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香港国安法“虎头蛇尾”?没这可能!

2020-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6月24日,香港民众在街头抗议香港国安法。(美联社)
2020年6月24日,香港民众在街头抗议香港国安法。(美联社)

关于香港局势的最新动向是昨天(6月25日)美国参议院全票通过了两项跟香港自治有关的措施,一个是《香港自治法》,该法案将对支持中国限制香港自治权的人或公司实施强制制裁。另一个是596号决议案,指中共推行的港版国安法违反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以及《香港基本法》。

《香港自治法》的内容中,除了制裁违反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员及实体外,还将对跟这些实体进行业务往来的银行施加二级制裁。法案还包括二次制裁的内容,将制裁与这些个人或实体存在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可能进一步限制香港金融,以及限制使用美元交易。

似有充足理由相信这一《法案》会在美国众院得以在顺利通过并且也会得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签署从而生效。

美国此举被外界评论视为是对北京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反击。该《法案》的主要发起人之一 - 民主党参议员范霍伦 在参议院表示,这项立法将向北京发出明确的信息,即如果北京采取破坏香港自治的行为,就会有后果。

但是,这类“后果”能够对“天不怕地不怕”的习近平能有多大的威慑力?值得怀疑。笔者也不相信外部世界的这一系列“强硬措施”会对中共“港版国安法”的正式出台能够起到那怕是一定程度的阻止作用。

也是昨天的一则涉港新闻,说的是中共驻港媒体 “大公报影射黎智英策划逃港,黎称将提控诉“……。

笔者十分钦佩这位黎智英坚决抗共的决心和勇武。但是,黎先生看衰中共“港版国安法“会顺利正式出台的分析和看法,实在是太过乐观了。

本月二十一日,黎智英以专栏作家身份在苹果日报发表评论文章《习帝下台不是梦》。文章刊出后,大多转引者都帮他把标题改成了《习帝下台不是梦,港版国安法可能会虎头蛇尾》。标题改得非常贴切,因为他文章内容中却是着重强调了为什么说港版国安法可能会虎头蛇尾。


香港媒体大亨黎智英于2020年5月5日进入法庭之前向支持者挥手。(美联社)
香港媒体大亨黎智英于2020年5月5日进入法庭之前向支持者挥手。(美联社)

黎先生在文章中分析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掌管外交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夏威夷会谈破裂,显然未能改变美方就港版国安法,以及其他事务对中方预期制裁的立场。会谈结束后不久,新华社突然公布,港版国安法草案已交周四举行的人大常委会审议,原本四项罪行中,“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改成”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度身订做针对曾经与外国政要和议员等接触过的泛民人士,加重对他们的震慑作用,目的是使维权抗争人士恐慌,达致还未立法已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次以战狼式凶狠的速度突然交人大常委会审议,无可否认令港人哗然而惊讶,但港版国安法是否会迅速通过马上实施,我看还存在变量。周六就忽然传出会议只作初审,不会表决也不会公开草案条文。

黎先生之所以认为“港版国安法是否会迅速通过马上实施,我看还存在变量”,理由是:中共正在激烈权斗中,不少官员和元老对悍然罔顾后果地立法的阻力颇大,不是战狼习帝说了就算。今时不同往日,今日中国社会和经济局面在疫情后,陷入开放以来最大危机,促使中共开明派势力抬头,酿成权斗白热化,出现习李冲突表面化的现象。激烈权斗下,习帝战狼式的凶狠与霸道多了牵制和忌讳,港版国安法突然交人大常委会审议,不等于便一蹴而就。我们毋须恐慌乱了阵脚。


黎先生还分析说:另一方面使我们乐观和鼓舞的,是从来未有过一项中共对我们的专横措施,能像今次国安法一样,团结了自由世界各国一致的强烈反对,而且反对不是口头的谴责,而是行动的责难,这些将至的制裁反击行动,壮大了中共开明反习派的势力,抑制了习帝的轻举妄动能力……。

黎先生文章中列举的“外国最强有力的反击”的具体内容都是百分之百的事实,肯定已经都被关心香港局势的读者和听众们所熟知。这里不需过多引述 。  

笔者不排除习近平政权强推“港版国安法”以来所引发的强烈反弹会令他习近平或以及其他中共领导人们“心中为之一震”,用习近平的“工农兵语言”表示就是“心里面咯噔一下”。但至多不过如此。

仅从逻辑上判断,包括英国,美国以及欧盟在内的所有“外界反应”从总体上讲应该都是习近平和他手下群臣预料之中的事情。用中共涉外官员的话说:“美国和西方在香港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有多少牌可打,中央政府了如指掌。”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自诩为“国家利益看门狗”的中共《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中共正式宣布要强推港版国安法之后立刻发表文章《港区国安法将敲响美国对香港干涉的丧钟》,说是“北京显然已经下了彻底阻断外部势力对港干涉、重建香港国安价值体系的决心,并且会为推进这一进程不惜代价。什么样的威胁都不会管用,多疯狂的对抗北京都准备面对……。”

继而,这位胡锡进又在Twitter上发文质疑对中共强推国安法作出口头强硬表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你真的会派美军去‘登陆’香港地区吗?如果不这样做,那你所说的‘强有力’回应就是虚张声势,不是吗?取消香港地区的独立关税区地位算不上‘强有力’,中方对此早有准备。”

这位胡锡进虽然还没有狂妄到以“中南海发言人”自居 ,但其模仿习近平的滚刀肉口吻确实是惟妙惟肖。

众所周知,当年邓小平的治国政策不过就是三句话,一句是“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第二句是“摸着石头过河”,第三句是:“韬光养晦,绝不当头”。

现如今习近平的治国政策,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都可以用他成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庄稼了?”翻译成说汉语的人都听得懂的话就是:“我行我素”。

早在七年前,也就是习近平上台的第二年就在其内部讲话中说过:“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为了党和人民事业,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

而这份讲话,就是中共政权的“战狼外交”、“战狼外宣”的总动员令。从那以后,毛式阶级斗争治国模式沉渣泛起,红二代和红卫兵出身的习近平与生俱来的“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思维模式主导了对邓小平“韬光养晦”政策的全面反动。

事实上,就在外部世界对习近平政权公然强推港版国安法做出“强硬表态”之后 ,习近平只不过是用一句“毛主席语录”表示了轻蔑:“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据说在下令尽快出台港版国安法时,习近平即已经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要求手下六位要臣和他一起“重温毛主席的《别了,司徒雷登》”。其中他习近平红卫兵时代就已经倒背如流的一段是:“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反动派……,他们快要完蛋了。留给我们多少一点困难,封锁、失业、灾荒、通货膨胀、物价上升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起过去三年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过去三年的一关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曾在网上读到过标题为《天不怕地不怕的毛泽东怕什么?》,其内容与本文主题基本无关,只是想说明当初是因为读到这篇的标题,写就了《“不怕污名化”就是不怕被世人说成是“习特勒”》和《习近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党内不听话!》两篇文章,文章中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是除了要随时防止手下君臣百官们的“核心意识”仍然不够纯粹,他习近平无论对内对外,已经无所顾忌!

如上大前提下,实在是有理由相信,既然它习近平政权已经公开宣示出台港版国安法,此行动就断无“虎头蛇尾”的可能。

黎智英先生在他文章中所说的“周六就忽然传出会议只作初审,不会表决也不会公开草案条文”,具体指的是本月二十日闭幕的中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结束的新闻中未提到港版国安法,但会议内容中则有“受委员长会议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6月18日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的说明”。

根据这份“说明”内容透露的细节,这份港版国安法事实上早已经起草完毕。今年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但事实上在这纸“决定”出台前的一段时间里,港版国安法的草案已经“多次听取”港人意见……,“对法律草案文本作了反复修改完善”。

正常情况下,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法律案实行三审制,即一个法律案一般应当经过三次常委会会议审议后,才能交付表决。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2020年5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在全国人大会议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时按下赞成键。 (美联社)

不过,“根据实际情况”,中共当局的“立法法”又规定了三种例外情况:一是,如果各方面对法律案的意见比较一致的,可以经两次会议审议后交付表决;二是,对属于部分修改的法律案,如果各方面意见比较一致的,也可以经一次会议审议后即交付表决;三是,如果法律案经常委会三次会议审议后,仍有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由委员长会议提出,经联组会议或者全体会议同意,可以暂不付表决,交法律委员会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进一步审议。

那么前面说过的本月二十日结束的常委会十九次会议上已经完成的是“一审”,因为它不是属于“部分修改的法律案”,所以不存在一审通过的可能。

因为会期太近,所以今天正在召开的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讨论内容不包港版国安法,所以外界所分析的港版国安法会在六月底通过的可能性没有。

但是,既然习近平已经有“尽快完成”的钦令在先,三审还不能通过的可能性较小。所以无论是二审就过,还是完成三审制以示“重视”,相信快则是七月召开的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慢则是八月份召开的第二十二次会议闭幕的当天,港版国安法就会由习近平完成“国家主席签署”,正式成“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