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普京訪華重要“成果”之一:中俄朝邪惡“鐵三角”正式形成

2024.05.27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普京訪華重要“成果”之一:中俄朝邪惡“鐵三角”正式形成 2024年5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並參加兩國合作文件簽字儀式。
美聯社圖片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習普不是兄弟勝似兄弟,中俄不是同盟勝似同盟》裏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了中俄《聯合聲明》(2024)內容裏向全世界宣示聯手抗美的最重要的一段就是:“美國藉口同其盟友開展明顯針對中俄的聯合演習,着手採取行動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中導系統,雙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美方並聲稱將持續推進上述做法,最終實現在世界各地常態化部署導彈的意圖。雙方對上述極端破壞地區穩定、對中俄構成直接安全威脅的舉措表示最強烈譴責,並將加強協調配合,應對美國對中俄非建設性、敵對的所謂‘雙遏制’政策。”

這裏把美國的行爲說成是對中、俄兩國的“敵對”,間接表示出習近平和普京已經從自身“安全”角度,將美國宣佈爲中俄共同的軍事敵國,並矢言聯手對抗之!這明顯是對同一紙文件裏的所謂“不結盟”和“不針對第三方”表述的自我否定。

更有甚者,正是爲了“應對美國對中俄非建設性、敵對的所謂’雙遏制’政策”,如今的這份最新中俄《聯合聲明》裏,對於“防務合作”及“軍事協作”內容的表述,也與以往很不一樣。

請看如下一段:“兩國在高水平戰略互信基礎上穩步開展防務合作,有效維護地區和全球安全。雙方將進一步深化軍事互信與協作,擴大聯合演訓活動規模,定期組織海上、空中聯合巡航,加強雙邊及多邊框架下協調與合作,不斷提高雙方共同應對風險挑戰的能力和水平。”

筆者就此對照了2023和2022版中俄《聯合聲明》,其中關於中俄兩軍的交流合作內容,都是僅僅限於如下表述:“雙方將定期組織海上、空中聯合巡航和聯演聯訓,加強包括現有雙邊機制下兩軍各項交流合作,進一步深化軍事互信。”

若再往前追溯的話,2021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20週年的聯合聲明》中則是出現過如下兩段表述:“中俄基於條約第七條所述原則,秉持全面戰略協作夥伴精神,開展不針對第三國的軍事及軍技合作”; “雙方願進一步深化兩軍合作,開展兩軍領導定期會晤,擴大聯合演訓數量和規模,加強兩國戰區和軍兵種交流,完善軍事合作的法律基礎,拓展軍事教育領域合作”。

有比較纔有鑑別,相信本文的讀者和聽衆們細品如上引文字裏行間的區別後,也會有人認爲牆內毛左大將、反美急先鋒張宏良的相關分析還是挺到位的:“中俄聯合聲明(2024)中兩國對美國的全面聲討和批判,不僅突破了‘三不原則’,甚至已經形成了兩國並肩作戰的架勢。這比美國禁止的中國賣給俄羅斯幾件武器的意義可是要大多了。”

至於牆外的相關分析,聿文先生髮表於美國之音的文章《中俄結成反美“同盟”》中分析的也是十分到位。他說:“相對中美和俄美關係的排斥,中俄關系因共同抗美的需求而日益接近,事實上可以把它們看作盟友。兩國雖然在聯合聲明中假惺惺宣稱,當前中俄關系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模式,具有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的性質,可也毫不含糊地表示正處歷史最好水平,達到了雙方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歷史最高水平。”

聿文先生在他的同一篇文章裏還分析說:“目前(中俄)兩國的‘同盟’關係更多還是政治和地緣戰略意義上的,隨着同美對抗的加劇,未來會不會走向軍事結盟,兩軍在戰略協同和開發先進武器上進行深度合作,值得關注。”

而筆者則認爲從普京和習近平的這份最新《聯合聲明》的細節中看,用“兩國在高水平戰略互信基礎上穩步開展防務合作”來“維護地區和全球安全”,用“深化軍事互信與協作”來“共同應對風險挑戰” ,應該是證明了習近平和普京已經向中俄之間的”軍事結盟”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而筆者尚還沒有從外界分析文章讀到過的相關內容,至少還有習近平和普京在他們的這紙最新《聯合聲明》中,對中俄朝的邪惡鐵三角關係也不再含糊其詞。

衆所周知,普京的軍隊前一段時間之所以能夠在其佔領的烏東領土上反守爲攻,其最主要原因就是在烏方外援“青黃不接”的同時,俄羅斯卻能夠接受到來自伊朗的大量自殺無人機和來自朝鮮的多達數千個集裝箱的以炮彈爲主的武器裝備的救命援助,尤其是朝鮮提供的大量炮彈給烏軍造成了實實在在的威脅。而這朝鮮援俄的武器裝備中,至少有一部分是因爲中國“大開方便之門”才得以迅速送達戰場的。

曾經在牆內網站上讀到過標題爲《滿載朝鮮武器的俄貨輪,現身中國港口,中俄正常往來輪不到別國插手》和《在朝鮮裝好的貨船,中國大開方便之門,俄羅斯收到一筆強援》兩篇文章,公然聲稱“對於美國大力制裁的俄羅斯船隻,中方大開‘方便之門’,爲其提供了一處停泊之地。在拜登政府爲此不惜跳腳抹黑中俄合作之際,中國的舉動,恰好給即將訪華的普京,喫下了一粒‘定心丸’。”

事實也正如中國內地的這些俄孝們所稱讚的那樣,習近平和普京的這份最新《聯合聲明》中,以前所未有的強硬口吻反美挺朝。聲明中說: “(中俄)雙方反對美國及其盟友在軍事領域的威懾行徑、挑動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對抗及可能引發的武裝衝突而加劇朝鮮半島局勢緊張。雙方敦促美國採取有效措施緩解軍事緊張局勢並塑造有利條件,摒棄恐嚇、制裁和打壓手段,推動朝鮮及其他有關國家在相互尊重和兼顧彼此安全關切的原則上重啓談判進程……。”

這就是爲什麼筆者認爲牆內的毛左領袖、反美大將張宏良確有他“激動不已”的道理。去年還對習近平頗有微詞的張宏良在他本月中發表的《中俄聯合聲明——兩國關係震撼世界的巨大飛躍》一文中讚頌說:“(中俄聯合聲明)不僅雙方共同把美國批了個七葷八素,還對美國及其盟友作出了警告和安排,同時還公開關注了朝鮮、敘利亞、利比亞等自己盟友的安危。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俠風範,是多年來中國所不曾有過的,莫說是俄羅斯、美國沒有見過,就連中國人民自己都出乎意料地感到興奮。”

爲了證明張宏良的“所言不虛”,筆者回頭對照了去年習近平在莫斯科與普京簽署的《聯合聲明》(2023)中的同類內容:“雙方對朝鮮半島局勢表示關切,敦促有關各方保持冷靜剋制,努力推動局勢緩和,美方應以實際行動回應朝方正當合理關切,爲重啓對話創造條件。雙方始終堅持主張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包括實現半島無核化,共同倡導推動建立半島和平與安全機制,認爲制裁施壓不可取也行不通,對話協商纔是解決半島問題的唯一出路……。”

在此特別提醒注意,與去年的同類內容相比,今年的習近平和普京不但是把朝鮮完全說成是“正義”的一方,公然聯手“抗美援朝”,而且還再也不提“實現半島無核化”了。這似乎可以被看作是習近平對朝政策的一個重大轉變。

朝鮮發展核武之初,確實是違背了中共當局的意願。但此一時,彼一時,如今的習近平顯然已經開始把朝鮮擁有核武也當成與美國對抗的一張重要王牌來打。

就在“普京表示訪華取得圓滿成功”的一個星期之後,俄新社5月24日報道了俄羅斯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宣佈的消息:“普京總統已經收到了對朝鮮進行正式訪問的有效邀請,訪問事宜正在籌備當中,我們將及時對外公佈具體日期。”

其實,普京即將訪朝早已是“舊聞”。俄羅斯外交部第一亞洲司司長熱洛霍夫採夫早在今年初就曾表示說:莫斯科和平壤正通過外交渠道就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朝鮮的日期進行協商。 “(早在)2023年9月,在東方航天發射場舉行的峯會上,朝鮮國務委員長金正恩邀請俄羅斯總統訪問平壤。朝鮮外務相崔善姬最近訪問我國時確認了這一邀請。訪問的具體日期將通過外交渠道商定。”

也正因爲已經有了如上事實,所以普京本月中訪華期間,外界即有猜測說普京會從中國直接前往朝鮮。而普京從哈爾濱直接回國後,又有外媒分析文章稱“令中方感到寬慰的是,普京並沒有從距離朝鮮首都僅740公里的哈爾濱直接前往平壤。”

這段時間裏美國《華爾街日報》接連發表兩篇分析文章,分別取標題爲《中俄展示團結的背後:中國對普京下一站可能訪問朝鮮感到不安》和《中俄朝上演“三角戀”,但習近平希望“一對一”》,認爲“‘三角戀’從來都是一樁麻煩事,面對俄羅斯和朝鮮這兩個最重要但也最善變的地緣政治夥伴,中國對捲入三邊軸心感到恐懼。”

而筆者則認爲習近平對俄朝關係進展的真實態度和《華爾街日報》如上文章的觀點恰恰相反,基本上認同中國內地的一個叫劉勇的軍事學院教授的分析:“從當前的朝鮮半島局勢來說,普京總統訪問朝鮮,實際上也能更好地維護東北亞地區的和平,給予朝鮮更多的‘戰略定力’,與此同時,對美國、日本等國家,也能起到更強的威懾作用。而隨着中俄朝關係的不斷加深,三方之間的合作不斷深入,這意味着中俄朝這個鐵三角實際上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形成,這對於東北亞的和平,無疑將是一件大好事。”

這位中國某軍事學院教授的如上觀點並非刊登在新華網或者人民網上,但應該還是相對準確地分析出了習近平及中共軍方領導人們不但不會對普京與金正恩之間的關係存有戒心,而且對中俄朝“鐵三角”關係的形成和加強頗爲期待的原因所在。

其實,僅從單純的經貿角度分析,習近平對普京的訪朝無疑該是持積極支持的態度的。請注意此二人本月中旬在北京簽署的最新一份《聯合聲明》中有如下一句:“雙方

將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就中國船隻經圖們江下游出海航行事宜開展建設性對話。”

日前牆內《網易》上刊登的一篇分析文章《中俄高層將分訪韓朝,美擔憂半島出大事,普京訪朝目的人盡皆知》。文章作者認爲:剛剛結束訪華行程的普京,馬不停蹄的又準備訪問朝鮮,充分說明了俄羅斯方面對中國與朝鮮關係的重視,當然中俄關系自不用說,兩國高層近乎“串門”形式的頻繁見面,早就向全世界昭示了中俄關系親密無間的事實,而與朝鮮接觸,倒是俄羅斯一種新的趨向性……。“目前中俄已就加強合作,開發遠東地區達成了共識,那麼接下來一項任務,就是中俄要協調好與朝鮮之間的合作,加快推進中俄朝經濟一體化的發展進程,相比之下普京對此合作落地比中國更爲着急,自然要訪問朝鮮加快合作進程。”

該文作者還具體舉例說:“從現實角度考量,應該說普京此次訪問朝鮮的目的其實人盡皆知,就是疏通與俄朝加強經貿活動的障礙……,包括加快黑瞎子島的共同開發,圖們江下游出海航行事宜等等。”

至於昨天才“重啓”的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如上文章作者的看法是:“中日韓領導人峯會主要聚焦經濟合作問題,並不像中俄朝那樣更加全面和廣泛,這就決定了中日韓合作的上限沒有中俄朝高,而且礙於美國對日本和韓國的政治干涉,中日韓在經貿領域的合作空間其實被大大壓縮了,在這種情況下普京對中俄朝合作是有想法的。普京清楚中俄朝之間合作的上限非常之高,而且三國在政治和軍事上的互信,確保了三方合作基本不會受到外部影響。倘若這種合作模式運作得當,中俄朝合作取代中日韓合作主導東北亞地區經濟的現實,也不是不可能……。”

簡言之,中俄朝的關係是最好歷史水平的同志加兄弟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甚至還有“共同防禦”,中日韓則只能侷限於經貿往來。兩者當然不能同日而語!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