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袁潔和陳國瑛同日被官宣除名,火箭軍窩案調查告一段落?

2024.04.15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袁潔和陳國瑛同日被官宣除名,火箭軍窩案調查告一段落?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董事長袁潔
百度百科截圖

記得去年年底和今年初中共官媒高調對外宣佈撤銷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吳燕生、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石泉、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長青、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屬的一院(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院長兼黨委副書記王小軍的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後,因爲也已經被失蹤好幾個月的中共航天科工集團董事長袁潔和兵器裝備集團總經理陳國瑛仍然沒有消息,所以外界一直十分關注,而且尤其關注袁潔,因爲他是二十屆中央候補委員,對他的黨內最終處理,和對秦剛、李尚福等人的最終處理一樣,都要等到三中全會的召開見分曉。

結果呢,就和對秦剛及李尚福等人的處理過程一樣,如今對袁潔也是先免去其行政職務再說。

據“中國航天科工自己的”微信公號消息,該集團總部於4月12日被要求召開中層以上管理人員會議,由中組部負責人宣佈調升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陳錫明任航天科工集團董事長、黨組書記。消息中隻字未提袁潔。

另據澎湃新聞報道,就在中組部有關負責人到航天科工宣佈任命令的同一天,中國兵器裝備集團也奉命舉行領導班子會議,由中組部有關負責人宣佈任命張玉金爲該集團董事、總經理、黨組副書記,免去其中國商飛副總經理、黨委常委職務。消息中也是隻字未提陳國瑛。

衆所周知,正常情況下的官員任命,特別是一把手的官員任命,都應該是在任命新人的同時免職舊人,或者是提前先免舊人。僅以這個袁潔當年的上任爲例。當時是這個航天科工的上級國資委官方微信公衆號搶發的消息,說是2020年6月18日上午,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召開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大會。中共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宣佈袁潔任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免去高紅衛的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職務。

那麼,如今袁潔和陳國瑛各自的職位已經換人,而對袁潔和陳國瑛不但沒有說明去處,更沒有說明他們兩人到底是被免職還是被撤職。委實不正常!

當初被袁潔取代的高紅衛生於1956年9月,交棒袁潔時已經64歲,比60歲副省部級的正常退休年齡已經超過了4歲。而接棒高紅衛的袁潔比高紅衛年輕9歲,此前的職務是航天科技集團的總經理、黨組副書記。

請注意,航天科工集團和航天科技集團是中共政權航天系統的兩個不同單位,同爲副部級央企。因爲在中國內地的普通人對這兩個集團的區別大都分不清楚,甚至混爲一談。所以有好事者特別爲它們之間的區別編了這麼一個精闢的段子:科技是把人送上藍天,科工是把人送上西天;科技的對象是自己人,科工的目標是敵人;科技乾的是光明正大顯威揚名的活,科工乾的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活;科技中的成功人士能在報紙上看到,科工的優秀代表只能將來在歷史書上找;科技的成功對外說叫宣傳,科工的成功對外說叫泄密;科技是爲了和平事業往天上飛,科工是爲了戰爭事業往天上扔;科技向上面要錢打着和平的旗號,科工要錢打着戰爭的旗號;科技飛向藍藍的太空,科工飛向敵人的艦船;科技是英雄,科工是兇手……。

段子有點長了,如上僅僅是節選。而且段子終歸是段子,事實上航天科技也做各型戰略和戰術導彈,而航天科工也做衛星等各類航天產品。中國內地的一位叫“航天狗”的發燒友對此介紹的內容最爲詳實。如有讀者聽衆對此有點好奇,不妨上網搜索這條“航天狗”的長文,漲知識!

現在繼續說袁潔。此人1986年畢業於國防科學技術大學飛行器系統工程專業,從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的前身航天工業部下屬研究院的設計員幹起, 2008年就熬成了航天科技集團的黨組成員、副總經理,10年後升任總經理、黨組副書記。而當時被他接替總經理和黨組副書記職務吳燕生則就地升任該集團一把手。

吳燕生比袁潔年長兩歲,在航天系統的仕途上也一直領先於袁潔,直到袁潔接棒航天科工老總,兩人開始“並駕齊驅”,一直到去年晚些時間一起被“失蹤”。

不過呢,即使是在擔任吳燕生副手的時候,袁潔在中共媒體上的被關注程度就遠高於吳燕生。比如2018年6月下旬被“長安街知事”首發的一篇報道文章,以《大國重器總指揮再獲提拔,被評遇事不驚,忙中不亂》爲題,說是“國之重器再傳捷報。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長征二號丙運載火箭以一箭雙星的方式成功發射新技術試驗雙星。長征二號丙運載火箭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抓總研製,長安街知事App發現,該集團(2018年6月27日)上午召開領導班子擴大會議,會上宣佈:袁潔任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此前他擔任集團黨組副書記、副總經理。 原任總經理職務的吳燕生已於今年5月履新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 

接下來的內容就是把個袁潔從他的當過空軍,進過飛機制造廠的父親開始誇起,把這個“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的本事吹得天花亂墜, 其中特別強調的“對質量的重視達到了苛刻的程度”,令筆者不由得聯想起中共軍委副主席何衛東口中的“虛假戰鬥力”。

顯然,在一大票航天科技領導人中,中共高層對袁潔也是另眼相看。相對吳燕生只被安排一屆全國政協委員,袁潔則在升任航天科工老總的兩年多後被安排進入了二十大主席團,不過在接下來的“兩委選舉”過程中,只“當選”了中央候補委員。

筆者去年的12月15日在本專欄發表了《二十大上落選中委的那批人》,文中介紹了自實行黨內差額選舉之後,每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籌備期間,人事籌備小組都會費盡心機地安排一批“陪選人”,這些“陪選人”大都是從副省部級的重型國企主要負責人中產生,其中就包括二十大大會主席團成員之一袁潔。而他們中的相對年輕者,就有可能被安排進入當屆中央委員候選人中央建議名單,從而成爲爲當屆中央委員差額選舉的“陪選”人。當選不當選,就看他們的運氣了。比如現任十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張慶偉,就是在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以時任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總經理和黨委書記職務被安排爲大會主席團成員。本來,當時的中共高層也只是讓張慶偉“陪選”的,沒成想那屆黨代表中有好幾個地方代表團都在私下裏“策反”,在“分代表團醞釀”過程中集體不投中央指定爲中央委員候選人的某個時任本省副職領導人的贊成票,其中最典型的受害人就是時任江蘇省委副書記兼南京市委書記李源潮,因爲和時任江蘇省委書記回良玉、時任江蘇省省長季允石同時被安排進入中委預選建議名單而在本省代表團中大量跑票,相信在其他地方省的代表團裏也有跑票,結果就楞是在中委分組預選過程被“差額”掉,所幸進入候補中委名單後順利當選,得票數也還勉強說得過去。

除了當時已經被內定爲江蘇省委書記接班人的李源潮,十六屆中委預選過程中因在本省代表團大量跑票而落選進入中央候補委員序列的,至少還有當時的內定河南省長候選人李成玉。

接下來的故事是李源潮在十六大剛剛開完,剛剛當選爲中央候補委員之後的第三天即被中組部的時任常務副部長張柏林在江蘇省委幹部大會上“代表中央”正式宣佈升任江蘇省委書記,接替已經“當選”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回良玉。按照中共官方當時的公開報道,張柏林在江蘇省委幹部大會上狠誇了一通李源潮後,特別強調了一句“中央認爲,李源潮同志任江蘇省委書記是合適的”,意思是你們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

至於李成玉則是在十六大開過的一個多月後被宣佈由河南省常務副省長升任省長。

那麼,在十六屆中央委員預選過程中有“受害者”自然就有“受益者”,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當時自己也不敢想雖然被安排進了中央委員預選名單但居然會真的當選的張慶偉。而二十多年前的十六大黨代表們之所以對他另眼相看,是因爲他是當時已經成功發射的“神五”、“神六”的實際負責的副總指揮,“大長了民族誌氣,大滅了美國和西方航天發達國家的威風”。

說起來這個張慶偉已經是從十六大至前年二十大的連續五屆中央委員了,但他在2007年連任十七屆中央委員之後才幾個月,就被安排了一個新職務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直到十八大召開的前一年才被升爲河北省的副省長、代省長……。

當然,前年的二十大時,開始連任第五屆中央委員的張慶偉就已經被內定爲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了,但是,相比在航天系統都比他張慶偉晉升得晚,但卻在二十屆一中全會上榮升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袁家軍和馬興瑞,就證明他張慶偉的晉升副國級不過是對一個五連任中央委員的“元老”人物的政治安慰而已。

不過呢,當年張慶偉的如同中了彩票一樣的政治幸運在習近平時代就很難發生了,道理就在於習近平時代的全國黨代會代表們在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時,一般不敢與中央意圖對着幹,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唐一軍在二十大上的落選中委了。用一位知情人的話說,二十大上浙江代表團和遼寧代表團上上下下都對唐一軍義憤填膺,而兩個代表團的團長也故意不對代表們做說服工作。在這種情況下,二十屆中央委員預選名單中的那部分當時還是地方在任副職者大都當選,自然也就輪不到本來就是被安排陪選的包括袁潔在內的央企老總中的幾個“年富力強”的陪選人。

前面已經介紹完了袁潔是從航天科技到航天科工兩企業竄來竄去的,而別看前面介紹的陳國瑛是從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總經理、黨組副書記崗位上“失蹤”的,他本人其實是和袁潔一樣的航天專家出身,而且在2022年2月調任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黨組副書記之前,先是從2018年5月開始在高衛東手下擔任航天科工的副總經理、黨組成員,繼而又在袁潔手下擔任該集團的公司董事、黨組副書記,等於在同一單位裏被升了半格。

除了這個陳國瑛,在中國兵器工業集團董事長、黨組書記位置上被於去年12月底宣佈撤消全國政協委員資格的劉石泉,更是航天系統的老資格而且還是“特等功臣”,因爲“中國巡航導彈之父”的稱號而連任過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四屆中央候補委員。

此人2013年初就已經被任命航天科工的副總經理、黨組成員,2019年2月就地升任該集團總經理、黨組副書記。2022年5月才轉換跑道,調升中國兵器工業集團董事長、黨組書記。

總之,已經被撤消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的四個人加上在很可能會在未來三中全會上被逐出中央委員會的袁潔以及陳國瑛六人,全都是“火箭軍窩案”的同案犯。另外一批同案犯則已經在上個月被以罷免或被“辭去”十四屆全國人大代表資格的形式對外證實,他們分別是:2022年之前任火箭軍副司令員的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副參謀長張振中、火箭軍裝備部前部長呂宏、火箭軍前司令員李玉超、火箭軍前前司令員周亞寧、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前副部長張育林、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前副部長饒文敏、火箭軍前副司令員李傳廣……,再加上先後兩任國防部長魏鳳和(前火箭軍司令員)和當年分管衛星發射基地的裝備部長出身的李尚福。再往前追的話,至少還應包括2022年二十大前先當選黨代表又被取消的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員兼航天系統部中將司令員,曾擔任過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主任的尚宏中將。

當然,整個火箭軍窩案的涉案人肯定遠不止這些,特別是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下屬部門的司局級以下貪官以及火箭軍、總裝備部內少將及少將以下的中級將軍中截止目前已經失蹤了多少,外界很難知曉。比如前面說到的王小軍,如果不是因爲他的全國政協委員職務,區區一個研究院院長,被祕密關押個幾年都很難被外界知曉,除非其至愛親朋斗膽主動對外曝光。

不過,無論是火箭軍還是總裝備部,無論是航天科技還是航天科工,其中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陸續失蹤的高級將領們和副部級老總們如今的“下落”都已經明瞭。這也許說明對整個“火箭軍窩案”的調查已經進入尾聲,接下來就是要等三中全會正式宣佈對他們中的夠級別者進行的黨內處理結果了。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