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刘源因为曾力挺薄熙来而不被习近平原谅

2022.04.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刘源因为曾力挺薄熙来而不被习近平原谅 刘源
(Public Domain)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五刊登和播发的《习近平重判薄熙来只是为证明自己不是“阿斗”?》一文中,介绍了薄煕来主政重庆期间曾经有一本《重庆模式》出版,三名作者之一、顶着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头衔的“红二代”杨帆当时为中国经济出版社所写的《重庆模式》一书的序言,取标题为《中国发展的新起点、新转折与新模式》。文中吹嘘说: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伟大,原因之一,正在于她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将西人常以为截然对立、国人也多以为如风马牛的对立面结合起来、统一起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如今,中国共产党又创造性地开始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起来、统一起来。‘重庆模式’,就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得比较好的一个模式,是共产党组织将自己的本性保持、发扬得比较好,而社会活力也比较充分迸发的一个模式……。”

如上内容刊登和播出之后,有朋友建议上网找来《杨帆坑苦薄熙来》一文借鉴。但就在此前一天,中共驻美大外宣多维新闻网刚刚对外宣布了关门退“市”的消息,它过去刊登过的所有文章都已经是只能搜索到标题了。

不过,幸好笔者手中还有杨帆他们的《重庆模式》一书。无需细读,随便翻看几页就不难发现为什么会有人得出此书内容“坑苦”薄熙来的判断。比如如下一段: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但作为人民群众的代表,杰出人物对历史的发展也起着独特的巨大作用——虽不能决定历史本身,却能决定历史事件。因此,说到‘重庆模式’,就不能不说到带领重庆各级党组织、各级政府和3200万重庆人民创造出这一新模式的重庆主政人——薄熙来。”当时的杨帆肉麻地吹捧说:“薄熙来是我们党、我们国家很少的‘个性官员’之一。为什么‘个性官’”少?从历史上看,是由于受儒家思想的长期熏陶。儒家要求所有的官员都要遵礼教、守礼制,因此,官员的个性都被‘吃’得干干净净,这是历史基因,也影响着我们现在。从现实上看,每一个共产党员都要讲究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这是共性。这本来是党性的要求,但是这个共性与人的个性也形成一对矛盾,绝大多数官员的个性都被共性淹没。薄熙来,则是把和共产党人的共性和杰出人物的个性结合得比较好,并统一到较高党性的我党高官之一。个性突出,不管在何时、何地,自然都会有争议。但人的个性的自由而充分发展,这本来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真谛,是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方向、一个本质、一个追求,又能与党性统一起来,对党,岂不是党之大幸;对人,岂不是人之大幸!”

刘源等的照片。(Public Domain)
刘源等的照片。(Public Domain)

试想,把当时还只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吹捧成中国共产党的“杰出人物”,那把正准备接班胡锦涛的习近平往哪摆?把个“重庆模式”吹嘘成“中国发展的新起点、新转折与新模式”,习近平上位后的“理论建树”还怎么“树”?

我们本专栏上周五刊登和播发的文章中,也还回顾了王立军当年从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走出,被中纪委和国安部收押之后,交待的大量薄熙来的“政治罪行”之一就是他事实上是“目中无习”,当面表示尊重习近平,却又在背后诋毁和贬低习近平。具体内容是,薄谷开来曾亲口告诉他王立军,说薄熙来曾问当时人在北京的薄谷开来说:“习阿斗要‘君临’重庆了,你是不是也要来见一见?”这就是为什么,原来是胡锦涛下令抓捕的薄熙来,在习近平接班总书记之后居然没有被从轻发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即使没有薄熙来私底下贬低习近平为“阿斗”,暗喻他薄熙来本人即将成为“习阿斗”身边“诸葛亮”的王立军揭发内容令习近平怒火中烧,也已经有了杨帆等人的《重庆模式》一书对薄熙来的“大树特树”令习近平妒火中烧。

薄熙来被抓之后,杨帆曾公开发表评论说:“人们相信薄熙来,是因为他举起了毛泽东的大旗”;“如果不举起毛泽东的大旗,你就是无名小卒,谁会相信你?”(其实)“习近平大量使用毛泽东的词句,更甚于薄熙来”。

整垮台了薄熙来之后,习近平于201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如愿接班胡锦涛,放心地把原本是非薄熙来莫属的党的“副总书记”的角色安排给了完全不会对他习近平构成半点政治威胁的刘云山。接下来,所谓“肃清薄熙来流毒”的政治清算一直持续对他的司法审判。但是,被“肃清”的“薄熙来流毒”事实上仅仅是局限在所谓“组织路线”层面。其原因就是当时《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所示 :《京整肃薄熙来,但不想伤及左派》。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该文章作者指出:对于党来说,视马克思和毛泽东为守护神的坚定效忠派,是可以放出来对付自由派声音的看门狗。

但是,随着党遵循的政策创造出巨大的贫富差距和一个拥有巨大财富的精英阶层,很多左派人士开始莫名其妙地把薄熙来当成了一座灯塔,尽管他穿着昂贵的西装,在国外有商界朋友,他的儿子也在英国和美国的精英学校就读。备受敬仰的“中共八老”曾在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辅佐党的领导,作为其中一位的儿子,他想挤进核心机构政治局常委会,于是就把重庆作为橱窗,展示其同时实现市场繁荣和社会主义平等的政策。

中国的许多极左派人士把他当成一个潜在盟友;他也就着手为自己打造新形象,吸引左派记者、作家和知识分子到他的封地来颂扬“重庆模式”,并与他一起唱红歌。(他们视而不见,薄熙来的朝圣者之中还有资本主义的坚定捍卫者亨利·基辛格,后者在一次联欢晚会上盛赞了薄熙来。)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引述了中国“民间左派”的代表人物、北京教师张宏良的说法:“薄熙来的重庆模式显示出,当前的系统可以用来恢复党和人民之间的关系。”“重庆人过去常说,‘共产党已经回来了’。”在薄熙来倒台之后,一些左派人士转而反对党的领导层。“尤其明显的是,许多原先支持习近平的人开始抱怨他。”

另外一位“民间左派”代表人物韩德强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更是直指习近平上台伊始,即开始走上了“没有薄熙来本人的薄熙来之路”。韩德强说:“公共标语上宣传的,与薄熙来在重庆所做的事情一致。但问题在于,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之路缺乏实质,这条路脆弱而虚伪。”

杨帆与张宏良等人,当时曾就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的创始权之争公开翻脸。不过,相对于至今仍然还在以乌有之乡为阵地,督促习近平一左再左的张宏良以及韩德强等人,当时自信是中国新左派代表人物的杨帆至少有他的底线,那就是不能复辟文革,更不能为文革唱赞歌。

当然,所谓的“新左派”只是相对于习近平上台之前的中共邓小平路线的“右”而言。现如今的习近平路线和政策早已经左得令杨帆自叹弗如,令张宏良和韩德强等人欢欣鼓舞。

实际上,奠定了习近平终身执政的“法理”基础的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杨帆曾被身边友人逼问对习近平路线的评价,杨帆只回答了4个字:“始料未及”。

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上,习近平接班胡锦涛的同时,同为太子党重要成员的俞正声和王歧山同进政治局常委会。一年多后,当有记者问杨帆“究竟有没有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铁三角这个说法”的问题时,杨帆的回答是:“以前,确实是这样,他们都奉薄熙来为二哥。原来的薄熙来、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刘源这些人确实是存在相当密切的关系。从我对他们的了解看,他们确实有想挽救党国的意思。实际上,薄习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矛盾。”

薄熙来。(美联社)
薄熙来。(美联社)

杨帆在这里特别提到了刘源,可能是有为刘源不为习近平所用而遗憾,甚至为刘源抱屈的意思。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网上出现一篇标题为《薄熙来习近平早就是“同学”》的文章,说的是党政军群等关键岗位上遍布“红二代”身影,彼此间多年相识、交往和联姻,他们人脉关系盘根交错,是一群能和习近平“掏心窝子”的人。早在在1979年到1980年期间,年轻的习近平曾参加过一个由“红二代”组成的学习小组,每两周举行一次学习,旨在更好地了解时局变化。学习小组成员包括习近平、胡耀邦女婿刘晓江、刘源、陈元,以及薄熙来的弟弟薄熙成等。

关于这个所谓的“学习小组”的更详细内容,可参见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过去刊登的《一张太子党的“全家福”告诉了我们太多太多》一文。

除了如上点出的名字,还有一个王歧山。小组主持人胡石英还特别强调,习近平和王歧山如今上台伊始即一再公开表演的脱稿讲话的能力,都是当年因为他胡石英的提倡才被训练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也许是为了对外证明自己所言不虚,胡石英最近又指使手下故作不经意地把一张题为《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的太子党聚会合影“随便”贴到网上。照片中除上述四人,还有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陈云长公子陈元,以及薄熙来胞弟薄熙成等。该照片拍摄地点是北京浙江大厦的主宴会厅。照片的第一排是陈元居中,左右两边分别有彭丽媛等数位贵妇;第二排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居中,左右分别是胡石英和王歧山。刘源和薄熙成则并列在最后一排。

该照片的拍摄时间是2006年的某一天。后来发生的故事就是习近平入常、薄熙来入狱;习近平接班、王歧山入常;陈元荣升、刘源“荣退”。

早在1988年初就当选河南省副省长,而后又“民转军”,进入武警序列,后又脱下警服换军装的刘源,晋升为正大军区级的时间是2005年,也就是习近平在北京浙江大厦以浙江省委书记身份作东,宴请他刘源和一票太子党兄弟姐妹的前一年。刘源的官职已经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晋升为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政委。

如此说来,比习近平年长两岁的刘源晋升地方副省部级的时间,要比1993年底才晋升福建省省委常委的习近平早了将近6年;晋升至相当于地方正省部级的武警总部副政委的时间是1998年,也比习近平晋升福建省长的时间早了一年多。

而到刘源年近65岁,被宣布完成总后勤部政委的5年任期时,他已经在不同的正大军区级官位上任职了两个5年还多几个月。所以仅仅是“论资排辈”的话,在退役之后被犒赏一届副国级“二线”职务,在党内党外已能服众,更何况他还有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这一最高规格的红二代背景。

当时的邓小平儿子邓朴方已经完成了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任期,陈云的儿子陈元正在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任期当中。但是,就是因为习近平对他刘源曾经的挺薄言行一直耿耿于怀,到底还是否决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对安排刘源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建议。详细的故事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2-05-01 18:28

中共太子党, 换谁上位, 都是维尼这个样子!它们原本就彼此彼此!根本就不应当把它们划分得如此清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