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当局目前拼命煽动的的正是刘鹤当年所担忧的

2019-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有媒体主动为刘鹤平反,摘除亲美汉奸帽子》中介绍了现如今,随着中美贸易谈判的破裂和中国官方媒体对美国“霸权主义行径”的大批判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刘鹤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对中美贸易进程所做出的努力都已经付之东流。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有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要替刘鹤“平反昭雪”,力图替他刘鹤摘掉去年被中国境内的爱国贼和毛左们扣在他头上的那顶“汉奸”帽,是无的放矢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追朔以往,最早往刘鹤脑袋上扣“亲美汉奸”帽子的是中国大陆境内的毛左势力代表,他们在公开网站上接连发表文章,点名痛斥甚至用非常刻毒的语言咒骂刘鹤,最有代表性的莫过去那篇《抓住刘鹤的黑手,挽救大中华民族》。

当初习近平刚刚上台一年,正筹备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时,当时的官衔还只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的刘鹤即因为受到外媒的强烈关注,被尊为“中国新经济计划的总设计师”、“中国经济发展操盘手”、“让中国经济再次腾飞的关键人物”、“一位改变中国未来的最重要人物”而被毛左势力所不容。

当时的美国《华尔街日报》曾刊登专文,称“选择刘鹤作为中国新经济计划的总设计师(这一点得到了许多中国官员、学术人士和知情人士的确认)让外界燃起了希望:市场改革者将占得上风” 。

当时的中国大陆上众多媒体也者转载了最先刊登于《廉政瞭望》杂志的《刘鹤:你对中国究竟有多重要》一文,新浪财经当时全文转载此文使用了《揭秘习近平智囊刘鹤:为三任总书记起草经济讲稿》为标题。


中国谈判代表刘鹤(AFP)
中国谈判代表刘鹤(AFP)

这篇作者署名为“连中”的文章开篇即介绍说:作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62岁的刘鹤曾参与多项国家改革方略设计,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经济政策的核心智囊,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理论“操盘手”。今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向来访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介绍身边的一位“身材高大、有着学者风度的助手”,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外媒报道认为,刘鹤的工作是“勾勒中国的经济前景,而这一前景将指导中国未来10年的行进方向”。也有人注意到,在大众眼中,刘鹤其实没有他的那些发明那么有名。比如现在叫得很响的“顶层设计”一词,就出于他的构想。刘鹤在上世纪90年代初提出过一个著名观点:未来20年驱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力量只有两个,中国的城市化和发达国家高技术的扩张。这个观点在很多场合多次被他提及。

该文还详细介绍说:观察人士指出,经济改革关键部门的掌舵者都是改革派,如央行行长周小川、财政部长楼继伟和中财办主任刘鹤等,这有助于减轻改革的阻力。事实上,刘鹤很早就已经是中国经济政策的制定者与参与者之一。刘鹤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期间主笔的《中国产业政策的初步研究》报告,受到国务院负责人的高度重视,因此被调到国家计委从事产业政策工作。在国家计委工作期间,刘鹤主持制定了11个国家产业政策,其中5个由国务院正式对外颁布。他参与了“八五”计划、“九五”计划和“十五”计划,还参与“十二五”规划编制,同时还是十六届三中、五中、六中全会和十七大、十七届四中、五中全会文件重要执笔人。有政策研究人士称,近年来的一些重大经济政策,都能在刘鹤的论著和言论中看出端倪。

该文引述“业内人士”对外界发表的看法:“除了作为中央领导人的建议者之外,他(刘鹤)本身对于政策的制定有很大影响”,而在即将面世的中国经济改革蓝图中,金融领域有望迎来实质性……。如今那个下过乡的知青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蓝图的起草者,他的改革思路将影响中国的未来。他一方面被认为是坚定的市场派改革者,又在推出4万亿刺激计划中扮演过重要角色,而这一刺激计划如今受到广泛的质疑。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刘鹤作为中国改革蓝图的起草者,将对中国改革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相对当时中国官媒上对刘鹤的夸赞和褒扬,因为其“体制内改革派和市场派”的光环而对刘鹤恨之入骨的毛左势力也恰恰是从他刘鹤公开发表的论著中找他出“汉奸卖国”的思想和理论根源。

《抓住刘鹤的黑手,挽救大中华民族》一文开篇就是“瞎了眼的国务院居然聘用刘鹤这样的卖国精英制定深化改革路线图,我中华民族还有救吗?”


中国谈判代表刘鹤(AFP)
中国谈判代表刘鹤(AFP)

文章挖苦习近平深化改革路线图其实是刘氏路线图,该“图”为欺瞒百姓,用了大量的专业术语精致包装,在公布之后得到的普遍反响是几乎看不懂,因为只有让公众看不懂,才能减少阻力,以便浑水摸鱼,最好连老习都看不懂,那就大功告成了。可这个路线图即便再三躲闪,也脱离不了“杀出一条血路”的勾栏,为资本服务,为贪官污吏服务,为美国吞并中国服务。这是极端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卑鄙伎俩,它集茅于轼、吴敬琏、厉以宁、樊纲等经济流氓胡言乱语之大成,其主张大致为“政府不要管、市场能调节、一切私有化、经济自发展”为核心理念及其指导下的改革路线图,该路线图带给中国、中共以及13亿民众的不是他们所描绘的那么美好的图景,而是很像一个极其可怕的“炸药包”,挺得过就跳墙沉船,挺不过就肢解并彻底废去大中华一切武功,咱大家就去他妈的吧!

笔者当时就曾经注意到,2013年10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几家左派的“公开合法”网站上刊登的毛左们的批刘鹤文章, 内容之一都是把他在2013年初出版的《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一书当成重点批判内容。毛左的批判文章说:请看这位龟孙子的观点:

1.两次大危机的共同背景是都在重大的技术革命发生之后。2 在危机爆发之前,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危机发源地的政府都采取了极其放任自流的经济政策。3 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是危机的前兆。两次危机发生前的另一个共同特点,是较少数的人占有较多的社会财富。这次危机最突出的表现是,生产资料名义所有权和实质支配权分离,权力集中到虚拟经济领域极少数知识精英手中。4 在公共政策空间被挤压得很小的情况下,发达国家政府所采取的民粹主义政策通常是危机的推手。5 大众的心理都处于极端的投机状态,不断提出使自己相信可以一夜致富的理由。6 两次危机都与货币政策相关联。在两次危机之前,最方便的手段是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7 危机爆发后,决策者总是面临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的三大挑战,市场力量不断挑战令人难以信服的政府政策,这使得危机形势更为糟糕。8 危机的发展有特定的拓展模式,在它完成自我延伸的逻辑之前,不可轻言经济复苏。9 危机只有发展到最困难的阶段,才有可能倒逼出有效的解决方案,这一解决方案往往是重大的理论创新。10 危机具有强烈的再分配效应,它将导致大国实力的转移和国际经济秩序的重大变化。

毛左们的批判文章认为综上“刘氏十条”,结论只有一个,国家发展的阻力只因老百姓要求“分蛋糕”。毛左们质问刘鹤:咱要求公平公正,就是民粹主义?咱关心中华民族,就是民族主义?咱看看门口那个社会主义牌子,就是意识形态化?咱想填饱肚子,就是“极端投机状态”?

可我问:是什么造成财富被少数人霸占?为什么财富逐渐积累于虚拟资本?这难道不是你卖国求荣造成的?最可恨这些龟孙子,他们既提倡并制定自由主义政策剥夺老百姓,还不允许咱老百姓呻吟半声,他们一概把“分蛋糕”斥之为民粹主义,称之为国家民族发展的政治经济挑战,我XXX刘鹤,我们老百姓的国有资产在哪里?我们老百姓应该占有的那份资源在哪里?我们老百姓所要求的公平正义在哪里?被你这么一捯饬,理都被你说完了,还容得咱穷人开口吗?


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中国副总理刘鹤(左)。(路透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中国副总理刘鹤(左)。(路透社)

另外一篇署名“李华亭”的左派网站上的文章《刘鹤何许人也?》批判说:刘鹤的文章文章从历史大视角考察了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和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指出危机爆发后决策者所面临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的三大挑战,罗列了10条危机和危害,但应对危机的对策却给出了寥寥3条……。问题说得多,对策说得少,这就失去了作为调研报告之存在的意义,这是世人皆知的、最起码的常识。刘鹤论著揭示了经济危机爆发后决策者所面临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的三大挑战,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是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关系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成败荣辱的大事,而刘鹤们给出的对策却是驴唇不对马嘴…..。给出的却是模棱两可的等死对策,上文说了等于没说的三条对策,一定会让习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定会让党中央像热锅上的蚂蚁找不到南北,这是什么调研报告,简直是废纸一张毫无用处,就这,还给习总当高参呐,简直是添乱呀!

需要指出的是,从截止目前为止刘鹤的最后一次赴美贸易谈判归国数天之后开始突然暴发的中共对美革命大批判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并进一步发展至号召全民奋起勇斗对美“投降派”的仇美宣传高潮,令人不能不重新记忆起刘鹤六年前公开出版的论著中已经总结过的:危机爆发后,决策者总是面临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的三大挑战,市场力量不断挑战令人难以信服的政府政策,这使得危机形势更为糟糕…..”?而令人纳闷不已的则是当年刘鹤所总结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是在经济危机到来之后政府所一定会面临的“三大挑战”,但现如今刘鹤效命的中共政权反倒是在充分利用对国内宣传机器的绝对掌控和指挥权,积极主动迎合甚至大肆煽动民粹主义情绪,拼命拔高普罗大众的民族主义情怀,主动把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甚至上升到国际阶级斗争和美国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高度。

日前笔者听有内地出来的朋友说,在小范围里流传着习近平“对美斗争新形势”的内部讲话内容,大意是:国际上的阶级斗争首先是对美斗争,最重要的是对美斗争。对美斗争已经从过去的两条战线,即军事斗争战线和思想意识形态斗争战线,增加了第三条战线----经贸战线。军事斗争目前仍只是准备阶段------养精蓄锐,蓄势待发;思想意识形态战线是常态,是耐力战,是持久战,年年打,月月打,天天打;贸易战可能还会是阶段战,但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必须要有必胜的信心,必须要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和思想准备,舆论准备和政策准备,当然还有物质准备什么的。我们常说的说有备无患,也应该包括思想准备和舆论准备。

无法判断如上内容是否为习近平说过原话,不过随着即将在日本举行的本年度G20峰会的临近,中共政权的对美大批判攻势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还变本加厉,在内部发起了声讨对美国“投降派”,揭批对美“投降论”的新一轮舆论攻势,是否说明了习近平当局已经不再对中美贸易只是阶段战抱有期待,而是已经做好做足了打持久战思想准备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