入班之後一年就被入黨。可笑的是,這個所謂的“本科理論班”學制卻只有兩年,而且“班”裏還細分“專業”,唐一軍就讀的是“政治經濟學專業”。而唐一軍的這一早期“學歷”,似乎也能說明他的父輩在當地的“門子”挺硬。

至於他的後期“學歷”,當然是“研究生”----必須的。不過,那只是黨校研究生,而且還是“函授”研究生。

當然,與同時期、同級別的中共非外事系統的官員們相比,唐一軍的“學歷”也有其“亮點”。他日後被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決定任命“爲司法部長的當天,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即發佈新任司法部長簡歷,應該是最詳細的一份。其中說他擔任浙江省舟山市委常委、祕書長期間,於2001年4月至2001年10月進入浙江省領導幹部經濟管理研究班學習並赴美國培訓。關鍵是這句 “並赴美國培訓”。此其一。

其二,他在任浙江省紀委常委、祕書長期間,於2004年10月至2005年1月參加中組部組織的“英語強化班”學習。

毫無疑問,既然是“強化班”,那麼就說明當時的唐一軍已經有了一定的英語基礎。就這一點,肯定是比當今聖上習近平和趙樂等 “國際化”了許多。

唐一軍的官方簡歷中說他1986年7月“本科”畢業後便進入浙江省委系統,從省委宣傳部理論處(普通)幹事起任,經歷了副主任幹事(副科級)、主任幹事(正科級),然後就是1991年7月調進浙江省委辦公廳,陸續升任副處級祕書、正處級祕書。因爲他當時的具體工作是省委副書記劉楓的專職祕書,而副省部級的祕書能夠享受的最高組織待遇也就是正處級。

期間,被唐一軍專職服務的政治主子劉楓因爲很快就要從省委副書記兼省政協主席位置上告別省委常委會,改爲專職政協主席,於是便把唐一軍平級調至“基層”,出任浙江省舟山市委祕書長,兩個月之後就被宣佈爲浙江省舟山市委常委兼祕書長,官至副(地)廳級。

在此位置上完成 “赴美國培訓”的半年之後,唐一軍被調回省委,出任省紀委祕書長,具體時間是2002年4月。兩個月之後又被宣佈爲省紀委常委、祕書長。不過從組織級別上講,這次的職務變動雖然是從基層再進省委,但還是應該是屬於平調。也就是說,在習近平2002年10月從福建省長職務上調入浙江並短暫由省長過渡到省委書記職務時,唐一軍還是上任才幾個月的副廳級的省紀委常委、祕書長。

接下來,這個唐一軍能有機會進入中組部的“英語強化班”受訓,不一定是省委書記習近平親自挑選的,但他在中組部 “英語強化班”結業的四個月後即被升任正(地)廳級的寧波市委副書記兼市紀委書記,肯定是省委書記習近平親自拍板的。

唐一軍到寧波任職的開始時間是2005年5月,先是以市委副書記兼任市紀委書記,2010年4月開始又轉兼市政法委書記至2011年2月。這近6年的時間裏,浙江的省委書記2007年3月由習近平換成趙洪柱,趙洪柱擔任這一職務期間,由他任命過的寧波市委書記是由當時的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書記和省公安廳長的王輝忠。王輝忠主政寧波期間,省委和中組部至少是當時還沒有考慮過讓唐一軍出任寧波市委書記或者市長這兩個實權職務,但同時又因爲他唐一軍在市委副職的位置上已經足夠“元老”,這纔給了他一次安慰性的提升,於2011年2月安排他離開市委常委會,同時出任市政協主席。雖說被認爲是“年富力強便退居二線”,但畢竟是官至副省部級了。所以他在擔任這一職務期間,還曾進過爲期兩個月的中央黨校省部級領導幹部進修班學習。

唐一軍正式“辭去”寧波市政協主席的時間是2016年8月27日,這個職務的繼任者是比唐一軍年長5歲,由時任中共杭州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位置上“升居二線”的楊戌標。

不過呢,在正式“辭去”寧波市政協主席職務的三個多月之前,他唐一軍已經於當年5月5日被中組部和浙江省委先行任命爲浙江省寧波市委副書記、代市長,繼而又於2016年8月23日,也就是他“辭去”政協職務的前4天,又被宣佈任命爲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同時兼代市長。

這一任命發出當天,立刻引起中國內地媒體的強烈關注,紛紛以《政協主席代市長再任書記 罕見一身挑三職》這樣的標題亮瞎讀者眼球。

“長安街知事”當時發出的權威解釋說:寧波是副省級城市,四套班子(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一把手”都是副部,唐一軍的任職雖是平級變動,亦很罕見。由於政協主席職務需要在政協全體大會上完成交替,因此唐一軍現在暫時集省委常委、市委書記、代市長、市政協主席四職於一身。

在唐一軍“重返一線”之前的那幾年時間裏,市委一把手先是於2013年4月由王輝忠換成比唐一軍年長4歲,由寧波市長就地升任的劉奇。2016年2月29,劉奇被中組部宣佈調任江西省委副書記(候任代省長、省長)。從此寧波市委書記職務居然被空缺,直到半年後唐一軍被任命。

而就在劉奇離開寧波市委書記職務的半個月之後,此前於2013年5月從浙江省副省長位置上“下放”接替劉奇寧波市長職務的盧子躍在2016年3月16日突然被中紀委官宣“落馬”,其罪名一大堆,包括中共一般貪官所共有的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出入私人會所;嚴重違反組織紀律,欺騙組織,在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利用職務上便利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爲親屬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搞權色、錢色交易等,也有稍顯另類的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干預和插手司法活動,以及長期搞迷信活動,在民主推薦中搞拉票等非組織活動。還有就是“爲謀求職務提拔送給他人財物”。至於這個或者這些“他人”都是誰,筆者至今未覈查出個結果。

日後,這個盧市長被在珠海市異地審判,以金額達1.47億餘元的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盧子躍被宣佈“落馬”後,寧波市長位置也一度被空缺,直到當年5月5日唐一軍被宣佈“代理”。

唐一軍先“代理”市長,後馬上就又被宣佈爲市委書記的次日,“長安街知事”的評論特別強調“唐一軍在寧波工作了11年,2005年他到寧波上任時,就已經是正廳級幹部。2011年,他50歲,成爲‘年輕’的市政協主席。此外,他還曾有一個特殊的身份:紀檢幹部。2002年至2005年,他當了3年的省紀委常委、祕書長,轉任寧波後,又以市委副書記的身份兼任紀委書記5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老紀檢。”

接掌了寧波市的黨政大權之後,寧波人都相信唐一軍總會在寧波多呆上一陣子,沒成想上面根本沒從寧波當地黨政工作的延續性考慮,先是於唐一軍上任寧波市委書記的半年之後,即宣佈他爲浙江省委副書記兼寧波市委書記,等於是宣佈了唐一軍寧波市委書記的兼職不會長久。時間又過了半年, 2017年10月唐一軍被安排爲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的當月,即被宣佈調離浙江,高就兼任代省長的遼寧省委副書記。繼而就是正式的省長。

如此說來,本來已經進入“二線”崗位的唐一軍,從重返一線擔任副省級城市的代市長、市委書記和省委副書記兼市委書記,再到被異地提拔爲省長,歷時只有一年零兩個月。如此騷操作,肯定不是當時的江浙省委力所能爲,而當時在習近平手下負責操盤十八大“兩委”名單的制定和與此同時的各省、部換屆的“中央有關部門”第一負責人就是趙樂際。所以,唐一軍在共產黨仕途上的最關鍵一步,起決定作用的應該就是趙樂際。而唐一軍在步入中共政壇之後從年齡角度講是最寶貴的幾年裏都是在貼身伺候的劉楓,因爲是我們上篇文章中詳細介紹過的趙樂際當年的“劉叔叔”,毫無疑問是最重要的引薦人。

衆所周知,隨着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的閉幕,趙樂際晉升了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他的中組部長職務便交給了習近平當年在清華大學“求學”時期同住了四年時間的“上鋪兄弟”陳希。不過,在向陳希交接之前,唐一軍的進一步職務安排,應該是在趙樂際主持中央組織工作的十九大召開之前,也就是先安排唐一軍擔任一段時間的地方行政首長的同時,就已經爲他設計好了的下一步。

我們在本專欄的前一篇文章《中共司法部先後有過的五個"污點部長"》中已經介紹了在唐一軍之前擔任過司法部長職務者,第四個出問題的是中共司法部第11任部長傅政華,上任時間是2018年3月19日,被免去部長職務並退居二線的時間是2020年4月29日,在位時間兩年零41天。

比唐一軍年長6歲的傅政華出生於1955年3月13日,十九大召開時以公安部正部級常務副部長身份“當選”中央委員,時年62歲零7個月。

2018年3月,已年滿63歲的傅政華被“決定”接替只當了一年司法部長就晉升最高檢察長的張軍的司法部長職務。而事先在做這一“決定”之前,在習近平領導下具體操盤十九大人事的趙樂際應該是已經爲唐一軍考慮好了接班傅政華司法部長的兩年之後。

如果說十九大召開之前只是讓唐一軍在寧波代市長和寧波市委書記,以及浙江省委副書記兼寧波市委書記的崗位上僅僅過渡了14個月時間,實在是對寧波當地黨委工作的延續性不負責任,那麼讓唐一軍在遼寧省長位置上只過渡了兩年半不到,同樣也是對遼寧省的政府工作不負責任。而事後回想起來,先前中央組織部長先後把寧波代市長、寧波市委書記、浙江省委副書記兼寧波市委書記,以及遼寧省長的重要工作崗位都當成迅速提升並委以國務院要職的唐一軍的政治踏板,無疑會引發當地黨政官員們的強烈不滿。再加上唐一軍無論是在寧波當地還是在遼寧當地雖然任職時間長短不一,但卻都是貽害無窮----主要是引導、縱容許家印和他的“集團”在當地的“資本無序擴張”,導致當地房地產以及金融行業積重難返……。而這很可能就是在2022年10月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唐一軍落選中央委員的重要原因。

據新華社的相關報道:“(中共二十大)大會期間,各代表團以差額選舉方式對“兩委”人選進行預選。提名二十屆中央委員候選人222名,差額17名,當選205名,差額比例爲8.3%(新華社原文)....。”

筆者相信唐一軍是這被差額下去的17人之一,而不是事先根本沒有被提名。完成本文前,筆者再次覈對了中共二十大主席團名單,證實了唐一軍名列其中。上屆的中央候補委員能夠進入本屆大會主席團名單的適齡者(時年63歲及以下),而且還是在位的部委一把手,其大名應該是同時也出現在本屆中央委員的“候選人預備人選建議名單”中的。

試想,在二十大各代表團醞釀中委預選名單的過程中,只要是從浙江和遼寧兩個代表人數衆多的代表團裏大量跑票, 他唐一軍進入被“差額”的百分之八點三就是肯定的了。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