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除了王岐山,範一飛持續受賄29年間“每一個履職崗位”上的老闆都是哪幾位?

2024.04.19
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除了王岐山,範一飛持續受賄29年間“每一個履職崗位”上的老闆都是哪幾位? 範一飛的簡歷中說他於“2003年3月至2004年3月掛職任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而這種到基層“掛職鍛鍊”的安排,等於是給自己的仕途再次“鍍金”。
路透社

北京時間的本月18日剛剛被新華社、人民網、央視及中國新聞網等幾大中共央媒紛紛搶在第一時間共同關注的“中國人民銀行原副行長範一飛一審被控受賄3.86億餘元”的新聞,在海外中文媒體也受到了同等的關注。有自媒體播主稱這個範一飛是“王山(曾經的)財務總管”,非常準確。

不過受中國內地財新網相關新聞的導語“從檢方起訴看,範一飛的受賄行爲,幾乎貫穿1993年到2022年近30年間的每一個履職崗位”的啓發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的本篇文章和下篇文章的部分內容,就先扒一扒範一飛從1993年至2022年在“每一個履職崗位”上先後受到包括王岐山在內的哪些老闆們的提拔重用。

按照湖北省黃岡市檢察院起訴書的指控內容:“1993年至2022年,被告人範一飛利用擔任原中國人民建設銀行信託投資公司計財部經理、總經理助理、資金計劃部副主任,中國建設銀行資金計劃部副主任、財務會計部總經理、計劃財務部總經理、行長助理、黨委委員、副行長,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兼上海銀行董事長,中國人民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利用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爲,爲有關單位和個人在貸款融資、業務承攬、工作調動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者通過其特定關係人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3.86億餘元。”

能夠在網上查到的詳細一點的範一飛的早期簡歷是百度百科的,其中說他“1982年7月,在中國建設銀行江蘇省分行常州市中心支行參加工作……。”

如此說來,1964年8月出生的範一飛不滿18歲就“參加工作”了。那麼他的“中國人民大學財政學專業畢業”的學歷是什麼時候取得的?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人大就已經設有函授部,五十年代末期改名爲函授學院,到1994年2月這個函授學院又更名爲“成人高等教育學院”。所以範一飛的人大學歷可能就是“函授”性質的。接受的是所謂“成人高等教育”。

如果真是“函授”的話,那他範一飛大學(本科?)學歷的含金量還不如當今總理李強的。人家李強畢竟是畢業於浙江農業大學寧波分校農業機械系,雖然被取笑爲“花了四年時間學開拖拉機”,但當時畢竟也是通過參加高考才被錄取的全日制大學生。正經也拿了學士學位的。

百度百科的範一飛簡歷中還說他是“1994年2月,任中國建設銀行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助理兼計劃財務部經理……”。不過對照湖北省黃岡市檢察院起訴書的指控內容,範一飛從地方調升總行的時間應該是1993年(或者更早)。當時的範一飛進入總行的第一個職務應該是該行信託投資公司計財部的經理。次年即升任該(建設銀行下屬的)公司的總經理助理兼計劃賬務部經理。

而當時的範一飛之所以能夠從建設銀行下屬的江蘇分行再下屬的常州支行躍升進北京總行,是不是王山一手提拔?很難考證,因爲1993年6月王山即已經從建設銀行副行長(正廳局級)位置上被調升爲央行副行長(副部級)。但王山從1994年2月重回建設銀行任一把手後,範一飛就開始被重用,當年9月先被升任爲王山手下的建設銀行資金計劃部副主任,不出兩年又被提升爲建設銀行的財務會計部總經理。如今所謂”王山(曾經的)財務總管(大管家)”的說法由此而來。

接下來,王山已經於1997年12月被宣佈出任廣東省委常委,但在建設銀行當時的繼任行長周小川被任命(1988年2月)的前一個月,範一飛又被任命爲該行的計劃財務部總經理。

這裏說明一點,中國建設銀行是它現在的全名,1996年3月之前它的全名是中國人民建設銀行。正是在王山主管該行的年代裏,該行被中央決定不屬於“人民”了。

1998年2月接替王山建設銀行行長的周小川此前的職務也是央行副行長,他執掌 建設銀行的時間整整兩年,從1998年2月到2000年2月。就是在周小川調離建設銀行的當月,範一飛被升任該行行長助理。

接下來,接管建設銀行被範一飛“助理”的行長是十五屆中央候補委員王雪冰。此人起家於中國銀行系統,比1948年出生的王山年輕4歲,但在當年的央級金融系統裏的晉升速度一度比王山要快。他1988年6月至1993年7月間擔任了5年時間的中國銀行紐約分行總經理。回國後,先是任光大集團總公司副總經理,幾個月後返回中國銀行,升任中國銀行行長、黨組副書記、副董事長,進而又是中國銀行行長、黨組書記(黨委書記)和董事長“一肩挑”。2000年2月至2002年1月任建設銀行行長、黨委書記期間,還兼任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黨委書記。

在王雪冰手下擔任行長助理職務一年後,範一飛即於2001年3月赴位於紐約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習,並於次年10月畢業,獲國際經濟學碩士學位。這次赴美鍍金的過程無疑是得到了王雪冰的大力幫助。

王雪冰落馬之後,還有中共的大外宣媒體對他大嘆“可惜”,說他“很早就來到紐約這個世界金融中心,在華爾街賺得了人氣和財技(此處“財技”二字是原文照錄)。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公司副總裁汪潮湧評價說,王是他見過的中國最專業的銀行家。匯豐的一位高層人士的評價更高:他非常專業、非常聰明、一直強調效率和盈利性,能在中國和國外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用英語發表頗有見地的講話。王雪冰曾著《歐元實務》一書,熟知他的人都說,王雪冰對歐元的研究頗有造詣……”。

既然如此,當年早已經在紐約“打出一片天”的王雪冰應該是可以爲自己建行手下的得力助理範一飛的赴美“深造”搭得上關係、說得上話的。

然而就在範一飛於位於紐約市的哥倫比亞大學就讀期間,被他範一飛感恩又無限崇拜,更是在金融官場被普遍認爲前途無量的王雪冰突然被官宣落馬,起因是王雪冰當年在中國銀行紐約分行的一系列違法、違規行爲,特別是其中的一起“喫裏扒外、內外勾結的詐騙大案”首先被美國政府機構完成調查後正準備對外公開披露的前幾天,中共當局即於2002年1月11日搶先透露了王雪冰正在被調查並免去他建設銀行黨委書記職務的消息,4天后即正式宣佈了免去他建設銀行行長職務的消息。同時宣佈繼任人爲時任副行長、黨委副書記張恩照。

我們自由亞洲網站2002年2月11日刊登了《王雪冰事件並不簡單》一文,說是“在這一起金融詐騙大案中,關係,後門,腐敗,所有這些中國特色,都應有盡有。腐敗,居然腐敗到了法制嚴明、社會清廉的美國! 於是,首先是美國貨幣管理署,調查了中行紐約分行的違法行爲,並對其做出罰款1000萬美元的處罰,據瞭解,這是美國貨幣管理署有史以來所做出的最大最嚴重的一次處罰;中國銀行的上屬機構中國人民銀行,也假裝跟進,對中國銀行也處以1000萬美元的罰款。 中行紐約分行則假裝向紐約地區法院遞交訴訟狀……,玩弄美國法律。”

2002年10月,範一飛手捧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碩士文憑回到北京,聽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王雪冰已經被開除公職。次月召開的中共十五屆七中全會宣佈了撤銷其中央候補委員職務和開除黨籍的處分。

當年風光無限時的王雪冰有句“名言”:我42歲時就當了行長,你們呢?不知道他的這句話是否也對自己在建設銀行的助理範一飛當面講過。或許當年的範一飛正是被王雪冰這句話所“激勵”,這才下決心出國拿學歷爲自己的仕途“鍍金“。

王雪冰的被判刑時間是2003年12月10日,起訴書中雖然說他是“收受鉅額賄賂“,但也只判了區區12年。如今早已是自由人,據報出獄後一直邀約不斷,擔任過中信國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諮詢委員會主席等不需要中組部任命的職務。

範一飛的簡歷中說他於“2003年3月至2004年3月掛職任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而這種到基層“掛職鍛鍊”的安排,等於是給自己的仕途再次“鍍金”。

二次“鍍金”圓滿收官,回到建設銀行的範一飛官復原職,開始“助理”接替王雪冰行長職務的張恩照。張恩照擔任建設銀行行長的起始時間是2002年1月至2004年9月。而他不再擔任行長職務改任董事長的前一個月,範一飛的行長助理頭銜之上已經被加了一個黨委委員。這就意味着離晉升副行長只差臨門一腳了。

範一飛進入建設銀行黨委的次月,該行改製爲“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從此即開始有了公司董事會的存在,時任行長張恩照專任董事長和黨委書記,一個叫常振明的從時任中信集團常務董事、副總經理位置上調升爲建設銀行行長、副董事長。

2005年3月16日,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發表聲明稱:與會董事審議並通過了張恩照提出的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和董事長職務的請求。同時,董事會決定由現任行長常振明代行董事長職權。聲明中還不忘對張恩照多年來對建行的改革與發展所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

當時的中國建設銀行方面對張恩照辭職的解釋是“個人原因”,但事實上他本人當時已經因爲涉嫌嚴重經濟問題正接受調查。只是暫時還沒有被中紀委“雙規”而已。

卻原來,此前的張恩照即已經於2004年12月9日遭到來自美國的起訴,起因是在一起牽涉到中國建設銀行信貸管理軟件系統進口項目的合同糾紛案中,美國的一家金融IT服務供應商及旗下子公司成爲主要被告,張恩照則被列爲第三被告。原告控告該金融IT服務供應商合同違約,並向張恩照行賄100萬美元以上,這種行爲違反了美國的相關法律。

接下來,張恩照請辭的“個人原因”陸續被抖出更多內容,其中之一就是時任星美傳媒有限公司及重慶長豐通信公司董事長覃輝通過張恩照家人行賄80.95萬餘元,並獲得張恩照幫助其向原建行北京分行申請6億元貸款、解除未到期貸款抵押擔保等。當時的覃輝也被偵查機關採取措施。

這位覃輝如今在美國華人圈中知名度甚高,上月18日,美國紐約東區檢察官辦公室發佈消息稱,中國籍億萬富豪覃輝(又名Qin Hui、Hui Quin、Muk Lam Li、Karl)認罪,承認“非法政治獻金、移民欺詐和製作虛假身份證明文件”的罪名。

相關報道說: 此案定於下月14日宣判,上述罪名將爲覃輝帶來最高27年的監禁。不過,檢察官表示,根據與覃輝達成的認罪協議,刑期將下調爲不超過6個月。覃輝已同意服刑後放棄美國綠卡身份,並將被驅逐出境。而他的律師亨利·馬祖雷克 (Henry Mazurek) 表示,自己的委託人對案件終於得到解決感到“很高興”,並期待着在美國以外的地方重建商業生涯。

而這位覃輝當年是北京著名的“天上人間”的老闆,不知道當時的建設銀行老總張恩照與他交往期間是否也接受天上人間的“特殊服務”。不過,最終張恩照被宣佈判處有期徒刑15年的依據,也就是被最終查證落實的犯罪金額,不過是“多次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款物共計人民幣400餘萬元”(應該是並沒有包括前面說的那筆美方指控的“100萬美元以上”).而且這些所謂的“非法所得”肯定都會被“悉數收繳”。

難怪當時的建行內部人員無論此前對張恩照有無恩怨,都紛紛替他感嘆“忒不值!”  

到此爲止,範一飛當年的政治恩公們已經進去兩個了。

張恩照請辭後的常振明代理只是暫時, 同時也並沒能被升格爲黨委書記。

2005年3月25日,郭樹清被宣佈出任建行董事長、黨委書記,常振明繼續當他的行長。

郭樹清到任不足三個月,範一飛就被提升爲副行長。不過待遇仍然只是範一飛在8個月前被宣佈爲行長助理、黨委委員時即已經被“明確”的正司局級。

郭樹清離開建設銀行系統的時間是2011年10月,在此之前的2010年3月,範一飛即已經被推薦再升職,被中組部任命爲三大正部級國企之一的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黨委委員,終於官至副部級。新老闆是曾經擔任過中國財長的樓繼偉。

2011年11月,範一飛又被安排兼任了上海銀行董事長。

從那以後,前面陸續介紹了的範一飛的衆多前老闆中至少有一個再次爲他被重用起了關鍵作用,他就是當年的央行行長、黨委書記周小川。

周小川擔任央行行長的具體時間是2002年12月28日至2018年3月19日,期間一直是黨委書記和行長“一肩挑”。而範一飛則是在周小川已經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兼行長,在整個中國金融系統影響力如日中天的前提下,於2015年1月被中組部宣佈爲中國人民銀行黨委委員,次月即被國務院任命爲副行長。 

後續的內容,將在本專欄的下篇文章介紹。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H
2024-04-22 03:37

是岐,不是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