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是時候還溫家寶先生一個公道一點的評價了

2021-04-23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是時候還溫家寶先生一個公道一點的評價了 溫家寶
(Public Domain)

我們自由亞洲《夜話中南海》節目上次播出的《溫家寶如何違反了習近平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一文被刊登和轉載後,受到網名爲“iloveCCP”的文學城網友強烈反駁,說是“無中生有。微信搜搜,文章還可以分享。他論民主,有什麼忌諱的?民主是貶義詞麼?民主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一。澳門是中國的一部分,怎麼就算境外了?”

其實,筆者的《溫家寶如何違反了習近平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初稿中,在“他溫家寶‘擅自’在境外媒體發表個人文章這一舉動的本身,就已經嚴重地違反了習近平口中的所謂‘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一段的後面,加進了一段對“境外”二字的解釋,說明在中共政權治下的中國大陸,“境外”二字與“國外”二字的區別。但在錄音過程中,因爲篇幅原因把這一段刪除了。

在這裏,筆者先要反問一句:這位網友您熱愛的中國共產黨從來都是宣稱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您能舉出一箇中國共產黨和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把臺灣中華民國治下的臺灣稱之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例子嗎?

建議這位在美國的文學城網站上,宣稱自己熱愛中國共產黨的網友去百度一下相關詞條。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章-附則-第八十九條,本法下列用語的含義:出境,是指由中國內地前往其他國家或者地區,由中國內地前往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由中國大陸前往臺灣地區。
入境,是指由其他國家或者地區進入中國內地,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進入中國內地,由臺灣地區進入中國大陸。

援引《新華社新聞信息報道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2016年7月修訂)》第四十條:區分國境與關境概念。國境是指一個國家行使主權的領土範圍,從國境的角度講,港澳屬“境內”;關境,是指適用同一海關法或實行同一關稅制度的區域。從關境的角度講,港澳屬單獨關稅區,相對於內地屬於“境外”。內地人員赴港澳不屬出國但屬出境,故內地人員赴港澳納入出國(境)管理。

如果說在如上百度詞條內容上再做一些更詳細的解釋的話,那就應該強調一下,雖然香港和澳門都已經陸續“迴歸”,但除了中國大陸內地和這兩個“特別行政區”之間仍然有“境”這個原因之外,更因爲“一國兩制”的原因,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和國的《出版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仍然是不適用於港澳地區的。所以,凡是涉及新聞媒體及出版發行等方面的黨規和國法中所使用的“境外”一詞,從來都是不但包括臺灣,而且也仍然包括港澳地區的。

衆所周知,習近平上臺之後 ,特別是在他開始總書記的第二個任期之後,對所謂“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各級黨員的懲處力度越來越大。一些被處理的,從縣處級到省部級的“違法違紀”官員們被公開的罪行中,多有“閱看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 “熱衷閱看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私存境外反動刊物”,甚至“推薦境外反對刊物”,“將境外反動書刊借給親朋好友傳看的過程中被當地公安查獲”等內容。而這裏所說的“境外反動刊物”,或者“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中的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港澳。

中共官方媒體對“私自攜帶、寄遞政治類有害書刊、音像製品、電子讀物等入境”之罪名的權威解釋是:以隨身攜帶、託運、寄遞的方式,將有嚴重政治問題的書刊、音像製品、電子讀物從國(境)外帶入境的行爲。這裏的‘國外’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國家或者地區。這裏的‘境外’是指我國香港、澳門和臺灣地區。這三個地區均屬中國領土,但我國對這三個地區實行特殊的邊境管理。”

溫家寶悼亡母文被微信禁止分享
溫家寶悼亡母文被微信禁止分享


另外一位文學城的網友以“朗姆加冰”爲筆名,對筆者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發表評論說:“溫爲了給自己身後留個好名聲,這樣做是理智的,要和現在這個統治集團保持點距離”。

這也正是筆者在上篇文章,引用其評論溫家寶內容的吳國光先生的看法:“我看溫家寶也是明知做不到,但不甘心在名聲上成爲這個制度的殉葬品,至少要表示一下‘我不是個糊塗人’吧。我總說,中國這種制度是侮辱正常人的智商的,看來溫家寶並不甘心受這種侮辱就是了。應該給他鼓鼓掌,因爲他在進一步向民衆靠攏,向真正的政治制度轉型那個方向靠攏,這是應當受到鼓勵的。”

吳國光先生的這番評論是九年半之前說過的。溫家寶隨同胡錦濤一同退出政治舞臺的中共十八大召開的前一年,即2011年9月14日,溫家寶親抵大連,出席達沃斯夏季經濟論壇,再次高調談論了政治改革。

因爲這已經是此前一年多來,溫家寶第十幾次談論政治改革這個敏感話題了,所以外界評論稱讚者蓋寡,諷刺者甚衆。但吳國光先生則認爲:溫家寶這次是特別針對“權力絕對化”和“權力過分集中”來重提黨政分開這個東西的,說明他懂得中國政治制度的根本弊端在於一黨權力集中。輿論普遍都指出了,溫家寶講“黨政分開”等於回到趙紫陽。當然,講這個的時候,溫家寶直接引用的是鄧小平。 “黨政分開”這個東西,確實是鄧小平提出來的;不過,對於其內涵的深刻開掘,那個是趙紫陽的功勞。在那個政治條件下,也只能藉此開掘來達到真正政治改革的目的。

說實話,“黨政分開”這個口號的政治改革意涵可深可淺。淺了說,就是老鄧主張的黨委書記做甩手掌櫃,只拿大主意,政府那邊你們去落實、去辦事。往深了說呢,這可以直接針對“黨權至上”來開刀,首先限制黨的權力,爲進一步的政治制度轉型奠定起碼的基礎。我理解,後面這個思路就是當年趙紫陽的思路。那個時候,我們在趙紫陽領導下討論政治改革方案的時候,溫家寶就是中央研討小組下屬的“黨政分開”那個專題研討小組的第一號主持人。我想,溫家寶應該是知道“黨政分開”的歷史含義和制度含義的。

吳光國先生當時還評論說:還有一層就是,我注意到溫家寶是在“依法治國”這個框架下,重提黨政分開的。我覺得,這也說明他頭腦是很清醒的,說明他確實懂得是什麼東西在阻礙中國依法治國。那個東西就是黨的至高無上的權力嘛。接下來他又強調了“司法的獨立性”,這不簡單,能在中國提出“司法獨立”就不簡單。

溫家寶(AFP)
溫家寶(AFP)

基於如上分析,吳國光先生認爲溫家寶當時那次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講話內容有實質進步,清醒地認識到了今天中國最需要解決什麼問題,還有要向着什麼方向去解決……。

但是,吳國光先生認爲,不要說當時的溫家寶根本主導不了中國政局,就是一九八七年那個時候鄧小平能夠主導中國政局,老鄧講了政治改革,趙紫陽作爲前臺的第一把手更是誠心誠意、認認真地推動政治改革,而且黨的全國代表大會至少也在表面上接受了趙紫陽的政治改革一攬子計劃,結果怎麼樣呢?來自既得利益的抵抗那麼強大,最終老鄧本人也放棄了政治改革的想法。

當年的吳國光先生對溫家寶先生的評價內容中,雖然說了“溫家寶應該用進一步的行動來落實他的‘九一四’講話,這個纔是政治家的誠意所在,那樣我就完全同意要給他摘掉‘中國影帝’這個帽子了。”但同時也承認,“在今天中國這種嚴峻的政治形勢下,他(溫家寶)可能沒有力量做到這一點”。

所以,當年的吳國光先生比較客觀和公正地評論溫家寶的“九一四”講話:“也很可能只是謝場絕唱,‘臨去秋波那一轉’。這也沒有關係,不是花腔而是實話就好。”

關於揭露和批判習近平上臺之後,在政治體制層面全盤否定鄧小平,全面迴歸毛澤東的相關文章筆者過去已經發表過很多,如讀者和聽衆仍然有興趣參照閱讀,儘可進入自由亞洲網站,輸入關鍵詞查找。這裏只提示一個例證,那就是習近平爲自己量身制訂的十九大黨章,與此前黨章最關鍵的內容區別之一就是:鄧小平語錄“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被習近平刪除,替換上了“文革”年代毛主席的最高指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如此一個習近平,在溫家寶擔任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總理的後五年裏,已經是政治局常委會里事實上的“副總書記”以及中央軍委副主席外加國家副主席,而當時的總書記是政治上一直趨於保守的胡錦濤,同時在位的其他七個政治局常委分別是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時任政治局委員裏則有薄煕來、王歧山、王剛、王樂泉、王兆國、王岐山、回良玉、劉淇、劉雲山、劉延東、李源潮、汪洋、張高麗、張德江、俞正聲、徐才厚、郭伯雄。

現在再回過頭去看看這份名單就不難判斷出,假如當時的溫家寶斗膽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上,提出把政治體制改革落實到行動上的動議,敢於附和者充其量只有一個李源潮。所以客觀公正地分析當時溫家寶所深入的政治逆境,他溫家寶豈止是當時吳國光所評論的“可能沒有力量做到”,“用進一步的行動來落實他的‘九一四’講話”,而是根本沒有半點用實際行動去推動中國和中國共產黨對政治體制作出改革的可能性。

2

所以,當年筆者就已經在相關文章中評論說:雖然太多的人贊同最早把溫家寶先生諷刺爲“影帝”的餘傑先生的觀點,認爲溫家寶高喊政治改革“只是演戲”,但不能否定的事實是,他溫家寶確實是“六四”鎮壓導致趙紫陽先生下臺之後的三十多年來,歷屆中共最高領導層裏唯一個在位時,敢於在公開講話中爲政治改革鼓與呼的!

真希望所有因爲溫家寶在政治體制改革問題上“只說不做”,而諷刺他“做戲”的人士能夠把胡錦濤在位十年,從來是對政治體制改革問題既不敢做更不敢說的表現,與溫家寶的“做戲”做一對比,看看能否得出一個“溫家寶至少還敢說”的公正評價?

令筆者感覺更爲不公的是,現如今,溫家寶已經無權無勢,但卻敢於在習近平全面復辟“文革”的惡劣形勢下,在境外發文抨擊“文革”,把自己父親“文革”中所遭受的迫害與當年幾乎死在日本侵略軍刺刀之下相提並論。但如此難能可貴之舉,仍然還會招致少數 境外評論人士“做戲”的質疑。

不過,令筆者感覺頗爲難得的是,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竟然能夠圍繞溫家寶《我的母親》接連發表了多篇稱得上內容較爲公正和客觀評論文章,篇篇都對溫家寶持正面評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閱讀該新聞網的《<我的母親>熱傳中國網絡 溫家寶表明心跡暗藏多重深意》、《溫家寶撰文追憶母親曝家庭細節》、《談中南海工作感受描述理想中國引熱議 溫家寶最新文章網絡受限制》、《憶母文章被禁 溫家寶爲何對文革念念不忘?》等文章。

另有一位筆名“東方明月”的文學城網友,爲筆者《夜話中南海》專欄的上篇文章留言說:“我沒有證據證明溫家寶沒有腐敗,但他肯定比其他領導清廉。當年胡溫時代,中央居然只有胡溫兩人同意公開財產,現在更是一個都沒有了。真是一代更比一代爛!《紐約時報》刊登溫家寶腐敗問題的文章,溫家寶馬上公開要求公開自己的財產,但中共中央就是不批准他公開財產,任由它們眼裏的反華媒體攻擊溫家寶。這證明了現在中央掌權者習近平之流,比溫家寶要腐敗無數個數量級。如果溫家寶公佈了財產,他們怎麼辦?”

而這正是筆者將在本專欄下篇文章中,所要分析的內容:具體到如今,溫家寶斗膽在“境外”公開發表的文章內容,除了聲討“文革”內容是對當今聖上的公然冒犯,他借悼念母親之機爲自己對外闢謠的內容,無疑也會引起習近平等中共大多數領導人和“老同志”們的極大反感。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