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最有可能晉升副國級的幾位女性中央委員

2021-06-14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最有可能晉升副國級的幾位女性中央委員 現任寧夏自治區主席、從甘肅起家的回族婦女幹部鹹輝。
(Public Domain)

我們在本專欄刊登和播出的上篇文章《誰將是中共國務院的下屆女性副總理?》中已經向讀者和聽衆介紹了,直到今年初,現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布小林身體出了問題的消息傳出之前,中共政權內盛傳這位布小林將會在明年的二十大上繼任中央委員,然後便安排她陸續接替沈躍躍的全國婦聯一把手和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兩項職務。

屆時,布小林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的位置,十之八九將會交給現任湖南省委副書記、蒙古族的女性幹部烏蘭。

現在的沈躍躍,是以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主席身份出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衆所周知,中共政權治下的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和中華全國總工會的主席都是副國級配置,歷任主席中,只有康克清一任同時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其他都是全國人大的副委員長。

也就是說,在歷屆全國人大里,有一名兼任全國婦聯主席的女性黨內副委員長已成標配。而如果由布小林接替沈躍躍出任這一職務的話還多了一個好處,就是她布小林同時還可以成爲全國人大常委會里的少數民族代表之一。

但是,考慮到中共政權的幹部政策裏已經明文規定不得“帶病提拔”,那麼布小林目前的身體狀況,已經令她在明年十月的中共二十大上及後年三月的新一屆全國人大上的仕途走向充滿變數。屆時的布小林如果仍然不能正常理政,那麼正省部級便是她仕途的終點了。在此前提下,目前已經浮上臺面的沈躍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兼全國婦聯主席的可能接班人選,大概率應該是已經在十九大上進入中央委員序列,到二十大召開時仍屬適齡的少數幾位女性。比如,現任寧夏自治區主席、從甘肅起家的回族婦女幹部鹹輝。

這位鹹輝比習近平年輕四歲,但也是和習近平一樣有過“上山下鄉”經歷,也是因爲“虛心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而在農村入黨……。

鹹輝早在2007年即已經是第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繼而又是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並在十八屆六中全會遞補爲中央委員,然後就是十九屆中央委員。如無意外,她在二十大上繼任中央委員幾乎是可以肯定的;在此前提下,成爲政治局委員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也絕對是大概率晉升副國級。即使屆時布小林的身體恢復並接掌了全國婦聯主席職務,並因此而當然被安排爲下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里的黨內女性副委員長,她鹹輝也會成爲下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裏的回族代表。

說起來,這位鹹輝在寧夏回族自治區主席位置上的前任,也是回族女性幹部出身的劉慧還比她鹹輝更具年齡優勢,出生於1959年,當初也是和鹹輝一樣從十七大開始進入中央候補委員序列。但是,在鹹輝接替了劉慧的自治區主席職務的同時,劉慧到了國家民委出任正部長級的第一副主任之後,似乎就不再被繼續看好,在十九大上不但沒有和鹹輝一樣成爲中央委員,而且連候補中央委員也沒有被安排連任。由此可見,同爲回族正省部級女幹部的鹹輝和劉慧二人,鹹輝晉升副國級的可能性更大。

另外一位日後有可能接掌全國婦聯,並因此而獲任一屆全國人大黨內女性副委員長的是現任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信春鷹。這位很少被外界關注,甚至在中國大陸內地政壇裏也較少有人熟知的信春鷹本是法學理論工作者出身,和習近平一樣,當年既是下鄉知青又是工農兵學員。

不過, 這位信春鷹1978年取得了工農兵學員的結業證書之後,即考取了剛剛恢復招生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法學系的研究生,完成三年全日制研究生學業取得碩士學位後,即留在社科院工作。到2003年成爲全國人大專職常委之前,她曾兩度到美國任訪問學者,在加州伯克利大學和哈弗大學總共度過了三年時光;1993年即晉級正研究員。

進入全國人大任專職常委之前,這位信春鷹已經是廳局級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黨委書記兼副所長;進入全國人大後,先是擔任享受副部長級待遇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助理的具體職務,繼而升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從2015年7月起,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和機關黨組副書記的職務被明確爲正部長級;繼而這在這個位置上於2017年10月,順利進入了十九屆中央委員會。

現任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信春鷹。(Public Domain)
現任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信春鷹。(Public Domain)


有內部人士透露,這位信春鷹和當年王滬寧的經歷有點像,都是在直接進入高層政壇之前從未有過擔任中共政權各級基層幹部的經歷,典型的“作學問”出身。只是因爲信春鷹的文章和譯著被王滬寧推薦給習近平閱讀後,讓習近平對她有了興趣。

從2018年3月至今,信春鷹一直是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專職副祕書長,直接服務於主持日常工作的第一副委員長王晨。在王晨的大力舉薦下,習近平對信春鷹更加看好。據說,因爲信春鷹有過先後三年的留美求學經歷,在此前提下更加堅信中國必定完勝美國,這令習近平對她和對“國師”張維爲一樣器重。

有道是,即使沒有可能以新任全國婦聯主席身份成爲下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里的黨內女性副委員長,她信春鷹也有可能成爲現任全國人大祕書長楊振武的接班人選。

前面分析到的布小林、鹹輝和我們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諶貽琴,本來都是中共十九大上,以省和自治區行政一把手資格進入中央委員序列的。到目前爲止,在位享受正省部級待遇的女性幹部不足三十人。她們中,在地方上擔任政協一把手的有好幾個,擔任黨政一把手的只有以上三人。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說過,下屆國務院裏如果還會再設一名女性副總理,那麼應該是會從現有的省級黨委書記或已經是非政治局委員的副國級的女性官員中產生,而且大概率都已經是十九屆中央委員。因爲很難想象,一個也是正部級的女性省長會在此基礎上直升中央政治局委員。所以筆者相信,外部評論界已經出現的諶貽琴會是孫春蘭接班人的預測可能會實現。趕在二十大召開不足兩年的時間裏,急於把她諶貽琴從省長提拔爲省委書記,很有可能是在爲她晉升中央政治局安排的政治熱身準備。

分析到此,筆者也必須再說明一下,雖然從地方上的省長位置直接晉升政治局委員的先例沒有,但並不是說,所有新晉政治局委員都是從省委書記裏挑選出來的。外交系統的代表自不待言,另外象劉鶴和此前吳儀類“專業”出身的副總理,也都是從國務院員部委升上去的。

這裏還要舉一個更爲特殊的例子,就是孫春蘭的上屆女副總理、被習近平尊稱爲“學姐”的劉延東。需要強調的是,習近平在公衆場合稱呼劉延東爲“學姐”,也可以理解爲對年長者的尊重,但更重要的是在借劉延東來強調他習近平自己的“清華學歷”。

筆者在十多年前曾有文章詳細介紹過,也是紅色家庭出身的劉延東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文章中分析了,如果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在胡錦濤手下擔任過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的李源潮和劉延東都是因爲胡錦濤一人使力纔能有日後的政壇輝煌,就大錯特錯了。習近平接班之前,外界在評論中共高層人事問題時,把胡錦濤那一屆中共中央領導集體簡單劃分成“胡派”和“江系”實在是沒有多少道理。僅拿李源潮和劉延東爲例,外界只知道此二人都是“橫跨‘太子黨’和‘共青團’”,中共官媒也曾報道過,劉延東父親劉瑞龍是江澤民親叔叔兼義父江上青當年的入黨介紹人;但至今還未見外界報道過,李源潮父親與江澤民和“江系”最重要的成員之一曾慶紅父親的關係。

孫春蘭的上屆女副總理、被習近平尊稱爲“學姐”的劉延東。(Public Domain)
孫春蘭的上屆女副總理、被習近平尊稱爲“學姐”的劉延東。(Public Domain)


事實止,從他們父輩的所謂“派系歸屬”看,李源潮和劉延東一樣,與曾慶紅、江澤民之間的關係都可以用血濃於水來形容。事實上,在中共政權的歷史上,內部派系壁壘分明的應該是毛澤東時代。因爲當時中共用槍桿子打下江山之後,內部權力分配就是嚴格按照戰爭年代的幾大野戰軍系統論功行賞的規矩。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是華東系統的代表人物之一,劉延東的父親劉瑞龍和李源潮的父親李幹成都是曾山的下屬。一九四九年共軍佔領上海之後,曾山是接管上海政權的中共主要領導成員之一。劉瑞龍則由曾山帶進上海,出任首屆中共上海市委的祕書長。李源潮的父親李幹成先是被安排在江蘇地方任職,一九五三年在曾山的推薦下進入上海,日後又高就上海市副市長。

再加上,當年在位的江澤民與劉延東的父親感情極深,曾慶紅的母親更是劉延東年幼時的救命恩人等歷史原因,都決定了當時的劉延東在中共高層的人際關係最爲特殊。

如今的習近平政權正在緊鑼密鼓地準備其百年大慶。二十年前的今天,早在中共建黨八十週年紀念過程的二零零一年年中,也就是江澤民還是中共最高領導人,劉延東則已經是中央統戰部部長期間,《人民日報》附屬的《大地雜誌》發表了江澤民同志寫給江彤同志的信,以及江澤民當時在信中抄錄的三首詩詞的原文和註釋。文中說的江彤就是劉延東的母親,中共歷史上隸屬於華東系統的重要人物之一劉瑞龍的夫人。

而江澤民的這封回信,就是在親自召見時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兼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的劉延東時,當面交給她的。

如上是劉延東爲什麼能夠在當年江澤民主政後,很快晉升爲中央統戰部副部長、部長,並在江澤民向胡錦濤交班的同年晉升副國級,以全國政協副主席身份兼任中央統戰部長。接下來,劉延東又在200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七大上,與習近平和李克強一同進入中央政治局。習和李同時進入了常委會,劉延東則在次年三月出任國務院委員。轉眼又過了五年,2012年10月習近平接班胡錦濤的同時,劉延東連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繼而在次年三月成爲李克強內閣的副總理之一。

筆者在這裏特別回顧一下劉延當年在中共副國級層面的“轉戰”履歷,目的之一也是要回答一下網友對筆者前不久一篇文章內容的質疑。

文學城本月初以《大概率接班劉鶴的是這位習近平近臣》爲題,全文轉載筆者的《何立峯大概率接班劉鶴》一文後,一網友留言說:“這電臺就一電驢啊,不懂還亂說,錯了不承認。 到了政協都是要退休的過度而已,大多是年老體弱或者小錯犯過的傢伙”。

而先不說何立峯是習近平正在重用、最重要的政治親信這一人共知的事實,也不論習近平提拔親信隨時可以不按牌理出牌,就是拿劉延東爲證,由全國政協副主席晉級政治局,進而又在國務院裏出任副總理,也是有先例可循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