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溫家寶與習近平之間的路線鬥爭由來已久

2021-05-03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溫家寶與習近平之間的路線鬥爭由來已久 溫家寶與習近平(右)。
(Public Domain)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夜話中南海》節目的上篇文章《溫家寶的謝幕哀歌與習近平的文革復辟》中回顧了十年前,習近平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和黨的總書記接班人身份,專程到重慶爲薄煕來和王立軍的“唱紅打黑”站臺時,歡呼雀躍的“毛左”們紛紛發文稱頌,聲稱在習近平給予重慶的掌聲當中,可以預見的是重慶的某些好做法或將作爲“樣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國廣泛推行。

現如今,借慶祝建黨百年之際,由習近平親自批准,由中央宣傳部組織,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等部門編寫,由人民出版社、中共黨史出版社聯合出版的2021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剛剛面世。“毛左”媒體民族復興網立即刊發了同一位“毛左”,即中央民族大學張宏良的一篇文章,標題爲《新版黨史大突破 於無聲處聽驚雷》。

按照張宏良這位中國大陸“毛左”領軍人物的說法:這個習近平版《黨史》在肯定毛澤東在中國革命中領導作用等一系列問題上,與以往舊版本相比有了質的突破。而最重大的突破是,40年來,第一次全面肯定了從建國到文化大革命結束這27年的偉大成就。

張宏良認吹捧說:新版《黨史》是對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的一份獻禮,是中國意識形態領域的一個重大突破,是21世紀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崛起的最重要一個歷史跳板,其重大意義必將會載入中國崛起的史冊。

張宏良認爲:“在過去所接觸到的,對中國具有敵意和偏見的所有西方記者中,幾乎都把‘文革浩劫’作爲攻擊中國的火力點;中國國內極右勢力更是把‘文革浩劫’當作是反共反社會主義的法寶。如今,新版《黨史》徹底砸碎了這個浩劫枷鎖,文革不是浩劫,不是動亂,文革期間取得的一系列偉大成就舉世矚目,天地可鑑。”

張宏良口中的中國國內極右勢力,無疑就包括了溫家寶在內。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回顧了,當年正是溫家寶在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內,堅決不肯隨波逐流,拒絕到重慶爲薄煕來的文革復辟站臺,也因此成爲以張宏良爲代表的毛左勢力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AFP)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AFP)

早在溫家寶還是政治局常委和國務院總理,習近平正在等待接班,已經以“副總書記”自居的2010年,這個張宏良即敢於在中國大陸公開發表文章《美國媒體對中國兩個領導人截然相反的不同態度》。文中說:“推薦大家關注有關西方國家輿論的這篇文章,不是對劉曉波有興趣,而是想讓大家關注在西方國家引起截然不同反響的兩位中國領導人,一位是溫家寶總理,一位是習近平副主席。”

這篇當年出籠即被禁,習近平上臺之後又被張宏良重公開發表於2015年7月,中國大陸當前最主要毛左理論宣傳陣地《民族復興網》上。文章中說:“今年(2010年)以來,美國連續四次把溫家寶總理評選爲‘拯救美國經濟十大功臣(唯一外國人)’、‘當今世界十大最重要領導人(居於首位)’、‘當今世界十大最受尊敬領導人’,最近又把溫家寶總理選爲美國《新聞週刊》封面人物,在不到一年時間裏連續四次把溫家寶總理推上榮譽巔峯。”

“可是”,張宏良的文章鮮明比對比說:“對於同樣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副主席,西方媒體則表現出了截然相反的極端情緒。習近平剛剛被選爲中央軍委副主席,只是發表了一個讓中國人揚眉吐氣的紀念抗美援朝講話,就遭到了西方媒體的惡毒攻擊。韓國媒體甚至要求習近平副主席向韓國道歉,理由就是習近平把抗美援朝說成是正義戰爭。衆所周知,韓國和日本完全是美國的小三兒,如果說日本是美國的小妾,韓國就是美國的二奶,沒有美國撐腰,就算借給韓國100個膽子,它也不敢向中國挑釁。”

張宏良在其文章的最後提醒道:“我們暫且不理會韓國挑釁的背後因素,而是應該認真關注和思考美國等西方媒體對中國兩位領導人截然不同的極端反映:對溫家寶總理極端推崇;對習近平副主席極端貶低。美國等西方國家爲什麼要這樣做?權且作爲一道世紀性思考題,請關心祖國命運的人們認真考慮判斷。”

在張宏良這篇文章後面的網友評論中,充斥着“記住毛主席說的話: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一個是維護中華民族利益的民族主義者!一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漢奸。賣國賊和中國共產黨最無恥的叛徒”;“一個是維護中華民族利益的民族主義者!一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賣國賊”之類的捧習罵溫內容。

在中國大陸理論界,尤其左派人物最善於拉大旗做虎皮,喜歡對外標榜自己的“背景特殊”或者“上面有人”,張宏良也不能免俗。十年前筆者就在網上看到過,他張宏良的文章很受習近平重視的所謂“內部人士透露”。雖然筆至今認爲,這很有可能是張宏良自己對外“透露”的所謂“內幕”,但也不得不承認很可能是張宏良的文章提醒了習近平,以至習近平在登基次年,溫家寶剛剛辭去國務院總理職務才几上月的時間,就迫不及待地在一篇內部講話中不點名地批判溫家寶的“故做開明姿態”,以“贏得海外各種輿論的好評”;同時還要求全黨上下都要像他習近平一樣,“不怕被污名化”。

習近平和溫家寶(右)握手。( Feng Li/Getty Images)
習近平和溫家寶(右)握手。( Feng Li/Getty Images)


習近平在他那篇臭名昭著的“八一九”內部講話中說:“我們不搞無謂爭論,但牽涉到大是大非問題,牽涉到政治原則問題,也決不能含糊其辭,更不能退避三舍。‘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是不行的!領導幹部要敢於站在風口浪尖上進行鬥爭。我曾經說過,領導幹部不能搞‘愛惜羽毛’那一套。有些幹部對大是大非問題繞着走,態度曖昧,獨善其身,怕丟分,怕人家說自己不開明。這是萬萬要不得的!這是什麼羽毛?這是什麼形象?故作開明姿態嘛!你在某些人那裏形象好了,在廣大黨員、幹部心中的形象就差了,在人民羣衆心中的形象就差了。戰場上沒有開明紳士,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也沒有開明紳士,就得鬥爭。作爲黨的幹部,不要去想博得社會各種人的喝彩、贏得海外各種輿論的好評。只要站在黨和人民立場上,堅持原則,就不可能取得這樣的結果。爲了黨和人民事業,我們共產黨人連流血犧牲都不怕,還怕損失一點蝸角虛名嗎?我們黨也不會以這種虛名來評價幹部。作爲黨的幹部,不能用‘不爭論’、‘不炒熱’、‘讓說話’爲自己的不作爲開脫,決不能東西搖擺、左右迎合!在事關黨和國家命運的政治鬥爭中,所有領導幹部都不能作旁觀者。今後,誰再圍攻我們的同志,我們宣傳思想部門要發聲,黨委要發聲,各個方面都要發聲!要發出統一的明確信號,形成一呼百應的態勢,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講幹部要敢於擔當,這就是一個重要檢驗。”

由此可見,習近平與溫家寶之間結下樑子,事實上是從溫家寶還是國務院總理,而習近平還是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分管黨務,等待接班的那五年,也就是中共十七大至十八大之間的那五年時間裏就開始了。

在溫家寶國務院總理的第二個任期的後半段,具體大概是從2011年以後,溫家寶即不斷在公開場合爲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爲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大聲疾呼。何以至此?以餘傑先生爲代表的右派評論界認爲,他純粹是在做秀。但事實上,當時有一個重要的內部政治背景,就是已經分管了整個中共中央的黨務工作、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了中央黨校校長的習近平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主持意識形態工作之後的第一個向左轉的明確信號,就是對宣傳鄧小平的“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設置障礙。

溫家寶(右)與習近平(中)。(Public Domain)
溫家寶(右)與習近平(中)。(Public Domain)


筆者在九年前的一篇相關文章中,即已經介紹過:習近平已經是中央政治局常委,而且是分管黨務,兼任中央黨校校長時期的2010年8月,北京曾有一個小範圍的“紀念小平同志《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發表三十週年研討會”,會上即有中央黨校傳出來的話說,近平同志對這個紀念活動不感興趣,所以紀念會和研討會一定不能高調,也別指望中央主要媒體會大力宣傳……。

習近平登基後,政治體制改革逐漸成了宣傳“禁詞”,鄧小平的“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 日益成爲學習宣傳和理論研討禁區。有內地網友說,他們相信已經有過較高層級的內部傳達,要求對鄧小平生前講過的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內容因爲有諷刺和影射習近平之嫌,而“不能再宣傳”。最有代表性的是如下幾段:

“權力不宜過分集中。權力過分集中,妨礙社會主義民主制度和黨的民主集中制的實行,妨礙社會主義建設的發展,妨礙集體智慧的發揮,容易造成個人專斷,破壞集體領導,也是在新的條件下產生官僚主義的一個重要原因。權力過分集中的現象,就是在加強黨的一元化領導的口號下,不適當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權力集中於黨委,黨委的權力又往往集中於幾個書記,特別是集中於第一書記,什麼事都要第一書記掛帥、拍板。黨的一元化領導,往往因此而變成了個人領導。”

“要着手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的問題。中央一部分主要領導同志不兼任政府職務,可以集中精力管黨,管路線、方針、政策。這樣做,有利於加強和改善中央的統一領導,有利於建立各級政府自上而下的強有力的工作系統,管好政府職權範圍的工作。”

“如果一個黨、一個國家把希望寄託在一兩個人的威望上,並不很健康。那樣,只要這個人一有變動,就會出現不穩定。”


“一個國家的命運建立在一兩個人的聲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險的,不出事沒問題,一出事就不可收拾。”

“我歷來不主張誇大一人的作用,這樣是危險的,難以爲繼的。把一個國家,一個黨的穩定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很容易出問題。所以要搞退休制。”

不難看出,四十年前鄧小平的如上針對毛澤東時代政治體制弊端的批判和否定內容,都是如今習近平已經全面復辟甚至變本加厲的內容。而正是因爲習近平在他作爲總書記接班人而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第一個五年裏,已經在從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的角度,否定鄧小平有所動作,所以當時即已經引起了溫家寶的強烈警惕和擔憂是毫無疑問的。所以筆者纔在上篇文章中斷言:溫家寶九年前,以國務院總理身份舉行的最後一次中外記者會上,關於文革隨時可能在中國大地上覆闢的示警,表面上針對的是薄煕來和王立軍所代表的當時重慶當局,話裏話外更暗含了對習近平上臺之後,整個中國的政治局勢將會全面倒退的強烈擔憂。

有心人應該還記得,九年前即二零一二年的三月份,溫家寶在他最後一次中外記者會上借不點名批判薄煕來,再次呼籲政治改革呼籲警惕文革復辟的次日,中共當局即公開宣佈了薄煕來去職的消息;繼而就是宣佈對薄煕來違法行爲進行調查;再繼而就是《紐約時報》對溫家寶“家族貪腐敗”的“重磅炸彈”,事實上成了慶祝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登基的禮炮。更進一步的分析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介紹 。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求
求 說:
2021-05-03 20:39

想問高新著作仍可購嗎?若可,煩請電郵:assess112@gmail.com 告知訂購方法。感謝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