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没有美国背书,台湾即使“法理台独”也不会招致“武统”

2020-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蔡英文、赖清德5月20日宣誓就任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副总统。(总统府提供)
蔡英文、赖清德5月20日宣誓就任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副总统。(总统府提供)

关于台海局势的最新动态是,英国《周日快报》昨日报道文章称:英国内阁首长们正在考虑如何进一步支持台湾,并可能在未来五年内挑战北京,正式承认台湾。

台湾的联合新闻网引述《周日快报》的这则报道内容说:自中共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外交人员在全球各地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这种“战狼外交”固然让中国内部许多人鼓掌叫好,但实际上收效甚微,并产生不少反效果。《周日快报》认为,中国处理新冠肺炎与香港问题的手段日益惹恼英国当局。报道中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如果我们最终承认台湾并与其他国家一起以军事资产捍卫台湾,不要感到惊讶。”由于中国的反对,台湾尚未得到英国的正式承认,在伦敦也只有一个非正式的代表处。但消息人士说:“如果中国继续保持目前的发展轨迹,那可能会改变。”  

今天还有另外一则源自英国《卫报》的消息说:英国七位前外相联署敦促首相约翰逊在香港《国安法》问题上发挥国际领头作用,协调全球盟友对中国采取共同行动。这七名前外相分别属于以往的保守党和工党政府,英国此类跨党派的历任要员联署极为罕见。这英国七名前外交大臣敦促英国政府,应建立一个类似1990年代应对巴尔干危机的国际联络小组,领导各国谴责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

“关于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自治,许多我们的国际盟友仍会观察英国政府释出的信息⋯⋯,作为《中英联合声明》的共同签署国,各国应见到英国领导和协调国际社会,对这一危机做出反应,并确保1985年联合国条约里,关于一国两制的完整性。”这七位前外相在这封联合信中说。他们也强调,英国政府对香港人民仍有道德和法律上的义务。

七位前外交大臣们写的信中还表示,落实他们提出的这项计划可能会帮助到许多香港人。他们敦促英国外交部:采取主动行动,承担更多风险。


英国7位前外交大臣呼吁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七大工业国集团(G7)推动成立一个国际监督团体,以响应中国加强管控香港的情势发展。(法新社图片)
英国7位前外交大臣呼吁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七大工业国集团(G7)推动成立一个国际监督团体,以响应中国加强管控香港的情势发展。(法新社图片)

前面提到的《周日快报》的报道文章,为证明支持台湾的举动受到英国执政的保守党高层欢迎,还分别引述了英国国会议员罗森代尔(Andrew Rossendale)和西北莱斯特郡议员布里根(Andrew Bridgen)的话,说是“英国多年来对待台湾的方式简直是可耻的。...我们不能让中国共产党政权进攻并压倒台湾。她是该地区西方民主的灯塔,我们和我们的盟友必须捍卫她”;英国与中国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对台湾的支持也会随之改变。

《周日快报》的报道文章分析说:在采取这项具有核弹爆炸威力的举动(即正式承认台湾)之前,英国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支持台北。英国可能会授与台湾驻伦敦代表完全的外交使节地位,并运用其在南太平洋的外交力量帮忙牵制中国扩张,支持台湾的主权。另一种方法是帮助台湾在国际机构中发声,例如最近在世界卫生大会的作法……。英国还可以有更多直接的方法。最近刚连任的蔡英文总统去年曾对英国代表团表示,希望英国提供潜艇零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全球化英国计划”主任罗杰斯表示:“英国对台湾的正式承认,取决于中国在修正主义、独裁路线上前进的速度,也可能比想象更早,5年之内就发生,因为几乎没有迹象显示中国会改变。”

罗氏表示:“我们正迈入第二次冷战时期。但是在此之前,英国可以从很多方面来支持台湾。台湾视英国为主要合作伙伴,双方关系在过去10年取得相当进展。台湾驻英代表处的地位等同大使馆,但代表需要签证,而且经过一段时间需要返台。我们可以轻易改变这点,让代表拥有等同大使的外交权力,可以永久待在这里。”

英国的外交策略同样重要。他表示:“2年前,当英国在南太平洋拓展外交触角时,许多人都笑我们。事实上,这些国家对于防止中国扩大控制南太平洋地区相当重要。传统上那些不被国际社会认为重要的国家,地位将会越来越重要,如同冷战时期的欧洲小国。”

罗杰斯说,英国可以阻止这些南太小国受中国摆布忽视台湾,以提升台湾在南太的地位。中国辗碎并吞掉香港将会造成长远的影响。我们正进入第二次冷战。“但是在此之前,英国人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支持台湾。台北已经将英国视为主要合作伙伴,并且在过去10年中,我们的关系已大大发展。”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的相关报道介绍说:台湾的外交部被问到英国《周日快报》的这一报道,表示不予评论;英国在台协会代表1日出席台美日“全球合作暨训练架构”成立5周年记者会后,被媒体追问此事,也没有回应。

其实,也正如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的相关报道中所引述的台湾学者分析的那样,即使英国脱欧,站在英国国家利益角度,英国跟台湾建交可能性不大。

更何况,即使因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倒行逆施终于招致西方国家的同仇敌忾,在未来的某一天承认台湾为主权独立国家并与之建交,一定是终极手段而且也一定是美国牵头。

当然不能说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但即使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蔡英文政府,也不会预期在她蔡英文第二个任期内的台湾外交局面会出现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北京当局于2020年5月29日举行《反分裂国家法》15周年座谈会。(路透社)
北京当局于2020年5月29日举行《反分裂国家法》15周年座谈会。(路透社)

前几天中共当局刚刚开完了《反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座谈会。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在会上再次宣读了该《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的内容:“‘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这段话里,“‘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指的就是中华民国国号被改,或者通过修宪完成“法理台独”。而“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针对的就是美国以及众多西方国家改变“一个中国”政策,搞所谓的“双重承认”。

先不说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和日本等,仅分析美国未来的对台关系,也应该承认除非美中两国关系持续且进一步恶化到了断交的地步,否则美国再怎么事实上同情台湾和支持台湾,但仍然不会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建立正式的大使级外交关系。所以迄今为止,中共当局仍然只是视“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是两岸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始终威胁着台海和平稳定”。

栗战书在其纪念《反分裂国家法》出台15周年的纪念会上,总结 “台独势力”的种种表现为:“否定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破坏两岸关系政治基础,借香港事态歪曲污蔑‘一国两制’,竭力抹黑大陆,煽动两岸对立;大肆操弄所谓‘正名’、‘去中国化’,宣扬灌输‘台独史观’,企图扭曲台湾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的国家和民族认同;破坏两岸交流合作,打击岛内积极参与两岸交流的人士和爱国统一力量;拼凑一些不伦不类的称谓、概念,妄图从地理和法理上切割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加紧勾连外部势力破坏台海和平,图谋在国际活动上寻求突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台独’分裂势力更是制造谎言、‘以疫谋独’,推动和鼓噪所谓‘修法’‘立法’ ‘释宪’ ‘宪改’等,妄图推进‘渐进台独’,寻机谋求法理台独。”  

细分析起来,栗战书如上例举“罪行”的大部分都可以说是直指蔡英文本人,但是,无论是“修法还是立法”,无论是“释宪”还是“修宪”,通过这些手段实现“法理台独”的行动即使已经从动议进入了付诸实施阶段,似乎也还不是中共公然宣布“放弃和平统一努力”的必然前提。

其实在蔡英文总统的今次“五·二零”就职演说发表之前,中共当局已经就高调宣布“ ‘法理台独’非法且无效”。说是习近平1月2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所以,民进党当局企图用“立法”“修法”“修宪”“宪改”或“释宪”等手段把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的“法理台独”都是非法的、无效的。

由此是否可以提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即使未来有一天,或者说就在蔡英文总统的第二个四年任期之前 ,“制宪公投”被付诸实施,实现了所谓“法理台独”,届时的习近平政权最可能的第一反应,仍然不会是马上对台宣示“放弃和平统一努力”,而只会是正告美国和西方国家:台湾当局“法理台独”行为完全非法因此无效,“无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历史和法理事实”。

有中共对台专家的最新发表文章说:如果说美国真的要与台湾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就意味着与大陆断交,就意味着必须完全牺牲与中国大陆的外交关系及其利益。这对信奉现实主义的美国而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因此,可以断言,实践中,美国是不可能真正实行“双重承认”政策的,而只是做出一些“打擦边球”的动作,在利用台湾遏制大陆的同时谋求在中美关系中的更多利益。

这位中共对台专家“不可能”三个字是否说的过于绝对另当别论,但可以想见的是,假如在不远的将来台湾方面用“制宪公投”等形式实现了所谓“法理台独”,只要没有因此导致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政府给予“外交承认”形式的回应,中共当局的应对政策应该还是忍而不发,而不是立刻把“武统”选项搬上台面。


中国空军少将、原国防大学教授乔良。(Public Domain)
中国空军少将、原国防大学教授乔良。(Public Domain)

正如中共的退役少将乔良日前发表题为《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急进》的文章中所分析,(虽然 )从台湾情势看来,文统无望,只能武统,但是不能轻率急进;台湾问题本质上仍是中美问题。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如何解决“台独”势力,而在于要先解决中美实力对比。

从另一个角度应和乔良的这番分析,就是在“中美实力对比”未被“解决”之前 ,若是美国率先给予台湾“外交承认”,等于把中共当局逼到了没有选择余地的死角,反之亦然……。

当然,如果未来的形势发展是习近平的对内对外政策均一错再错,“中国(复兴)梦”步步破灭,届时的台湾外交局面就另当别论了。
没有美国背书,台湾即使“法理台独”也不会招致“武统”

关于台海局势的最新动态是,英国《周日快报》昨日报道文章称:英国内阁首长们正在考虑如何进一步支持台湾,并可能在未来五年内挑战北京,正式承认台湾。

台湾的联合新闻网引述《周日快报》的这则报道内容说:自中共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外交人员在全球各地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这种“战狼外交”固然让中国内部许多人鼓掌叫好,但实际上收效甚微,并产生不少反效果。《周日快报》认为,中国处理新冠肺炎与香港问题的手段日益惹恼英国当局。报道中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如果我们最终承认台湾并与其他国家一起以军事资产捍卫台湾,不要感到惊讶。”由于中国的反对,台湾尚未得到英国的正式承认,在伦敦也只有一个非正式的代表处。但消息人士说:“如果中国继续保持目前的发展轨迹,那可能会改变。”  

今天还有另外一则源自英国《卫报》的消息说:英国七位前外相联署敦促首相约翰逊在香港《国安法》问题上发挥国际领头作用,协调全球盟友对中国采取共同行动。这七名前外相分别属于以往的保守党和工党政府,英国此类跨党派的历任要员联署极为罕见。这英国七名前外交大臣敦促英国政府,应建立一个类似1990年代应对巴尔干危机的国际联络小组,领导各国谴责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

“关于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自治,许多我们的国际盟友仍会观察英国政府释出的信息⋯⋯,作为《中英联合声明》的共同签署国,各国应见到英国领导和协调国际社会,对这一危机做出反应,并确保1985年联合国条约里,关于一国两制的完整性。”这七位前外相在这封联合信中说。他们也强调,英国政府对香港人民仍有道德和法律上的义务。


2020年5月22日,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在内务委员会的一个会议期间举牌抗议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他们被保安阻拦。(法新社)
2020年5月22日,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在内务委员会的一个会议期间举牌抗议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他们被保安阻拦。(法新社)

七位前外交大臣们写的信中还表示,落实他们提出的这项计划可能会帮助到许多香港人。他们敦促英国外交部:采取主动行动,承担更多风险。

前面提到的《周日快报》的报道文章,为证明支持台湾的举动受到英国执政的保守党高层欢迎,还分别引述了英国国会议员罗森代尔(Andrew Rossendale)和西北莱斯特郡议员布里根(Andrew Bridgen)的话,说是“英国多年来对待台湾的方式简直是可耻的。...我们不能让中国共产党政权进攻并压倒台湾。她是该地区西方民主的灯塔,我们和我们的盟友必须捍卫她”;英国与中国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对台湾的支持也会随之改变。

《周日快报》的报道文章分析说:在采取这项具有核弹爆炸威力的举动(即正式承认台湾)之前,英国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支持台北。英国可能会授与台湾驻伦敦代表完全的外交使节地位,并运用其在南太平洋的外交力量帮忙牵制中国扩张,支持台湾的主权。另一种方法是帮助台湾在国际机构中发声,例如最近在世界卫生大会的作法……。英国还可以有更多直接的方法。最近刚连任的蔡英文总统去年曾对英国代表团表示,希望英国提供潜艇零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全球化英国计划”主任罗杰斯表示:“英国对台湾的正式承认,取决于中国在修正主义、独裁路线上前进的速度,也可能比想象更早,5年之内就发生,因为几乎没有迹象显示中国会改变。”

罗氏表示:“我们正迈入第二次冷战时期。但是在此之前,英国可以从很多方面来支持台湾。台湾视英国为主要合作伙伴,双方关系在过去10年取得相当进展。台湾驻英代表处的地位等同大使馆,但代表需要签证,而且经过一段时间需要返台。我们可以轻易改变这点,让代表拥有等同大使的外交权力,可以永久待在这里。”

英国的外交策略同样重要。他表示:“2年前,当英国在南太平洋拓展外交触角时,许多人都笑我们。事实上,这些国家对于防止中国扩大控制南太平洋地区相当重要。传统上那些不被国际社会认为重要的国家,地位将会越来越重要,如同冷战时期的欧洲小国。”

罗杰斯说,英国可以阻止这些南太小国受中国摆布忽视台湾,以提升台湾在南太的地位。中国辗碎并吞掉香港将会造成长远的影响。我们正进入第二次冷战。“但是在此之前,英国人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支持台湾。台北已经将英国视为主要合作伙伴,并且在过去10年中,我们的关系已大大发展。”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的相关报道介绍说:台湾的外交部被问到英国《周日快报》的这一报道,表示不予评论;英国在台协会代表1日出席台美日“全球合作暨训练架构”成立5周年记者会后,被媒体追问此事,也没有回应。

其实,也正如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的相关报道中所引述的台湾学者分析的那样,即使英国脱欧,站在英国国家利益角度,英国跟台湾建交可能性不大。

更何况,即使因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倒行逆施终于招致西方国家的同仇敌忾,在未来的某一天承认台湾为主权独立国家并与之建交,一定是终极手段而且也一定是美国牵头。

当然不能说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但即使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蔡英文政府,也不会预期在她蔡英文第二个任期内的台湾外交局面会出现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前几天中共当局刚刚开完了《反分裂国家法》实施15周年座谈会。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在会上再次宣读了该《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的内容:“‘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2020年1月11日,台湾总统蔡英文的支持者在台北竞选总部外展示“台湾独立”横幅。(法新社)
2020年1月11日,台湾总统蔡英文的支持者在台北竞选总部外展示“台湾独立”横幅。(法新社)

这段话里,“‘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指的就是中华民国国号被改,或者通过修宪完成“法理台独”。而“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针对的就是美国以及众多西方国家改变“一个中国”政策,搞所谓的“双重承认”。

先不说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和日本等,仅分析美国未来的对台关系,也应该承认除非美中两国关系持续且进一步恶化到了断交的地步,否则美国再怎么事实上同情台湾和支持台湾,但仍然不会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建立正式的大使级外交关系。所以迄今为止,中共当局仍然只是视“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是两岸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始终威胁着台海和平稳定”。

栗战书在其纪念《反分裂国家法》出台15周年的纪念会上,总结 “台独势力”的种种表现为:“否定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破坏两岸关系政治基础,借香港事态歪曲污蔑‘一国两制’,竭力抹黑大陆,煽动两岸对立;大肆操弄所谓‘正名’、‘去中国化’,宣扬灌输‘台独史观’,企图扭曲台湾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的国家和民族认同;破坏两岸交流合作,打击岛内积极参与两岸交流的人士和爱国统一力量;拼凑一些不伦不类的称谓、概念,妄图从地理和法理上切割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加紧勾连外部势力破坏台海和平,图谋在国际活动上寻求突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台独’分裂势力更是制造谎言、‘以疫谋独’,推动和鼓噪所谓‘修法’‘立法’ ‘释宪’ ‘宪改’等,妄图推进‘渐进台独’,寻机谋求法理台独。”  

细分析起来,栗战书如上例举“罪行”的大部分都可以说是直指蔡英文本人,但是,无论是“修法还是立法”,无论是“释宪”还是“修宪”,通过这些手段实现“法理台独”的行动即使已经从动议进入了付诸实施阶段,似乎也还不是中共公然宣布“放弃和平统一努力”的必然前提。

其实在蔡英文总统的今次“五·二零”就职演说发表之前,中共当局已经就高调宣布“ ‘法理台独’非法且无效”。说是习近平1月2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台湾是中国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历史和法理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改变的!”所以,民进党当局企图用“立法”“修法”“修宪”“宪改”或“释宪”等手段把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的“法理台独”都是非法的、无效的。

由此是否可以提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即使未来有一天,或者说就在蔡英文总统的第二个四年任期之前 ,“制宪公投”被付诸实施,实现了所谓“法理台独”,届时的习近平政权最可能的第一反应,仍然不会是马上对台宣示“放弃和平统一努力”,而只会是正告美国和西方国家:台湾当局“法理台独”行为完全非法因此无效,“无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历史和法理事实”。

有中共对台专家的最新发表文章说:如果说美国真的要与台湾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就意味着与大陆断交,就意味着必须完全牺牲与中国大陆的外交关系及其利益。这对信奉现实主义的美国而言,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因此,可以断言,实践中,美国是不可能真正实行“双重承认”政策的,而只是做出一些“打擦边球”的动作,在利用台湾遏制大陆的同时谋求在中美关系中的更多利益。

这位中共对台专家“不可能”三个字是否说的过于绝对另当别论,但可以想见的是,假如在不远的将来台湾方面用“制宪公投”等形式实现了所谓“法理台独”,只要没有因此导致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政府给予“外交承认”形式的回应,中共当局的应对政策应该还是忍而不发,而不是立刻把“武统”选项搬上台面。

正如中共的退役少将乔良日前发表题为《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急进》的文章中所分析,(虽然 )从台湾情势看来,文统无望,只能武统,但是不能轻率急进;台湾问题本质上仍是中美问题。解决台湾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如何解决“台独”势力,而在于要先解决中美实力对比。

从另一个角度应和乔良的这番分析,就是在“中美实力对比”未被“解决”之前 ,若是美国率先给予台湾“外交承认”,等于把中共当局逼到了没有选择余地的死角,反之亦然……。

当然,如果未来的形势发展是习近平的对内对外政策均一错再错,“中国(复兴)梦”步步破灭,届时的台湾外交局面就另当别论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