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要求对吴小晖“特案特办,从简从快”(高新)

2018-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路透社)
前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路透社)

笔者在本专栏的《三年前习近平即已经把吴驸马罪名的死刑废除了》一文中已经介绍了如今中共政权给邓小平孙驸马开列的两项罪名之一“集资诈骗罪”已经没有死刑,中国大陆居然还有律师以2009至2012年发生的浙江“东阳富姐”吴英集资诈骗案吴英最终被判处死缓,以及2013年被核准死刑的曾成杰“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案”为例证明吴驸马不排除被判处死刑和死缓的可能。事实上正是由死刑立即执行改判死缓的吴英案,以及判处死刑上诉无果,核准死刑后不通知家属、更不安排与家属最后会面后秘密执行枪决的曾成杰案为契机,导致了二零一五年第九次修订刑法时决定把“集资诈骗罪”的死刑规定废除,从此令这一罪名的最高刑期为无期徒刑。

在习近平二零一五年签署刑法第九修正案前夜,有中国内地记者采访了曾成杰女儿曾珊,记者描述说: 听到集资诈骗罪拟取消死刑的消息,电话那头的曾珊语气很平静,“我觉得挺欣慰的吧。”随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曾珊的父亲曾成杰,就是因为集资诈骗罪被判死刑的。判决书显示,2003年11月至2008年8月,曾成杰非法集资总额达34.52亿余元。因不能兑付,造成万余名群众围堵铁路及火车站、数千名集资群众围堵湘西自治州政府,并有一名群众用汽油当众自焚造成七级伤残。2013年7月12日,经最高法核准后,长沙中院对曾成杰执行死刑。

被媒体称为“东阳富姐”的吴英,被法院认定非法集资人民币7.7亿余元,实际骗取3.8亿余元。2012年1月18日吴英二审判死后,引发全国经济界、法律界广泛讨论,最高法经复核后认为,对吴英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并裁定发回重审。最终,吴英被判死缓。

刑法第九修正案正式颂之前,曾成杰的辩护律师王少光 即已经对媒体透露说,在吴英案之后,法律界已经有一个共识,就是“集资诈骗罪”不再判死刑,曾成杰是吴英案后公开报道中第一个因该罪名被执行死刑的,如果这次刑法修正案通过,曾成杰有可能就是最后一个“集资诈骗罪的死刑犯”。

笔者在此追述如上“集资诈骗案”的死刑从有到无的过程,意在说明因为邓家第四代才大邓卓芮的丈夫吴小晖被披露出来的经济犯罪金额用“数额特别巨大”已经不足以形容,因为中共政权近几十年来所判处的种因经济犯罪分子,无论是贪污还是受贿,无论是诈骗还是卷款出逃,几十亿元已经被说成是“天文数字”,而吴小晖如今已经被检方认定的非法集资诈骗金额是六百五十二亿,曾成杰被认定的“犯罪金额”只是他吴上晖的零头,所以对中共法律条文及修订过程并不十分熟悉或关注的外部世界对吴小晖一片喊杀之声可以理解,就连中共在海外的媒体也以“吴小晖或难逃一死”为题为邓小平孙驸马“算命”。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事实上是中共官方主持的凤凰网的“凤凰财经”居然会以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之口,声称“集资诈骗罪的最高刑期是死刑”,并以“前几年著名的吴英案,被执行死刑的湘西曾成杰案就是以集资诈骗罪来进行死刑判决的”为例,证明对邓小平孙驸马吴小晖的判决“不排除死刑或者死缓的可能性”。

笔者上网查找了这个威诺律师事务所,其自我介绍的“威诺概况”如下: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创立于2009年,是北京市司法局批准设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经过数年快速、稳健的发展,威诺的业务领域已涵盖公司综合类业务、证券与资本市场、银行与金融、知识产权、房地产和建设工程、诉讼与仲裁,高端私人法律服务等多个法律服务领域。

“威诺总部位于北京,在成都、张家口设有分所。威诺拥有优秀的律师团队,绝大多数律师获有国内外著名法学院校的硕士、博士学位,其中,很多律师拥有工商管理、会计、税务等专业背景,或具有在公、检、法等国家机关从事司法工作的丰富经验。通过合理的专业分工和紧密的团队合作,威诺律师有能力在各个领域为客户提供市场领先的高质量法律服务。”

虽然“概况”中没有具体说明威诺的员工人数,但看上去确实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律师团队。而“大名鼎鼎”的“凤凰财经”能够相中它的主任作为采访对象,也说明了威诺在中国内地的法律界,特别是经济法界的影响力很大。

而这位威诺的老板,预测吴小晖可能会面临死刑或死缓的杨兆全的自我介绍是:北京市律师协会土地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国有资产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法学院硕士生联合导师;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组成员;美国华盛顿大学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国内多家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央台经济之声、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等媒体的特约评论员、律师团成员;中国投资者保护基金会法律顾问……

如此知名律师事务所的知名律师,居然对2015年习主席亲自主持修订并签署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修正案的最重要内容之一,一无所知,而且对媒体大话厥词,也真是没谁了。

事实上自2015年刑法第九修正案将“ 集资诈骗罪”的死刑取消的当月,即有了“泛亚非法集资案”东窗事发。

2015年9月下旬,新华社播发了《泛亚危机:400亿的“庞氏骗局”?》一文,说是号称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拥有全球95%的铟库存”的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出现了四百多亿人同币的“兑付危机”。网易新闻当天则以《泛亚庞氏骗局:22万人430亿资金追讨无门》刊登这则“爆炸新闻”。

“界面”网同时刊登的一篇题目为《金融犯罪不再死刑,哪些P2P逃过一劫?》的文章中介绍说:人大废除了金融犯罪死刑,金融犯罪,彻底没有死刑了?金融创新经常伴随着违法,这似乎成了国际惯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非法经营罪,这三个罪名在新金融突飞猛进的今天正在增加。最典型的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兑付出现问题,涉及全国20个省份,22万投资者,总金额达400亿元。

此案件曝光之后经过了九个月的时间,昆明当局终于给了该案二十多万受害人第一个答复,说是公安机关已依法对泛亚的单九良等1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查控了包括7万余吨有色金属在内的一批涉案资产、资金。 2016年8月1日,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宣布,泛亚实际控制人单九良等2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移送昆明市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时间转眼又过了半年多,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一句“加快泛亚等重大非法集资案件依法处置进度”被官方媒体用来安抚民心……

今年三月二十六日,比吴小晖案开庭早了两天,这个被延宕了将近三年的泛亚集资诈骗案终于被当局悄悄宣布开庭审理,接下来,又没了消息。

上海检方对吴小晖的起诉书中说,截至2017年1月5日,吴小晖累计向1056万余人次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超出批复规模募集资金人民币7328.67亿元,并将部分超募资金转移至吴小晖实际控制的产业公司,用于对外投资、归还债务、个人挥霍等。至案发,实际骗取652.48亿元。

笔者在撰写上篇文章时没有注意这段起诉书内容中的一个重要细节,那就是吴小晖事实上向一千多万人次销售了他的“产品”而募集资金的数额环是七千三百多亿,而是超出批复规模七千三百多亿,至于批复规模是多少,看来是要被永久保密了。

与泛亚案相比,吴小晖案除了涉案金额比泛亚更大,受害人数(被集资人数)是泛亚的五十倍左右,更特殊的是泛亚不过是地方政府背景,而吴小晖则是邓小平家族背景。

道理再简单不过,如果没有昆明地方和云南省两级政府为直接后盾,单久良也好,阿猫阿狗也好,都没有被投资受害人轻易上当的起码条件,而吴小晖的安邦集团如果不是因为有邓小平家族的背景,不是因为有“邓小平孙女婿”的招牌,无论是非法集资还是鲸吞国有资产,没有半点可能会从五亿元起家,十年时间翻至万亿规模。

笔者注意到,习近平当局如今已经下决心要拿吴小晖开刀,但却未能给他开列行贿罪一项,原因就是他吴小晖因为有了邓家招牌,即使鲸吞国企也不需要施以贿赂手段。

而与泛亚案另外一个不同点是,泛亚案虽然已经引发了中共政权最为忌讳的所谓“大规模群体事件”,却仍然被久拖不办,相比之下,吴小晖去年四月还高调发声,扬言起诉说他婚姻有变的媒体造谣,今年三月即已经被正式起诉,办案速度不可谓不快。何以至此,按照内部人士的说法,是因为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亲临上海督阵,传达了习近平“特案特办,从简从快”的指示。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