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袁洁和陈国瑛同日被官宣除名,火箭军窝案调查告一段落?

2024.04.15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袁洁和陈国瑛同日被官宣除名,火箭军窝案调查告一段落?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董事长袁洁
百度百科截图

记得去年年底和今年初中共官媒高调对外宣布撤销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燕生、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石泉、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长青、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一院(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院长兼党委副书记王小军的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后,因为也已经被失踪好几个月的中共航天科工集团董事长袁洁和兵器装备集团总经理陈国瑛仍然没有消息,所以外界一直十分关注,而且尤其关注袁洁,因为他是二十届中央候补委员,对他的党内最终处理,和对秦刚、李尚福等人的最终处理一样,都要等到三中全会的召开见分晓。

结果呢,就和对秦刚及李尚福等人的处理过程一样,如今对袁洁也是先免去其行政职务再说。

据“中国航天科工自己的”微信公号消息,该集团总部于4月12日被要求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会议,由中组部负责人宣布调升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锡明任航天科工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消息中只字未提袁洁。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就在中组部有关负责人到航天科工宣布任命令的同一天,中国兵器装备集团也奉命举行领导班子会议,由中组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任命张玉金为该集团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免去其中国商飞副总经理、党委常委职务。消息中也是只字未提陈国瑛。

众所周知,正常情况下的官员任命,特别是一把手的官员任命,都应该是在任命新人的同时免职旧人,或者是提前先免旧人。仅以这个袁洁当年的上任为例。当时是这个航天科工的上级国资委官方微信公众号抢发的消息,说是2020年6月18日上午,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宣布袁洁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高红卫的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

那么,如今袁洁和陈国瑛各自的职位已经换人,而对袁洁和陈国瑛不但没有说明去处,更没有说明他们两人到底是被免职还是被撤职。委实不正常!

当初被袁洁取代的高红卫生于1956年9月,交棒袁洁时已经64岁,比60岁副省部级的正常退休年龄已经超过了4岁。而接棒高红卫的袁洁比高红卫年轻9岁,此前的职务是航天科技集团的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请注意,航天科工集团和航天科技集团是中共政权航天系统的两个不同单位,同为副部级央企。因为在中国内地的普通人对这两个集团的区别大都分不清楚,甚至混为一谈。所以有好事者特别为它们之间的区别编了这么一个精辟的段子:科技是把人送上蓝天,科工是把人送上西天;科技的对象是自己人,科工的目标是敌人;科技干的是光明正大显威扬名的活,科工干的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活;科技中的成功人士能在报纸上看到,科工的优秀代表只能将来在历史书上找;科技的成功对外说叫宣传,科工的成功对外说叫泄密;科技是为了和平事业往天上飞,科工是为了战争事业往天上扔;科技向上面要钱打着和平的旗号,科工要钱打着战争的旗号;科技飞向蓝蓝的太空,科工飞向敌人的舰船;科技是英雄,科工是凶手……。

段子有点长了,如上仅仅是节选。而且段子终归是段子,事实上航天科技也做各型战略和战术导弹,而航天科工也做卫星等各类航天产品。中国内地的一位叫“航天狗”的发烧友对此介绍的内容最为详实。如有读者听众对此有点好奇,不妨上网搜索这条“航天狗”的长文,涨知识!

现在继续说袁洁。此人1986年毕业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飞行器系统工程专业,从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的前身航天工业部下属研究院的设计员干起, 2008年就熬成了航天科技集团的党组成员、副总经理,10年后升任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而当时被他接替总经理和党组副书记职务吴燕生则就地升任该集团一把手。

吴燕生比袁洁年长两岁,在航天系统的仕途上也一直领先于袁洁,直到袁洁接棒航天科工老总,两人开始“并驾齐驱”,一直到去年晚些时间一起被“失踪”。

不过呢,即使是在担任吴燕生副手的时候,袁洁在中共媒体上的被关注程度就远高于吴燕生。比如2018年6月下旬被“长安街知事”首发的一篇报道文章,以《大国重器总指挥再获提拔,被评遇事不惊,忙中不乱》为题,说是“国之重器再传捷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的方式成功发射新技术试验双星。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抓总研制,长安街知事App发现,该集团(2018年6月27日)上午召开领导班子扩大会议,会上宣布:袁洁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此前他担任集团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 原任总经理职务的吴燕生已于今年5月履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接下来的内容就是把个袁洁从他的当过空军,进过飞机制造厂的父亲开始夸起,把这个“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的本事吹得天花乱坠, 其中特别强调的“对质量的重视达到了苛刻的程度”,令笔者不由得联想起中共军委副主席何卫东口中的“虚假战斗力”。

显然,在一大票航天科技领导人中,中共高层对袁洁也是另眼相看。相对吴燕生只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袁洁则在升任航天科工老总的两年多后被安排进入了二十大主席团,不过在接下来的“两委选举”过程中,只“当选”了中央候补委员。

笔者去年的12月15日在本专栏发表了《二十大上落选中委的那批人》,文中介绍了自实行党内差额选举之后,每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筹备期间,人事筹备小组都会费尽心机地安排一批“陪选人”,这些“陪选人”大都是从副省部级的重型国企主要负责人中产生,其中就包括二十大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袁洁。而他们中的相对年轻者,就有可能被安排进入当届中央委员候选人中央建议名单,从而成为为当届中央委员差额选举的“陪选”人。当选不当选,就看他们的运气了。比如现任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张庆伟,就是在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以时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和党委书记职务被安排为大会主席团成员。本来,当时的中共高层也只是让张庆伟“陪选”的,没成想那届党代表中有好几个地方代表团都在私下里“策反”,在“分代表团酝酿”过程中集体不投中央指定为中央委员候选人的某个时任本省副职领导人的赞成票,其中最典型的受害人就是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因为和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回良玉、时任江苏省省长季允石同时被安排进入中委预选建议名单而在本省代表团中大量跑票,相信在其他地方省的代表团里也有跑票,结果就楞是在中委分组预选过程被“差额”掉,所幸进入候补中委名单后顺利当选,得票数也还勉强说得过去。

除了当时已经被内定为江苏省委书记接班人的李源潮,十六届中委预选过程中因在本省代表团大量跑票而落选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至少还有当时的内定河南省长候选人李成玉。

接下来的故事是李源潮在十六大刚刚开完,刚刚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之后的第三天即被中组部的时任常务副部长张柏林在江苏省委干部大会上“代表中央”正式宣布升任江苏省委书记,接替已经“当选”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回良玉。按照中共官方当时的公开报道,张柏林在江苏省委干部大会上狠夸了一通李源潮后,特别强调了一句“中央认为,李源潮同志任江苏省委书记是合适的”,意思是你们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

至于李成玉则是在十六大开过的一个多月后被宣布由河南省常务副省长升任省长。

那么,在十六届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有“受害者”自然就有“受益者”,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当时自己也不敢想虽然被安排进了中央委员预选名单但居然会真的当选的张庆伟。而二十多年前的十六大党代表们之所以对他另眼相看,是因为他是当时已经成功发射的“神五”、“神六”的实际负责的副总指挥,“大长了民族志气,大灭了美国和西方航天发达国家的威风”。

说起来这个张庆伟已经是从十六大至前年二十大的连续五届中央委员了,但他在2007年连任十七届中央委员之后才几个月,就被安排了一个新职务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直到十八大召开的前一年才被升为河北省的副省长、代省长……。

当然,前年的二十大时,开始连任第五届中央委员的张庆伟就已经被内定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了,但是,相比在航天系统都比他张庆伟晋升得晚,但却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荣升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袁家军和马兴瑞,就证明他张庆伟的晋升副国级不过是对一个五连任中央委员的“元老”人物的政治安慰而已。

不过呢,当年张庆伟的如同中了彩票一样的政治幸运在习近平时代就很难发生了,道理就在于习近平时代的全国党代会代表们在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时,一般不敢与中央意图对着干,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唐一军在二十大上的落选中委了。用一位知情人的话说,二十大上浙江代表团和辽宁代表团上上下下都对唐一军义愤填膺,而两个代表团的团长也故意不对代表们做说服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二十届中央委员预选名单中的那部分当时还是地方在任副职者大都当选,自然也就轮不到本来就是被安排陪选的包括袁洁在内的央企老总中的几个“年富力强”的陪选人。

前面已经介绍完了袁洁是从航天科技到航天科工两企业窜来窜去的,而别看前面介绍的陈国瑛是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岗位上“失踪”的,他本人其实是和袁洁一样的航天专家出身,而且在2022年2月调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之前,先是从2018年5月开始在高卫东手下担任航天科工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继而又在袁洁手下担任该集团的公司董事、党组副书记,等于在同一单位里被升了半格。

除了这个陈国瑛,在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位置上被于去年12月底宣布撤消全国政协委员资格的刘石泉,更是航天系统的老资格而且还是“特等功臣”,因为“中国巡航导弹之父”的称号而连任过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四届中央候补委员。

此人2013年初就已经被任命航天科工的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19年2月就地升任该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2022年5月才转换跑道,调升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

总之,已经被撤消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的四个人加上在很可能会在未来三中全会上被逐出中央委员会的袁洁以及陈国瑛六人,全都是“火箭军窝案”的同案犯。另外一批同案犯则已经在上个月被以罢免或被“辞去”十四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的形式对外证实,他们分别是:2022年之前任火箭军副司令员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副参谋长张振中、火箭军装备部前部长吕宏、火箭军前司令员李玉超、火箭军前前司令员周亚宁、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前副部长张育林、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前副部长饶文敏、火箭军前副司令员李传广……,再加上先后两任国防部长魏凤和(前火箭军司令员)和当年分管卫星发射基地的装备部长出身的李尚福。再往前追的话,至少还应包括2022年二十大前先当选党代表又被取消的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员兼航天系统部中将司令员,曾担任过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主任的尚宏中将。

当然,整个火箭军窝案的涉案人肯定远不止这些,特别是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下属部门的司局级以下贪官以及火箭军、总装备部内少将及少将以下的中级将军中截止目前已经失踪了多少,外界很难知晓。比如前面说到的王小军,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全国政协委员职务,区区一个研究院院长,被秘密关押个几年都很难被外界知晓,除非其至爱亲朋斗胆主动对外曝光。

不过,无论是火箭军还是总装备部,无论是航天科技还是航天科工,其中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失踪的高级将领们和副部级老总们如今的“下落”都已经明了。这也许说明对整个“火箭军窝案”的调查已经进入尾声,接下来就是要等三中全会正式宣布对他们中的够级别者进行的党内处理结果了。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