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薄熙來的“紅色文化”已經成爲習近平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2022.05.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薄熙來的“紅色文化”已經成爲習近平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薄熙來案庭審現場
(視頻截圖)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上期文章《薄熙來當年重慶“打黑”的總後臺其實是習近平》在文學城轉載後,網友“菲斯普的里爾克”發表評論說:“薄是壞並不蠢,習是又壞又蠢”;網友“彼採荇兮”則跟帖感慨:“又壞又蠢的,把壞而不蠢的搞下去了,看來不是物競天擇啊。逆向淘汰也沒這麼個淘汰法的”;網友“中國夢姑”的跟帖是,“總後臺可能談不上,薄熙來看不起習近平。比較大可能是,思維一致。”

關於薄熙來看不起習近平的話題,筆者2013年曾在本專欄的《習近平自幼就敬畏薄熙來的故事》一文中有所介紹。說的是薄熙來受審之前,筆者即已經收到過一個關於薄熙來、谷開來和王立軍之間“友情互動”的“段子”:說的是王立軍被中紀委和國安部收押之後交待了大量薄熙來的“政治罪行”,其中之一就是他當面阿臾習近平,卻又在背後詆譭和貶低習近平。具體內容是,薄谷開來曾親口告訴他王立軍,說薄熙來問谷開來:“習阿斗要君臨重慶了,你是不是也要見一見?”王立軍說,薄谷開來當時叮囑薄熙來“一定要多給立軍安排一些在習近平面前的表現機會”。

在中共政權已經以薄熙來“重慶打黑”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展開了全國範圍內的“狠狠打擊網絡謠言”的嚴峻形勢下,如上段子是不是“謠言”實難斷定。但薄熙來打小就看不上習近平的說法,絕對是大多數中國人還不知“網絡”是何種東東的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裏,就傳到筆者耳朵裏的故事。當時是因爲筆者的一本《中共太子黨》招致讀者反饋無數,其中之一就是一位“太子圈”內的人士親口向筆者講述,習近平小時候是隨着薄熙成和薄熙寧稱薄熙來爲“二哥”的。

習近平與薄家男丁中的老四薄熙寧同庚,薄熙來和薄熙成分別年長他四歲和兩歲。自幼喜歡踢足球的習近平被全家逐出中南海之前的慣常玩伴是薄熙成和薄熙寧,而對當時身材也比他習近平高出一截的薄熙來只有仰視的份兒。幼時的敬畏決定了日後的習近平一旦被薄熙來“輔佐”,肯定就真的成爲“阿斗”了。

至於習近平與薄熙來“思維一致”的話題,筆者在本專欄上月的一篇文章《薄熙來當年的重慶舉措全是爲習近平搞的政治試點》,以及過去幾年來陸續發表的《習近平和薄熙來搶奪“紅色文化”專利權》、《薄熙來本應是習近平主政的最得力助手》、《習近平發動“掃黑除惡”等於是在要求全黨全國向薄熙來看齊,向王立軍學習》等多篇文章中,已經向讀者和聽衆們分析過了爲什麼說當年“民衆在網絡直率地批評重慶當局踐踏人權,讓紅色文化沉渣泛起”,不但根本不是薄熙來和王立軍最後“崩盤”的原因,而且在薄熙來和王立軍雙雙入獄之後,習近平恰恰是在整個中國施行了一條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紅色文化”已經從薄熙來時代的沉渣泛起演進至“紅”遍整個中國,“紅色文化”事實上已經成爲習近平“新時代”的主旋律,是習近平“百年復興”和“中國夢”裏不可或缺的核心內容之一。

2007年,習近平成爲政治局常委,薄熙來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出任重慶市委書記後,習近平曾在中央書記處會議和宣傳工作會議等多個場合推崇過薄熙來在重慶的一段指示內容,大意是“新聞媒體必須堅持紅色主旋律,絕不能怕被說‘左’,有意迴避紅色文化”。

薄熙來倒臺之後,中共高層曾有內部指示要求大力宣傳習近平的“紅色基因”論,特別解釋“紅色文化”、“紅色精神”都是紅色基因的組成內容。從2004年開始,習近平隨時都不忘強調“要把紅色基因融入血脈,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後,習近平的浙系親信黃坤明全面接掌中宣部。此公在一次內部講話中曾特別提到,不能因爲薄熙來在重慶時大力提倡過“紅色文化”、“紅色傳承”、“紅色基因”,就在這類宣傳上有所顧忌……。 “紅色基因”和“紅色傳承”這兩個詞其實說到底,還是薄熙來從我們習總書記那裏傳承過去的。

爲了證明“紅色文化”以及“紅色基因”、“紅色傳承”之類的陳詞濫調“不是薄熙來的發明”,這個黃坤明特別跑了一趟福建,在當地的“紅色教育基地”大講了一番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傳承紅色基因、弘揚革命精神的重要論述,是正在開展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核心內容,是習近平早在福建省擔任領導職務時即已經大力提倡的。

習近平和一羣太子黨的照片。(Public Domain)
習近平和一羣太子黨的照片。(Public Domain)


接下來,黃坤明的中宣部又組織文章,專門論述所謂“紅色文化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進程中創造的,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爲核心的先進文化”。說是習近平從十八大以後多次強調,“要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論述了紅色文化若干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揭示了紅色文化的形成根源和主要內容,建構起系統而完整的“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

中共官媒的相關宣傳文章中,把這個“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列爲“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說是“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的主要內容十分豐富,意義深刻,主要包括: 繼承紅色基因,是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的核心;弘揚紅色精神,是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的實踐品質;傳承紅色文化,是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的最高追求。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的理論價值和實踐意義定位準確、拓展有力,習近平紅色文化思想不僅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建設思想,還豐富和弘揚了中國共產黨的文化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也豐富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理論體系……。”

難怪有人諷刺說,將來薄熙來一旦恢復自由之身,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習近平就誰是“紅色文化”的始作俑者打專利官司。

今年3月,仍然還是在位的十九屆中央委員、前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突然被宣佈“因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後,即有傳聞說,這個沈德詠就是因爲曾經替薄熙來鳴不平的“酒後失言”,從而失去了本有可能的晉升副國級的機會。而如今,退居二線已經好幾年時間了卻又突然被整肅,與他當初的“酒後失言”是否有關,我們本專欄的下篇文章裏會有分析。這裏先分析這個沈德詠當初是怎麼在薄熙來的女副官動員之下,到重慶力挺“唱紅打黑”的。


話說當年薄熙來在重慶主導唱紅打黑期間,曾對中央官媒記者說過:“(唱紅打黑運動)已爲重慶廣大市民所接受,參與面高達97.3%、滿意度達96.5%。邦國、慶林、長春、近平、國強、永康等中央領導同志來渝時,都給予充分肯定。

習近平和薄熙來。(AFP)
習近平和薄熙來。(AFP)


當時的那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共9個,薄熙來點出了6個,剩下的3個是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國務院總理接班人李克強。

除了如上6個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當時副國級的相關領導人中,到重慶挺薄立場最爲鮮明的是主管中宣部的劉雲山和主管公安部的孟建柱。

據筆者所知,當時的薄熙來還給了自己的女副官張軒一個非常具體的任務,就是讓她利用自己在法院系統的人脈,到北京去說服最高法院的主要負責人到重慶爲打黑站臺。

張軒領命之後具體是怎麼運作的我們不得而知,反正結果是時任最高法院院長王勝俊始終沒有去過重慶,但時任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則欣然前往,被薄熙來當面大大感激了一番。而且他去重慶的時間,比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時任國務院國務委員兼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和公安部長孟建柱都要早。

據重慶當地官媒報道:2009年8月15日,市委書記薄熙來會見了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院長沈德詠。沈德詠說,在熙來書記領導下,重慶開展“唱紅打黑”,建設“五個重慶”,實施“民生10條”、“共富12條”,推進“民主法治建設”,每一項重大舉措,都爲廣大人民羣衆帶來了實惠,促進了全市經濟社會科學、健康、協調發展,令人十分欽佩。尤其是“打黑除惡”鬥爭,影響大,效果好,真正體現了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本質特徵,老百姓無不拍手稱快、真心擁護。在“打黑除惡”案件刑事審判中,重慶司法部門把握好了政治方向,堅持法制精神,依法打擊,不枉不縱,不偏不倚,寬嚴相濟,經得起歷史和時間的檢驗!對重慶的“打黑除惡”,最高院責無旁貸,堅決支持!我們要全力以赴做好司法審判工作,爲推動重慶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提供良好的司法保障。

薄熙來則說,這些年,重慶將“打黑除惡”與反腐敗相結合,打掉了一批“保護傘”,有效地淨化了社會環境。在此過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支持,全市人民真心擁護,大大堅定了政法幹警們“敢與惡鬼爭高下”的信心。

其實,當時的沈德詠與薄熙來之間的這段對話,簡單理解就是你重慶方面以“打黑除惡“爲名,想殺哪個,想殺多少,我最高法不折不扣,及時覈准就是了。

當時的沈德詠從重慶回到北京後,即要求手下人着手整理“重慶打黑的先進經驗和事蹟”,報送周永康和習近平等人。客觀上,進到了促使周永康和習近平親臨重慶,“眼見爲實“的推動作用。

也正是沈德詠的力主甚至是親自主筆,重慶司法機關的“打黑唱紅”居然還被寫入最高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工作年度報告(2010年)》。

前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院長沈德詠。(Public Domain)
前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院長沈德詠。(Public Domain)


在這份4萬多字的《年度報告》中,多次提及重慶。說是最高法院一年來“積極參與‘打黑除惡’專項鬥爭,依法嚴懲黑惡勢力犯罪。全年新收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673件,審結622件,判處罪犯3989人,同比分別上升27.22%、21.01%和23.61%,其中1802人被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罰,重刑率達45.12%。重慶等地一批爲非作歹、欺壓殘害羣衆的黑惡勢力首犯及充當保護傘的官員被依法嚴懲,表明了國家打黑除惡的決心,廣大人民羣衆衷心擁護。”

作爲重慶“打黑”的最重要成果之一,文強案也被這份報告重點提及。此外,當時的重慶法院系統近十項措施也被寫入這份最高法的《年度報告》,這一數字遙遙領先於其他法院,如開展“唱讀講傳”和“三進三同三個一”活動等。

沈德詠是2018年6月被宣佈免去最高法院副院長職務的,時年64歲。在此之前的2018年3月,他已經被安排出任了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的主任。今年3月21日,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發表沈德詠“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的公告後,全國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當月底就“審議通過了關於免去沈德詠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的決定(草案)”。

但是,到目前爲止,他沈德詠卻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職務在身,那就是第十九屆中央委員。

另外值得關注的就是,他是截止目前唯一落馬的一個一級大法官。中共的大法官制度分首席大法官和大法官。而一級大法官的頭銜,只給最高法院裏享受正省部級待遇的常務副院長和最高軍事法院院長。

按照中紀委權威人士的說法,凡是在正省部級崗位上退位的老幹部,只要是被中紀委公開宣佈了“接受審查調查“,那麼其罪狀肯定是已經嚴重到了足以被開除黨籍、移交司法的地步;而且在移交司法之後,十之八九都會領刑無期,甚至死緩。而未來等待沈德詠的下場會是什麼,我們會在本專欄的下篇文章詳細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