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温家宝的谢幕哀歌与习近平的文革复辟

2021-04-30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温家宝的谢幕哀歌与习近平的文革复辟 习近平和温家宝(右)握手。
( Feng Li/Getty Images)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的《夜话中南海》节目上次播出的《从未报复余杰证明了温家宝的开明》一文中,回顾了2012年3月温家宝在全国人大例会闭幕后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暗示了中央已经决定对薄熙来进行处理,并非自作主张,更不是擅自涉密,而应该是事先得到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授权 -- 至少是得到了胡锦涛的默许。在必须严肃处理薄煕来的问题上,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胡与温的态度一样坚决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但是,正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从那以后的薄煕来余党及中国大陆党内党外的“毛派”势力,把他们的政治仇恨全部集中到温家宝的身上,大泼脏水,一点都不奇怪。特别是,他直接利用向全世界发话的场合,否定整个文革复辟势力。自从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过后,共产党政权内没有第二个人这样做过,包括胡锦涛。中共党内的薄派势力也好,毛派势力也好,左派势力也好,肯定都对他温家宝恨之入骨。互联网时代,薄熙来背后的支持者可以不是共产党传统观念上的那种“反动组织” -- 有纲领、有口号、有成员、有组织名单,不需要。他们利用现代网络轻而易举地聚合在一起,甚至互相不见面,互相不知道姓名,就把他们需要的倒温材料聚集到一起。

当年,就在那个长达182分钟的温家宝任内最后一次,也是最长一次的中外记者会上,温家宝不但回答了中共自己的几家主要媒体的记者提问,对来自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美国《华盛顿邮报》、阿拉伯半岛电视台,以及法新社和路透社的记者也是有问必答,直言他自己一谈再谈,尤其关注政治体制改革是出于责任感。因为粉碎”四人帮”以后, 中国共产党虽然做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而且还以警示后人的口吻强调:随着经济的发展,又产生了分配不公、诚信缺失、贪污腐败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他并强烈警告,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记者会后,美国之音发表了《世界媒体看中国:温家宝哀歌》一文,说是“在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今年的年会结束之际,总理温家宝星期三举行记者会。温家宝在记者会上的言谈被美联社形容为‘swan song’,即西方传说中天鹅临死时发出的美妙歌声。”

该报道文章介绍说:美联社星期三发表驻中国记者韩村乐(Charles Hutzler)有关温家宝记者会的长篇报道,向英语世界的读者介绍中国总理温家宝为时三个小时的记者会。在报道温家宝高调提出中国迫切需要政治改革,以及温家宝对中国共产党重庆市委书记、一度被认为很有可能晋升到下届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薄熙来提出不点名的强烈批评之余,韩村乐以显然是怜悯甚至是同情的笔调,描写了温家宝的个人情况:

“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反复提起过去,他的那种愁闷和反省的语气语调,使这位总理的记者会变得像是天鹅临死时发出的歌声(turned the premier's news conference into something of a swan song)。他是通常对民众漠不关心的中国领导层当中,最得人心的一位成员,有时他被称作‘温爷爷’,给人的感觉是和蔼可亲。人们看到他跟煤矿工人一起吃包子,安慰四川地震或其他灾难的幸存者。”

“温家宝虽然没有提及薄熙来的名字,但他再次提到了过去。他说,有关(王立军)丑闻的调查应当‘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他回忆了中国过去政治运动频繁,使中国不能脱离贫困跻身世界强国。温家宝的这些话,似乎是指桑骂槐抨击薄熙来。薄熙来推动群众唱共产党歌曲,张扬‘红色’文化,因而被一些人认为是偏好过去那种极端的政治,令人担忧。”

中国前总理温家宝。(AFP)
中国前总理温家宝。(AFP)

美联社记者韩村乐在报道中用“swan song”来形容温家宝总理在记者会的言论,显然是跟中国古人所说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意思大致相同。温家宝在记者会上有关中国迫切需要政治改革的说法,更是受到中国国内外的普遍注意。

美国之音九年前的这则报道文章中还说:然而,温家宝总理有关改革的那些亦哀亦善、美妙歌曲一样的言辞,显然没有打动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驻北京记者阿尔诺·德拉格朗日。德拉格朗日星期三发出的报道说:“许多个月来,甚至是许多年来,温家宝都在谈需要取得政治改革方面的进步。不过,在中国领导层正在进行庄严的政治权力交接、在他最后一次举行这样的记者会之际,他的这种说法平添了份量。然而,这位总理这次所说的话跟先前所说的话相比,也没有具体到哪里去。他过去有关这个话题的说法,也没有什么实践”,“亦哀亦善、美妙无用”。德拉格朗日的这种看法,显然在西方主流媒体当中广泛流行……。

不错,一点没错!温家宝九年前的那番答记者问虽然“美妙”,但却一点作用未起。但一点作用未起并不是因为温家宝本人“只说不做”,而是在当时已经是十分恶劣的党内政治环境中,他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了趁自己的最后一次中外记者会,斗胆把自己的心声表露出来,也是在把自己对于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无能为力暗示给外界。他说:“我担任总理期间,确实谣诼不断,我虽然不为所动,但是心里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这种痛苦不是‘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痛苦,而是我独立的人格不为人们所理解,因而我对社会感到有点忧虑。我将坚持‘人言不足恤’的勇气,义无反顾地继续奋斗。”

请特别注意温家宝在此强调的是自己的“独立人格”。

至于当时温家宝所处的党内,特别是党内高层的政治环境,已经是多么的恶劣,当年一篇题目为《回归毛泽东,是人心所向,党心所向,大势所趋,时代潮流》的“毛左”网文总结说:由薄熙来创立的、以“唱红打黑”、“共同富裕”为特点的重庆模式,在2011年日臻完善,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肯定、广大中国人民的支持和世界的关注。(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和周永康,以及(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李源潮、刘云山,还有(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等等中央领导人纷纷到重庆视察,表示支持薄熙来在重庆的创新和实践。《人民日报》多次宣传重庆经验;中央党校、全国党建研究会等权威机构支持重庆模式;社会科学院出版专辑,宣传重庆经验。

敬请读者和听众们注意,当时的那届中央政治局九常委中,只有胡锦涛和温家宝从未去过薄煕来主政的重庆市。所以当年周永康倒台后,笔者即在在本专栏撰文《“支持‘唱红打黑’最力”的屎盆子不能只扣到周永康一个人头上》,详细介绍了习近平对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展开“打黑除专项行动”的鼎力支持。 文中说: 没有疑问,薄熙来除了他所谓“党内蛀虫”的“封号”,用“人渣”形容他似乎更为贴切。至于周永康,无论是站在共产党政权的角度,还是从普世价值出发,贴给他多少恶名都不嫌过分。但是,正如笔者过去一再强调过的,“周永康背后的大老虎根本就不是人,是制度”。出于同理,当年薄熙来“唱红打黑”,在中共中央领导层获得的是齐声称赞,而不是只有周永康一个人支持。如果一定要用“支持最力”四个字来区别程度的话,习近平的支持就只能用“更力”二字来形容了。

温家宝。(Public Domain)
温家宝。(Public Domain)


当年《重庆日报》刊登的《习近平调研重庆侧记》中的内容,把个习近平与薄熙来及王立军之间的默契和互动,描述得十分生动:习近平一行还参观了打黑除恶资料汇集处,并看望了政法战线干警和英模家属。他说:“当前,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还面临各种威胁,社会上还有坏人!坏人在有些领域、在某些时候活动还很嚣张,给人民群众带来的灾难还很大。重庆市委把握住这一点,真正从以民为本出发,开展了‘打黑除恶’斗争,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成果,重大胜利,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是深得民心、大快人心的。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希望认真总结经验,围绕改善民生、维护民意、便利群众等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平安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在重庆市干部大会上,习近平力挺薄熙来,发表训示说:“重庆近年来以‘唱读讲传”活动为载体,弘扬主旋律,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变化;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这些成绩是……以熙来同志为班长的一班人,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开拓进取、艰苦奋斗的结果。”

正如前面引用的那篇“毛左”网文中所欢呼的那样: 在习近平给予重庆的掌声当中,可以预见的是重庆的某些好做法或将作为“样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国广泛推行。

比照习近平当年在重庆对薄煕来和王立军不遗余力的吹捧,和把他们两人在重庆的作法作为“样板”推向全国的许诺,就应该明白温家宝九年前的最一次中外记者会上,关于文革随时可能在中国大地上复辟的示警。表面上针对的是薄煕来和王立军所代表的当时重庆当局,话里话外更暗含了对习近平上台之后的强烈担忧。
温家宝悼亡母文被微信禁止分享
温家宝悼亡母文被微信禁止分享

温家宝日前在澳门发表的忆母文章的最后一段是:“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永远有青春、自由、奋斗的气质。我为此呐喊过、奋斗过。这是生活让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妈妈给予的。”

有外部媒体据此发表评论文章《温家宝祭母文章遭和谐 只因提到4个字》,说是“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悼念已故母亲的长篇文章被中国的互联网平台禁止转发、分享引发关注。温家宝文章被限制的原因,据称只是因为文中提到的4个字:‘公平正义’。”

而有眼尖的内地网友则从温家宝这段表述中的“应该”两个字,看出了他的良苦用心。网名“ 恒美”者评论说:“在我的心目中,中国应该是……”温家宝用词不当!把“应该”改为“已经”,就对了!“应该”的含义说明,中国现在不是温家宝心目中的中国!

没错,温家宝这里特别使用了“应该”二字,恰恰就是要说明 他本人强烈认为,如今的中国因为习近平复辟文革的倒行逆施,已经不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

为了“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温家宝特别强调了“我为此呐喊过,奋斗过”,令笔者马上联想起了他九年前的答中外记者问。他九年前的那番对文革苦难将在中国大地上重新上演的强烈示警,和他对自己的独立人格不被外界所理解的内心痛苦。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路见不平
路见不平 说:
2021-04-30 19:55

江蛤蟆、胡阿斗两届最大的恶行不是贪污腐败,不是无所作为,他们最大的恶行是将习近平扶上了台,将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将中国社会重新送回到野蛮时代,江、胡联手推出的习近平反动政权已成为中国社会最大的负资产。

匿名 说:
2021-05-01 04:50

温与习本来就是一路人!因为温在下台前帮助习"消灭"了习的心腹大患"薄熙来"!因此, 温现在对习的不满充其量只是"发发牢骚"!

习近平又在重蹈左倾的覆辙
习近平又在重蹈左倾的覆辙 说:
2021-05-01 21:17

习近平现在搞的学党史、扫黑除恶与当年薄熙来有何不同,黑恶该除,但作为执政者为何不反思导致黑恶及保护伞背后的严重制度问题与缺失,最后以运动方式杀内部人,只会失去人心

匿名
匿名 说:
2021-05-04 10:08

悲哀的是现在还有很多真诚想要解决社会问题的年轻人从毛时代寻找药方,最后他们为工人维权的努力变成了党内高层同时打压市场自由和工人权利的砝码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