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中共當局前年九月即已有把新冠病毒嫁禍外軍的預謀?

2021-07-02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中共當局前年九月即已有把新冠病毒嫁禍外軍的預謀?
Photo: RFA

我們本專欄的前兩篇文章分別介紹了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前湖北省長王曉東,這兩個在習近平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之下的新冠肺炎重創武漢,進而禍患整個世界的替罪羊。

除了如上二人,因新冠病毒的武漢暴發被當成習近平替罪羊的其實還有時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

至於時任武漢市長周先旺,雖然當時是如同時任湖北省長王曉東一樣,沒有和同級黨委一把手同時下臺,但顯然是因爲周先旺接下來非但沒有“戴罪立功”,反而是在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舉出了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即已經把疫情及時上報中央的事實,把鍋甩回給了“一直都是親自指揮,親自領導,親自部署”的習近平,所以被宣佈從副省部級降至副司局級,被迫辭去武漢市長職務之後,被安排了武漢市政協排名最後的副主席。

如上四人中,王曉東及周先旺下臺後均有政協去向的行蹤可查,而蔣超良下臺之後,因爲其十九屆中央委員的牌位仍還保留,所以在去年秋召開的中央全會上被拍到一張照片。但當時的所有現場照片和電視新聞報道的畫面中,卻找不到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馬國強的身影。

也就是說,從去年二月下旬被宣佈免職至今,一年零四個月過去了,這個馬國強仍然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雖然說外逃“投敵”的可能性不大,但習近平當局對此種可能一直在嚴加防範是毫無疑問的。

如今面對來自整個世界的徹查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的日益強大的政治和外交壓力,習近平當局最擔心的具體問題之一就是,如何對外解釋二零一九年秋的武漢軍運會之前就已經由湖北和武漢當局上演了一出防止外軍運動員攜帶“新型冠狀病毒”進入武漢的所謂“緊急處置”秀。時任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是這場“緊急處置”秀的總指揮。

查中國大陸的百度百科對新冠病毒的解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爲“2019冠狀病毒病” ,是指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導致的肺炎。2019年12月以來,湖北省武漢市部分醫院陸續發現了多例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證實爲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

其實,開始爆發於中國湖北武漢……,至今仍然禍患整個世界的這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的官方報道中的漢語表述,是經歷了從所謂“不明原因肺炎”到“不明原因的病毒肺炎”,再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這樣一個過渡。

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Public Domain)
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Public Domain)

人們應該都還記得,去年中共官方對外承認“武漢發現不明原因肺炎患者44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的時間是新年過後的元月三日。當時的中國大陸所有中央和地方各類新聞媒體均報道了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去年一月三日十七時發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況通報:“截至1月3日8時,共發現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44例,其中重症11例,其餘患者生命體徵總體穩定。”

四天以後,中共所有官方媒體統一對外報道說:“專家組認爲,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爲新型冠狀病毒”。

去年二月二十八日,習近平在會見世衛祕書長譚德塞時使用的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但從那以後的官方媒體大多都是用“新冠肺炎”四字簡稱。

如上百度百科相關詞條中還特別提醒一句:“美研究顯示新冠病毒2019年12月中旬就已在美出現。”

言下之意是這個新冠病毒美國出現的時間甚至早於在武漢出現的時間。但是,至今仍然還能夠在互聯網上被百度出來的湖北《楚天都市報》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的頭版報道文章《守國門安全、保軍運平安,武漢海關演練口岸突發事件應急處置》一文中,即已經出現了“新冠病毒“一詞。該文的前半部分如下 :

楚天都市報2019年9月18日訊(記者周丹 通訊員陳力玲 袁劍 黃勇)9月18日下午,來自某國的入境航班抵達武漢天河國際機場,門戶式核輻射監測系統突然報警,武漢海關隸屬武漢天河機場海關關員立即對觸發報警旅客及隨身行李進行控制,並開展複查確認。經排查,該名旅客攜帶1瓶“緬甸礦砂”,輻射嚴重超標……

另一邊,機場海關又接到航空公司報告“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體不適,呼吸窘迫,生命體徵不穩定”,機場海關立即啓動應急預案,迅速開展病例轉運和航空器衛生處理,並對密切接觸者和一般接觸者開展排查與監測……兩個小時後,武漢市急救中心反饋,轉運病例已臨牀診斷爲新型冠狀病毒臨牀診斷病例……

這是今天在武漢機場口岸舉行的武漢海關2019年軍運會倒計時30天暨口岸突發事件應急處置演練活動場景。

2020年6月7日,記者在屏幕旁,屏幕上顯示習近平通過視頻在湖北省武漢火神山醫院指揮中心與患者和醫務人員進行視頻對話。(AP)
2020年6月7日,記者在屏幕旁,屏幕上顯示習近平通過視頻在湖北省武漢火神山醫院指揮中心與患者和醫務人員進行視頻對話。(AP)

據介紹,爲加強口岸風險防控,進一步提升武漢口岸應對公共衛生事件和核輻射超標等突發事件的能力,檢驗海關與口岸聯檢協作單位聯防聯控的有效性,切實保障軍運會期間國門安全,在軍運會倒計時30天之際,武漢海關聯合軍運會執委會在武漢天河機場舉行了以“守國門安全,保軍運平安”爲主題的應急處置演練活動。

本次演練以實戰形式,模擬了機場口岸通道發現1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處置全過程,演練了從流行病學調查、醫學排查、臨時檢疫區域設置、隔離留驗、病例轉送和衛生處理等多個環節,還模擬了旅客通道發現1例行李物品核輻射超標的處置過程。

如上白紙黑字說明,至遲在中共當局在爲武漢軍運會九月十七日進行“突發事件應急處理”的演習之前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最近這幾篇系列文章中所陸續介紹的當時分別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和省長,武漢市委書記和市長的如上四人,至少都已經清清楚楚地知道:第一,什麼是“新型冠狀病毒“;第二,這個”新型冠狀病毒“的危險性和危害性。

我們在本專欄的去年三月刊發和播出的文章《趙立堅武漢病毒“禍源美軍”的說法已經被中共當局默認》中介紹和分析過:因爲(當時)美國官方對趙立堅信口編造謠言,膽敢向全世界聲稱武漢病毒源自美軍的說法提出抗議之後,不但沒有得到中共官方的善意回應,反而還被中共官倒打一耙----用多維網一篇評論文章的說法,“選擇了硬抗”,這才招至美國總統特朗普把武漢病毒刻意改稱“中國病毒”,之後,中國大陸的官方媒體卻對此大肆渲染,“客觀”地援引CNN報道,告訴中國大陸的每一個媒體受衆:美國總統特朗普19日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的講稿被記者拍下,照片顯示,稿件中的“新冠病毒”被劃掉,手寫改爲了“中國病毒”。CNN報道稱,隨着美國新冠病毒感染人數的與日俱增,特朗普開始改變調門,努力想把中國當成“替罪羊”。在諮詢過醫學專家以及參考世衛組織的指導意見後,CNN認爲,“中國病毒”這個說法不準確而且是污名化。

衆所周知,推特在中國國內是被禁用的。中共政權外交官們在越來越多地使用推特,而英文推文的讀者當然絕大多數是中國以外的受衆。所以趙立堅去年三月以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身份在推特上嫁禍美軍,目的當然是代表中共當局向世界範圍宣示。正如當時的外界評論所說:這個推特發言應該是深思熟慮的結果,當然爲了有更廣的傳播力,趙立堅用中文、英文各發了一遍。而這條推特短信發佈後被中國媒體廣泛報道,在社交媒體上熱傳。趙立堅的說法在中國最主要的社交媒體平臺微博上廣泛傳播,還有了一個話題標籤:“趙立堅連發五條推文質問美國”。有外界媒體統計說,當天下午晚些時候,這個話題以及趙立堅原始推文截圖的瀏覽量已經超過1.6億次。

趙立堅當時還號召網友轉發加拿大一家研究機構的文章,該文章稱,新冠病毒原始來源可能是美國的一家軍事實驗室。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法新社)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法新社)

而顯然是爲了反擊習近平當局事實上等於默認趙立堅嫁禍美軍的言論,美國總統才把新冠病毒改稱爲中國病毒,而且其本意是要強調這個病毒是從中國傳至世界各地,更重要的是因爲中國政府在病毒初起的一段時間裏向國內公衆更是向全世界隱瞞疫情,才導致如今這種荼毒整個世界的嚴峻局面。

正如當時的法廣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所客觀分析的那樣:美國總統特朗普把新冠病毒叫做“中國病毒”,政治上可能不正確?有待爭論。但追根溯源,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美國軍人把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引發了美國一連串的強烈反應,指責中國的核心問題就是北京在疫情早期隱瞞真相,沒有及時告訴世界,致使國際社會損失了幾周寶貴的時間。關於“中國病毒”,特朗普認爲很清楚,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就是要清楚地表明這場病毒源自武漢。再準確,再詳細一點,就是要表明這場病毒源自中國的武漢。所以受害的順序是:武漢本地,武漢周圍,整個湖北,整個中國……,直到全世界的大部分國家和地區。

但是,當時奉命“反擊”的中共官方媒體不但在對內報道中絕不提及趙立堅的挑釁與美國官方的迴應這一因果關係,反而是爲趙立堅的推特內容進行辯護。

當時有外界媒體報道說:“中國外交部對於發言人稱美軍引發疫情的說法不予置評”。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事實是趙立堅發推嫁禍美軍的次日,是中共外交部事後經過文字處理後才以文字稿形式發佈的耿爽主持的新聞發佈會,其內容有如下 一段:“問:最近有一種說法稱,可能是美國軍隊把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你對此有何評論?”

“答:事實上,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國內,對病毒源頭問題有不同看法。中方始終認爲,這是一個科學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和專業的意見。”

很顯然,耿爽的意思是,美軍把病毒送進武漢也是病毒源頭的“不同看法之一”。僅此而已。

已經有媒體報道說:“近日有外國記者問,趙立堅的推特言論代不代表中國政府的立場,發言人耿爽回答,你問這個問題,不如你去問問美國政客最近攻擊、栽贓中國,代不代表美國政府的立場。”

如此說法,豈不是等於在代表中共當局默認了趙堅立的說法至少是一種“可能”----病毒來自實驗室而不是由動物直接傳人的可能。

當時的筆者對此事的分析是:趙立堅特別要拿武漢軍運會有美軍代表到場來證明其武漢病毒源頭的來自美國,除了爲習近平政權甩鍋的目的,同時也還有爲該政權在軍運會前即已對“新型冠狀病毒”未卜先知的公開行爲補鍋。

而筆者現在更認爲是,前年九月也有美軍代表團參加的武漢軍運會之前,中共當局已經掌握了“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從當時的石正麗領導,出事後即被軍管的武漢實驗室泄露出來,並開始在武漢地區零星傳播的情況,所以才公開導演了一出防止外軍人員入境攜帶“新型冠狀病毒”的“應急處置”表演,日後則授意趙立堅利用中共中央政府發言人的身份嫁禍美軍。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