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薄熙來當年重慶“打黑”的總後臺其實是習近平

2022.05.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薄熙來當年重慶“打黑”的總後臺其實是習近平 習近平(右起)與薄熙來和王立軍。
(視頻截圖)

我們在本專欄前一篇文章《薄熙來的女副官鹹魚翻生,張軒獨受習近平政治青睞》中,已經介紹了當年曾被習近平當面誇讚爲“熙來同志的女副官,副官很重要”的時任重慶市委專職副書記張軒,曾經在薄熙來主導的“打黑”運動中表現得十分突出。

照理,當時的張軒是薄熙來手下的專職黨務副書記,無論是主導“唱紅”還是領導“打黑”,她都是責無旁貸。但因爲她本人重慶市的法官出身,在薄熙來到任之前和剛剛到任的那段時間裏,還在以市委副書記身份繼續兼任了重慶市高院院長和院黨組書記,所以當時的薄熙來要求她把工作重點放在“打黑”上;說是隻有你張軒大法官來主抓這項工作,才更能彰顯“合理合法,程序正義”。

薄熙來倒臺之後,外界評論,特別是因爲李莊律師的控訴,很自然地把重慶“打黑“之惡的屎盆子全都扣在了王立軍一個人頭上,客觀上起到了爲張軒開脫的作用。但事實上,當時的王立軍雖然是以副市長身份兼任的市公安局局長,但他王立軍本人並不是市委常委。他當時頭頂上還有一個市委常委兼市委政法委書記劉光磊,劉光磊的上面就是市委專職副書記張軒。

王立軍在重慶任職期間作惡多端當然是毫無疑問的,但說到底,他只不過是個打手而已。

2012年9月,王立軍被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定犯有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而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王立軍當庭表示不上訴,檢察院未抗訴,判決隨即生效。

如上罪名中,徇私枉法部分只在法庭上宣佈了一個罪證,即一個大連的商人幫他支付了在重慶的公寓租金,他便以釋放這個商人的獄中馬仔做爲回報。至於王立軍的叛逃罪和濫用職權罪部分,法庭當時就宣佈了“因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祕密“,所以必須不公開審理。

據當時一位分別參加了王立軍案的公開審理和不公開審理兩次庭審的律師透露,公開審理和不公開審理的所有舉證內容,完全不涉及重慶“打黑”。

王立軍。(美聯社)
王立軍。(美聯社)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網站曾於2014年底刊登過姜維平的一篇文章,他認爲自從薄王倒臺判刑之後,外界都關注重慶的變局,重慶的地方官換了兩茬,從張德江到孫政才,都無所作爲,山城依然迷霧籠罩,薄熙來的罪行被留下了一個長尾巴;而黃奇帆、張軒、錢鋒等薄王的死黨還在位,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玩起陰陽術,耍盡小花樣,力阻冤假錯案的平反。

姜維平說的很有道理,但沒有進一步說明無論是黃奇帆還是張軒,還有當時張軒的重慶高院院長接班人錢鋒等人,之所以能夠,之所以敢於力阻對“打黑”運動中製造出的大量冤假錯案平反,說到底,還是因爲他們的“打黑”運動是受到習近平的高度肯定的。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介紹了,2009年10月,人民日報社旗下的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當時以《重慶市委副書記:打黑除惡 中央肯定羣衆擁護》爲題,轉引了《重慶日報》的報道。

當時的左媒烏有之鄉爲此特別刊登了長篇分析文章《人民雪亮的眼睛盯着——試看重慶新聞》,披露了當時的中共高層內部,對薄熙來在重慶所作所爲是否給予肯定和支持是有着內部矛盾的,話裏話外透露了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是壓制薄熙來的。

文章中說:(2009年)10月27日,《重慶日報》高調推出新聞通訊《打黑除惡,中央肯定羣衆擁護 》,其聚焦的新聞看點主要有:第一,昨日,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在向市級各民主黨派、工商聯、無黨派代表人士,以及市級有關部門負責人通報打黑除惡相關情況時說,9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專門作出批示,稱“打擊、剷除黑惡勢力,是讓老百姓過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近期在重慶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政法機關加大工作力度,見到了明顯效果,爲人民羣衆辦了一件好事、實事”……。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人民網、新華網、重慶新聞華龍網、騰訊大渝網等主流網絡媒體都轉發了《重慶日報》這一頭條消息;又幾乎象一顆重磅炸彈,新聞通訊《打黑除惡,中央肯定羣衆擁護 》很快在國內外大大小小的網站炸開了。

但是,周永康對重慶打黑除惡作出的專門批示,爲什麼同大衆傳媒見面姍姍來遲,而且只是部分公開,顯得猶抱琵琶半遮面?

周永康的專門批示是9月25日作出的,批示內容如“打擊、剷除黑惡勢力,是讓老百姓過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爲人民羣衆辦了一件好事、實事”云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在9月25日批示至10月26日公開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卻不讓公衆知情,甚至連重慶市的消息靈通人士也毫不知情。是否批示內容在此期間公開不合時宜,時機不夠成熟?又是否批示內容尚有其它不便見諸大衆媒體的內容和玄機?爲什麼現在就適合批示部分內容公開了?現在重慶打黑形勢與一個月前相比,又有什麼本質性的不同?

按照黨報黨刊等主流媒體宣傳報道領導人的重大活動、重要批示等有關規定,對周永康就重慶打黑除惡重大行動作出專門批示這樣重要的內容,是必須在一定時間內(一般不能超過一週)以恰當形式報道的。但事實是,一個多月來,《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等主流權威媒體沒有對周永康批示透露一丁半點,連與重慶打黑相關的背景新聞消息也沒有報道。這是爲什麼?

其實,就在當年《重慶日報》及中央各大媒體透過張軒的嘴,對外宣佈了周永康對重慶“打黑”的高度讚揚內容的前五天,有一篇署名“庚友”的文章《爲薄熙來打黑向總書記建言》曾在一天之內迅速風行中國境內的網絡媒體。《建言》直接質問說:“在對待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舉全市之力發起全民關注的打黑除惡行動這個重大事情上,您作爲黨的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至今沒有親自或委託其他中央政治局常委作出公開指示,也沒有采取其他任何形式表明自己的立場”……。

圖片: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薄熙來案二審公開宣判。薄熙來出席聽取判決。 (法新社圖片)
圖片: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薄熙來案二審公開宣判。薄熙來出席聽取判決。 (法新社圖片)


這篇文章當然很快就被當局封殺。但有消息指,是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宣部長劉雲山下令,讓人民網和新華網以轉載重慶地方媒體報道內容的方式,把周永康一個月前的批示內容公之於衆。

周永康的批示被公開一個多星期之後,劉雲山親抵重慶。當然,他的主要工作內容是去力挺薄熙來的“唱紅”。

其實,就在周永康作出如上批示,肯定重慶“打黑的”前一天,即(2019年)9月24日,當日重慶全市上下發起的“利劍3號”集中清查行動在全市打響。據當地媒體的報道,上萬警力奔赴轄區旅館、車站等治安複雜場所進行集中清查,一大批違法犯罪人員落網。

而如上左媒烏有之鄉當時刊登的分析文章《人民雪亮的眼睛盯着——試看重慶新聞》的內容中欲言又止,實際上是研判周永康當時很可能是已經親臨重慶,坐鎮指揮了這個非同尋常的“利劍3號”行動。

無論這個周永康2019年9月是否祕密去過重慶,他2010年11月的那次視察重慶是被官媒高調報道過的。這次視察的過程中,周永康不但進一步力挺重慶的“打黑”,更是與薄熙來一同登臺“唱紅”,並說“重慶‘唱紅歌讀經典’要在(全國)政法戰線推廣”。

很明顯是在配合周永康,也是在配合劉雲山,就在周永康離開重慶的半個月後,習近平以“皇儲”之尊抵達重慶。3天的時間裏,習近平在薄煕來和黃其帆、張軒以及王立軍等人的陪同下,參觀打黑展,一起唱紅歌……。在重慶市幹部大會上,習近平竭力誇讚說:2009年以來,重慶市開展的“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活動搞得有聲有色,涉及廣、影響大、效果好、得人心。唱紅歌,唱出了光榮歷史,唱出了浩然正氣,唱出了團結和諧;讀經典,讀出了人類文明,讀出了民族智慧,讀出了理想信念;講故事,講出了感人事蹟,講出了光輝業績,講出了英雄楷模;傳箴言,傳出了時代真理,傳出了創新格言,傳出了人生警句。開展‘唱讀講傳’活動是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的有效載體。…… 開展‘打黑除惡’專項行動,打掉了一批黑惡勢力團伙,增強了人民羣衆的安全感……。這些成績是……以熙來同志爲班長的一班人,帶領全市幹部羣衆開拓進取、艱苦奮鬥的結果。”

當時,中國大陸上的毛左和五毛們爲此一片雀躍,稱讚黨的接班人習近平對重慶未來的高度期待是顯而易見的,認爲習近平在肯定重慶“打黑除惡”做得好、爲保衛重慶社會平安“立下了汗馬功勞”的同時,還期望重慶“‘打黑除惡’還要再接再厲地向縱深推進”。由此可見,在習近平給予重慶的掌聲當中,重慶的這些好做法一定將作爲“樣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國廣泛推行。

筆者三年多前即已經在本專欄撰文《“支持‘唱紅打黑’最力”的屎盆子不能只扣到周永康一個人頭上》,詳細介紹了習近平對薄熙來、張軒和王立軍在重慶展開“打黑除專項行動”的鼎力支持。

沒有疑問,薄熙來除了他所謂“黨內蛀蟲”的“封號”,用“人渣”形容他似乎更爲貼切。至於周永康,無論是站在共產黨政權的角度,還是從普世價值出發,貼給他多少惡名都不嫌過分。但是,正如筆者過去一篇文章所說的,“周永康背後的大老虎根本就不是人,是制度。”出於同理,當年薄熙來“唱紅打黑”,在除胡錦濤和溫家寶之外的中共中央領導層中獲得的是齊聲稱讚,而不是隻有周永康一個人支持。如果一定要用“支持最力”個字來區別程度的話,習近平的支持就只能用“更力”二字來形容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薄熙來雖然時雲不濟,但他所開創的“迴歸毛澤東”的偉大事業已經在習近平手上發揚光大。習近平已經成功地在薄熙來的重慶整座“山城紅”的基礎上,實現了“全國山河一片紅”。

習近平和薄熙來。(AFP)
習近平和薄熙來。(AFP)


君不見,當年薄熙來在重慶的口號“打黑除惡專項行動”已經被習近平篡改成“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並在全國範圍內強力推行。把“打黑”的“打”字換“掃”字,恰恰是爲了突顯他習近平的“不是薄熙來,勝似薄熙來”。打是“打擊”,掃指“橫掃”;打黑的“打”字針對的是“點”,而掃黑的“掃”字針對的是“面”,不但是“面向全國”,而且還必須“不留死角”。正如習近平喜歡朗誦的“毛主席詩詞”中所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

與之同理,當年薄熙來的行動針對的只不過是“一時一事”,“階段性”很強;而如今,習近平將“行動”改成“鬥爭”,則是從持久和持續角度出發。也是正如毛澤東當年所說: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開大會講,開黨代會講,開全會講,開一次會就講……。

當年的重慶“打黑”只不過侷限在重慶當地,現如今成天強調“看齊意識”的習近平終於實現了他當年在重慶市全體黨政要員面前向薄熙來做出的鄭重承諾:一定要把重慶打黑除惡的實踐經驗和方法向全國推廣。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