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夜話中南海:普京擁抱金正恩是遵從了習近平的意願而不是相反

2024.06.24
專欄|夜話中南海:普京擁抱金正恩是遵從了習近平的意願而不是相反 本月十九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朝俄兩國關係已經上升成爲"同盟關係",邁向新的高水平。
路透社圖片

本月十九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簽署了《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條約》。兩個獨裁國家領袖在共同會見記者時宣佈,朝俄兩國關係已經上升成爲“同盟關係”,邁向新的高水平。並強調兩國簽訂的《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條約》規定在條約一方受到侵略時要相互提供援助……

此言一出,外界評論幾乎是一邊倒地替習近平表示“擔憂”,最有代表性的評論就是被衆多中文網媒競相轉載的兩篇法廣文章《普京金正恩親密 習近平爲何受冷落?》以及《朝鮮與俄羅斯的共同防禦協議 不僅西方不安 中國也擔憂》。標題即主題!

筆者實在不明白世界惡棍老二親自爲世界惡棍老三當了一會兒司機,怎麼就會令媒體人從中揣摩出了他們兩人高度依賴所以必須共同擁戴的老大習近平的被“冷落”之感?殊不知僅僅從普京訪朝的時間安排看,就已經體現出了對習近平老大地位的極大尊重,而俄朝之間此次“結盟”結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也應該是普京先到北京請示老大習近平時,由習近平酌定的。或者說是由習近平恩准的。

先從普京這次訪問朝鮮的時間安排分析起。

其實早在去年7月末俄國時任國防部長紹伊古訪問朝鮮時就已經宣佈了俄羅斯會加強朝鮮與俄羅斯聯邦的軍事聯繫,並稱朝鮮是俄羅斯的“重要夥伴“。兩個月後金正恩就率領外相、防長及軍工業的主要官員們抵達俄羅斯。當時即有媒體披露”這次兩國元首會面將集中討論俄羅斯獲得大量朝鮮的蘇聯時代彈藥,以換取俄羅斯在開發軍事偵察衛星和提供糧食援助方面的幫助“。

此時的金正恩就已經明確宣佈了平壤一直支持“普京總統的所有決定”,並表示普京對烏克蘭發動的“特別軍事行動“是“爲了保護自己的主權和安全而站起來”。金正恩同時還表示俄羅斯正在對西方進行一場“神聖鬥爭”,聲稱“我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反對帝國主義、(建設)主權國家。”

普京的新聞祕書佩斯科夫當時對外聲稱“俄羅斯和朝鮮沒有討論在烏克蘭邊界部署朝鮮士兵的問題“。言下之意就是朝鮮的抗美援俄目前只是在提供武器階段,直接派”朝鮮人民志願軍“投入俄烏戰爭爲時尚早。

當時的佩斯科夫還透露:金正恩邀請普京訪問朝鮮,俄羅斯總統“感激地”同意了。竟然如此謙卑。

今年1月15日,佩斯科夫又公開對媒體表示:普京總統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將訪問朝鮮,具體的訪問時間將會通過外交渠道進行商討,俄羅斯計劃在所有的領域與朝鮮發展夥伴關係。

幾天後朝鮮外務相崔善姬帶領的政府代表團訪問俄羅斯並被普京“親切接見”,這位崔外相回到平壤後即宣佈“已經準備好迎接”普京的到訪。

兩個多月後普京今年將再次訪問中國的消息才首次被外界媒體相傳。而且從那以後的近兩個月時間裏,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對此消息一直是既不否定也不肯定,直到5月14日才由華春瑩大媽親自宣佈普京晉見習近平的具體時間:5月16日至17日。

當時因爲普京在北京晉見習近平之後還被安排了造訪哈爾濱的行程,所以許多媒體都在猜測普京從哈爾濱直接前往平壤的可能性有多大。

接下來,一些外部媒體的評論文章又認爲普京沒有從中國直接去朝鮮是“不願意激怒習近平”。 但事實上普京把訪問北京安排在早已經確定的訪問平壤之前,唯一的理由就是以此向世界宣示習近平是他和金正恩共同擁戴的世界邪惡軸心中的老大。總之,僅從先晉見習近平,再與金正恩握手言歡的時間順序上,就已經令習近平的狂妄之心得到了充分的滿足。

縱觀習近平上臺以來十幾年的種種表現,僅舉“大撒幣”一項就足以證明這位“真正的共產黨人”恰恰是最信奉“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財大氣粗”的他,絕沒有理由擔憂靠他才能堅持對烏克蘭的持久戰,靠他才能保證其國內不至“餓殍遍野”的普京和金正恩會雙雙對他“背信棄義”。

上月中旬習近平在北京接受普京晉見並與其簽署了兩人(國)之間新的一份“聯合聲明”之後,筆者即在本專欄發表了《普京訪華重要“成果”之一:中俄朝邪惡“鐵三角”正式形成》一文,文中說道:“從外界分析文章中(至今還)沒有讀到過的相關內容,至少還有習近平和普京在他們的這紙最新《聯合聲明》中,對中俄朝的邪惡鐵三角關係也不再含糊其詞”。

而如今因爲普京在平壤與金正恩宣佈了兩國“結盟”,外界居然有了“中共是最大輸家”,以及“‘鐵三角’散架”之類的說法。筆者不但對此完全不認同,而且恰恰認爲普京平壤之行的”重要成果”,應該都是普京上個月在北京與習近平密談時當面請示並得到恩准的,也可以被理解爲對習近平和普京的”聯合聲明“(2024)涉朝內容的貫徹。

本文開頭提到的法廣的《朝鮮與俄羅斯的共同防禦協議 不僅西方不安 中國也擔憂》一文中有這樣一段:“回溯俄朝關係,普京上次訪問朝鮮是2000年,在這中間的20多年間,普京掌權的俄羅斯曾經與美國、中國合作,在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多項制裁朝鮮的決議,也曾經試圖以六方會談架構阻止朝鮮取得核武。如今,普京直接表示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必須撤銷,並表示朝鮮有權使用任何方式增強自衛能力,立場已經180度轉變。“

話說的沒錯,但如果該文作者行此文之前先把普京和習近平分別於去年3月和今年5月簽署的先後兩份“聯合聲明”中的涉朝部分做一逐字逐句的對照,就應該看出俄羅斯對朝鮮立場的“轉變”,是與習近平的中共政權完全同步的,從而也就不應該得出“中國也擔憂”的判斷。

去年3月習近平親自飛赴莫斯科給身陷侵烏戰爭困境的普京送溫暖之後與其簽署的“聯合聲明”(2023)的涉朝部分如下:

“雙方對朝鮮半島局勢表示關切,敦促有關各方保持冷靜剋制,努力推動局勢緩和,美方應以實際行動回應朝方正當合理關切,爲重啓對話創造條件。雙方始終堅持主張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包括實現半島無核化,共同倡導推動建立半島和平與安全機制,認爲制裁施壓不可取也行不通,對話協商纔是解決半島問題的唯一出路……。 “

一個月之前普京到北京晉見習近平後雙方簽署的“聯合聲明”(2024)中的涉朝部分如下:

“雙方反對美國及其盟友在軍事領域的威懾行徑、挑動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對抗及可能引發的武裝衝突而加劇朝鮮半島局勢緊張。雙方敦促美國採取有效措施緩解軍事緊張局勢並塑造有利條件,摒棄恐嚇、制裁和打壓手段,推動朝鮮及其他有關國家在相互尊重和兼顧彼此安全關切的原則上重啓談判進程……。”

筆者在上個月的《普京訪華重要“成果”之一:中俄朝邪惡“鐵三角”正式形成》一文中已經分析過:與去年的同類內容相比,今年的習近平和普京不但是把朝鮮完全說成是“正義”的一方,公然聯手“抗美援朝”,而且還再也不提“實現半島無核化”了。這似乎可以被看作是習近平對朝政策的一個重大轉變。

事後看來,筆者如上文章內容的這最後一句應該改成“這絕對是習近平對朝政策的一個重大轉變”。朝鮮發展核武之初,確實是違背了中共當局的意願。但此一時,彼一時,如今的習近平顯然已經開始把朝鮮擁有核武也當成與美國對抗的一張重要王牌來打。

所以筆者還是認同中國內地的一個叫劉勇的軍事學院教授的分析是準確表達了習近平對俄朝兩國“深化關係”的“正能量”看法。即“從當前的朝鮮半島局勢來說,普京總統訪問朝鮮,實際上也能更好地維護東北亞地區的和平,給予朝鮮更多的‘戰略定力’,與此同時,對美國、日本等國家,也能起到更強的威懾作用。而隨着中俄朝關係的不斷加深,三方之間的合作不斷深入,這意味着中俄朝這個鐵三角實際上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形成,這對於東北亞的和平,無疑將是一件大好事。”

筆者過去讀到過的歡呼中俄朝成爲“鐵三角”的境內俄孝文章有很多,最早的一篇上網於今年1月朝鮮外相在莫斯科代表朝鮮政府對普京年內訪朝發出正式邀請的次日,標題是《朝俄關係走近,對中國是好是壞?普京計劃訪朝,鐵三角已形成默契》

文章說:“首先,從主觀上來講,俄羅斯和朝鮮都是兩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他們之間要提升自己的外交關係,是正當合理的,而且基於中朝和中俄之間的關係都比較友好,中國實際上是沒有動機去影響或者是干涉俄朝關係改善的。”

筆者注意到,所有認爲習近平“不爽”或者“不樂見”俄朝親密的評論文章,只要其中提到了中共外交部的“表態“內容,都只引述一句“不便評論”,卻(故意?)忽略了人家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還說了如下一句:“原則上講,中方歡迎俄羅斯與相關國家鞏固和發展傳統友好關係。”

這後一句纔是大實話!

爲了加重筆者如上分析內容的說服力,這裏還需要簡單回顧一下蘇、中、朝三國“友好關係”的歷史。

“抗美援朝”一章就跳過去了,重點強調一下中朝雙方於1961年7月11日在北京簽訂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以下簡稱“條約”)。 

該條約第2條的主要內容是在中朝兩國間的任何一國受到他國攻擊或意圖攻擊時,兩國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對締約的另一方進行軍事及其他範疇上的全力援助,雙方也保證不會參加任何與對方敵對的同盟、集團、行動或措施。

截止目前,這份條約是中國和其他國家所簽訂的唯一正式的且仍然有效的軍事同盟條約。另外,該條約的第七條第二款規定,除非就其修正或終止達成協議,否則該條約將一直生效。

2021年7月11日,金正恩給習近平發賀電“慶祝《朝中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簽訂60週年”。朝中社當時的報道中特別強調了金正恩聲稱朝中兩國友誼日益深厚,並表示需要在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等各領域上加強合作,應對“敵對勢力”的挑戰。

次日,中共外交部時任發言人之一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記者追問,證實了朝中社的報道屬實,明確表示:“根據《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規定,該條約在未經雙方就修改或終止問題達成協議以前,將一直有效。”

回顧至此,還應該簡述一下當年蘇聯與朝鮮的那份《蘇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這份條約事實上已經在1991年前蘇聯解體之後就自動失效了。而如今的普京與金正恩之間的“結盟”,也可以理解爲對當年《蘇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的“起死回生”。

總之,當年的蘇、中、朝,已經演變成了如今的中、俄、朝,隨着老大和老二的座次互換,三國共同具備的邪惡本質也被變本加厲。而習近平上月與普京的聯合聲明、繼續有效的“中朝友好條約“,再加上如今普京和金正恩爲“中蘇友好條約”相關內容的起死回生,邪惡“鐵三角”關係已經圓滿到了極致!

最後要提請關注的是,日前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在回答韓聯社記者“中方是否也計劃朝中兩國領導人的會晤”問題時是這樣說的:“中朝是山水相連的近鄰,保持着傳統友好合作關係。今年是中朝建交75週年,也是雙方商定的“中朝友好年”。中朝雙方就團組交往和各領域交流合作保持溝通。如有中朝領導人會晤的消息,我們會及時發佈。“

我們知道,普京上月訪華並與習近平簽署的“聯合聲明”的標題只是比去年的“聯合聲明”的標題多了“在兩國建交75週年之際”幾個字。那麼,今年也是中國和朝鮮建交的75週年,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會上特別提醒此事,似乎已經證明了習近平會對他們邪惡“鐵三角”的老二和老三“一碗水端平”,也在今年內與老三會晤。中共外交發言人的這句“如有中朝領導人會晤的消息,我們會及時發佈”,意思就是此事“正在安排和計劃中”。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