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除了王岐山,范一飞持续受贿29年间“每一个履职岗位”上的老板都是哪几位?

2024.04.19
专栏 | 夜话中南海:除了王岐山,范一飞持续受贿29年间“每一个履职岗位”上的老板都是哪几位? 范一飞的简历中说他于“2003年3月至2004年3月挂职任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而这种到基层“挂职锻炼”的安排,等于是给自己的仕途再次“镀金”。
路透社

北京时间的本月18日刚刚被新华社、人民网、央视及中国新闻网等几大中共央媒纷纷抢在第一时间共同关注的“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范一飞一审被控受贿3.86亿余元”的新闻,在海外中文媒体也受到了同等的关注。有自媒体播主称这个范一飞是“王山(曾经的)财务总管”,非常准确。

不过受中国内地财新网相关新闻的导语“从检方起诉看,范一飞的受贿行为,几乎贯穿1993年到2022年近30年间的每一个履职岗位”的启发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的本篇文章和下篇文章的部分内容,就先扒一扒范一飞从1993年至2022年在“每一个履职岗位”上先后受到包括王岐山在内的哪些老板们的提拔重用。

按照湖北省黄冈市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内容:“1993年至2022年,被告人范一飞利用担任原中国人民建设银行信托投资公司计财部经理、总经理助理、资金计划部副主任,中国建设银行资金计划部副主任、财务会计部总经理、计划财务部总经理、行长助理、党委委员、副行长,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兼上海银行董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贷款融资、业务承揽、工作调动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86亿余元。”

能够在网上查到的详细一点的范一飞的早期简历是百度百科的,其中说他“1982年7月,在中国建设银行江苏省分行常州市中心支行参加工作……。”

如此说来,1964年8月出生的范一飞不满18岁就“参加工作”了。那么他的“中国人民大学财政学专业毕业”的学历是什么时候取得的?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人大就已经设有函授部,五十年代末期改名为函授学院,到1994年2月这个函授学院又更名为“成人高等教育学院”。所以范一飞的人大学历可能就是“函授”性质的。接受的是所谓“成人高等教育”。

如果真是“函授”的话,那他范一飞大学(本科?)学历的含金量还不如当今总理李强的。人家李强毕竟是毕业于浙江农业大学宁波分校农业机械系,虽然被取笑为“花了四年时间学开拖拉机”,但当时毕竟也是通过参加高考才被录取的全日制大学生。正经也拿了学士学位的。

百度百科的范一飞简历中还说他是“1994年2月,任中国建设银行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兼计划财务部经理……”。不过对照湖北省黄冈市检察院起诉书的指控内容,范一飞从地方调升总行的时间应该是1993年(或者更早)。当时的范一飞进入总行的第一个职务应该是该行信托投资公司计财部的经理。次年即升任该(建设银行下属的)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兼计划账务部经理。

而当时的范一飞之所以能够从建设银行下属的江苏分行再下属的常州支行跃升进北京总行,是不是王山一手提拔?很难考证,因为1993年6月王山即已经从建设银行副行长(正厅局级)位置上被调升为央行副行长(副部级)。但王山从1994年2月重回建设银行任一把手后,范一飞就开始被重用,当年9月先被升任为王山手下的建设银行资金计划部副主任,不出两年又被提升为建设银行的财务会计部总经理。如今所谓”王山(曾经的)财务总管(大管家)”的说法由此而来。

接下来,王山已经于1997年12月被宣布出任广东省委常委,但在建设银行当时的继任行长周小川被任命(1988年2月)的前一个月,范一飞又被任命为该行的计划财务部总经理。

这里说明一点,中国建设银行是它现在的全名,1996年3月之前它的全名是中国人民建设银行。正是在王山主管该行的年代里,该行被中央决定不属于“人民”了。

1998年2月接替王山建设银行行长的周小川此前的职务也是央行副行长,他执掌 建设银行的时间整整两年,从1998年2月到2000年2月。就是在周小川调离建设银行的当月,范一飞被升任该行行长助理。

接下来,接管建设银行被范一飞“助理”的行长是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王雪冰。此人起家于中国银行系统,比1948年出生的王山年轻4岁,但在当年的央级金融系统里的晋升速度一度比王山要快。他1988年6月至1993年7月间担任了5年时间的中国银行纽约分行总经理。回国后,先是任光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几个月后返回中国银行,升任中国银行行长、党组副书记、副董事长,进而又是中国银行行长、党组书记(党委书记)和董事长“一肩挑”。2000年2月至2002年1月任建设银行行长、党委书记期间,还兼任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党委书记。

在王雪冰手下担任行长助理职务一年后,范一飞即于2001年3月赴位于纽约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并于次年10月毕业,获国际经济学硕士学位。这次赴美镀金的过程无疑是得到了王雪冰的大力帮助。

王雪冰落马之后,还有中共的大外宣媒体对他大叹“可惜”,说他“很早就来到纽约这个世界金融中心,在华尔街赚得了人气和财技(此处“财技”二字是原文照录)。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公司副总裁汪潮涌评价说,王是他见过的中国最专业的银行家。汇丰的一位高层人士的评价更高:他非常专业、非常聪明、一直强调效率和盈利性,能在中国和国外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用英语发表颇有见地的讲话。王雪冰曾著《欧元实务》一书,熟知他的人都说,王雪冰对欧元的研究颇有造诣……”。

既然如此,当年早已经在纽约“打出一片天”的王雪冰应该是可以为自己建行手下的得力助理范一飞的赴美“深造”搭得上关系、说得上话的。

然而就在范一飞于位于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就读期间,被他范一飞感恩又无限崇拜,更是在金融官场被普遍认为前途无量的王雪冰突然被官宣落马,起因是王雪冰当年在中国银行纽约分行的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特别是其中的一起“吃里扒外、内外勾结的诈骗大案”首先被美国政府机构完成调查后正准备对外公开披露的前几天,中共当局即于2002年1月11日抢先透露了王雪冰正在被调查并免去他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职务的消息,4天后即正式宣布了免去他建设银行行长职务的消息。同时宣布继任人为时任副行长、党委副书记张恩照。

我们自由亚洲网站2002年2月11日刊登了《王雪冰事件并不简单》一文,说是“在这一起金融诈骗大案中,关系,后门,腐败,所有这些中国特色,都应有尽有。腐败,居然腐败到了法制严明、社会清廉的美国! 于是,首先是美国货币管理署,调查了中行纽约分行的违法行为,并对其做出罚款1000万美元的处罚,据了解,这是美国货币管理署有史以来所做出的最大最严重的一次处罚;中国银行的上属机构中国人民银行,也假装跟进,对中国银行也处以1000万美元的罚款。 中行纽约分行则假装向纽约地区法院递交诉讼状……,玩弄美国法律。”

2002年10月,范一飞手捧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文凭回到北京,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王雪冰已经被开除公职。次月召开的中共十五届七中全会宣布了撤销其中央候补委员职务和开除党籍的处分。

当年风光无限时的王雪冰有句“名言”:我42岁时就当了行长,你们呢?不知道他的这句话是否也对自己在建设银行的助理范一飞当面讲过。或许当年的范一飞正是被王雪冰这句话所“激励”,这才下决心出国拿学历为自己的仕途“镀金“。

王雪冰的被判刑时间是2003年12月10日,起诉书中虽然说他是“收受巨额贿赂“,但也只判了区区12年。如今早已是自由人,据报出狱后一直邀约不断,担任过中信国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咨询委员会主席等不需要中组部任命的职务。

范一飞的简历中说他于“2003年3月至2004年3月挂职任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而这种到基层“挂职锻炼”的安排,等于是给自己的仕途再次“镀金”。

二次“镀金”圆满收官,回到建设银行的范一飞官复原职,开始“助理”接替王雪冰行长职务的张恩照。张恩照担任建设银行行长的起始时间是2002年1月至2004年9月。而他不再担任行长职务改任董事长的前一个月,范一飞的行长助理头衔之上已经被加了一个党委委员。这就意味着离晋升副行长只差临门一脚了。

范一飞进入建设银行党委的次月,该行改制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从此即开始有了公司董事会的存在,时任行长张恩照专任董事长和党委书记,一个叫常振明的从时任中信集团常务董事、副总经理位置上调升为建设银行行长、副董事长。

2005年3月16日,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与会董事审议并通过了张恩照提出的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和董事长职务的请求。同时,董事会决定由现任行长常振明代行董事长职权。声明中还不忘对张恩照多年来对建行的改革与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当时的中国建设银行方面对张恩照辞职的解释是“个人原因”,但事实上他本人当时已经因为涉嫌严重经济问题正接受调查。只是暂时还没有被中纪委“双规”而已。

却原来,此前的张恩照即已经于2004年12月9日遭到来自美国的起诉,起因是在一起牵涉到中国建设银行信贷管理软件系统进口项目的合同纠纷案中,美国的一家金融IT服务供应商及旗下子公司成为主要被告,张恩照则被列为第三被告。原告控告该金融IT服务供应商合同违约,并向张恩照行贿100万美元以上,这种行为违反了美国的相关法律。

接下来,张恩照请辞的“个人原因”陆续被抖出更多内容,其中之一就是时任星美传媒有限公司及重庆长丰通信公司董事长覃辉通过张恩照家人行贿80.95万余元,并获得张恩照帮助其向原建行北京分行申请6亿元贷款、解除未到期贷款抵押担保等。当时的覃辉也被侦查机关采取措施。

这位覃辉如今在美国华人圈中知名度甚高,上月18日,美国纽约东区检察官办公室发布消息称,中国籍亿万富豪覃辉(又名Qin Hui、Hui Quin、Muk Lam Li、Karl)认罪,承认“非法政治献金、移民欺诈和制作虚假身份证明文件”的罪名。

相关报道说: 此案定于下月14日宣判,上述罪名将为覃辉带来最高27年的监禁。不过,检察官表示,根据与覃辉达成的认罪协议,刑期将下调为不超过6个月。覃辉已同意服刑后放弃美国绿卡身份,并将被驱逐出境。而他的律师亨利·马祖雷克 (Henry Mazurek) 表示,自己的委托人对案件终于得到解决感到“很高兴”,并期待着在美国以外的地方重建商业生涯。

而这位覃辉当年是北京著名的“天上人间”的老板,不知道当时的建设银行老总张恩照与他交往期间是否也接受天上人间的“特殊服务”。不过,最终张恩照被宣布判处有期徒刑15年的依据,也就是被最终查证落实的犯罪金额,不过是“多次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款物共计人民币400余万元”(应该是并没有包括前面说的那笔美方指控的“100万美元以上”).而且这些所谓的“非法所得”肯定都会被“悉数收缴”。

难怪当时的建行内部人员无论此前对张恩照有无恩怨,都纷纷替他感叹“忒不值!”  

到此为止,范一飞当年的政治恩公们已经进去两个了。

张恩照请辞后的常振明代理只是暂时, 同时也并没能被升格为党委书记。

2005年3月25日,郭树清被宣布出任建行董事长、党委书记,常振明继续当他的行长。

郭树清到任不足三个月,范一飞就被提升为副行长。不过待遇仍然只是范一飞在8个月前被宣布为行长助理、党委委员时即已经被“明确”的正司局级。

郭树清离开建设银行系统的时间是2011年10月,在此之前的2010年3月,范一飞即已经被推荐再升职,被中组部任命为三大正部级国企之一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终于官至副部级。新老板是曾经担任过中国财长的楼继伟。

2011年11月,范一飞又被安排兼任了上海银行董事长。

从那以后,前面陆续介绍了的范一飞的众多前老板中至少有一个再次为他被重用起了关键作用,他就是当年的央行行长、党委书记周小川。

周小川担任央行行长的具体时间是2002年12月28日至2018年3月19日,期间一直是党委书记和行长“一肩挑”。而范一飞则是在周小川已经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兼行长,在整个中国金融系统影响力如日中天的前提下,于2015年1月被中组部宣布为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次月即被国务院任命为副行长。 

后续的内容,将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介绍。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H
2024-04-22 03:37

是岐,不是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