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夜话中南海:泽连斯基又要寄希望于习近平?

2024.06.17
专栏|夜话中南海:泽连斯基又要寄希望于习近平? 泽连斯基总统在记者会上的唯一一句对习近平中国的"微词"就是"中国应该直接向乌克兰提出而不是通过媒体传递其和平提议"。
路透社图片

在瑞士召开的乌克兰和平峰会本月16日结束的当天,笔者注意到泽连斯基总统在记者会上的唯一一句对习近平中国的"微词"就是"中国应该直接向乌克兰提出而不是通过媒体传递其和平提议",然后就开始反驳就乌中关系"发难"的记者提问: "乌克兰从未说过中国是我们的敌人。我请求你们不要说这样的话"。

这后一句“我请求你们不要说这样的话”,已经被中国墙内的俄孝们理解为“难以掩饰的对我大中国的无比恐惧”。

乌克兰真理报等对此的更详细的报道内容还有:泽连斯基在峰会结束后在记者询问时强调了他 “相信中国可以帮助我们“。这就是为什么他“非常希望看到中方提出的某些建议”……。 

当被问及是否将中国视为朋友时,泽连斯基回答说: “乌克兰的头号敌人是普京,因为是他袭击了我们。我认为,朋友就是在困难时提供帮助的人。我希望中国成为乌克兰的朋友”。

如果笔者也是当时在场记者之一的话,肯定会接住泽连斯基的这番“对华示好”反问一句:习近平不正是那个在普京最困难的时候向侵略你乌克兰的俄罗斯国“伸出援手”的那个人吗?难道你泽连斯基不明白“敌人的朋友也是你的敌人”吗?

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和平峰会终于成功召开、顺利落幕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如此对公开声明拒绝参加并在背后与普京共同抵制这个会议的习近平中国如此示好,笔者先是莫名惊诧,然后就立刻想起了崔健的那句著名歌词:“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

不是世界不明白,是泽连斯基变化快!

谁都记得,不满半个月前,泽连斯基才刚刚谴责了习近平中国与普京俄罗斯沆瀣一气,揭露俄罗斯统治者普京“通过虚假信息或其他方式,竭尽全力,让中国代表与其他国家的外交机构合作,说服他们跳过(和平峰会)并停止对乌克兰的支持,转而支持中国和巴西的提议”。

泽连斯基这里所说的“中国和巴西的提议”,指的是上月23日中共外长王毅在北京会见巴西总统首席特别顾问阿莫林时,“双方就推动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呼吁局势降温深入交换意见并达成六点共识”。其中的第一、二点是:呼吁有关各方遵守局势降温“三原则”,即战场不外溢、战事不升级、各方不拱火;认为对话谈判是解决乌克兰危机的唯一可行出路。各方应为恢复直接对话创造条件,推动局势降温缓和,直至达成全面停火。中巴双方支持适时召开俄乌双方认可、各方平等参与、对所有和平方案进行公平讨论的国际和会。

很显然,中国赶在习近平和普京刚刚在北京签署了标题为“深化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后,又匆匆与巴西就“乌克兰危机”达成的“共识”的最关键内容就是不点名地指责美国及西方国家的“拱火”,以及乌方对俄国本土发动的攻击行动(战场外溢),才是不能使“局势降温缓和”的最根本原因。而没有俄方“平等参与”的国际和会,中巴双方均不予支持。

至于在与中方达成如上共识之后马上就公开宣布不会参加没有俄罗斯到场的国际和会的巴西政府为何在这次峰会开幕前又突然宣布派“观察员”到会的原因,外界好像没有媒体关注。

不到半个月前,我们自由亚洲也才刊发了《泽连斯基公开批评中国对俄立场 "调停者"信誉受损》的分析报道文章,说是泽连斯基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安全论坛时,公开批评中国施压其他国家,试图抵制本月晚些时候在瑞士召开的乌克兰和平峰会的详情。

该报道文章引述泽连斯基的现场原话:“俄罗斯正在利用中国的影响力和中国外交官,竭尽全力破坏这次峰会。令人遗憾的是,中国这样一个独立的大国已成为普京手中的工具。”

该报道文章说:泽连斯基还指,自他2023年4月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以来,两国政府之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接触。虽然中方一再否认向俄罗斯出口军民两用物资以支持对乌战争,但泽连斯基称,多家情报机构获得的证据表明,某些中国产零部件已经流向俄罗斯军队。

与我们自由亚洲如上报道文章刊发的同时,众多媒体多是以“泽连斯基爆发:罕见公开猛烈批评中国”为题,对泽连斯基的“幡然醒悟”点赞。

相关报道评论说:泽连斯基罕见地公开谴责中国。此前他多年来一直小心翼翼地试图讨好北京,并使中国脱离与俄罗斯“无限制”的友谊。但泽连斯基的挫败感似乎在新加坡爆发了。

报道中还强调了泽连斯基在新加坡求见中国与会代表董军未果后,指责中国拒绝与乌克兰会晤。他说:“我们多次想会见中国代表,包括习近平。不幸的是,乌克兰与中国没有任何强大的联系,因为中国不想要。”

美国之音当时的《泽连斯基为何对中国态度大转向?》一文中引述了华盛顿智库“国防重点”(Defense Priorities)大战略计划主任、纽约市立大学荣誉退休教授拉詹·梅农(Rajan Menon)的分析,说是“泽连斯基的正面批评反映了他的信念:由于中国积极试图协助俄罗斯的战争努力(尽管主要不是武器),并试图说服全球南方国家不参加和平峰会,因此继续拉拢北京已经毫无意义。”

而就在这次乌克兰和平峰会的会场上,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还特别强调了"很明显的是,中国不在这里,我想他们不在这里是因为普京要求他们不要来,而他们也答应了普京的要求。" 这充分说明了中国在俄罗斯乌克兰战争问题上的立场。

所以,沙利文在现场特别提醒:我认为各国应该注意到这一点。

但是,就在沙利文如此揭露和批判习近平中国助俄反乌的次日,泽连斯基的对华态度就突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有评论人认为这是泽连斯基在“将习近平的军”。笔者不以为然。

笔者注意到,半个月前泽连斯基在新加坡的“爆发”,“罕见公开猛烈批评中国”的新闻在中国境内似乎没有媒体敢于讨论,甚至都不敢利用“民间”的爱国粉红发贴反驳、批判。

但是,就本月16日泽连斯基“重新向中国示好”的新闻,中国境内的网媒们显然是都获准进行“客观报道“了。诸如《紧要关头 乌克兰高层来了趟北京,泽连斯基口风突然变了》、《重大让步!泽连斯基服软同意第三方斡旋与俄和谈,中国成最大赢家》之类的无疑会让习近平龙颜大悦的文章充斥墙内的跃然网上。

相对外媒,中国境内的多家网媒都特别注明援引的是“乌克兰真理报更详细的报道“。说泽连斯基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关于“中国是乌克兰的敌人还是伙伴”的问题时大赞中国的。也还特别强调了泽连斯基的如下一段对华示好的内容:“我们尊重你们的人民、价值观、生活和选择,我们希望中国也能这样做。中国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国家,一个严肃的经济体,对俄罗斯有着政治和经济影响。我认为中国可以帮助我们。所以我希望中方的提议能够出现在我们的对话中。”

 泽连斯基的这一段表述,笔者认为是在向习近平传递他对“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深刻理解和非常赞同。过去一些年里,习近平在多个场合都强调了 “通向幸福的道路不尽相同,各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和制度模式”,同时还强调“民主同样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等。不知道诸如《习近平外交思想学习纲要》、《习近平外交演讲集》等的乌克兰文版或者俄文版是否都是他泽连斯基的案头读物?

另外,这两天的一些中国境内网媒,都还特别对泽连斯基的如下一句表态点赞:“乌克兰始终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和主权,也希望中国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主权。”

什么意思呢? “礼尚往来”呗!意在明确向习近平表示,只要你能帮我说服普京,让俄罗斯保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我就保证秉承前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在台湾问题上支持你的“一中政策”----虽然这位前总统早已经流亡在外并被我缺席判处了13年徒刑,而且有传闻说已经取得了俄罗斯国籍。

这里说明一下,泽连斯基当选乌克兰总统之后,至今还没有访问过中国。所能继承的与中国方面的友好政策,还是前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于2013年12月初访问北京期间与习近平签署的那份《乌克兰和中国关于进一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其中对台湾问题的中文表述是:“乌方重申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中国和平统一大业。”

在此基础上,去年4月下旬泽连斯基在电话中特别向习近平复述了这句“乌方恪守一个中国政策”。

说到台湾问题,笔者在此先插入一个外界似乎并未给予关注的上个月的习普联合声明中的最重要的表述内容之一:“俄方重申恪守一个中国原则,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坚定支持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实现国家统一的举措。“

请注意,这是俄罗斯第一次公开表示“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去年习近平在普京最焦头烂额的时刻亲赴俄罗斯送拥抱,两人的联合声明也还只是局限在“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想到此,笔者是真担心如果泽连斯基前天对习近平的示好获得了中方“积极回应”的话,他是否也会在台湾问题的表述上再多讲几句习近平爱听的呢?

在撰写此文的过程中,笔者又查阅到了墙内一家媒体发表于6月12日的文章,当时在瑞士的乌克兰和平峰会还没有召开。

该文章的标题是《乌克兰高层来了趟北京,俄乌对中国的口风,突然都变了》,说是乌克兰第一副外长瑟比加日前(6月5日)率团抵达中国,同中国副外长孙卫东举行中乌外交磋商。同一天,中国政府欧亚事务特别代表李辉,也应约会见了瑟比加,就俄乌冲突等问题交换意见。……乌克兰方面对华的口风变动,主要是为了缓和之前泽连斯基的言论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在中方表示“难以参加和平峰会”后,泽连斯基先是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声称“俄罗斯利用中国破坏和平峰会”,“中国成为了俄罗斯的工具”。随后他又访问菲律宾,并声称“菲律宾跟乌克兰一样,面临类似的外部挑战”。

文章说:不清楚泽连斯基(当时)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很明显,乌克兰(副)外长库列巴看得很清楚,赶紧想尽办法往回收。他先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乌克兰不完全了解中国”,“在俄乌问题上,中国并不着急”,然后这次又发表署名文章:虽然主题不是谈中国,但至少在谈到中国的时候,他还算是比较理智的,没有谈中国不去和平峰会的事情,而是强调中乌之间仍在保持沟通……。

这篇墙内的分析是否在理,我们的读者和听众自辨。但笔者认为,首先是绝不能排除泽连斯基在新加坡“爆发”之后,立刻就遭到了中方的警告、威胁及强烈施压。其次是即使从泽连斯基在新加坡“爆发“之后很快又”恢复了理性“,是因为有”难言之隐“的“尽量理解”出发,他泽连斯基在记者会上面对记者的”难题”进行一番轻描淡写,尽量做到不再次激怒中国、进一步得罪习近平就是了。犯得着如此低三下四,犯得着把一直都在强力支持乌克兰反击俄国侵略的台湾也得罪了吗?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