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最有可能晋升副国级的几位女性中央委员

2021-06-14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最有可能晋升副国级的几位女性中央委员 现任宁夏自治区主席、从甘肃起家的回族妇女干部咸辉。
(Public Domain)

我们在本专栏刊登和播出的上篇文章《谁将是中共国务院的下届女性副总理?》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介绍了,直到今年初,现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小林身体出了问题的消息传出之前,中共政权内盛传这位布小林将会在明年的二十大上继任中央委员,然后便安排她陆续接替沈跃跃的全国妇联一把手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两项职务。

届时,布小林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的位置,十之八九将会交给现任湖南省委副书记、蒙古族的女性干部乌兰。

现在的沈跃跃,是以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主席身份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众所周知,中共政权治下的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主席都是副国级配置,历任主席中,只有康克清一任同时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其他都是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

也就是说,在历届全国人大里,有一名兼任全国妇联主席的女性党内副委员长已成标配。而如果由布小林接替沈跃跃出任这一职务的话还多了一个好处,就是她布小林同时还可以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里的少数民族代表之一。

但是,考虑到中共政权的干部政策里已经明文规定不得“带病提拔”,那么布小林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令她在明年十月的中共二十大上及后年三月的新一届全国人大上的仕途走向充满变数。届时的布小林如果仍然不能正常理政,那么正省部级便是她仕途的终点了。在此前提下,目前已经浮上台面的沈跃跃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全国妇联主席的可能接班人选,大概率应该是已经在十九大上进入中央委员序列,到二十大召开时仍属适龄的少数几位女性。比如,现任宁夏自治区主席、从甘肃起家的回族妇女干部咸辉。

这位咸辉比习近平年轻四岁,但也是和习近平一样有过“上山下乡”经历,也是因为“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在农村入党……。

咸辉早在2007年即已经是第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继而又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并在十八届六中全会递补为中央委员,然后就是十九届中央委员。如无意外,她在二十大上继任中央委员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在此前提下,成为政治局委员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也绝对是大概率晋升副国级。即使届时布小林的身体恢复并接掌了全国妇联主席职务,并因此而当然被安排为下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里的党内女性副委员长,她咸辉也会成为下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里的回族代表。

说起来,这位咸辉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位置上的前任,也是回族女性干部出身的刘慧还比她咸辉更具年龄优势,出生于1959年,当初也是和咸辉一样从十七大开始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但是,在咸辉接替了刘慧的自治区主席职务的同时,刘慧到了国家民委出任正部长级的第一副主任之后,似乎就不再被继续看好,在十九大上不但没有和咸辉一样成为中央委员,而且连候补中央委员也没有被安排连任。由此可见,同为回族正省部级女干部的咸辉和刘慧二人,咸辉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更大。

另外一位日后有可能接掌全国妇联,并因此而获任一届全国人大党内女性副委员长的是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信春鹰。这位很少被外界关注,甚至在中国大陆内地政坛里也较少有人熟知的信春鹰本是法学理论工作者出身,和习近平一样,当年既是下乡知青又是工农兵学员。

不过, 这位信春鹰1978年取得了工农兵学员的结业证书之后,即考取了刚刚恢复招生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法学系的研究生,完成三年全日制研究生学业取得硕士学位后,即留在社科院工作。到2003年成为全国人大专职常委之前,她曾两度到美国任访问学者,在加州伯克利大学和哈弗大学总共度过了三年时光;1993年即晋级正研究员。

进入全国人大任专职常委之前,这位信春鹰已经是厅局级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进入全国人大后,先是担任享受副部长级待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助理的具体职务,继而升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从2015年7月起,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和机关党组副书记的职务被明确为正部长级;继而这在这个位置上于2017年10月,顺利进入了十九届中央委员会。

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信春鹰。(Public Domain)
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信春鹰。(Public Domain)


有内部人士透露,这位信春鹰和当年王沪宁的经历有点像,都是在直接进入高层政坛之前从未有过担任中共政权各级基层干部的经历,典型的“作学问”出身。只是因为信春鹰的文章和译著被王沪宁推荐给习近平阅读后,让习近平对她有了兴趣。

从2018年3月至今,信春鹰一直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专职副秘书长,直接服务于主持日常工作的第一副委员长王晨。在王晨的大力举荐下,习近平对信春鹰更加看好。据说,因为信春鹰有过先后三年的留美求学经历,在此前提下更加坚信中国必定完胜美国,这令习近平对她和对“国师”张维为一样器重。

有道是,即使没有可能以新任全国妇联主席身份成为下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里的党内女性副委员长,她信春鹰也有可能成为现任全国人大秘书长杨振武的接班人选。

前面分析到的布小林、咸辉和我们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谌贻琴,本来都是中共十九大上,以省和自治区行政一把手资格进入中央委员序列的。到目前为止,在位享受正省部级待遇的女性干部不足三十人。她们中,在地方上担任政协一把手的有好几个,担任党政一把手的只有以上三人。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说过,下届国务院里如果还会再设一名女性副总理,那么应该是会从现有的省级党委书记或已经是非政治局委员的副国级的女性官员中产生,而且大概率都已经是十九届中央委员。因为很难想象,一个也是正部级的女性省长会在此基础上直升中央政治局委员。所以笔者相信,外部评论界已经出现的谌贻琴会是孙春兰接班人的预测可能会实现。赶在二十大召开不足两年的时间里,急于把她谌贻琴从省长提拔为省委书记,很有可能是在为她晋升中央政治局安排的政治热身准备。

分析到此,笔者也必须再说明一下,虽然从地方上的省长位置直接晋升政治局委员的先例没有,但并不是说,所有新晋政治局委员都是从省委书记里挑选出来的。外交系统的代表自不待言,另外象刘鹤和此前吴仪类“专业”出身的副总理,也都是从国务院员部委升上去的。

这里还要举一个更为特殊的例子,就是孙春兰的上届女副总理、被习近平尊称为“学姐”的刘延东。需要强调的是,习近平在公众场合称呼刘延东为“学姐”,也可以理解为对年长者的尊重,但更重要的是在借刘延东来强调他习近平自己的“清华学历”。

笔者在十多年前曾有文章详细介绍过,也是红色家庭出身的刘延东与江泽民的特殊关系。文章中分析了,如果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胡锦涛手下担任过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李源潮和刘延东都是因为胡锦涛一人使力才能有日后的政坛辉煌,就大错特错了。习近平接班之前,外界在评论中共高层人事问题时,把胡锦涛那一届中共中央领导集体简单划分成“胡派”和“江系”实在是没有多少道理。仅拿李源潮和刘延东为例,外界只知道此二人都是“横跨‘太子党’和‘共青团’”,中共官媒也曾报道过,刘延东父亲刘瑞龙是江泽民亲叔叔兼义父江上青当年的入党介绍人;但至今还未见外界报道过,李源潮父亲与江泽民和“江系”最重要的成员之一曾庆红父亲的关系。

孙春兰的上届女副总理、被习近平尊称为“学姐”的刘延东。(Public Domain)
孙春兰的上届女副总理、被习近平尊称为“学姐”的刘延东。(Public Domain)


事实止,从他们父辈的所谓“派系归属”看,李源潮和刘延东一样,与曾庆红、江泽民之间的关系都可以用血浓于水来形容。事实上,在中共政权的历史上,内部派系壁垒分明的应该是毛泽东时代。因为当时中共用枪杆子打下江山之后,内部权力分配就是严格按照战争年代的几大野战军系统论功行赏的规矩。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是华东系统的代表人物之一,刘延东的父亲刘瑞龙和李源潮的父亲李干成都是曾山的下属。一九四九年共军占领上海之后,曾山是接管上海政权的中共主要领导成员之一。刘瑞龙则由曾山带进上海,出任首届中共上海市委的秘书长。李源潮的父亲李干成先是被安排在江苏地方任职,一九五三年在曾山的推荐下进入上海,日后又高就上海市副市长。

再加上,当年在位的江泽民与刘延东的父亲感情极深,曾庆红的母亲更是刘延东年幼时的救命恩人等历史原因,都决定了当时的刘延东在中共高层的人际关系最为特殊。

如今的习近平政权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其百年大庆。二十年前的今天,早在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纪念过程的二零零一年年中,也就是江泽民还是中共最高领导人,刘延东则已经是中央统战部部长期间,《人民日报》附属的《大地杂志》发表了江泽民同志写给江彤同志的信,以及江泽民当时在信中抄录的三首诗词的原文和注释。文中说的江彤就是刘延东的母亲,中共历史上隶属于华东系统的重要人物之一刘瑞龙的夫人。

而江泽民的这封回信,就是在亲自召见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的刘延东时,当面交给她的。

如上是刘延东为什么能够在当年江泽民主政后,很快晋升为中央统战部副部长、部长,并在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的同年晋升副国级,以全国政协副主席身份兼任中央统战部长。接下来,刘延东又在200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与习近平和李克强一同进入中央政治局。习和李同时进入了常委会,刘延东则在次年三月出任国务院委员。转眼又过了五年,2012年10月习近平接班胡锦涛的同时,刘延东连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继而在次年三月成为李克强内阁的副总理之一。

笔者在这里特别回顾一下刘延当年在中共副国级层面的“转战”履历,目的之一也是要回答一下网友对笔者前不久一篇文章内容的质疑。

文学城本月初以《大概率接班刘鹤的是这位习近平近臣》为题,全文转载笔者的《何立峰大概率接班刘鹤》一文后,一网友留言说:“这电台就一电驴啊,不懂还乱说,错了不承认。 到了政协都是要退休的过度而已,大多是年老体弱或者小错犯过的家伙”。

而先不说何立峰是习近平正在重用、最重要的政治亲信这一人共知的事实,也不论习近平提拔亲信随时可以不按牌理出牌,就是拿刘延东为证,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晋级政治局,进而又在国务院里出任副总理,也是有先例可循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