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普京访华重要“成果”之一:中俄朝邪恶“铁三角”正式形成

2024.05.27
专栏 | 夜话中南海:普京访华重要“成果”之一:中俄朝邪恶“铁三角”正式形成 2024年5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并参加两国合作文件签字仪式。
美联社图片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普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中俄不是同盟胜似同盟》里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俄《联合声明》(2024)内容里向全世界宣示联手抗美的最重要的一段就是:“美国借口同其盟友开展明显针对中俄的联合演习,着手采取行动在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导系统,双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美方并声称将持续推进上述做法,最终实现在世界各地常态化部署导弹的意图。双方对上述极端破坏地区稳定、对中俄构成直接安全威胁的举措表示最强烈谴责,并将加强协调配合,应对美国对中俄非建设性、敌对的所谓‘双遏制’政策。”

这里把美国的行为说成是对中、俄两国的“敌对”,间接表示出习近平和普京已经从自身“安全”角度,将美国宣布为中俄共同的军事敌国,并矢言联手对抗之!这明显是对同一纸文件里的所谓“不结盟”和“不针对第三方”表述的自我否定。

更有甚者,正是为了“应对美国对中俄非建设性、敌对的所谓’双遏制’政策”,如今的这份最新中俄《联合声明》里,对于“防务合作”及“军事协作”内容的表述,也与以往很不一样。

请看如下一段:“两国在高水平战略互信基础上稳步开展防务合作,有效维护地区和全球安全。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军事互信与协作,扩大联合演训活动规模,定期组织海上、空中联合巡航,加强双边及多边框架下协调与合作,不断提高双方共同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和水平。”

笔者就此对照了2023和2022版中俄《联合声明》,其中关于中俄两军的交流合作内容,都是仅仅限于如下表述:“双方将定期组织海上、空中联合巡航和联演联训,加强包括现有双边机制下两军各项交流合作,进一步深化军事互信。”

若再往前追溯的话,2021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的联合声明》中则是出现过如下两段表述:“中俄基于条约第七条所述原则,秉持全面战略协作伙伴精神,开展不针对第三国的军事及军技合作”; “双方愿进一步深化两军合作,开展两军领导定期会晤,扩大联合演训数量和规模,加强两国战区和军兵种交流,完善军事合作的法律基础,拓展军事教育领域合作”。

有比较才有鉴别,相信本文的读者和听众们细品如上引文字里行间的区别后,也会有人认为墙内毛左大将、反美急先锋张宏良的相关分析还是挺到位的:“中俄联合声明(2024)中两国对美国的全面声讨和批判,不仅突破了‘三不原则’,甚至已经形成了两国并肩作战的架势。这比美国禁止的中国卖给俄罗斯几件武器的意义可是要大多了。”

至于墙外的相关分析,聿文先生发表于美国之音的文章《中俄结成反美“同盟”》中分析的也是十分到位。他说:“相对中美和俄美关系的排斥,中俄关系因共同抗美的需求而日益接近,事实上可以把它们看作盟友。两国虽然在联合声明中假惺惺宣称,当前中俄关系超越冷战时期的军事政治同盟模式,具有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性质,可也毫不含糊地表示正处历史最好水平,达到了双方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历史最高水平。”

聿文先生在他的同一篇文章里还分析说:“目前(中俄)两国的‘同盟’关系更多还是政治和地缘战略意义上的,随着同美对抗的加剧,未来会不会走向军事结盟,两军在战略协同和开发先进武器上进行深度合作,值得关注。”

而笔者则认为从普京和习近平的这份最新《联合声明》的细节中看,用“两国在高水平战略互信基础上稳步开展防务合作”来“维护地区和全球安全”,用“深化军事互信与协作”来“共同应对风险挑战” ,应该是证明了习近平和普京已经向中俄之间的”军事结盟”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而笔者尚还没有从外界分析文章读到过的相关内容,至少还有习近平和普京在他们的这纸最新《联合声明》中,对中俄朝的邪恶铁三角关系也不再含糊其词。

众所周知,普京的军队前一段时间之所以能够在其占领的乌东领土上反守为攻,其最主要原因就是在乌方外援“青黄不接”的同时,俄罗斯却能够接受到来自伊朗的大量自杀无人机和来自朝鲜的多达数千个集装箱的以炮弹为主的武器装备的救命援助,尤其是朝鲜提供的大量炮弹给乌军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而这朝鲜援俄的武器装备中,至少有一部分是因为中国“大开方便之门”才得以迅速送达战场的。

曾经在墙内网站上读到过标题为《满载朝鲜武器的俄货轮,现身中国港口,中俄正常往来轮不到别国插手》和《在朝鲜装好的货船,中国大开方便之门,俄罗斯收到一笔强援》两篇文章,公然声称“对于美国大力制裁的俄罗斯船只,中方大开‘方便之门’,为其提供了一处停泊之地。在拜登政府为此不惜跳脚抹黑中俄合作之际,中国的举动,恰好给即将访华的普京,吃下了一粒‘定心丸’。”

事实也正如中国内地的这些俄孝们所称赞的那样,习近平和普京的这份最新《联合声明》中,以前所未有的强硬口吻反美挺朝。声明中说: “(中俄)双方反对美国及其盟友在军事领域的威慑行径、挑动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对抗及可能引发的武装冲突而加剧朝鲜半岛局势紧张。双方敦促美国采取有效措施缓解军事紧张局势并塑造有利条件,摒弃恐吓、制裁和打压手段,推动朝鲜及其他有关国家在相互尊重和兼顾彼此安全关切的原则上重启谈判进程……。”

这就是为什么笔者认为墙内的毛左领袖、反美大将张宏良确有他“激动不已”的道理。去年还对习近平颇有微词的张宏良在他本月中发表的《中俄联合声明——两国关系震撼世界的巨大飞跃》一文中赞颂说:“(中俄联合声明)不仅双方共同把美国批了个七荤八素,还对美国及其盟友作出了警告和安排,同时还公开关注了朝鲜、叙利亚、利比亚等自己盟友的安危。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风范,是多年来中国所不曾有过的,莫说是俄罗斯、美国没有见过,就连中国人民自己都出乎意料地感到兴奋。”

为了证明张宏良的“所言不虚”,笔者回头对照了去年习近平在莫斯科与普京签署的《联合声明》(2023)中的同类内容:“双方对朝鲜半岛局势表示关切,敦促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克制,努力推动局势缓和,美方应以实际行动回应朝方正当合理关切,为重启对话创造条件。双方始终坚持主张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包括实现半岛无核化,共同倡导推动建立半岛和平与安全机制,认为制裁施压不可取也行不通,对话协商才是解决半岛问题的唯一出路……。”

在此特别提醒注意,与去年的同类内容相比,今年的习近平和普京不但是把朝鲜完全说成是“正义”的一方,公然联手“抗美援朝”,而且还再也不提“实现半岛无核化”了。这似乎可以被看作是习近平对朝政策的一个重大转变。

朝鲜发展核武之初,确实是违背了中共当局的意愿。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习近平显然已经开始把朝鲜拥有核武也当成与美国对抗的一张重要王牌来打。

就在“普京表示访华取得圆满成功”的一个星期之后,俄新社5月24日报道了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宣布的消息:“普京总统已经收到了对朝鲜进行正式访问的有效邀请,访问事宜正在筹备当中,我们将及时对外公布具体日期。”

其实,普京即将访朝早已是“旧闻”。俄罗斯外交部第一亚洲司司长热洛霍夫采夫早在今年初就曾表示说:莫斯科和平壤正通过外交渠道就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朝鲜的日期进行协商。 “(早在)2023年9月,在东方航天发射场举行的峰会上,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邀请俄罗斯总统访问平壤。朝鲜外务相崔善姬最近访问我国时确认了这一邀请。访问的具体日期将通过外交渠道商定。”

也正因为已经有了如上事实,所以普京本月中访华期间,外界即有猜测说普京会从中国直接前往朝鲜。而普京从哈尔滨直接回国后,又有外媒分析文章称“令中方感到宽慰的是,普京并没有从距离朝鲜首都仅740公里的哈尔滨直接前往平壤。”

这段时间里美国《华尔街日报》接连发表两篇分析文章,分别取标题为《中俄展示团结的背后:中国对普京下一站可能访问朝鲜感到不安》和《中俄朝上演“三角恋”,但习近平希望“一对一”》,认为“‘三角恋’从来都是一桩麻烦事,面对俄罗斯和朝鲜这两个最重要但也最善变的地缘政治伙伴,中国对卷入三边轴心感到恐惧。”

而笔者则认为习近平对俄朝关系进展的真实态度和《华尔街日报》如上文章的观点恰恰相反,基本上认同中国内地的一个叫刘勇的军事学院教授的分析:“从当前的朝鲜半岛局势来说,普京总统访问朝鲜,实际上也能更好地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给予朝鲜更多的‘战略定力’,与此同时,对美国、日本等国家,也能起到更强的威慑作用。而随着中俄朝关系的不断加深,三方之间的合作不断深入,这意味着中俄朝这个铁三角实际上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形成,这对于东北亚的和平,无疑将是一件大好事。”

这位中国某军事学院教授的如上观点并非刊登在新华网或者人民网上,但应该还是相对准确地分析出了习近平及中共军方领导人们不但不会对普京与金正恩之间的关系存有戒心,而且对中俄朝“铁三角”关系的形成和加强颇为期待的原因所在。

其实,仅从单纯的经贸角度分析,习近平对普京的访朝无疑该是持积极支持的态度的。请注意此二人本月中旬在北京签署的最新一份《联合声明》中有如下一句:“双方

将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就中国船只经图们江下游出海航行事宜开展建设性对话。”

日前墙内《网易》上刊登的一篇分析文章《中俄高层将分访韩朝,美担忧半岛出大事,普京访朝目的人尽皆知》。文章作者认为:刚刚结束访华行程的普京,马不停蹄的又准备访问朝鲜,充分说明了俄罗斯方面对中国与朝鲜关系的重视,当然中俄关系自不用说,两国高层近乎“串门”形式的频繁见面,早就向全世界昭示了中俄关系亲密无间的事实,而与朝鲜接触,倒是俄罗斯一种新的趋向性……。“目前中俄已就加强合作,开发远东地区达成了共识,那么接下来一项任务,就是中俄要协调好与朝鲜之间的合作,加快推进中俄朝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进程,相比之下普京对此合作落地比中国更为着急,自然要访问朝鲜加快合作进程。”

该文作者还具体举例说:“从现实角度考量,应该说普京此次访问朝鲜的目的其实人尽皆知,就是疏通与俄朝加强经贸活动的障碍……,包括加快黑瞎子岛的共同开发,图们江下游出海航行事宜等等。”

至于昨天才“重启”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如上文章作者的看法是:“中日韩领导人峰会主要聚焦经济合作问题,并不像中俄朝那样更加全面和广泛,这就决定了中日韩合作的上限没有中俄朝高,而且碍于美国对日本和韩国的政治干涉,中日韩在经贸领域的合作空间其实被大大压缩了,在这种情况下普京对中俄朝合作是有想法的。普京清楚中俄朝之间合作的上限非常之高,而且三国在政治和军事上的互信,确保了三方合作基本不会受到外部影响。倘若这种合作模式运作得当,中俄朝合作取代中日韩合作主导东北亚地区经济的现实,也不是不可能……。”

简言之,中俄朝的关系是最好历史水平的同志加兄弟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甚至还有“共同防御”,中日韩则只能局限于经贸往来。两者当然不能同日而语!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