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溫家寶的如此敢說就已經是難能可貴!

2021-05-07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溫家寶的如此敢說就已經是難能可貴!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
(AFP)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夜話中南海》節目的上篇文章《溫家寶與習近平之間的路線鬥爭由來已久》中,介紹了習近平與溫家寶之間結下樑子,事實上是從溫家寶還是國務院總理,而習近平還是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分管黨務、等待接班的那五年,也就是中共十七大至十八大之間的那五年時間裏就開始了。

文章中舉了的一個具體事例就是,在溫家寶國務院總理的第二個任期的後半段,具體是從2011年以後,溫家寶即不斷在公開場合爲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爲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大聲疾呼的幕後背景,是當時已經分管了整個中共中央的黨務工作、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了中央黨校校長的習近平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主持意識形態工作之後的第一個向左轉的明確信號,就是對宣傳鄧小平的“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設置障礙。

本文裏要舉出的第二個例子就是,十年前溫家寶“擅自”在中南海與知名香港政治人物吳康民搞“私人會見”所引發的後果。

這次溫家寶在澳門媒體發表自己憶母文章之後,又有不少評論界人士回顧了他2011年4月下旬,以國務院總理身份會見吳康民過程中談及的對“文革”復辟的擔憂。

吳康民事後向媒體透露說:溫總理提及內地的改革所遇到的困難時說,主要是兩股勢力,一股是中國封建社會所殘餘的;另一種則是“文革”遺毒,兩股勢力影響了人們不敢講真話,喜歡講大話,社會風氣不好,應該努力糾正。

日後外部評論界提起這件事情,一直都只是把關注焦點放在溫家寶的如上這幾句話上,而沒有注意到當時溫家寶“擅自”在中南海單獨香港政壇人物的事件本身,就已經令當時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內被明確分管港澳事務、以政治局常委和國家副主席雙重身份兼任中共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

這位吳康民是原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左派的元老級人物。當年他經常撰文對香港政府的施政提出批評,也一直敦促大陸內地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當時吳康民在香港通過他所任主席的香港培僑教育機構發佈新聞稿,表示他(2011年)4月23號去北京參加清華大學百年慶典時,獲溫家寶在中南海紫光閣總理辦公室單獨接見。兩人會談了一個半小時後,溫總理夫婦還設宴招待了他們。

除了公佈會談內容外,當時的香港媒體還被吳康民授權發佈了有關這次會談的照片,其中更公佈了包括溫家寶夫人張培莉在內的四人合影照。據信,這是張培莉自溫家寶擔任總理之後,首次同溫家寶一起出現在公開刊登的照片中,所以引起了人們普遍的關注。香港《蘋果日報》當時發表了“溫總首次帶妻見客”的報導。報導說,溫家寶攜夫人會晤吳康民夫婦,有凸顯家庭氣氛之意,既是對吳康民夫人的禮貌,也似乎有意將會面界定爲私人會晤,沖淡其政治影響。

當時的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先生則認爲,“總理夫人公開亮相是想澄清傳聞”。說是溫家寶夫人張培莉陪同接見吳康民夫婦,是這次會面最吸引公衆眼球的地方。溫家寶夫人多年來不陪同溫家寶出來見客的做法,其實是很不正常的,也不符合國際慣例,因此引起了外界的種種猜測。這次讓她出來亮相,是對外界的傳聞做一個迴應。


金鐘先生當時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這麼多年,尤其是他們倆口子一起活動、一起見人,沒有過。所以民間有很多傳說,對他們的關係以及對他太太的一些經濟活動都有對他們很不利的傳說、傳聞。甚至於我聽到他們已經離婚了(的說法)都有。他當然知道這個情況了,所以借這個機會,因爲這是一個比較低調的場面,好像老朋友聊天,讓他太太出來亮一個相,可以說也是把這個事情做一個交待。”

有意思的是,在吳康民發佈了有關這次會面的新聞稿和照片引起種種猜測之後,像《大公報》、《文匯報》和《香港商報》等親北京的媒體在報導這件事情時,突然低調處理而且也沒有再次刊發有張培莉合影的照片。有當時的港媒透露說,“上面”突然下達指示,說不要大做。

這裏說的“上面”具體是誰?當時的香港著名政界人士、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評論一語中的:這是因爲由溫家寶來接見吳康民其實不符合中共的規格。他說,中共現在有一箇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小組,該小組的主任(組長)是習近平。他說:“你可以說,這個反映了兩個東西。一個是在中共權力交接的過程中,他們也有鬥爭,在香港也有鬥爭。最可怕的是,他們之間的鬥爭,無論是在中共高層的鬥爭還是在香港特首的競爭裏,香港人和中國人民都沒有說話的餘地。”

外部世界最早分析,認爲溫家寶與習近平之間存有“路線鬥爭”的媒體是日本的《產經新聞》。

溫家寶與習近平(右)。(Public Domain)
溫家寶與習近平(右)。(Public Domain)


2013年3月5日,溫家寶在全國人大會議上做了他的最後一次政府工作報告。香港科技大學的社會學教授丁學良對記者評價這個報告說:雖然溫家寶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不可能就許多有爭議的政策作出解釋,也不能觸及敏感話題,但是對於中國政界和公衆來說,其任內許多政策和出現的問題都爭議很多,比如四萬億的刺激經濟舉措、房地產泡沫、物價問題、污染和腐敗等等。

他認爲,對溫家寶的爭議,特別同最近幾個月當中媒體關於中共權貴家族的海外資產問題,以及溫家寶家族控制巨大資產的問題,還是在過去一年當中對重慶模式和薄熙來問題的處理有關。但是這些更敏感的東西,他沒辦法在全國人大這麼正式的場合做解釋和辯護。即使在李克強接替溫家寶擔任總理後在未來幾年內,關於溫家寶的爭議還會繼續在中國政治高層、知識界和法律界引起爭議。丁學良說,恐怕溫家寶今後也不得不在不同場合作些辯護和解釋。

當時的法廣也曾以《溫家寶最後一次政府工作報告被批只評功擺好不談政治改革》爲題,更表示了對“與以往的溫家寶作風有別,昨日的報告通篇未提政治體制改革”的遺憾。

殊不知,此時的溫家寶已經不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他的這最後一份政府工作報告的終審人也不再是胡錦濤,而是已經接替了胡錦濤總書記職務的習近平。習近平怎麼可能會允許溫家寶在政府工作報告裏,夾雜“政治體制改革”的具體內容。更何況,“以往的溫家寶”在全國人大場合大談政治體制改革也不是照“本”宣科,而是以記者招待會回答記者問的形式。

不過,就在溫家寶發表他的最後一次政府工作報告的次日,即2013年3月6日,《產經新聞》刊登發自北京的報道稱,溫家寶是“中共黨內最大改革派”。報道中說:中國總理溫家寶週二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應從制度方面糾正權力過分集中、不受制約狀況”的制度改革倡議,是針對新領導人習近平推行的保守和民族路線有感而發。

報道引述中共黨內消息披露,起草這份政府工作報告的是溫家寶身邊的政府官僚團隊。溫家寶爲自己這份最後的報告一再與起草團隊會面磋商到細處,因此這份報告被政府內視爲溫家寶的“政治遺言”。

《產經新聞》八年前關於溫家寶的這篇報道中還分析說:溫家寶在他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堅持民主監督、基於法制監督、輿論監督,實現權力公開運用”的主張,則是與習近平加強黨員基本教育和管理、監督的方針對立。溫家寶最重視針對中共黨內深刻的貪腐問題,提倡制度改革,是暗裏批判習近平主導現在的反腐敗、反浪費的政治運動。

該報道還認爲,溫家寶也不滿習近平主導的對日本外交的強硬路線。因爲今年(2013年)1月,溫家寶在一個聚會上說:“幾十年來,中國推進的善鄰友好外交毀於一旦。”所以溫家寶在他的這最後一次政府工作報告中,總結的中國外交過去5年“積極推進了與主要國之間的關係,加強了與周邊國家互惠合作關係”,沒觸及釣魚島問題,也是對習近平主導的強硬外交顯示的不快感。

1

已經離世的沙葉新先生生前曾經於2012年4月8日, 《新世紀 》網站上發表了《溫的言說有勇有誠何來演戲之嫌?》一文。文中說:我知道評定一個國家首腦,主要是看他的作爲,看他的政績。有種議論非常普遍,都說溫的政績不顯,毫無作爲。可是在這樣畸形的體制下,溫能有什麼作爲?非不爲也,而是不能爲也。需知,當今高層的政治格局,既各自爲政,又相互抱團;而溫孤立無援、無背景、無後臺、居少數、受肘制;雖排名第三,也難能爲事;同僚們既不能與他同心協力,他也不能沆瀣一氣。他始終處於兩難之間,只能默默等待時機,只能在夾縫中創造條件;況且他還要在你死我活的險惡的政治環境中保護自己,避免無謂之犧牲;甚至他爲此還不得不做出某些妥協和讓步,以求在時機成熟和環境正常時,求得他的最後一逞。我們應該理解他的困境和苦心,同時也不能低估這位平民出身的三朝元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勇氣。他一定會有作爲的。

沙葉新先生在其文中感慨道:亦有人專門說他溫家寶光說不做,是演員、是“影帝”。我要問:一、他說了什麼?說的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權,說的是普世價值,是政治改革。他說的對嗎?你贊同嗎?既然對,就應該支持。我再問:二、中央裏有幾個像溫這樣說過?像溫這樣吶喊過?難道不應該珍惜這樣的聲音嗎?不應該多加保護嗎?我還要問:三、這些話在這個新聞被封鎖、言論不自由的政治環境裏,一而再、再而三地說出來;即便遭到刪改、封鎖,甚至打擊、批判,仍舊反覆地竭力地拼命說,這容易嗎?沒風險嗎?不需要勇氣嗎?在這種高壓下的“說”,不也是一種“做”嗎?是別人做不到的,更加艱難的一種“做”嗎?怎能嗤之以鼻,視爲作秀,看作做戲,這公平嗎?有良知嗎?

我相信,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首腦在記者招待會上,在回答了許多嚴肅、重要的問題時,還會像溫一樣坦誠地、如此悲哀地談到自己,會出現這樣的聲音,他說:“在我擔任總理期間,確實謠諑不斷,我雖然不爲所動,但是心裏也不免感到有些痛苦。這種痛苦不是‘信而見疑、忠而被謗’的痛苦,而是我獨立的人格不爲人們所理解,因而我對社會感到有點憂慮。我將堅持‘人言不足恤’的勇氣,義無反顧地繼續奮鬥。”

沙葉新先生在文中動情地表示:溫的言說,我被打動了,兩眼潤溼……。我不相信他是做戲,我是編劇,看過無數的戲,接觸過衆多演員;我能看穿演員在表演時,什麼是真情,什麼是假意。

因爲溫眼常含淚,被稱之世界少有的、至少是中國最愛哭的總理。但有惻隱之心的人,纔會熱淚盈眶。當今中國社會極爲冷酷和麻木,跌倒無人扶,溺水無人救;有些人連放毒和殺人都不眨眼,怎麼可能期望在他們的眼眶裏流出一滴對弱勢羣體、對鰥寡孤獨等亟待關懷和援助的人們流下同情之淚?如今從上到下的各級當政者,雖非全部,但多數都汲汲於爭權奪利,都沉湎於花天酒地;他們連救災款都敢貪污,連慈善金都敢消費,靈魂已朽,精神已爛,他們何來惻隱之心,何來同情之淚!

需知官場本是情感的沙漠,是從不講感情,也根本沒有感情;既無真情的笑,也無真情的淚;都像沙漠一樣乾涸無水。而今在這沙漠裏,居然經常會有溫的淚水,這難道不是官場異聞?不是政壇奇蹟?像溫這樣的真情淚水,哪怕只有一滴,也賽過湧泉,應予珍惜!

用沙葉新先生遺作的如上內容,來形容溫家寶先生藉助澳門媒體所揮灑的憶母之淚,同樣貼切。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