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落選中委已經令習近平難堪!(高新)


2017-06-07
Share
xijinping-afp.jpg 習近平(AFP)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到了中共黨內甚至有人認爲,假如十六大召開之前胡錦濤和曾慶紅就象安排已經內定接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先出任浙江省長一樣,先把李源潮安排爲江蘇省長,那麼他基本上沒有可能在十六大上落選中央委員。如果他沒有落選十六屆中委,那麼中共十七大上發生的所有故事中最重要的一樁----安排兩個“五十後”進常委,就可能會被改寫。至少是王珉、仇和等李源潮一手提拔起來的“江蘇幫”官員全都這麼認爲。

去年的這個時候,香港的“東網”曾刊登一篇“神州觀察”,題目是《王珉政治硬着陸 江蘇山頭受重創》。文中說:遼寧原省委書記王珉被調查,這是繼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後,江蘇系山頭的又一次重創。

王珉的隕落見證了江蘇系官場的潰敗。曾幾何時,江蘇官場盛極一時,蘇南模式更成爲各地仿效的對象,在李源潮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期間,江蘇不斷向外輸出封疆大吏,包括前商務部部長陳德銘、遼寧省委書記王珉、深圳市委書記王榮、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等人,個個風光無限。

事實上,無論王珉也好,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也罷,都是李源潮重點培養的明日之星。仇和當年從江蘇空降雲南昆明市委書記,在當地官場掀起一股旋風,原本有很大希望接任雲南省長甚至省委書記,但中共十八大後團派遭遇政治滑鐵盧,李源潮未能更進一步,這些曾經紅極一時的政治明星淪爲政治流星,所謂的蘇州模式亦成爲明日黃花。

除了外派的江蘇官員普遍受挫,江蘇省內的幹部在這一輪反腐整風中也紛紛中箭,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市長季建業被調查,南京白下區原區長李強、建鄴區原區委書記馮亞軍、溧水區原區委書記姜明等亦落網,南京六合區原區委書記婁學全則在家中上吊自殺。

江蘇官場盛極而衰,當地官員人人自危,早已沒有以往那種志得意滿的神氣。官場形勢歷來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誰當政誰的勢力看漲,自然而然就會形成一個政治幫派,但隨着主政者失勢或倒臺,這個幫派也會樹倒猢猻散,甚至牆倒衆人推。

事實上,如果說仇和在經濟問題上被王歧山手下查出了硬傷的話,王珉的所謂“經濟犯罪問題”真的是沒那麼嚴重。中紀委下令審查王珉的通報中說他“公開妄議並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款大喫大喝、頂風違紀,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在幹部選拔任用等方面爲他人提供幫助並收受財物;違反廉潔紀律,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爲他人謀取利益,其親屬從利益輸送中獲得經濟利益;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表面看上去性質挺嚴重,但如果把過去薄熙來、仇和等人的中紀委通報內容找出來對照一下就會發現,類似“數額巨大”這樣的描述都沒有用給王珉,而王珉失去自由至今已經一年四個月了,至今仍然還處在最高檢察院的“立案偵察”階段,真正原因就是很難湊出“上面希望的(經濟犯罪)數字”。

有心人可以會記得當年江澤民給陳希同治罪的過程,中紀委和最高檢察院的“聯合辦案組”最後居然沒有查出陳希同那怕是一分錢的貪污或受賄金額,沒有辦法,只好說他“在對外交往中接受貴重禮物22件,總計價值人民幣555956.2元,不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交公,由個人非法佔有”。

相比陳希同,正如筆者在《王珉酒後真言惹毛習近平!》一文中所說:按照北京記者朋友的估計,只要最高檢察院和中紀委“聯合辦案”的過程能夠給王珉的受賄一項拼湊出個五六百萬人民幣,習近平百分之百給賜給他一個“無期徒刑”外加“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讓他永遠再沒有機會“妄議中央”!

按照北京記者朋友的說法:習近平和王歧山在“打虎滅蠅”運動中所查處的大大小小貪官中,絕大多數都與王歧山和習近平沒有絲毫的個人恩怨,但王珉不一樣,因爲他王珉死活認爲就是因爲李源潮被習近平壓制未進常委,令他王珉的副總理夢告吹。

筆者在《王珉酒後真言惹毛習近平!》一文中已經介紹過:李希到遼寧後,王珉強撐着面子表示歡迎,私底下卻向心腹們發牢騷說:你們看過新來的省長的簡歷嗎?甘肅兩當人。兩當是什麼地方?那可是革命聖地呀。總書記他爹當年就是兩當的陳勝吳廣。“一朝天子一朝臣”。共產黨也免不了這個俗!

就憑他王珉如此“妄言中央”,習近平無論如何也要對他王珉大刑伺候,藉此達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幅文章中已經分析過:李源潮之所以在十六大上落選中央委員,是因爲中共高層當時沒有的趕在黨代會召開之前先行任命他爲江蘇省長或者直接任命爲江蘇省委書記。但是,在中共黨內差額選舉歷史上,不但已經被安置在正部級崗位上的中央委員建議候選人有被黨代表們無情差額下去的,已經是上屆中央委員,本屆被差額進候補中委序列的例子也可以被舉出好幾個……。更典型的例子當然是十三大上落選的鄧立羣,他本來不但已經是十二屆中央委員,而且還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十三大上黨代表們照樣沒有因爲他的資格老而讓他得到足夠票數。

而事實上主要是由習近平主持的十八大人事安排內容中,時任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楊雄和時任商務部長陳德銘的中委落選,也許已經令習近平認識到“黨內民主事故”已經開始威脅到他習近平在中央組織任命上的權威性。

這個楊雄是一路從上海政壇是爬升起來的幹部,當年習近平出任上海市委書記之後所主持的人事任免事項不是很多,楊雄是其中之一,是習近平把他由上海市委委員提升至上海市委常委,由此奠定了他上海市長接班人的基礎。2017年月10月習近平進入十七屆中央政治常委會,次年一月楊雄即被宣佈爲正省部級的上海市常務副市長。

十八大召開之前,習近平和胡錦濤已經內定時任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升任政治局常委,時任上海市長韓正接替上海市委書記並“入局”,楊雄進入中委接替韓正上海市長職務。與此同時,也內定了陳德銘入選中委後出任新一屆國務委員。但是,十八大黨代表們楞是把楊雄和陳德銘都差額了下去。十八大開過之後,就象前面文章已經介紹過的李源潮落選十六屆中委並不影響中央安排他江蘇省委書記之決定的照常落實,楊雄更是連候補中委都沒有進去的情況下,習近平仍然堅決“按既定方針辦”,任命他以“普通黨員”的身份接替了韓正的上海市長職務。

有道是,李源潮落選中委胡錦濤仍然可以強行任命他爲省委書記,楊雄落選中委習近平可以強行任命他爲直轄市長,但北京市委書記暫時由一個“普通黨員”出任雖然因爲有王珉的下場黨內無人再敢“妄議”,十九大上的黨代表們的投票可是“無記名”的。假如蔡奇仍然留在國安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的位置上被提名爲十九屆中央委員候選人,從情理上分析被黨代表們差額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爲國安委辦公室的正主任是由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兼中央辦公廳主任兼差,常務副主任是整個國安委的唯一一個專職正部長級幹部,其重要性絕對高於國務院任何一個部委的正職領導人。但是如今他習近平硬是安排他蔡奇以“普通黨員”身份出任從中共建政以來從來都是由政治局委員兼任的北京市委書記,這個險實在是冒得大了點了。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