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從未報復餘傑證明了溫家寶的開明

2021-04-26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從未報復餘傑證明了溫家寶的開明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
AFP File Photo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夜話中南海》節目上次播出的《是時候還溫家寶先生一個公道一點的評價了》一文被刊登和轉載,又有網友以餘傑發表了《中國影帝溫家寶》後,立刻被公安機關逮捕,並受到酷刑,反駁筆者對溫家寶的評價,說是這樣的中國總理溫家寶還大談特談政改,不是影帝是什麼?

筆者在這裏提醒這位自稱“williamsteng”的文學城網友,上網讀讀《<中國影帝溫家寶>出版後作者未受打壓》一文,看看餘傑先生本人是怎麼說的。

這篇發表於2010910日的報道文章《<中國影帝溫家寶>出版後作者未受打壓》介紹 說:互聯網上有消息稱,隨着《影帝》一書的出版,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曾經計劃抓捕作者餘傑,但是被溫家寶制止,所謂宰相肚中能撐船。對此,美國之音記者通過電話採訪了北京家中的餘傑。餘傑表示,網上關於溫家寶不計前嫌、制止抓捕的消息儘管無法鑑別真僞,不過,自從《影帝》面世之後,他衣食住行和工作一切正常,沒有感受到官方的壓力,房前屋後沒有便衣監督盯梢,也沒有國保前來問話或者傳話。餘傑說,他迄今爲止一直享受着這種程度的自由。

當時的餘傑說還說:現在情況一切都好。從75日816日新書出版到現在,(政府方面)都沒有來跟我接觸過。官方在書出版後沒有施加壓力,我也因此願意對他們有好的評價,願意讚揚它。我認爲,他們也在學習如何面對批評意見,儘管非常不情願和非常被動。但是,這樣的互動是好事。只要我還能繼續寫作,這一點便是自由往前拓展了一步。這也會鼓勵更多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作者來點名批評最高官員。

北京法律學者、公民維權組織公盟創始人之一許志永當時也對記者表示,他贊同當局迄今爲止對待《影帝》作者餘傑的態度,認爲這是社會逐步走向開放的表現。他說:公民對於政府官員、對於其他有社會影響力的人士進行批評是正常現象。從社會角度來說,社會進步的趨勢不可阻擋,儘管時常出現不同的聲音和保守的勢力,但是總體趨勢將是社會越來越開放。

拿當時的胡溫時體制下,餘傑先生和許志永先生在中國國內的處境,對比習近平登基之後許志永所遭受的殘酷迫害,這就是爲什麼筆者幾年前撰寫了《比比習近平,念句溫家寶的好》一文。當時的文學城網站以《比比習近平 ,念句影帝溫家寶的好!》全文轉載,標題加了餘傑先生最先給溫家寶冠名的影帝二字。巧合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當日即播出了餘傑先生的最新音頻節目《 習近平的壞,超乎我的想象》。

回想當時,筆者在讀到《中國影帝溫家寶》一書之前,餘傑先生已經到了美國。美國之音2010108日刊登的《餘傑在美國談<中國影帝溫家寶>》報道文章中說:《中國影帝溫家寶》一書的作者餘傑在美國說,如果書能在中國出版纔是真正有言論自由,不過一些美國聽衆認爲,他能到美國可能正證明了溫家寶重視言論自由。

筆者同意餘傑先生的說法,如果餘傑還是其他什麼人批評政府領導人的文章能夠自由刊登,書籍能夠自由出版,才說明中國有言論自由。但當時餘傑沒有因爲《中國影帝溫家寶》一書在香港的出版,受到中共當局的迫害。這在今天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大陸還能想象嗎?

因爲當時的溫家寶在一個多月內,六度提到政治改革;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訪問,也不避談許多敏感問題,引起國際關注。而當時的餘傑先生則認爲:溫家寶對民主的空洞說詞和作爲,只是演戲,被外界誇張放大,說了不做比不說更壞。餘傑先生說:我覺得他基本上只是想給自己在歷史上留個好一點的名聲,但是未來一年,他不可能有真正的具體的作爲。

筆者至今仍認爲,餘傑先生無論是在接受採訪、公開演講,以及他的《中國影帝溫家寶》一書對溫家寶的許多批評和批判內容都是有道理的,但也確有偏激之處。比如,說了不做比不說更壞”……,而這偏激之就是他餘傑先生把宰相當成皇帝批了。

所以筆者還是認爲,吳國光先生對溫家寶先生的評論最爲中肯:我看溫家寶也是明知做不到,但不甘心在名聲上成爲這個制度的殉葬品,至少要表示一下我不是個糊塗人吧。我總說,中國這種制度是侮辱正常人的智商的。看來溫家寶並不甘心受這種侮辱就是了。應該給他鼓鼓掌,因爲他在進一步向民衆靠攏,向真正的政治制度轉型那個方向靠攏,這是應當受到鼓勵的。

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的最後,引用了另有一位筆名東方明月的文學城網友所說:我沒有證據證明溫家寶沒有腐敗,但他肯定比其他領導清廉。當年胡溫時代,中央居然只有胡溫兩人同意公開財產,現在更是一個都沒有了,真是一代更比一代爛!《紐約時報》刊登溫家寶腐敗問題的文章,溫家寶馬上公開要求公開自己的財產,但中共中央就是不批准他公開財產,任由他們眼裏的反華媒體攻擊溫家寶。這證明了現在中央掌權者習近平之流,比溫家寶要腐敗無數個數量級。如果溫家寶公佈了財產,他們怎麼辦?”

文學城這位網友的類似觀點,筆者早在多年前的相關文章和答記者採訪中,都一再表達過。20121026日,《紐約時報》刊登了《總理家人隱祕的財富》一文。文中說,中國總理溫家寶的母親曾是華北的一名教師,他的父親在毛澤東時代的政治運動中曾被送去養豬。在去年的一次演講中,溫家寶總理說,他的童年被打上了窮苦、動盪和饑荒的印記。然而,公司與監管記錄顯示,現年90歲的總理母親楊志雲不僅不再貧窮,而且絕對富裕——至少在紙面上。記錄顯示,僅她名下一項對中國一家大型金融企業的投資,就曾在5年前價值1.2億美元(約合7.6億元人民幣)。《紐約時報》的調查顯示,溫家寶擔任領導職務期間,他的很多親屬變得極爲富有,其中包括溫家寶的兒子、女兒、弟弟及妻弟。對公司與監管記錄的調查顯示,在總理的親屬中,有些人的生意風格十分強勢,他們掌控了價值不低於27億美元(約合170億元人民幣)的資產……

此文刊出次日,筆者因《溫家寶傳》作者身份接受了採訪。筆者當時對採訪的記者表示:我直觀上感覺,這個幕後爆料人和薄氏案件有關係的可能性比較大。這一事件,單單發生在對薄熙來案件處理的當口上。如果僅僅是中共黨內路線鬥爭,拋開薄熙來不談,無論從哪個角度來分析,這個時候趕在十八大溫家寶退休之前來打溫家寶沒有意義,他反正也要退了。

朱鎔基家族不也是子女們都在做生意嗎?《紐約時報》爲什麼沒有專門就朱鎔基的子女們做生意,就胡錦濤的兒子是什麼公司的主管等等做報道?中共高層官員有幾個人的子女沒在商海上混跡?對李鵬的女兒爲什麼不做文章呢?李鵬的女兒在香港珠光寶氣,這是公開的,如果就是一個國企的普通收入,完全可以質疑一下你渾身的裝扮從哪來?比如網友把一個微笑局長的手錶做了一番搜索,於是就把這個局長的非法收入曝光了,《紐約時報》爲什麼不用這種辦法做做李鵬?因爲李鵬是死老虎,沒有新聞價值了。

到網上查閱八年多前的這次被採訪內容,筆者當時很堅決地認爲:很顯然,就是溫家寶在這個關鍵時刻給自己樹了敵人。在與薄煕來的鬥爭中,別人不敢出面或是別人不願意出面,溫家寶出面了。我不能斷言溫家寶是清白的,或溫家寶家族是清白的,或者溫家寶本人在腐敗問題上是經得起考驗的,但在這個時機打溫家寶只能說明溫家寶在政治上樹敵,才導致有今天這樣被動的局面。特別是他直接利用向全世界發話的場合,否定整個文革復辟勢力,共產黨政權沒有第二個人這樣做過,包括胡錦濤。中共黨內的薄派勢力也好,毛派勢力也好,左派勢力也好,肯定都對他恨之入骨。互聯網時代,薄熙來背後的支持者可以不是共產黨傳統觀念上的那種反動組織” -- 有綱領、有口號、有成員、有組織名單,不需要。他們利用現代網絡,輕而易舉地聚合在一起,甚至互相不見面,互相不知道姓名,就把他們需要倒溫的材料聚集到一起。

針對當時記者的既然是胡錦濤要嚴辦薄熙來,爲什麼這一回馬槍打到了溫家寶頭上的問題,筆者當時的回答是: 我不太認爲,20123月溫家寶是擅自在人大會議的中外記者會上,把要處理薄熙來的話題先透了出去。我倒是認爲,是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作出處理薄熙來的決策之後,授意溫家寶發佈。因爲共產黨政權沒有黨的新聞發佈,只有國務院總理在每年人大會議場合接受中外記者採訪,召開記者招待會,形成慣例。所以,就利用這樣一種政府的形式對外發布。但實際上,還是毛澤東說的那句話: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溫家寶首先一個職務是政治局常委,他是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總理,而不是總理兼政治局常委。在這樣的前提下,我認爲(胡錦濤和溫家寶)他們的步調是一致的。可是,誰出面就出頭的椽子先爛,道理很簡單。另外,無論是胡錦濤或是其他什麼人,並沒有強調防止文革復辟,因爲胡錦濤到底是毛主席的好學生。那麼溫家寶在反左和防止文革復辟的角度,肯定比胡錦濤走的要遠,更爲堅定,表現也更爲激烈,這樣也就樹立政敵更多。

與筆者當時如此看法相類似的評論內容,被集中在當時法廣記者肖曼的一篇綜合報道文章。當時,許多境外中文媒體以《就溫家產紐時連續爆料但仍受質疑》、《紐約時報對溫家寶的獨立調查是撒謊》爲題,廣爲轉載。文中說:美國《紐約時報》記者張大衛就溫家寶的家產問題連續爆料,繼續吸引全球華人媒體的眼球。平安保險公司和溫家寶家人的關係是紐時記者主打目標,但令人眼花繚亂的信息尚未都能服人,材料的來源更是受到質疑。

據海外網站博訊的獨家消息,《紐約時報》最近出臺的關於溫家寶家族財富文章的爆料者是胡坤。胡坤此人,據說曾經是平安保險公司馬明哲的前助理,目前人在美國。來自平安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管理人員向博訊證實,胡坤是復旦大學博士,他曾因盜用平安保險公款被捕,並被入獄半年。博訊在2003年的報道曾經認爲,胡坤蒙冤入獄。

平安保險公司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管理人員還透露,胡坤獲釋後移民到美國,之後開始對馬明哲進行報復,並構圖溫-馬利益聯盟,這使得其真實性受到懷疑。馬明哲已經公開聲明,他從未向溫或者政府要特殊的待遇。現在的問題是,《紐約時報》的記者張大衛是否採用了胡坤的爆料和是否知道胡坤曾被指控盜用公款?如果知道的話,是否對胡坤的說法進行覈實?

法廣記者當時據如上博訊網站的報道,採訪了中國獨立政治評論員李偉東,他對《紐約時報》記者張大衛是否真的對溫家寶的家產進行了獨立調查這一點持否定態度。他認爲,這是中共黨內政治鬥爭的反映,和《紐約時報》沒有關係。李偉東說:張大衛這個記者本來和薄熙來的關係就很好,這是我們大家都知道的……

至於李偉東先生的如上評論內容是否有根有據,以及溫家寶如今再次在境外發表文章,特別強調媽媽從未因我的升遷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更沒有打我的旗號給家裏辦過任何事情。媽媽和爸爸一生從事神聖的教育事業,全靠微薄的工資度日,死後沒有留下任何財產和積蓄有多少可信度?將是本專欄下篇文章的介紹和分析內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