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夜話中南海: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2024.06.17
專欄|夜話中南海: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澤連斯基總統在記者會上的唯一一句對習近平中國的"微詞"就是"中國應該直接向烏克蘭提出而不是通過媒體傳遞其和平提議"。
路透社圖片

在瑞士召開的烏克蘭和平峯會本月16日結束的當天,筆者注意到澤連斯基總統在記者會上的唯一一句對習近平中國的"微詞"就是"中國應該直接向烏克蘭提出而不是通過媒體傳遞其和平提議",然後就開始反駁就烏中關係"發難"的記者提問: "烏克蘭從未說過中國是我們的敵人。我請求你們不要說這樣的話"。

這後一句“我請求你們不要說這樣的話”,已經被中國牆內的俄孝們理解爲“難以掩飾的對我大中國的無比恐懼”。

烏克蘭真理報等對此的更詳細的報道內容還有:澤連斯基在峯會結束後在記者詢問時強調了他 “相信中國可以幫助我們“。這就是爲什麼他“非常希望看到中方提出的某些建議”……。 

當被問及是否將中國視爲朋友時,澤連斯基回答說: “烏克蘭的頭號敵人是普京,因爲是他襲擊了我們。我認爲,朋友就是在困難時提供幫助的人。我希望中國成爲烏克蘭的朋友”。

如果筆者也是當時在場記者之一的話,肯定會接住澤連斯基的這番“對華示好”反問一句:習近平不正是那個在普京最困難的時候向侵略你烏克蘭的俄羅斯國“伸出援手”的那個人嗎?難道你澤連斯基不明白“敵人的朋友也是你的敵人”嗎?

澤連斯基在烏克蘭和平峯會終於成功召開、順利落幕之後的第一時間就如此對公開聲明拒絕參加並在背後與普京共同抵制這個會議的習近平中國如此示好,筆者先是莫名驚詫,然後就立刻想起了崔健的那句著名歌詞:“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變化快!”

不是世界不明白,是澤連斯基變化快!

誰都記得,不滿半個月前,澤連斯基纔剛剛譴責了習近平中國與普京俄羅斯沆瀣一氣,揭露俄羅斯統治者普京“通過虛假信息或其他方式,竭盡全力,讓中國代表與其他國家的外交機構合作,說服他們跳過(和平峯會)並停止對烏克蘭的支持,轉而支持中國和巴西的提議”。

澤連斯基這裏所說的“中國和巴西的提議”,指的是上月23日中共外長王毅在北京會見巴西總統首席特別顧問阿莫林時,“雙方就推動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呼籲局勢降溫深入交換意見並達成六點共識”。其中的第一、二點是:呼籲有關各方遵守局勢降溫“三原則”,即戰場不外溢、戰事不升級、各方不拱火;認爲對話談判是解決烏克蘭危機的唯一可行出路。各方應爲恢復直接對話創造條件,推動局勢降溫緩和,直至達成全面停火。中巴雙方支持適時召開俄烏雙方認可、各方平等參與、對所有和平方案進行公平討論的國際和會。

很顯然,中國趕在習近平和普京剛剛在北京簽署了標題爲“深化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後,又匆匆與巴西就“烏克蘭危機”達成的“共識”的最關鍵內容就是不點名地指責美國及西方國家的“拱火”,以及烏方對俄國本土發動的攻擊行動(戰場外溢),纔是不能使“局勢降溫緩和”的最根本原因。而沒有俄方“平等參與”的國際和會,中巴雙方均不予支持。

至於在與中方達成如上共識之後馬上就公開宣佈不會參加沒有俄羅斯到場的國際和會的巴西政府爲何在這次峯會開幕前又突然宣佈派“觀察員”到會的原因,外界好像沒有媒體關注。

不到半個月前,我們自由亞洲也才刊發了《澤連斯基公開批評中國對俄立場 "調停者"信譽受損》的分析報道文章,說是澤連斯基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安全論壇時,公開批評中國施壓其他國家,試圖抵制本月晚些時候在瑞士召開的烏克蘭和平峯會的詳情。

該報道文章引述澤連斯基的現場原話:“俄羅斯正在利用中國的影響力和中國外交官,竭盡全力破壞這次峯會。令人遺憾的是,中國這樣一個獨立的大國已成爲普京手中的工具。”

該報道文章說:澤連斯基還指,自他2023年4月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以來,兩國政府之間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接觸。雖然中方一再否認向俄羅斯出口軍民兩用物資以支持對烏戰爭,但澤連斯基稱,多家情報機構獲得的證據表明,某些中國產零部件已經流向俄羅斯軍隊。

與我們自由亞洲如上報道文章刊發的同時,衆多媒體多是以“澤連斯基爆發:罕見公開猛烈批評中國”爲題,對澤連斯基的“幡然醒悟”點贊。

相關報道評論說:澤連斯基罕見地公開譴責中國。此前他多年來一直小心翼翼地試圖討好北京,並使中國脫離與俄羅斯“無限制”的友誼。但澤連斯基的挫敗感似乎在新加坡爆發了。

報道中還強調了澤連斯基在新加坡求見中國與會代表董軍未果後,指責中國拒絕與烏克蘭會晤。他說:“我們多次想會見中國代表,包括習近平。不幸的是,烏克蘭與中國沒有任何強大的聯繫,因爲中國不想要。”

美國之音當時的《澤連斯基爲何對中國態度大轉向?》一文中引述了華盛頓智庫“國防重點”(Defense Priorities)大戰略計劃主任、紐約市立大學榮譽退休教授拉詹·梅農(Rajan Menon)的分析,說是“澤連斯基的正面批評反映了他的信念:由於中國積極試圖協助俄羅斯的戰爭努力(儘管主要不是武器),並試圖說服全球南方國家不參加和平峯會,因此繼續拉攏北京已經毫無意義。”

而就在這次烏克蘭和平峯會的會場上,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還特別強調了"很明顯的是,中國不在這裏,我想他們不在這裏是因爲普京要求他們不要來,而他們也答應了普京的要求。" 這充分說明了中國在俄羅斯烏克蘭戰爭問題上的立場。

所以,沙利文在現場特別提醒:我認爲各國應該注意到這一點。

但是,就在沙利文如此揭露和批判習近平中國助俄反烏的次日,澤連斯基的對華態度就突然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這到底是爲什麼呢?

有評論人認爲這是澤連斯基在“將習近平的軍”。筆者不以爲然。

筆者注意到,半個月前澤連斯基在新加坡的“爆發”,“罕見公開猛烈批評中國”的新聞在中國境內似乎沒有媒體敢於討論,甚至都不敢利用“民間”的愛國粉紅髮貼反駁、批判。

但是,就本月16日澤連斯基“重新向中國示好”的新聞,中國境內的網媒們顯然是都獲准進行“客觀報道“了。諸如《緊要關頭 烏克蘭高層來了趟北京,澤連斯基口風突然變了》、《重大讓步!澤連斯基服軟同意第三方斡旋與俄和談,中國成最大贏家》之類的無疑會讓習近平龍顏大悅的文章充斥牆內的躍然網上。

相對外媒,中國境內的多家網媒都特別註明援引的是“烏克蘭真理報更詳細的報道“。說澤連斯基是在新聞發佈會上回答記者關於“中國是烏克蘭的敵人還是夥伴”的問題時大讚中國的。也還特別強調了澤連斯基的如下一段對華示好的內容:“我們尊重你們的人民、價值觀、生活和選擇,我們希望中國也能這樣做。中國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國家,一個嚴肅的經濟體,對俄羅斯有着政治和經濟影響。我認爲中國可以幫助我們。所以我希望中方的提議能夠出現在我們的對話中。”

 澤連斯基的這一段表述,筆者認爲是在向習近平傳遞他對“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深刻理解和非常贊同。過去一些年裏,習近平在多個場合都強調了 “通向幸福的道路不盡相同,各國人民有權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和制度模式”,同時還強調“民主同樣是各國人民的權利,而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實現民主有多種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一個國家民主不民主,要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能由少數人說了算”等。不知道諸如《習近平外交思想學習綱要》、《習近平外交演講集》等的烏克蘭文版或者俄文版是否都是他澤連斯基的案頭讀物?

另外,這兩天的一些中國境內網媒,都還特別對澤連斯基的如下一句表態點贊:“烏克蘭始終尊重中國的領土完整和主權,也希望中國尊重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和主權。”

什麼意思呢? “禮尚往來”唄!意在明確向習近平表示,只要你能幫我說服普京,讓俄羅斯保證烏克蘭的領土完整,我就保證秉承前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在臺灣問題上支持你的“一中政策”----雖然這位前總統早已經流亡在外並被我缺席判處了13年徒刑,而且有傳聞說已經取得了俄羅斯國籍。

這裏說明一下,澤連斯基當選烏克蘭總統之後,至今還沒有訪問過中國。所能繼承的與中國方面的友好政策,還是前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於2013年12月初訪問北京期間與習近平簽署的那份《烏克蘭和中國關於進一步深化戰略伙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其中對臺灣問題的中文表述是:“烏方重申堅定奉行一箇中國政策,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對任何形式的“臺獨”,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中國和平統一大業。”

在此基礎上,去年4月下旬澤連斯基在電話中特別向習近平復述了這句“烏方恪守一箇中國政策”。

說到臺灣問題,筆者在此先插入一個外界似乎並未給予關注的上個月的習普聯合聲明中的最重要的表述內容之一:“俄方重申恪守一箇中國原則,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對任何形式的“臺獨”,堅定支持中方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實現國家統一的舉措。“

請注意,這是俄羅斯第一次公開表示“承認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去年習近平在普京最焦頭爛額的時刻親赴俄羅斯送擁抱,兩人的聯合聲明也還只是侷限在“承認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想到此,筆者是真擔心如果澤連斯基前天對習近平的示好獲得了中方“積極回應”的話,他是否也會在臺灣問題的表述上再多講幾句習近平愛聽的呢?

在撰寫此文的過程中,筆者又查閱到了牆內一家媒體發表於6月12日的文章,當時在瑞士的烏克蘭和平峯會還沒有召開。

該文章的標題是《烏克蘭高層來了趟北京,俄烏對中國的口風,突然都變了》,說是烏克蘭第一副外長瑟比加日前(6月5日)率團抵達中國,同中國副外長孫衛東舉行中烏外交磋商。同一天,中國政府歐亞事務特別代表李輝,也應約會見了瑟比加,就俄烏衝突等問題交換意見。……烏克蘭方面對華的口風變動,主要是爲了緩和之前澤連斯基的言論所帶來的惡劣影響。在中方表示“難以參加和平峯會”後,澤連斯基先是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聲稱“俄羅斯利用中國破壞和平峯會”,“中國成爲了俄羅斯的工具”。隨後他又訪問菲律賓,並聲稱“菲律賓跟烏克蘭一樣,面臨類似的外部挑戰”。

文章說:不清楚澤連斯基(當時)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很明顯,烏克蘭(副)外長庫列巴看得很清楚,趕緊想盡辦法往回收。他先是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烏克蘭不完全瞭解中國”,“在俄烏問題上,中國並不着急”,然後這次又發表署名文章:雖然主題不是談中國,但至少在談到中國的時候,他還算是比較理智的,沒有談中國不去和平峯會的事情,而是強調中烏之間仍在保持溝通……。

這篇牆內的分析是否在理,我們的讀者和聽衆自辨。但筆者認爲,首先是絕不能排除澤連斯基在新加坡“爆發”之後,立刻就遭到了中方的警告、威脅及強烈施壓。其次是即使從澤連斯基在新加坡“爆發“之後很快又”恢復了理性“,是因爲有”難言之隱“的“儘量理解”出發,他澤連斯基在記者會上面對記者的”難題”進行一番輕描淡寫,儘量做到不再次激怒中國、進一步得罪習近平就是了。犯得着如此低三下四,犯得着把一直都在強力支持烏克蘭反擊俄國侵略的臺灣也得罪了嗎?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