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治蒙有功的石泰峯應該會被習近平犒賞一屆政協副主席

2022.06.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治蒙有功的石泰峯應該會被習近平犒賞一屆政協副主席 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峯
視頻截圖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前兩次節目播發和刊登的《沈德詠是因晉升無望憤而辭職惹毛習近平》、《沒能把黃菊扳倒是沈德詠最大的遺憾》兩篇文章中,介紹了曾被中共官媒稱之爲沈德詠“職業生涯中一個高光時刻”,是他2006年以最高法院副院長身份被空降上海,監時出任上海市委常委兼上海市紀委書記和“中紀委陳良宇及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專案組”組長。

陳良宇案被坐實之後,正趕上習近平被從浙江調往上海,接替了韓正“代理”的市委書記職務。這之後的沈德詠繼續在上海逗留了一段時間,目的是爲“順藤摸瓜,一網打盡”,從已經被“查有實據”的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常務副總理的黃菊的貼身祕書王維工下手,意圖把黃菊本人,特別是黃菊妻子及親屬們的問題查清楚。

至於查黃菊爲何不得其果,內部的說法之一是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眼看黃菊已經不久於人世,憐憫之心大發,於是說服時任中紀委書記吳官正“王維工案到此爲止”。內部說法之二是問題線索追到了海外黃菊的親家、美國舊金山地區知名“僑領”方氏家族,不小心動了中央統戰部、外交部和當時還是獨立機構的國務院僑辦的“奶酪”,中紀委甚至吳官正本人也擔不起破壞黨的海外祕密工作的罪名。

當年黃菊病重期間,知名政治異見人士昝愛宗曾有文章《那些國家領導人家裏的孩子都是誰呢?》,文章關於黃菊女兒的部分內容如下:改革開放以後中共高幹子女蜂擁出國,留學婚娶或經商定居,人數龐大,以致有太子黨海外軍團之稱,但是這中間誰也不像黃菊的女兒黃凡這般招搖。19952月,在美國舊金山留學的黃凡,嫁給當地華僑方以偉。上海官方曾暗示此樁婚姻得到了江澤民的首肯,中共在當地領事館官員親自出席婚禮。當地傳媒和僑界稱這宗政治和金錢的婚姻爲國共聯姻。殊不知,黃千金肩負重任──代表上海幫出征海外也。

昝愛宗的文章中還引述了早年的媒體報道,說是黃菊的親家方大川,是隨國民黨逃到臺灣去的上海人,於1952年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柏克利分校學習新聞,後來轉學印刷。1960年與李邦琴結婚。方大川曾任舊金山《少年中國晨報》社長,該報是由孫中山創辦,屬於國民黨的黨產,但是方改變了法人代表,將其註冊在自己名下,以後便靠國民黨的資源發家。方大川1992年去世後,其事業由其遺孀方李邦琴繼承。尤其是與黃菊聯姻後,方氏家族幾乎是一夜暴富。1998年,方氏家族將先前買下的舊金山7家英文地方報紙與舊金山的《獨立報》(Independent)合併,獨立報系成爲全加州非日報的英文報系。2000年,以方李邦琴爲董事長的方氏企業泛亞集團買下了舊金山地區兩大英文報紙之一、有135年曆史的英文《舊金山觀察家報》(San Francisco Examiner),打入美國主流媒體。方氏家族從一個小印刷工作坊、一間中餐館擴展爲包括英文報系、印刷廠、房地產、牧場、電腦公司以及影視公司等多種實業,怡恰是黃菊飛黃騰達、上海幫掌控中南海的鼎盛時期。1961年出生的方以偉,由於岳父黃菊的關係,1998年被舊金山市長任命爲舊金山──上海姐妹友好城市委員會主席、舊金山灣區捷運系統主席等職,他還主持《亞洲人週刊》(方家在1979年創辦的英文亞裔報刊),並以亞洲週刊基主會的名義主辦亞裔傳統擺街會等社區活動。從此,他就像他背後的權力組織在舊金山僑社佈下了一隻重要的棋子,上海幫還多了一個多功能海外基地……

中國內地的百度百科對方以偉的介紹內容是:方以偉(???-2020814日)是美國著名僑領方李邦琴女士長子,美國舊金山灣區捷運集團董事局前主席,美國加州衆議員華裔候選人。從1996年起,方以偉擔任舊金山-上海姐妹市委員會主席,一直致力於推進美中關係發展。

2019824日,他策劃並主持以並肩遠航爲主題的美中關係峯會,加州政要和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出席。

2020814日,方以偉因心臟病突發去世。 

請注意,這個方以偉是1995年迎娶的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黃菊的千金,次年就出任了顯然是爲他本人量身打造的舊金山-上海姐妹市委員會的主席,如此說來,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無疑是爲了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海外“和親”大業無私奉獻出了自己的女兒,功德無量,怎麼可以允許追查這兩親家之間有無“利益輸送”呢?

於是,王維工終於被判了死緩,處罰不可謂不重。但黃菊本人死後不但被蓋棺定論爲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而且居然也還能享受不長眠北京八寶山,死後被“黨和人民政府”擇機遷往他本人臨死之前爲自己選擇的“永棲之地”的權利。對此有興趣的聽衆和讀者可以上網查看一篇中國內地網站上刊登 的文章《前政治局常委黃菊骨灰遷出八寶山始末》。

雖說最終沒能扳倒黃菊,但沈德詠在查處陳良宇及當時上海的社保基金挪用案一干涉案人員的整個辦案過程中,可謂功不可沒,應該說是爲習近平接掌上海市委掃清了道路。再加上他正是在習近平出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書記處書記後被調回最高法院,升任正部級,官至常務副院長和一級大法院官的。所以再往後的習近平成爲“一尊”之後,怎麼就沒有象提拔楊曉渡或者其他在浙江和上海的舊部一樣提拔沈德詠?實在是令人費解。

本專欄上週一刊發的《習近平曾警告沈德詠“牢騷太盛防腸斷”》一文被轉載之後,有讀者跟帖說它是“假新聞”,因爲小學畢業生習近平的嘴裏說不出這樣“文縐縐的話”來。殊不知這“牢騷太盛防腸斷”是習近平小學時代就會背誦的“毛主席詩詞”。僅僅從習近平的公開講話中即不難看出,“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詩詞”是習近平“知識”儲存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正像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的那樣,而象沈德詠那樣,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剛剛被安排爲中央委員,幾個月後便又被安排爲全國政協的下屬委員會主任的情況,非常少見。

十三屆全國政協開幕後,時任河南省委書記,此前已經和沈德詠一樣被列入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的十九屆中央委員謝伏瞻,只是被安排爲政協常委,並未如此前傳聞的那樣晉升全國政協副主席。會後有外界報道評論說:此前被視爲中共政協副主席、祕書長人選的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此次“爆冷”缺席政協副主席名單,成爲300多名政協常委中唯一的中共中央委員。

其實,當時當選的3百來名常委名單裏,有兩個沒有被安排爲政協副主席的十九屆中央委員,除了謝伏瞻,還有一個就是沈德詠。也正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所介紹的那樣,沈德詠一氣之下便遞交了一份辭職書表達其“柔性抗議”。

與此同時,外界傳聞是因爲在同屆全國人大對“修憲”投了反對票而錯失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提名”機會的謝伏瞻,則是被“組織安排”,在免去其河南省委書記職務的同時,被安排出任了中國社會科院院長院長兼黨組書記。

1954年出生的謝伏瞻與沈德詠同歲,早期經歷也是和沈德詠一樣,從插隊知青中被“推薦爲工農兵學員”,恢復高考制度後通過正式考試成爲正經的大學在校研究生,洗白了“工農兵學員”的恥辱。日後也和沈德詠一樣,在自己的專業領著述頗豐,被視爲學者型官員。

此後的謝伏瞻長期在國務院系統的發展研究部門任職,期間還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當過一年時間的訪問學者。溫家寶擔任國務院總理期間,謝伏瞻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升任國家統計局局長、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和國務院研究室主任、黨組書記,20133月外放河南,擔任了三年省長後又升任省委書記。

和沈德詠一樣,謝伏瞻當初之所以能夠剛剛在十九大上繼任中央委員即又被安排成爲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無疑是因爲已經被安排爲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預備提名人選,至於到底是在那個環節上被習近平“割愛”,筆者至今沒有準確信息。

2018311日下午,中共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第三次全體會議,投票表決通過了旨在爲習近平連任第三屆甚至更長而鋪路的中共憲法修正案。投票結果是反對票只有2票,棄權票只有3票,以及1張不知爲何產生的無效票。有網民私下問:“他們還好吧?明天還能來開會嗎”?

對於這僅有的兩張反對票和3張棄權票,也有分析人士認爲,很可能是中共自編自演的一塊遮羞布。比如在美國紐約的中國學者謝選駿當時就曾對我們自由亞洲電臺的記者表示,這兩張反對票是一個奇蹟,但是很可能是中共自編自演,因爲全票通過會讓人感到不真實,兩張反對票是遮羞布,讓投票結果更具有可信性。但接下來即又有消息說謝伏瞻是三個投棄權票者之一,並因此而被打發爲社科院院長的“閒職”。

但事實上社會科學院無論對中共政權還是習近平本人來講,都十分重要,所以如果謝伏瞻當年若果真利用自己的“棄權”之權利對習近平的修憲表達無聲的不滿,習近平斷無可能讓他轉任社會科學院院長,而且是一直幹到68歲,直到上月初才被免去這一職務,並於幾天前被安排爲全國政協的經濟委員會副主任。

而接替謝伏瞻社會科院院長職務的是已經在內蒙古自治區區委書記位置上超齡服役一年的石泰峯。相比於比石奉峯年輕一到兩歲,但是是和他石泰峯於三天前同時被安排爲全國人大專門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退位省委書記王東峯、彭清華等,相信他石泰峯很可能會在今年年底以社會科學院院長的身份先被安排爲十四屆全國政協委員,然後在明年的十四屆全國政協會議上被安排出任一屆副主席。此所謂“陳奎元模式”。

如今的石泰峯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第8任院長,前7任中有4任是“黨和國家領導人”,先後爲胡喬木、胡繩、李鐵映和陳奎元。

當年的陳奎元被以社會科學院院長身份犒賞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副國級地位,是因爲代胡錦濤治藏有功,而如今的石泰峯很可能也會被習近平如此犒賞,則是因爲治蒙有功。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