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与习近平既是同窗更是同党(高新)

2013-04-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赶在五一长假之前,习近平安排陈希出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颇受外界关注。(网络资料图)
赶在五一长假之前,习近平安排陈希出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颇受外界关注。(网络资料图)

赶在五一长假之前,习近平又完成了两项非常重要的人事任命,一是安排陈希出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二是任命王伟光接替因为年龄原因退位的陈奎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兼党组书记职务。因为陈希当年在清华大学当工农兵学员时是习近平的同窗,所以他的职务更新颇受外界关注,被舆论一致认为是习近平“内举不避亲”,而同时被任命为社会科学院长的王伟光反而没有得到外界应有的关注。本文里先讨论陈希,下篇文章再专门介绍王伟光。

外界已经有过报道说陈希不但因为是习近平当年的清华同窗,而且陈希掌管清华大学期间,习近平获得了博士学位。

中共官方公布的习近平和陈希二人的简历都注明得清清楚楚,习近平是1998-2002年在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获法学博士学位,而陈希则是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了两年访问学者后于1993年开始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习近平在职读博开始的那一年,陈希被晋升半格,成为清华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习近平完成在职读博的2002年,陈希被晋升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官至副部长级。

毫无疑问,到晋升至副部长级的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为止,陈希的被提拔和被重用与习近平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习近平在清华所读的专业是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该专业本来就是为那些在位期间仍需要“深造”的党政官员所设,所以即使没有当时的陈希担任清华党委副书记,清华也断无可能将本来就是自己学校送出去的,当时已经明显看得出在中共政坛上前途无量的习近平拒之门外。而外界有所不知的是,连接习近平和陈希之间兄弟和政治情谊的一个最重要情节是当年在清华大学担任学生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是陈希的入党介绍人之一。所以说,陈希与习近平之间即是同窗,更是同党。陈希一九七八年入党,一九七九年三月与习近平同时离开清华校门,被安排回到自己原籍福建省的一所大学任教。当年夏天,陈希即考取清华研究生,回京报道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访已经在军委办公厅穿上了四个兜儿的军装的习近平。当年共军的土军装没有军衔标志,上衣四个兜儿的是“干部服”,大头兵的上衣只有两个兜儿。

在当今中国大陆官场上,人人都知道所谓“四大铁”的说法,即“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前两句形容习近平和陈希的关系甚为贴切,后两句当然不能为近平和陈希二人“对号入座”,此二人如果和那些日日纸醉金迷,夜夜花天洒地的县委书记、乡镇长一样胸无大志,也不会有今天的出人投地。中国人都知道陈胜、吴广的故事,当年两人在田头垅上“除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时候仍胸怀远大志向,相互以“苟宝贵,毋相忘”勉励之,有理由相信当年在清华大学身为学生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肯定也是常常利用课间饭后给正在“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的陈希兄弟灌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跃”,以及“革命理想高于天”之类。

2007年习近平在中共十七大上被安排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担任王储职务之后,至少清华大学党委内部人人都明白陈希再不会满足于区区一个清华党委书记的职务了。果不其然,习近平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分管中央组织工作刚满一年,陈希即升任国务院教育部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在此位置上不足两年当时,习近平又于2010年9月安排陈希外放辽宁,以省委副书记职务为晋升正省部级热身。2011年4月,也就是陈希在辽宁省委副书记位置上满打满算才坐了七个月的时间,习近平又下令调陈希回京,接替邓小平次女邓楠的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和书记处第一书记职务,邓楠的离任完全是因为年龄原因,当时已经是在超龄服役。

中国科协是和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以及全国文联一样的,直接接受中共中央书记处领导的“全国性群众团体”,相比于共青团中央,这几个机构都是副国级的组织架构,也就是说,其第一把手都是由党和国家领导人兼任,第二把手为正省部级。特别是全国文联和中国科协这两个机构,因为其第一把手可能会是由在本领域内德高望重的党外专业人士以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身份兼任,所以其机构内的党组一把手一定是与地方上省委书记平级的党员干部,而且这类职务也往往被中共高层用来安抚一些希望自己退休之前能够过一把正省部级官瘾的有特殊背景的干部,邓楠就是最典型的一位。依她当年自己的能力和资历,从科技部副部长位置上晋升正部长的话难度很大,在人大会议上得到大量反对和弃权票是可以肯定的,而全国科协党组书记的职务安排人大代表们就管不着了。

不过,如果把习近平安排陈希接掌中国科协党组的目的也理解成政治犒赏的话,那就太小看习近平的“气量”和“眼量”了。当时的习近平和陈希一样明白,如果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安排陈希就地晋升辽宁省委书记或者省长的话,肯定会遭到地方干部的强烈反弹,以李鹏的儿子李小鹏为例,当年此公自己要求放弃副部长级待遇的华能集团董事长职务,外放能源大省弃商从政后,中组部给这位前总理公子的最好待遇也不过是山西省省委常委和副省长,两年之后才又升格为常务副省长。在中共十八大上,李小鹏只能以副省长身份被提名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虽然十八大之后中共高层还是要对李小鹏进行逆势提拔,强行安排为代省长不久即成为正式省长,但从副省长到正省长的整个过程也还是花去了将近五年的时间。

依此为例,假如陈希在辽宁省委副书记的职位上久留的话,大概也只能和李小鹏一样,在十八大上被提名一届中央候补委员。所以习近平才为陈希安排了能够在十八大上顺利当选中央委员的政治捷径。当年陈希虽然与习近平一样都是不需要经过正式高考就可以进入大学的工农兵学员,但他的研究生学历确实是实打实的,况且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两年访问学者资历确实也不是编造出来的。也再加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和国家教育部副部长的任职资历,让他以科协党组书记身份进入十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被差额掉的可能性自然不大。而事后看来,当初让这位陈希担任一段时间的科协党组书记,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让他顺利进入十八届中央委员序列,如果不能进入十八届中委的话,强行安排出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肯定会在党内遭致强烈非议。毫无疑问,胡锦涛在位时的先后两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赵洪祝和沈跃跃分别在十八大和十八大之后晋升副国级都是十八大之前胡锦涛和习近平之间达成一致的政治犒赏内容之一,而待沈跃跃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之后,其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继任人是谁,肯定也是筹备十八大的过程中即已经确定的重要人事选项之一。

如今,外界都已经明白了习近平就是要把自己的人事总管职务交给与自己关系最“铁”的人来坐,而至今仍未见有外界文章分析到的是,习近平在进一步重用自己这位同窗加同党的同时,也已经为他预设好了副国级待遇的未来。前有赵洪祝,后有沈跃跃,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必然会有副国级待遇的政治未来已经是中共高层政坛的组织“惯例”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