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刚刚被“软处理”的前湖北省长王晓东的秘书人生

2021-06-29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刚刚被“软处理”的前湖北省长王晓东的秘书人生 原湖北省长王晓东。
(Public Domain)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为习近平背锅的蒋超良下场如此凄凉》,已经介绍了去年初武汉新冠疫情爆发后为习近平背锅的时任省委书记蒋超良,本是一个金融专业出身的地方党政大员。当年他在被异岗提升,出任吉林省长之前,曾经先后担任过副省部级的中国交通银行行长,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行长和中国农业银行行长兼党委书记等金融业的国字头要职。

在湖北省委书记任上无奈替习近平背锅之后,有不少人替他蒋某人惋惜,认为他当初如果没有转战地方,在北京金融界再耐心等待三两年,当时周小川的央行行长职务就会是由他来接班。

其实,日后真正成为周小川央行行长接班人的易纲,当年虽然比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蒋超良出任央行行长助理的时间晚了四年,在此基础上晋升副省部级的时间也比蒋超良晚了将近四年,但是,若论“国际背景”,易纲就把蒋超良甩出好几条街了。更何况当年的易纲是以中共地下党员身份官派美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之后,还能以中国地下党员身份在美国的大学里先后获得助理教授和终身教授的职务,“出污泥而不染”,政治上绝对可靠。

至于从武汉疫情爆发,一直在湖北省长位置上留任到今年五月才被“软处理“的王晓东,当时有外界评论说其背后有曾庆红力挺。但持这一分析者的唯一”证据“只是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其实,这位王晓东与曾庆红的籍贯也只是同省但并不同县,至于他王晓东去年二月为什么没有与蒋超良同时下台的原因,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有过分析。至于此公在中共政坛上的发迹之初,还真是靠“背景”,但这“背景”只是他长年担负秘书工作期间被伺候得倍感舒服的“首长”。

江西农村出身,受益于当年在本省大学的“马列主义基础理论专业”,王晓东大学一毕业便有机会进入省委机关,用五年时间熬成了副处长,遂被时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刘方仁看中,从省委农村政策研究室调至省委办公厅,成为刘的专职秘书。

因为省委副书记的专职秘书只能享受副处级待遇,所以王晓东在伺候了刘方仁三年之后,在江西省委内分管党务工作的刘方仁便把王晓东安排成江西省委社教办副主任(正处级),即而又安排他转任省委政策研究室党建政法处处长。

原湖北省长王晓东。(Public Domain)
原湖北省长王晓东。(Public Domain)

一九九三年二月,这位刘方仁被安排以任中共江西省委副书记身份兼任江西省第七届政协主席和党组书记,官至正省部级,四个月之后便又异地升迁,于一九九三年六月被中共中央任命为中共贵州省委书记。

刘方仁离开江西时,王晓东正在该省南昌县委接受一年时间的“挂职锻炼”。一年期满后,也就是刘方仁就任贵州省委书记四个月后,王晓东便被刘方仁再次调至自己身边,先是以贵州省委办公厅正处级秘书身份,一年后即以贵州省委副秘书长身份担任他刘方仁的专职秘书,官到副厅局级。

据当年在贵州省委工作过的人士回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从江西调到贵州的刘书记把自己的秘书也从江西调来了。这个叫王晓东的秘书当时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不把自己服务的书记叫刘书记,而是去掉姓,只称“首长”。首长长首长短的,一脸的媚态。在此之前 ,我们只知道中央领导人的秘书和警卫才会把自己服务的领导人称“首长”。

毫无疑问是伺候“首长”有功,当年在贵州一手遮天的刘方仁把自己的大秘王晓东提升为副厅局级三年多时间,即安排他以省委副秘书长身份兼任省委办公厅主任,令他官至正厅局级。不出一年,即又将他升任省委秘书长,并报请中组部安排他进入省委常委,但当时的中组部以出任正厅局级的时间太短而不予批准。

时间又过了一年多,为了让王晓东顺利成为享受副省部级待遇的省委常委,刘方仁干脆安排他“下放”,出任省会贵阳市委书记。在这个职务 上王晓东熬了十个月,终于被中组部批准为省委常委,时间是二零零零年底。

把自己在江西和贵州官场上最为信任的政治知己王晓东的副省级安排妥帖后,才过了一个月时间,当时尚还不满六十四岁的刘方仁便被宣布免职,贵州省委书记职务让位了比他年轻八岁的时任贵州省长钱运录。

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还是江泽民,曾有外界报道说刘方仁失势于江泽民,是因为他依仗邓小平的支持,而之所以有邓小平为靠山,又是因为邓小平当年因文革下放到江西工厂劳改时, 刘方仁正是该厂的车间主任。他当时对邓小平的一家颇为照顾,邓小平复出后记念旧情, 对刘方仁多有提拔和关照, 刘方仁因此官运亨通。 一九九三年,邓小平征询过胡锦涛的意见后, 把刘方仁由江西省政协主席提拔到贵州当省委书记。(所以)江泽民始终认为刘方仁是邓小平和胡锦涛的人, 不为己用, 再加上江对胡接班时间逼近, 越发不安, 所以,最终通过查处刘方仁的得力下属原贵州交通厅厅长卢万里、 原贵州副省长刘长贵,实现了打倒刘方仁的目的。

但事实是这个刘方仁“文革”时间的就职单位是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军需工厂,地点在陕西西安一带,而邓小平当年是被下放到江西南昌市郊,居住地点是新建县望城岗南昌步兵学校(现南昌陆军学院)内的“将军楼”(原步兵学校校长的宅邸)。“劳改”地点就近安排到江西南昌市城郊的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

其实,虽然绝不是什么“邓小平背景”,但当年的刘方仁还是非常“特殊”的。查中共百度百科的刘方仁词条,其中一段内容是:

“1985年06月至1993年02月,任江西省委副书记,需要注明的是,此时刘方仁在省委中小学常委排名是第二位,第一位是省委书记万绍芬,第三位是省长倪献策,这种排名在新中国的干部上是绝无仅有的,因为,一般省长的排名都在第二位。”

原湖北省长王晓东。(Public Domain)
原湖北省长王晓东。(Public Domain)

后来,江泽民当局安排刘方仁把贵州省委书记职务交给接班人钱运录之后,还是让他专任省人大主任,本打算是要让他把这一届人大主任任满,谁成想日后被时任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交待出了曾“巨额贿赂”刘方仁的经过。

二零零二年一月七日,刘方仁主持的贵州省九届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免去贵州省交通厅厅长卢万里的职务,改任省经贸委副主任。当月二十四日,称病未前去报到的卢万里持假护照出逃,从广东经香港赴斐济共和国。

接下来的故事是,因为斐济共和国听命于中共政府,所以卢万里在那里隐藏了一年多一点,即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被递解回国。

在此之前,卢万里之妻、儿、儿媳、女儿等人都已经移居国外。笔者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曾与其中一位为邻。记得当时本人曾在最便宜的超市买过29美分一磅的鸡肉,所以对卢万里的后代当时的富裕程度颇为震惊。

身陷囹圄的卢万里,为了立功赎罪,向办案机关检举了更高职务的贪官——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

卢万里被递解几个月后,时任贵州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方仁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 “双规”, 次年四月被“移送司法机关”,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九日被宣布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至今关押在北京秦城监狱。

至于刘方仁亲属和所有身边人士,只有他的三儿媳易阳受到牵连, 被以各种理由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现已恢复自由好几年了。

在中国大陆,许多人都知道“前贵州省委书记的夫人”因为贪污受贿而被时任总书记江泽民钦令“杀无赦”,据此,有外界报道这个女士和刘方仁愣是“撮合”到一起 。其实,那个当时被江泽民下令砍头的叫阎健宏的时任贵州省女厅长,是刘方仁的前任贵州省委书记刘正威的夫人。

一九九五年年一月十六日,阎健宏在贵阳市被执行枪决,罪名是倒卖了五万条红塔山牌“名贵”香烟并从中牟利。

回过头来再说刘方仁。当年他主持了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宣布免除卢万里的交通厅长职务后,卢万里随即追到刘方仁家里“讨说法”,刘方仁义暗示他“只有‘人间蒸发’才能保亲人,保大家”。这个“大家”当然首先就包括他刘方仁自己。

刘方仁和卢万里都没有想到在斐济用假护照转往美国的过程中,中共情报单位就已经查到了卢万里的行踪……,然后就有了后来的故事。

而导致刘方仁最终落得个无期徒刑下场的主要揭发人,除了卢万里就是一直被他视为最可靠的政治知己,曾长年在他身边工作而已经被他提拔到副省部级的王晓东。

卢万里被递解回国,随即交待出了自己第一次敲开刘书记家的大门,就是时任省委办公厅主任王晓东引荐的。

而此时的王晓东已经是贵州省委常委,所以对他的“谈话”是由中纪委出面进行的。在后来的整个过程中,中纪委和秘密配合调查的贵州省纪委及江西省纪委均没有找到王晓东本人的贪腐把柄,而且王晓东还及时向中纪委揭发了刘方仁的另外一宗罪案,其大致情节已经被中国内地官方刊物以《省委书记与发型师演绎“爱情故事”》为题报道过,但真实背景并不全对。

事实是,刘方仁到任贵州省委书记职务 不久,便在贵阳市北京路某发廊结识一颇有姿色的洗头小姐,然后便指示当时是他专职秘书的王晓东,从此剪洗吹染只去这一家。

交往过程中,暗中帮刘方仁调查这个叫郑四妹的发廊妹的“出身背景”的王晓东,发现她还是当地一个包工头的姘头。

为了帮“首长”把保密工作做得周全,王晓东不敢假以他人,自己亲自上门警告这个包工头,心领神会的包工头不但遵命鼓励郑四妹“大胆”与刘书记交往,而且还主动登门,一次就给刘方仁送上八十九万绿绿的一大叠美金。

日后在省委秘书长任上,王晓东又以照顾自己的亲戚为借口,要求省政府出面“给郑四妹同志安排工作”。于是郑四妹便成了一家银行的办事员,与刘方仁的关系一直持续到刘方仁“失踪”。

事后总结,刘方仁的收贿对象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卢万里安排的,一个就是北京路某发廊洗头妹的前姘头。而后者如果不是王晓东的揭发,可能永远都不会为人所知。

当初被刘方仁一手送上省委常委高位后,王晓东进入了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在职研究生班政治学专业学习,日后成为“法学硕士”。

说来也巧,刘方仁被宣布判处无期徒刑的三周年纪念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晶,中组部下发了王晓东任贵州省委常委兼副省长和党组副书记的通知。在这个职务上干了四年半时间,便被异地调动到湖北,出任湖北省委常委兼副省长。当时的中国大陆一家媒体还故意以《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前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被判无期行刑,其秘书王晓东任湖北副省长》为题报道此事。

自己没有仗着省委书记秘书的身份和地位为个人获取“不当经济利益”(中纪委调查结果 的“评语”),而且还能在自己的老领导出问题后勇于揭发……,这就是为什么刘方仁下狱后,长年在他身边工作的王晓东不但没有遭受政治株连,反而还继续稳坐了他的贵州省委常委的位置,在刘方仁被送进秦城监狱即再被升迁的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