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元与江泽民的不了情(高新)

2013-04-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网络图片:陈元资料像
网络图片:陈元资料像

到今年三月为止,中共元老陈云长子,整整三十年前即已经以北京市委常委兼西城区委书记身份开始享受副省部级待遇,一九九八年被明确为正部长级之后分别在自己一手经营组建的中国开发银行行长和董事长位置上坚持到六十八岁,虽然期间先后经历了落选北京市委委员故未能当成北京市委副书记,连续落选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中央委员故只好屈居了两届中央候补委员的陈元先生终于在中共政坛内修成正果,实现了在退休之前一定要当上一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从政夙愿。

参加完宣布自己当选了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两会”之后,陈元立刻受到外界前所未有的关注,一是因为有中国大陆左派网站的站长声称清明当天去薄一波墓地替其儿子薄爱熙来哭“冤”时亲眼看到了落款为“国家开发银行陈元”的巨大花篮;二是因为陈元在《人民日报》撰文,“重温”江泽民1993年讲话;三是因为陈元的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职务被正式宣布解除。

集中在四月上旬接连发生的这三大事件被外界媒体故意炒成“因果关系”,给读者以陈元因为所言所行与习近平政权很不合辙才招致被剥夺失权职务的强烈印象。但事实让用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副国级待遇换取已经在正部长级岗位上超期服役了近三年时间的陈元交出国开行实际领导权的政治交换条件应该是在去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即已经达成的党内政治默契之一,如果追根溯源的话,伺机给邓、陈两家后代各安排一个全国政协副主席席次早已经是江泽民在位时就与时任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商量过并成为第三代领导集体给以胡锦涛为首的第四代领导集体的政治交待内容之一。仅此一事就已经构成了陈元对江泽民感恩戴德的足够理由,所以如今的陈元写篇文章夸夸江泽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至于陈元为何对薄一波有特别深厚的感情,留待下篇文章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本文专谈陈元与江泽民之间的不了情。

说起陈元与江泽民之间的交往,就不能不提及李锐先生对笔者讲过的一则故事,说的是一九八四年陈元已经官到北京市委常委之后,陈云在家中召见了时任中组部副部长兼青年干部局局长李锐和时任国务院电子工业部部长江泽民,两人落座之后,谈笑风声之间,陈云漫不经心地指了指旁边陪坐的陈元冒了一句:“我看陈元同志该归队了吧?”接着便又顾左右而言他。当时初入官场高层的江泽民尚还处在政治上的发育期,在陈云面前除了腼腆就是畏怯,岂敢多嘴多舌?

召见过後,陈云那句漫不经心的问话弄得江泽民茶饭不思仍琢磨不出精神要领,祗好硬着头皮问李锐:“陈云同志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主提及动提出来换陈元同志来当电子部长?”

而当时李锐在中组部工作的任务就是按陈云的旨意专门负责“第三梯队”培养工作,自然深知陈云安排自己子女入仕的“阶梯”步聚。当时陈元刚刚跳升至北京市委常委不足一年,故陈云的“归队”说法即使有心,也只是在暗示李锐和江泽民安排清华大学自动控制专业出身的陈元出任电子部副部长。

在李锐以“陈云同志高风亮节”回答江泽民後,江泽民仍然担心如果陈云怪罪下来,自己吃罪不起。於是李锐只好拍着胸脯为江泽民打包票,安慰江泽民如果有“怪罪”之事发生,还有中组部在前面顶着。此後不久,李锐即不再担任中组部副部长职务,陈元“归队”的事情也未再提起。

一九八七年陈元落选北京市委委员之后,时任中组部部长、陈云的铁杆心腹之一宋平未等陈云亲自出面打招呼便及时伸出援手,任命陈元为央行副行长,但也因此种下了日后的陈元连续三届全国党代会落选的祸根,第一次是十四大召开之前在中央国家机关落选了党代表,第二次和第三次是分别在十六大和十七大上两次被提名中央委员候选人均遭到党代表们的无情羞辱,只好屈就了两届中央候补委员。

自中共政权从一九八七年的中共十三大开始实行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之后,先后落选者过百,本届中央政治局里至少有李克强、李源潮和刘延东三人都有“名落孙山”的经历,但连续两次落选的经历大概只有陈元和邓小平长公子邓朴方二人独有。

不过,虽然在党代会上不被党代表认同,当时的江泽民自有办法让陈元官至国务院系统的正部长级却不需冒着在全国人大会议上被与会者再用选票羞辱的风险,那就是专为陈元设立一个负责人任免不需要通过人大系统的国务院正部级机构。熟悉中共中央一级党政架构的人士都知道,当年除了央行也就是人民银行,连堂堂的中国银行都是副部级机构,但一九九八年由陈元出面组建的国家开发银行成立之初即被确立为正部级机构。

而当时的江泽民如此厚爱陈元,当然是对其父陈云前生恩惠自己的政治回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中共各省级领导班子为实现年轻化而大调整期间,陈云听取了时任上海市委和市府主要负责人陈国栋及汪道涵的汇报之后,非常支持他们从国务院调江泽民去上海的建议。

日后外界评论文章大都认同了江泽民在上海任职期间排挤走了胡耀邦派去的时任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的说法,但事实上江泽民在上海市长任职期间与芮杏文常常尿不到一个壶里虽是事实,但芮杏文一九八五年与江泽民前后脚从国务院调入上海,仍然还还是陈云拍的板。

在此之前,芮杏文曾在任职国家计委副主任期间颇得陈云好感,那段时间的中共内部人士无人不晓陈云对自己家乡上海市的绝对主控地位。另外一层重要原因是这位芮杏文和江泽民一样,都是中共建政之前的华东地下党出身,是中共建政之后才被派往北方地区工作,日后又进入国务院部委的。

关于江泽民接替赵紫阳总书记职务是陈云向邓小平力荐的结果,对外界来说早已经不是新闻。从江泽民入主中南海直到陈云和邓小平二人先后去世的那七、八年时间里,说江泽民对此二老时刻怀有敬畏之心十分准确,但敬的是陈云,畏的是邓小平。

一九九五年上半年陈云去世时,中共政权对这位党内二号元老人物的丧事处理之低调曾令外界十分不解。但是,只要注意到日后陈云文选的被增补的内容,就会发现江泽民其实是在这个问题上玩了一个人们轻易不能觉察的,“丧事从简,评价从优”的把戏。一九九五年五月间,江泽民亲自出席陈云文选及陈云画册出版发行暨纪念陈云诞辰九十周年座谈会,席间讲话虽然内容不长,但对陈云的评价实际上比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对邓小平的评价内容来得实在。

回首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因为邓小平把军委主席位置让给江泽民,十三届五中全会在同意邓小平“辞职”的决定中,对邓小平的一生作了在当时来看实在是非常高的评价,故被人们认为是一份事实准备好的给邓小平的悼词。但日后看来,这份评价邓小平的东西在一些关键内容上虚的成份多,实在是不如江泽民对陈云的称赞来得精彩,特别是把陈云说成“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这一句,据说连当时的邓家人都觉得抬得太高。

留心过邓小平文选的人士都知道,其中收录的最后一篇文章是他一九九二年春的南巡讲话,与之相比,一九九五年陈云去世後不久即新增补出版的陈云文选第三卷,所收文章截止时间是一九九四年初,即陈云“1994年2月同上海市负责同志谈话的要点”,从江泽民亲自审定的该文的编辑题目《要维护和加强党中央的权威》更可以看出江泽民的“别具匠心”。其明显用意被当时北京政界人士总结成两条:

第一,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最後一篇文章被普遍认为是对巩固江泽民的“核心”地位起了负面作用,即使是经过整理删节後对外公开发表的这部分,也都可以被政治敏感从士看出其中暗含的对江泽民和李鹏的不满。所以,这次要用陈云文选第三卷中的最後一篇文章为江核心正名。虽然当时即已经有人提出陈云文选如果所收文章的截止时间比小平同志文选在时间上整整迟了两年,是否会造成政治上的不好影响,江泽民仍坚持“就这样决定”,用意显然是要表示上一代领导集体对他江核心的评价要以陈云的文章内容为准。

关于陈云在世时对江泽民的政治恩德及江泽民知恩图报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如上内容已足够说明陈元在职务安排上如愿以偿之后特别撰文夸赞江泽民,不过就是念及江泽民对他陈家的政治回报的感情回馈而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