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國強堅信習近平不會對他忘恩負義!(高新)


2017.05.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eguoqiang.jpg 圖片: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賀國強。(資料圖片)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賈慶林堅信習近平不會恩將仇報!》中已經介紹到了習近平上臺掀起“蒼蠅老虎一起打”運動後,賈慶林家族鉅額經濟犯罪的傳聞不絕於耳,一則題目爲《 “巨虎”賈慶林列入習近平打貪名單》的港媒報道曾被廣爲轉載。殊不知賈慶林在福建任職時一直與習近平私交甚厚,而且還專程到深圳看望過習仲勳,江澤民的那句“你培養了好兒女”就是聽了賈慶林對習近平的褒獎之後向習仲勳說的。更何況習近平中共政壇生涯中非常重要的兩步,進入省委常委和進一步升任專職黨務副書記----也就是省委第三把手,並在此基礎上進入十五屆中央候補委員候選人名單,都是賈慶林力推的結果。

無獨有偶,當今聖上習近平當在福建積累政績時的另外一位“老領導”賀國強在習近平當上總書記併發起“打虎滅蠅”運動後,被外界媒體報導出來的“家族經濟犯罪”金額比賈慶林的更要嚴重許多。

只要在古狗上輸入賀國強三個字,關於他和他們家族的負面新聞便撲面而來,諸如《賀國強貪腐曝光 習近平王岐山怎麼辦》、《賀國強貪腐遭揭發 習近平王岐山敢動他嗎?》、《“大老虎“不止周永康?郭文貴爆料直指賀國強》、《紐時披露:前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家族斂財》、《賀國強下個大老虎 親眼目睹——賀國強兒子受賄40億元》等等,等等。

若要分析習近平是否“敢動”賀國強,還要從賀國強有恩於習近平說起。如果說賈慶林是習近平在福建的第二個政治伯樂的話,那麼賀國強不但在福建任職時即已經是習近平的政治知己,更重要的是在“比選”胡錦濤接班人的過程中,賀國強爲習近平的最終出線,起過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年習近平和李克強同時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中共十七大召開之後,其官方媒體公開披露出來的“新任政治局委員黨內民主推薦過程”是:在十七大召開前的當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共政權曾經召全體十六屆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央紀委檢查委員會常務委員,以及所有地方省級黨政一把手進京,與中央和國家機關部一級領導人,軍隊各大單位及武警部隊主要負責人一起開會,進入中共歷史上首次新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推薦人選的摸底排隊。

報道中特別透露了被推薦者的限制條件之一就是年齡。與此同時,被推薦者範圍肯定也會被以具備省級地方領導和中央部委領導經驗爲由,限制在在位的正省部級幹部裏。那麼,在中共十七大召開之前已經擔任了省委書記的五十年代出生的幹部,數來又數去,也就只有當時“臨危受命”接替上海市委書記的習近平、時任遼寧省委書記李克強、時任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時任重慶市委書記汪洋,時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趙樂際,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時任廣西省委書記劉奇葆,時任吉林省委書記王珉,時任任西藏自治區委書記的張慶黎,由交通部長調任湖南省委書記的張春賢。滿打滿算也就是十個人。而這十個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也只有習近平、李克強和李源潮三人具備了擔任五年或五年以上地方省級一把手任職經歷。由此自然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中共十七大上產生的中共總書記接班培養人選,即使是在所謂黨內海選的前提下,最終也只能侷限在三個人裏作最後的比選。可見,所謂的海選,其實具備參選格者的範圍是十分有限的。

如果說基層政壇的長時間歷煉和省級一把手是成爲黨中央主要領導人接班對象的必要政治履歷的話,那幺當年的中央軍委黨務會議主持人政治祕書的經歷,則是習近平將所有中央主要領導人接班人培養對象候選人比了下去的最重要因素.

十七大召開之前,在與習近平時代同出生的中共地方黨委一把手中,大都是象習近平一樣,從基層官級甚至更低一級的任內一步一個腳印攀升上來的,最引人注目的李克強雖然不是從地方基層一步步提拔起來的,但他從團中央副職至團中央一把手的履歷與時任總書記胡錦濤完全一樣,離開團中央後也被胡錦濤等人苦心克隆成爲胡錦濤第二,安排到不同省份擔任行政一把手和黨的一把手進行政治熱身.換句話說,當年無論是胡錦濤的本意,還是胡錦濤手下具體操作人員揣測聖上內心本意之後的苦心設計,中共中央組織部在中共十七大之前那幾年對李克強的工作安排實在是有克隆胡錦濤之嫌,難怪當時的李克強面對外界稱呼他小胡錦濤時從來都是抱以會意的微笑.

但是,至少是習近平在當年離開中央軍委常務會議主持人政治祕書位置時肯定沒有想到的是,他這中央軍委常務會議主持人以及日後的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政治祕書的將近三年的政治資歷給他三十年後進入中央最高領導層的被比選過程中所起到的至關重要的作用。

十七大召開之前,中共內部傳出的消息說,當時的黨政一把手接班培養對象已經被縮小至習近平,李克強,汪洋和李源潮四人之間,黨內爭議即開始浮現,焦點就是誰最有資格成爲胡錦濤接班人.在此之前,李克強被嘗試克隆爲小胡錦濤的過程被黨內外人士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所以在討論誰是胡錦濤接班人最佳人選的一開始,就已經不是在討論上述四人誰更適合接班總書記的班,而是李克強是否勝任總書記接班人選,如果認爲他不勝任,就必須有過硬的理由說明其他三人中有一個人明顯勝過他李克強.

就在這一時刻,即使是此前的那場“黨內民主推薦會”上的推薦票的計票結果確實是習近平得票比李克強高,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肯定也不是這個原因。因爲中共政權自從實行了黨內選舉無記名投票制之後,還從來沒有實行過憑得票多少決定果當選者的所謂工作分工中的職位高低和權力大小.

所以,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恰恰是習近平在十七屆一中全會召開之後被官方重新公佈出的簡歷中突出說明的,過去在擔任省級領導,甚至是上海市委書記時對外公佈簡歷時都沒有提及的,他當年以現任役軍人身份擔任中央軍委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祕書的三年經歷。

在最關鍵的那一刻,政治局會議上幾乎所有的與會者都已經感覺被克隆成小胡錦濤的李克強如果不被安排爲總書記接班人選,或許會導致黨內分裂的時候,主持中央組織工作,也是受命協助曾慶紅具體主持十七屆中央領導層新任候選人整體出爐過程的賀國強的意見轉移了全體與會者的注意力,大致意思就是除了其他方面的過硬條件,習近平同志三年現役軍人的資歷將對他未來擔任黨的第一把手,自然也是軍委一把手的工作十分有利.於是,全體與會者的態度簡直就可以用如夢方醒四個字來形容......

在習近平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後由中共中央宣傳部統一審定重新發布的習近平簡歷中特別彰顯了他在一九七九年至一九八二年擔任時任中央軍委祕書長和國防部長耿飈祕書的資歷是現役軍人身份,

十七大前習近平被刻意安排爲上海市委書記時,中共"黨的喉舌"受權發表的新聞稿中曾突出報導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兼中央組織部長賀國強在上海市黨政幹部大會上的講話內容:這次上海市委書記的配備,是從全國工作的大局出發,充分考慮上海市的特殊地位和領導班子建設的實際,根據工作需要和幹部交流的精神,經過認真比選、反覆醞釀、慎重研究決定的。

事後,已經有中央黨校的教授在接受外界採訪時分析道:"比選"是中共人事決策過程中的慣例。"大凡都有幾個候選人,由黨委討論研究集體決定。"但在公開場合提比選,還是比較罕見。"而據筆者所查閱的公開資料,過去所有的中共省級一把手的任命過程中,無論是賀國強本人還是中組部某位副部長前往宣佈,公開報導中從未用過"比選"兩個字,包括賀國強在上海宣佈完習近平的任職隨即前往天津市宣佈張高麗的任命,也沒有使用"比選"兩個字。

可見此時的賀國強已經是在代表中央對黨內外暗示習近平已經在黨內“比選”過程中成功出線,把其他人,特別是李克強“比”下去了。

僅憑賀國強在當時爲習近平的出線起到的如此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一點,即使外界所報道的賀國強“家族貪腐”的內容全都屬實,習近平也不會對他賀國強忘恩負義。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