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王小洪已經是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最可能人選了

2022.06.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王小洪已經是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最可能人選了 中國新任公安部長王小洪
百度百科截圖

自從去年王小洪被從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稱謂改爲公安部負責日常工作的副部長並同時接替了趙克志的黨內職務公安部黨委書記之後,無論中共黨內黨外,沒有人不相信王小洪是公安部長的唯一接班人選。也沒有人不相信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屆全國人大會議上,被趙克志坐滿了一屆的分管公安和國家安全及相關事務的國務委員職務會落實到王小洪身上。

但是,如今王小洪在距離中共二十大的召開還有至少四個月時間的時候即被宣佈“提前”上位公安部長,如此“打破慣例”的不尋常安排,自然會令外界把關注焦點放在了趙克志的政治安危上面。而在此之前的唐山燒烤痁打人事件發生之後即已經出現的網絡媒體上的諸如《唐山打人案爲什麼被熱炒 趙克志後院起火了》、《唐山打人案背後有巨大政治陰謀 爲拉公安部長下馬》、《趙克志後院起火 唐山打人案疑涉高層內鬥》等分析文章的內容,更被認爲是“準確的分析和預測”。

比如本月13日開始在網絡上被廣爲轉載的《唐山打人案背後有巨大政治陰謀 爲拉公安部長下馬?》一文中分析說:唐山打人案本來在中國稀鬆平常,這種事情在每個城市每天都在發生,要解決的辦法就是嚴控互聯網,媒體不發聲,這樣全中國自然就是一片人民安居樂業的幸福景象了。但這次事情出現後,各大媒體發聲,各種關於唐山警匪一家的帖子也在網上暢通無阻,連婦聯也罕見爲婦女發聲了。且由中共公安部介入,交由異地辦案。有分析指,唐山打人案疑涉高層內鬥,從河北發跡的公安部長趙克志後院起火,而公安部黨委書記王小洪很可能借機“倒趙”。王小洪任公安部黨委書記後,已經掌握實權。而接近69歲的趙克志,恐怕很難平安退休,除了受唐山黑社會案影響,他的問題關鍵可能出在孫力軍案上。

知名時評人嶽山刊於本月13日的分析文章《唐山打人案異常爆炒 涉中共高層內鬥?》認爲:在中共二十大前,這次河北唐山鬧得這麼大,一個早已存在的黑社會問題,突然被作爲大案處理,宣傳爆炒,如同網友說法,太不尋常。

中共現任河北省委書記倪嶽峯今年4月才上任……,唐山打人案如果要找“領導責任”,到底還會波及誰?需要注意的是,現任公安部長趙克志,上任前一站就在河北。

嶽山的如上文章還分析說:趙克志本來是胡錦濤的舊臣,原任貴州省委書記,在習近平上臺後,趙克志進京的中轉站和跳板,就是河北,他於20157月至201710月擔河北省委書記,之後進京掌公安部,再升爲副國級。也就是說,河北是趙克志在習時代發跡的政治後院,這裏有他的大批舊部。包括唐山市公安局現任局長趙晉進,在趙克志掌河北時,曾任河北省公安廳反恐怖工作總隊總隊長、廊坊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

況且,趙克志掌管公安多年,所謂的全國掃黑領導小組,趙克志是排名第一的副組長,如今被爆出重重黑幕,也屬任內涉掃黑不力,這把火對趙克志已雙重烘烤。自2020年以來,習近平佈局在公安系統“整風”,然後先後打下孫力軍、傅政華等政法虎,指他們野心極度膨脹,並且私自藏槍,是安全隱患。去年由王小洪昇任公安部黨委書記,實控公安部,並且大舉清洗孫力軍政治團伙餘黨,也可能觸及趙克志,畢竟孫力軍升任公安部副部長,也是趙任內的事,並且有可能他對孫力軍的“陰謀”知情不報……

本月16日,網絡上的另外一篇標題爲《唐山的後面是北京》的分析文章說:唐山打人事件曝光後的種種詭異現象,透出的就是打人案只是個引子,意圖下大棋之人的真正目標是唐山的黑勢力和背後的官員。不過,現在雙方角力仍在繼續……。中共二十大習近平如要連任,政法系統的刀把子很重要。目前,公安部的黨組書記、副部長王小洪,最有可能進入政治局,成爲中共政法委的書記。王小洪是習近平從福建帶出來的老人,和習近平關係密切。王小洪的主要競爭對手,是現在的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長趙克志。

文章中引述中國內地網易612日刊登一篇題爲“河北省副省長、原唐山市委書記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文章內容:唐山“燒烤店黑惡勢力事件”,絕非偶然。因爲有人要藉助這件黑惡勢力案件,深挖唐山乃至河北的官場,目標恐怕也是對準了現在中央任職的河北省前高官。

如上分析文章刊登數天之後,中共當局即對外宣佈了趙克志被免去公安部長職務,任命王小洪爲公安部長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於是”唐山風暴‘颳走‘公安部長趙克志“及諸如此類的說法躍然網上。

但在筆者看來,中共高層,特別是習近平本人把唐山燒烤痁打人事件歸咎到河北省委書記的前任身上,委實有些牽強。這裏註解一下:趙克志本人是在201710月底被宣佈接替郭聲琨的公安部長及部黨委書記職務,並與同時被宣佈免去他只擔任了兩年零3個月的河北省委書記職務。

而在此之前的趙克志是從自己的家鄉山東起家,一步步晉升至山東省副省長之後的仕途軌跡爲:擔任山東省副省長5年零1個月;擔任江蘇省常務副省長47個月;擔任貴州省長和省委書記的時間共計5年。

如此說來,擔任公安部長之前的河北省書記的職務對趙克志來說不過是個晉升中央副國級職務的過度,河北省真得算不上是他趙克志的“政治後院”。此其一。

其二,相對於王小洪從去年11月底接替公安部黨委書記之後的晉升前途,1953年出生,今年已經69歲的趙克志即使是習近平的鐵桿親信,也只能是“無可奈何花落去”。與他同歲的習近平無論如何也不會考慮把一個和自己一樣年邁的人安排進入未來的二十屆中央政治局並接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無論是江澤民時代還是胡錦濤還是習近平上臺以後,歷次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產生的所有中央政治局的新任委員,最年長的只有68歲,年已或者年過69歲還能新“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事情,從中共政權進入了江澤民時代之後開始,再就從未發生過。而自己早已經決心連任第三屆甚至更多的習近平,從常理上講只會對自己下面的所有,至少是絕大部分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員的年齡限制更加堅持而不是相反。所以,如今仍在臺上的所有中共法制系統中的副國級和正省部級領導人中,趙克志是最沒有可能,或者說完全沒有可能在二十大上晉階中央政治局並接掌中央政法委的。那麼所謂王小洪爲謀政法委書記前途而打擊趙克志或者說“倒趙“的說法根本不成立。

分析到此,筆者想要說明的結論是,即使是沒有唐山燒烤痁打人事件的發生,甚至還可以假設沒有一個孫立軍及其政治團伙的被揪出,今年秋天的中共二十大及明年三月的中共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樣都會是趙克志仕途的盡頭。

而如今習近平下令打破“慣例”,安排趙克志趕在中共二十大召開至今還有4個月時間就把公安部長職務“提前“交給王小洪,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麼呢?

之所以說是“提前“,是因爲在此之前無論是趙克志接替郭聲琨,還是郭聲琨接替孟建柱 ,還是孟建柱接替周永康,新一任公安部長都是在當年召開的中共黨的全國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結束之後任命的。與此同時的黨內任命是把剛剛卸任公安部長的那一位宣佈爲新一屆的中央政法委書記。

也就是說,在趙克志接替公安部長之前,卸任公安部長者晉升爲政法委書記已成“慣例“,而這個”慣例“將被打破,事實上是在201710月底趙克志接任公安部長的同時即已經被事實上宣告了。

在此之前,無論是周永康與孟建柱之間,還是孟建柱與郭聲琨之間,都拉開了一定的年齡差距,也就是說,當初在考慮公安部長接班人選時,即已經把五年之後接班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年齡因素作爲一個必要考量。但是,在爲郭聲琨安排公安部長接班人的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安排了比郭聲琨還年長一歲的趙克志接替郭聲琨的公安部長職務,就證明了無論是當時的習近平還是趙克志本人,都非常明白他趙克志沒有可能在任滿五年公安部長之後晉升政治局委員和中央政法委書記。

當年總部設在北京,現在已經被迫停刊的大外宣《多維網》去年7月初曾發表文章,《中共二十大後的“刀把子”握在誰手》。該文章中分析二十大後中央政法委書記人選,除了提及習近平的三名親信之外,還特別點名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

按照多維這篇分析文章的說法,中央政法委雖然經過中共二十大以來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職權大爲縮水,尤其是中央政法委書記“降級”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充任,武警部隊被整體劃轉指揮隸屬關係。但是,作爲“公檢法”三家國家合法暴力機器的業務指導上級,其作爲“刀把子”的重要屬性並未完全改變。

筆者在這裏提醒一句,武裝警察被習近平明確爲中央軍委直接統轄是不假,不過武裝警察部隊的司令員始終都是中央政法委的當然委員。這是由武警部隊的“內衛”性質所決定的。

多維當時這篇分析文章的作者認爲,2022年中共二十大,現任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將年滿69歲,按照“七上八下”年齡規律,將難以像前任孟建柱、郭聲琨一樣由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政法委書記。因此,中共二十大將新選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的接任者。

文章推舉出了多個人選,出場次序是王小洪、應勇、周強、陳一新。除了周強外,其他3人都是習近平公認的親信。

文章表示,如果郭聲琨、趙克志“裸退”(不是“如果”,是肯定),北京能否在現公安系統內尋找接棒人呢?上升極快的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正部長級)曾一度被看好,但其最大的劣勢是僅熟悉公安系統事務,沒有地方執政經驗。歷史上,公安系統內部選拔(除中共建國後的幾位軍方領導人外)中央政法委書記沒有先例。
當時,筆者也曾在本專欄發表《誰會與應勇競爭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一文,分析說無論是郭生琨還是趙克志,在未來二十大上“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黨和國家領導人職務”幾乎可以肯定。所以,屆時空出的政法系統的副國級崗位至少有兩個。

筆者當時認爲應勇在未來二十大上接掌中央政法委的可能性較大,也是基於他本人的長期政法工作經歷加之“地方執政經驗“。畢竟過去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從周永康到孟建柱再到郭聲琨,都是地方省委一把手出身。

但是,隨着應勇被出乎預料地安排在湖北省委書記位置上提前退居二線,前面列舉的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競爭“者少了一個。至於習近平是否會在現任地方省委一把手中挑選一箇中意者直接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政法委書記,筆者認爲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但安排王小洪的可能性更大。簡單說來,如今安排反正也是快要退休的趙克志,“提前”把公安部長的行政職務也一併讓給王小洪,同時也還安排把他增補爲中央政法委副書記,目的就是讓王小洪在未來二十大上以公安部長和中央政法委副書記身份晉升爲主管中央政法委的政治局委員“順理成章”。更詳細的分析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怎麼沒有音頻?
2022-06-29 19:48

怎麼沒有音頻?

dmk
2022-06-30 07:08

沒有音頻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