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元與江澤民的不了情(高新)


2013-04-16
Share
chenyuan.jpg 網絡圖片:陳元資料像

到今年三月爲止,中共元老陳雲長子,整整三十年前即已經以北京市委常委兼西城區委書記身份開始享受副省部級待遇,一九九八年被明確爲正部長級之後分別在自己一手經營組建的中國開發銀行行長和董事長位置上堅持到六十八歲,雖然期間先後經歷了落選北京市委委員故未能當成北京市委副書記,連續落選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中央委員故只好屈居了兩屆中央候補委員的陳元先生終於在中共政壇內修成正果,實現了在退休之前一定要當上一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從政夙願。

參加完宣佈自己當選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兩會”之後,陳元立刻受到外界前所未有的關注,一是因爲有中國大陸左派網站的站長聲稱清明當天去薄一波墓地替其兒子薄愛熙來哭“冤”時親眼看到了落款爲“國家開發銀行陳元”的巨大花籃;二是因爲陳元在《人民日報》撰文,“重溫”江澤民1993年講話;三是因爲陳元的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職務被正式宣佈解除。

集中在四月上旬接連發生的這三大事件被外界媒體故意炒成“因果關係”,給讀者以陳元因爲所言所行與習近平政權很不合轍才招致被剝奪失權職務的強烈印象。但事實讓用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副國級待遇換取已經在正部長級崗位上超期服役了近三年時間的陳元交出國開行實際領導權的政治交換條件應該是在去年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即已經達成的黨內政治默契之一,如果追根溯源的話,伺機給鄧、陳兩家後代各安排一個全國政協副主席席次早已經是江澤民在位時就與時任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商量過併成爲第三代領導集體給以胡錦濤爲首的第四代領導集體的政治交待內容之一。僅此一事就已經構成了陳元對江澤民感恩戴德的足夠理由,所以如今的陳元寫篇文章誇誇江澤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至於陳元爲何對薄一波有特別深厚的感情,留待下篇文章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本文專談陳元與江澤民之間的不了情。

說起陳元與江澤民之間的交往,就不能不提及李銳先生對筆者講過的一則故事,說的是一九八四年陳元已經官到北京市委常委之後,陳雲在家中召見了時任中組部副部長兼青年幹部局局長李銳和時任國務院電子工業部部長江澤民,兩人落座之後,談笑風聲之間,陳雲漫不經心地指了指旁邊陪坐的陳元冒了一句:“我看陳元同志該歸隊了吧?”接着便又顧左右而言他。當時初入官場高層的江澤民尚還處在政治上的發育期,在陳雲面前除了靦腆就是畏怯,豈敢多嘴多舌?

召見過後,陳雲那句漫不經心的問話弄得江澤民茶飯不思仍琢磨不出精神要領,祗好硬着頭皮問李銳:“陳雲同志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主提及動提出來換陳元同志來當電子部長?”

而當時李銳在中組部工作的任務就是按陳雲的旨意專門負責“第三梯隊”培養工作,自然深知陳雲安排自己子女入仕的“階梯”步聚。當時陳元剛剛跳升至北京市委常委不足一年,故陳雲的“歸隊”說法即使有心,也只是在暗示李銳和江澤民安排清華大學自動控制專業出身的陳元出任電子部副部長。

在李銳以“陳雲同志高風亮節”回答江澤民後,江澤民仍然擔心如果陳雲怪罪下來,自己喫罪不起。於是李銳只好拍着胸脯爲江澤民打包票,安慰江澤民如果有“怪罪”之事發生,還有中組部在前面頂着。此後不久,李銳即不再擔任中組部副部長職務,陳元“歸隊”的事情也未再提起。

一九八七年陳元落選北京市委委員之後,時任中組部部長、陳雲的鐵桿心腹之一宋平未等陳雲親自出面打招呼便及時伸出援手,任命陳元爲央行副行長,但也因此種下了日後的陳元連續三屆全國黨代會落選的禍根,第一次是十四大召開之前在中央國家機關落選了黨代表,第二次和第三次是分別在十六大和十七大上兩次被提名中央委員候選人均遭到黨代表們的無情羞辱,只好屈就了兩屆中央候補委員。

自中共政權從一九八七年的中共十三大開始實行中央委員的差額選舉之後,先後落選者過百,本屆中央政治局裏至少有李克強、李源潮和劉延東三人都有“名落孫山”的經歷,但連續兩次落選的經歷大概只有陳元和鄧小平長公子鄧樸方二人獨有。

不過,雖然在黨代會上不被黨代表認同,當時的江澤民自有辦法讓陳元官至國務院系統的正部長級卻不需冒着在全國人大會議上被與會者再用選票羞辱的風險,那就是專爲陳元設立一個負責人任免不需要通過人大系統的國務院正部級機構。熟悉中共中央一級黨政架構的人士都知道,當年除了央行也就是人民銀行,連堂堂的中國銀行都是副部級機構,但一九九八年由陳元出面組建的國家開發銀行成立之初即被確立爲正部級機構。

而當時的江澤民如此厚愛陳元,當然是對其父陳雲前生恩惠自己的政治回報。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中期中共各省級領導班子爲實現年輕化而大調整期間,陳雲聽取了時任上海市委和市府主要負責人陳國棟及汪道涵的彙報之後,非常支持他們從國務院調江澤民去上海的建議。

日後外界評論文章大都認同了江澤民在上海任職期間排擠走了胡耀邦派去的時任上海市委書記芮杏文的說法,但事實上江澤民在上海市長任職期間與芮杏文常常尿不到一個壺裏雖是事實,但芮杏文一九八五年與江澤民前後腳從國務院調入上海,仍然還還是陳雲拍的板。

在此之前,芮杏文曾在任職國家計委副主任期間頗得陳雲好感,那段時間的中共內部人士無人不曉陳雲對自己家鄉上海市的絕對主控地位。另外一層重要原因是這位芮杏文和江澤民一樣,都是中共建政之前的華東地下黨出身,是中共建政之後才被派往北方地區工作,日後又進入國務院部委的。

關於江澤民接替趙紫陽總書記職務是陳雲向鄧小平力薦的結果,對外界來說早已經不是新聞。從江澤民入主中南海直到陳雲和鄧小平二人先後去世的那七、八年時間裏,說江澤民對此二老時刻懷有敬畏之心十分準確,但敬的是陳雲,畏的是鄧小平。

一九九五年上半年陳雲去世時,中共政權對這位黨內二號元老人物的喪事處理之低調曾令外界十分不解。但是,只要注意到日後陳雲文選的被增補的內容,就會發現江澤民其實是在這個問題上玩了一個人們輕易不能覺察的,“喪事從簡,評價從優”的把戲。一九九五年五月間,江澤民親自出席陳雲文選及陳雲畫冊出版發行暨紀念陳雲誕辰九十週年座談會,席間講話雖然內容不長,但對陳雲的評價實際上比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對鄧小平的評價內容來得實在。

回首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因爲鄧小平把軍委主席位置讓給江澤民,十三屆五中全會在同意鄧小平“辭職”的決定中,對鄧小平的一生作了在當時來看實在是非常高的評價,故被人們認爲是一份事實準備好的給鄧小平的悼詞。但日後看來,這份評價鄧小平的東西在一些關鍵內容上虛的成份多,實在是不如江澤民對陳雲的稱讚來得精彩,特別是把陳雲說成“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開創者和奠基人之一”,這一句,據說連當時的鄧家人都覺得抬得太高。

留心過鄧小平文選的人士都知道,其中收錄的最後一篇文章是他一九九二年春的南巡講話,與之相比,一九九五年陳雲去世後不久即新增補出版的陳雲文選第三卷,所收文章截止時間是一九九四年初,即陳雲“1994年2月同上海市負責同志談話的要點”,從江澤民親自審定的該文的編輯題目《要維護和加強黨中央的權威》更可以看出江澤民的“別具匠心”。其明顯用意被當時北京政界人士總結成兩條:

第一,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的最後一篇文章被普遍認爲是對鞏固江澤民的“核心”地位起了負面作用,即使是經過整理刪節後對外公開發表的這部分,也都可以被政治敏感從士看出其中暗含的對江澤民和李鵬的不滿。所以,這次要用陳雲文選第三卷中的最後一篇文章爲江核心正名。雖然當時即已經有人提出陳雲文選如果所收文章的截止時間比小平同志文選在時間上整整遲了兩年,是否會造成政治上的不好影響,江澤民仍堅持“就這樣決定”,用意顯然是要表示上一代領導集體對他江核心的評價要以陳雲的文章內容爲準。

關於陳雲在世時對江澤民的政治恩德及江澤民知恩圖報的例子還可以舉出很多,如上內容已足夠說明陳元在職務安排上如願以償之後特別撰文誇讚江澤民,不過就是念及江澤民對他陳家的政治回報的感情回饋而已。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