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到底是誰對薄家人如此手下不留情?

2022.05.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到底是誰對薄家人如此手下不留情? 薄谷開來在法庭上視頻陳述。
AFP

我們在《夜話中南海》專欄上週五刊登和播發的文章中,介紹瞭如果薄熙來的大祕徐鳴即將領受無期徒刑的消息被證實的話,那麼薄熙來夫婦和與他們薄氏家族最親密者中就已經有兩個無期和三個死緩。

三個死緩分別是薄一波兒媳薄谷開來,以及薄一波生前的兩位祕書王益及董宏。

生於1957年的王益比董宏年輕3歲。兩人當年都是大學歷史系畢業。王益是當年的78級,從家鄉雲南憑優異的高考成績進入北京大學歷史系後,與薄熙來的妹妹薄小瑩同班。四年寒窗之後,薄小瑩直接留校,王益就地考取碩士研究生。1985年王益獲取碩士學位後,被薄小瑩推薦給薄一波當祕書。

薄熙來大祕徐鳴。(Public Domain)
薄熙來大祕徐鳴。(Public Domain)

去年1月11日,我們在本專欄發表了《習近平絕對沒有可能對陳元下手》。9月10日,我們又在本專欄發表了《陳元的“自留地” 腐敗重災區 國開行的貪官知多少?》一文,介紹了已經於2010年被判處死緩的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王益,原本是在中央顧問委員會辦公廳負責給陳元的父親陳雲送機要的,偶然的機會被陳雲知道他是北大歷史系碩士生,這纔有了和陳雲及一直都是和父親住在中南海里的陳元偶有交談的機會。

如上文章發表後,有中國內地的朋友介紹說,在當時的中央顧問委員會里爲幾個領導人送機要並非王益當時的主要工作,他的主要工作還是爲當時的中顧委裏“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薄一波“寫東西”。

2010年4月7日,中國內地的新浪新聞網轉載了《新民週刊》的文章,標題是《知情者稱王益起點高 大學時只追高幹家庭女生》。

文章作者引述一位歷史學者的話說:“北大歷史系1978級是‘文革’十年積累的的精華。不管是世界史,還是中國史,這些學生都是頂樑柱,可以說是整個北大歷史系的半壁江山。當時薄熙來也在北大歷史系,比王益高一級,薄一波的女兒薄小瑩和現任上海市副市長屠光紹與王益則是同窗。王益大學畢業就成了薄老的祕書,起點很高。”

文章說:當時北大頗有些特殊地位,雲集了衆多高幹子女。“據說王益上學時很花,但只追家庭背景是高幹的女生。”

王益於1996年離異。外界一度傳聞其神祕前妻爲薄小瑩,實情並非如此。王益之妻原名白昭明,考入北大之前曾是新僑飯店的團委書記。一度爲避嫌,曾短暫更名爲王昭明。

那位歷史學者向文章作者介紹說:“當時薄老想在北大歷史系找個祕書,薄小瑩在班裏找了一圈。估計王益史學不行,更適合做行政,所以薄小瑩推薦了他。”

其實,和先於王益進入薄一波祕書班子的董宏一樣,他們之所以被薄一波選中的首要前提是大學期間“積極要求進步”。此二人都是讀大學本科期間加入中共的。

當年中共設有中央和省級顧問委員會的時段裏,從陳雲當主任的第二屆開始,中共中央即有明文規定,中央顧問委員會的主任和副主任,即主任陳雲及副主任薄一波和宋任窮,以及當時不是政治局常委的國家副主席 、國家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一樣,都和在位政治局常委一樣,屬於正國級領導人,身邊都是祕書成羣。

而當時的薄一波偏好在學歷史出身的青年人裏找祕書,是因爲他本人的晚年一直是以領導“黨史回顧”爲己任。原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陳威做客“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時說,薄一波晚年傾力於中國當代史的研究,出版的《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受到史學屆的高度評價。這本書是“不同於一般的個人回憶錄”,而是帶有研究性的黨史著作。它之所以久盛不衰,之所以能在全黨的幹部教育中起到很好的作用,和薄老親自工作有很大的關係。從十三大以後,薄一波把自己的精力主要放在著書立說上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是他的得意之作。

薄一波生前的祕書王益。(Public Domain)
薄一波生前的祕書王益。(Public Domain)


陳威說,十三大以後,薄一波繁重的工作告一段落。1988年3月,薄老出任中央黨史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當時的組長是楊尚昆,副組長還有胡喬木和鄧立羣。薄一波擔任黨史領導小組副組長以後,向十三大政治局常委提出報告,說他想把自己更多的精力放在回顧和總結自己一生上面。中央批准了,而且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持。

《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一書是中共體制內黨史工作者及外界中國問題研究者的重要參考著作,全書分上、下卷,初版分別於1991年5月、1993年6月,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該書的主要捉刀人之一王益正是在該書的下卷送審之後才離開薄一波的。而該書的另外一個捉刀人之一董宏也是在同一年另謀高就。

1992年10月,時任國務院主管經濟工作的副總理朱鎔基主導成立了國務院證券委員會,其間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的朱鎔基把具體工作全權交給手下的副行長陳元,陳元則在該委員會組建工作班子的第一天即把王益安排爲該委員會的辦公室副主任。

日後的王益一直是在陳元手下發展,直到以國開行副行長身份被判入獄。

2010年3月30日,王益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庭受審,對收受賄賂1196萬餘元的指控表示認罪;。4月15日,僅以受賄1196萬元人民幣的單項罪名被北京市第一中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受賄金額不足一千兩百萬人民幣就被判了死緩?搞不明白,當時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爲什麼就沒有出手相救?

如上所引述的文章《知情者稱王益起點高 大學時只追高幹家庭女生》中還着重介紹說:王益與薄家情誼深厚。在薄老的葬禮上播放的四首童聲合唱,除了《國際歌》、《在太行山上》、《五月的鮮花》之外,另一首便是王益親自作詞作曲的童聲無伴奏合唱,也是薄老生前很喜歡聽的歌曲之一。

而與當時的王益投靠陳元前後腳,當時的董宏則選擇了投靠時任廣東佛山市委書記兼市長鍾光超。但一年後即回到北京,由陳雲的老祕書朱佳木安排到當代中國研究所任職……。董宏的對外公開簡歷中介紹他曾經中央顧問委員會的研究室副主任,但事實上從他1983年6月拿到中國人民大學學士學位證書直到1992年“離開薄老身邊“,長達九年的時間裏都是和從1985年開始掛名中顧委辦公廳的王益一樣,都是薄一波的“駐家祕書”。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與中央檔案館主管並主辦的中央級學術理論期刊《黨的文獻》曾在薄一波逝世一週年之際,在2008年第2期刊登了一篇文章《懷念敬愛的薄一波同志》,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曾任王震祕書的李慎明。文中有這樣一段話:

薄老和王老對小平同志在糾正毛主席晚年錯誤的同時、充分肯定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與作用也是堅決支持的。1986年4月9日下午,王老來到中顧委自己的辦公室對我說:“你去看薄老在不在,我去看看他。”當得知薄老在外邊開會時,便說:“你把在家祕書找來。”薄老祕書董宏來了。

王老對董宏說:“現在有些非毛化的現象,毛主席的家鄉很少有人去了。聽說薄老最近到湖南去,他是毛主席、周總理、少奇那時政治局的,薄老又是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打得最重的一個。建議薄老到毛主席家鄉韶山去看看。少奇同志的家鄉也可走走。然後照個像,發個消息。薄公去一下,也體現了他一貫的政治家的風度。”事後,我聽董宏說,薄老本來就有此打算。董宏把王老的話報告後,薄老說:“ 英雄所見略同。”

薄一波生前的祕書董宏被判刑。(Public Domain)
薄一波生前的祕書董宏被判刑。(Public Domain)


去年8月,當時還是由胡錫進胡叼盤主持的《人民日報》旗幟下的《環球時報》網站上刊登了《受賄4.6億,中央巡視組原副組長董宏4個神祕身份被揭開》一文。文章介紹說:2020年10月2日,已退休多年的董宏被查。2021年4月12日,他被開除黨籍,通報稱其“腐化墮落,家風敗壞;大肆收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

當時,《環球人物》記者曾試圖起底他的貪腐問題,卻發現查不到他的詳細信息。直到6月9日,檢方對董宏提起公訴時,人們在公訴材料上纔看到了他的部分履歷:董宏利用擔任海南省委副祕書長,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祕書長,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爲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開發、工程承攬、職務提拔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財物,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而8月26日這次受審,青島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材料又多了些內容,讓外界對其中央巡視組副組長之外的四個神祕身份有了更多瞭解:1999年至2020年,被告人董宏利用擔任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清算組成員、海南省委副祕書長、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祕書長、原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爲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開發、工程承攬、職務提拔等方面謀取利益,直接或者通過他人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4.6億餘元。也就是說,董宏斂財的時間線,從擔任海南省委副祕書長向前推移至擔任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清算組成員期間,董宏的受賄時間竟長達21年。

董宏受審的消息公佈後,財新網公佈的他的簡歷中,特別強調了他是1983年畢業後,來到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當祕書。當時中顧委成立僅一年,主任是鄧小平,副主任是薄一波、許世友、譚震林、李維漢。有資料記載,當年薄一波的祕書名叫“董宏”……。

說起來,財新網是中國內地最大膽,最敢爆料的網絡媒體了,但是,它也只敢把董宏的曾經的薄一波祕書背景點名,而對他董宏日後的,也是他經濟罪案的主要時期的王歧山大祕及政治體己的身份 -- 無論是在廣東還是海南,無論是在北京還是在中紀委系統,卻是欲言又止,留給讀者自己去對號入座。原因很簡歷,曾經的正國級領導人薄一波本人早已灰飛煙滅,薄熙來夫婦也都監獄裏服刑,但王歧山卻是仍還在位的正國級,因爲政治排名在七名政治局常委之後,故被黨內稱之爲“王老八”。

人在美國的郭文貴曾介紹說:中紀委的專案組一開始審問董宏時,給董宏明確畫下紅線,可以談自身腐敗情況,但不能提及習近平、王岐山等政治局常委,言明“什麼都可以談,就談你個人腐敗的事情:涉案、經濟犯罪、生活腐化⋯⋯,不要談什麼首長,首長什麼級別,知道吧?就是政治局以上的都不要談”。

照理,他在中共高層的政治靠山王歧山尚屬“現在進行時”,但這個董宏還是被判了死緩。而王益被判死緩的時候,雖然他效命多年的薄一波已經去世,但曾與他在薄一波靈堂上相擁痛哭的薄熙來當時還是在位的政治局委員,對他王益一樣也是“愛莫能助”。

薄一波本人在世時,曾因毛澤東和江青夫婦的迫害被在秦城監獄關押了十年之久。現在的薄熙來則正在秦城監獄裏,在兩個被判死緩的薄一波祕書的陪伴下度日如年。而因爲政治級別不夠副省部級的薄熙來夫人,被判死緩後只能在北京市的市屬監獄裏服刑。夫妻二人不久前希望在去世的薄谷開來的老紅軍母親的靈堂上見上一面的請求,也分別被公安部和司法部在“請示上級”之後回絕了。

這一切,難道真是因爲薄熙成所感慨的“我們薄家算是中了邪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