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先生一席谈<一>(高新)

2016-04-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锐近日迎來百岁生日(Public Domain)
李锐近日迎來百岁生日(Public Domain)

昨天,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是笔者十分敬重的李锐先生百岁寿辰,海外华文媒体刊登一篇《毛泽东秘书百岁寿辰再揭关键秘闻》,文中说:曾任毛泽东兼职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李锐,4月13日迎来百年寿诞,但不会有公开庆祝活动,百岁寿宴只有家人和少数旧部参加,参加者多由外国、外地赶到北京,设宴家中,十分低调。李锐2013年接受白内障手术,现时除听觉退化外,身体很好,且思维清晰,对往来人物记得尤其清楚。

他在最新一期《炎黄春秋》发表《百岁回首》一文,首句就说,“我是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活到100岁。我的传记作者宋晓梦说过,我的遭际换在别人身上,可能死过几回了。”李锐1959年庐山会议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的追随者”,发配北大荒,险被饿死,“文革”中又在秦城监狱被单独囚禁8年,平反后复出。

“回首一生,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也对得起自己。”李锐在文中重提88岁时写过的一句诗,“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并称“有普世规律,世界在进步。周有光老人的话我是同意的,‘中国不能与世界脱节’,因此,我不悲观”。

该文中还说:李锐早前接受内地传媒访问说,“我对党有两个重要贡献,一是写了一本《庐山会议实录》,如实地反映当时全貌;二是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阻止了邓力群可能被推举为总书记。”前中央书记处书记、“左王”邓力群与李锐水火不容,除理念之争外,邓更与李锐前妻范元甄有染,邓去年病逝,也活到100岁。

其实李锐先生当年上书邓小平揭发邓力群想当总书记一事,早已经不是新闻,笔者本人多年来曾多次在以真名笔名撰写的文章中介绍过,只是没有特别说明此事的前因后果是笔者当面听李锐回忆出的。

二十年前笔者在美国剑桥与哈佛大学隔河对望的一座旅馆里有幸晋见李锐先生并当面聆听教诲之后曾写下《与李锐先生一席谈》,因为怕给李锐先生惹麻烦没有公开发表,只是传真给几个朋友看过。

该文的第一个小标题是:中共左派理论家的克星。内容是:

李锐先生是中共党内高层有名的“反对派”,更是中共左派理论家们的克星。他与中共左派理论家的领头人邓力群不但观点相左,而且早在延安时期就有夺妻之恨。一九八七年邓力群协助王震、薄一波等政治老人将胡耀邦整下台后,嚣张一时,王震等人更是主张让邓力群出任中共总书记一职。为此,王震曾专门找到赵紫阳说:我看你还是当总理合适。於是,赵紫阳也几次在公开场合讲自己还是志在国务院,而不是党务部门。

中共十三大之前,王震利令智昏,四下串联,企图拉拢一批中共老干部正式推邓力群出任总书记,并把游说工作做到李锐家里。於是,李锐当即上书邓小平,反映有人在下面搞小动作,违反党的组织原则。邓小平接信后大怒,当即批示今后不准邓力群乱讲话,同时要求十三大上只给邓力群安排政治局候补委员虚职,不再进书记处。此时,邓力群七十二岁,自认为自己还可以在政坛上活跃一届,但却因为邓小平的批示断送了最后一次机会。从此,邓力群开始不惜公开反对邓小平的改革观点。

至於邓力群在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连中央委员都没有选上,李锐表示同他自己没有关系。邓力群中央委员落选后,连李锐都感到意外。但后来邓小平指示让邓力群进中顾后,因为中顾委委员是十三大主席团提名,由全体党代表等额选举,所以邓力群因为得票还是过了半数所以“当选”。

接下来,在所有当届中顾委委员等额选举中顾委常委时,李锐等一批也是十三届中顾委委员的党内“右的代表”们私下串联,包括于光远,任仲夷,杜润生,李昌,项南,陆定一等,坚决不投邓力群的票,最后因为邓力群得票不够半数,所以楞是没有当上中顾委常委。

八九年学运时,在七个老将军发表《给戒严部队的一信封》的时候,李锐、霍士廉、李昌等等一批中顾委的老干部也酝酿搞了一份呼吁软性解决学运的建议书,但后来因为形势发展太快,没有正式递上去。“六四”镇压以后,此事败露,因此成了中顾委中一批左派老人整肃李锐,攻击他“支持动乱”的重要证据。当时,邓力群等左派人物坚决要求将李锐、李昌、於光远、杜润生四个中顾委内的“自由化分子”开除党籍,后来确实如外界所传的那样,是陈云反对开除他们的党籍。

至於陈云反对开除李锐等人党籍的原因很复杂,李锐先生认为,首先是因为陈云本人就对“六四”开枪一事抱有很复杂的态度,一方面他支持李鹏和姚依林等人坚决不能向“动乱”学生让步的强硬态度,另一方面又认为军队进城开枪毁了共产党的形象。其次,他认为党内对待不同意见者,不应再学毛泽东那一套,搞无情打击。

李锐认为:陈云其人从来都是在关键时刻扮演“公正”角色的,正因为如此,他确实在中共一大批老干部及江泽民这一代干部中有相当的威望。新一代干部在邓小平面前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但在陈云面前却更觉得亲切。

外界较少有人知道的是,李锐除了利用邓小平阻止了邓力群当总书记,还利用邓小平断了陈云“义子”的中组部长梦。

笔者当年《与李锐先生一席谈》的第二个小标题是:清除中组部毒瘤

“六四”以后,李锐虽然一直接受审查,但仍然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他在当组织部长时期,曾兼任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局长。本来,他进入中组部是陈云等人的意见,希望他能够协助陈云、李先念等反改革派掌好组织大权,尤其是希望他在提拔高级干部子女的问题上多多留心。后来,因为看到李锐对干部子女要求太严,甚至卡住不让提拔,令一批中共元老十分失望,这才把他撤换下来。

在兼任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局长期间,陈云给李锐推荐了一个叫刘泽鹏的青年人当副局长,此人虽然本人不是出身高干,但同陈元是大学同班同学,文革期间与陈元关系十分密切,自称他同陈元“文革”中是清华园里著名的两个“逍遥派”。大学毕业后,他一度被分配到东北从事技术工作,但陈云一重新得势,他立刻被调进北京,先是在国务院系统工作,不久又被提拔进中组部。所以中共内部都传说刘泽鹏是陈云的义子。

李锐下台后,刘泽鹏接替了他的职务,在组织工作上大搞结党营私,且工作作风专横跋扈,在中组部和中央机关里搞得怨声载道。他还仗着有陈云作后台,不但不把过去的赵紫阳放在眼里,江泽民上台后,也从来不把江泽民放在眼里。

因为当时的中组部内还有一些当年李锐的老部下,所以他们都找李锐反映情况。他们都担心如果再不解决刘泽鹏的问题,陈云等人很可能会建议让刘泽鹏在十四大上出任中央委员,然后接任中组部长职务。

於是,李锐找到江泽民办公室,要求安排时间见面。江泽民对李锐一直保持着几分敬重,很快安排了约见。李锐反映了刘泽鹏的问题后,正中江泽民下怀,但江泽民碍於陈云的面子,也不敢自己亲自下手把刘泽鹏打下去。 於是他问李锐,你为什么不直接给小平同志写封信?

李锐照此办理后,由政治局将信转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读后当即下令:此人必须调离中组部。

由於李锐反映的情况属实,陈云也不好公开出面保刘泽鹏,於是江泽民找到刘泽鹏谈话,他要考虑离开中组部。刘泽鹏坚决不愿离开北京,这才给他安排了国务院侨办副主任职务,十四大召开时自然没有他的中央委员位置了。

从李锐的谈话内容看,把中共高层划分成“保守派”和“改革派”两大阵营似乎过於简单。比如江泽民和李鹏虽属於陈云那边的保守阵营,但他们与陈云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铁板一块。后续的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