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对邓家后代的厌恶始自四十年前

2019-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习近平,右图:邓小平(AFP)
左图:习近平,右图:邓小平(AFP)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当年脱军装下基层是形势所迫身不由已》中已经介绍过了曾经长年担任耿秘书的《耿传》的作者孔祥琇却回忆说当年“秘书习近平和首长耿飚的上下级关系在百万裁军大潮中结束”。因为“耿飚设计的裁军方案当中,有裁撤机关冗员的设计”,所以他耿只能以身作则,先裁撤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

这位耿的前秘书介绍说:“当时首长身边四个工作人员,夫人赵兰香还有两个月提副军,两位秘书资格要老得多,习近平则是最年轻的秘书……。习近平理解首长的难处,所以他表现得很主动。”

所以,如果不是当年的裁军方案中有裁撤服务于首长的机关冗员的计划,习近平当年的从军之路很可能会继续走下去。

不过呢,当时让习近平不得不选择脱 下军装回地方的那次裁军,并非是邓小平当年发动的那场著名的百万大裁军,那场震惊中外的“百万大裁军”发生在1985年,说起来已经是中共军史上的第八次裁军。而波及习近平的其实是第六次裁军。

1980年7月,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中央军委办公会议主持人耿带着政治秘书习近平到邓府汇报工作之后,在军委办公会议上传达了赵小平关于军队要“消肿”和改革体制的指示精神,继而主持制定了《中央军委关于精简整编的方案》,习近平也参与了这个方案的起草工作。

一个月后,以中共中央名义颁布实施《关于军队精简整编方案》,提出这次精简整编的原则是:精简机关,压缩军队员额,减少保障部队和非战斗人员。这次裁并了各级机关重叠机构,撤销了省军区独立师,部分野战军步兵师改为简编师。

耿飚访问美国登上美国军舰。(Public Domain)
耿飚访问美国登上美国军舰。(Public Domain)

而这个精简方案从公布到一步步落实,历时两年,耿在自己身边落实这一方案的时候,自己已经不是中央军委秘书长了,空有其名的国防部长虚衔决定了他的身边再不需要那么多的秘书了。

的女儿日后回忆说:““父亲在邓小平同志和几位老帅的指导下,主抓了军队的精兵简政,那是‘文革’以后人民解放军的第一次大‘消肿’。”

早在习近平正式接班胡锦涛的的前一年2011年,多家境外华文媒体都曾转载过一篇题目为《早年邓小平耿不和 习近平因此无奈下基层》的网络文章,说的是当时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早年一毕业就进入中央军委给军委秘书长耿当秘书,后来,由于耿在香港驻军问题上和邓小平意见不和,离开了时任国防部长的岗位,于是小习便无奈下了基层,到河北省正定县做了县委副书记。

该文章中详细介绍说:1979年4月,当父亲习仲勋复出、在广东大力推动改革赢得威望之际,儿子习近平也结束了在清华大学三年半的求学生涯。他从化学工程系普通班毕业后,曾面临十分严峻的抉择。那时,一个新时代已经开始,1978年12月的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帷幕,知识分子开始吃香走红,一个被压制30年的商潮也即将涌起。

清华的经验,一定使习近平明白,他不是出国留学拿学位、成名成家的料,像王震、陈云子女那样从商的路那时也还不明朗。而习家已经官复原职的长辈们那时没有少动脑筋,为子女设计前途。他们一定看到了习近平身上从政的潜质。于是,把他安插到军委秘书长耿身边做秘书,这是一份不显要却十分机要的职务。因为军委秘书长是军方高层的实权职位,负责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而耿还任政治局委员、副总理,权倾党政军。

对习近平一毕业就进入中央军委给耿当秘书这段经历,一些知情人士和评论人士指出,不是太子党,不靠老子,谁能一毕业就“一步登天”进入中央军委呢?况且,习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农兵学员,学的又是化学工程,其专业跟军事没有一点关系。可见,当时坊间对习的评论和议论都很负面。

该文章引述“北京流传的说法”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国和英国已开始就收回香港主权举行谈判,耿在香港驻军问题上和邓小平意见不和,便离开了国防部长岗位。当时,耿要习近平另投他人,说跟着自己不会有什么前途了。

不过,邓小平因为香港驻军问题骂耿虽然确有其事,但却是发生在1984年5月,当时的习近平已经脱下军装,从耿身边离开整整两年时间了。

1981年6月,华国锋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辞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之职,胡耀邦和邓小平分别接替了华国锋的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正式上任之后的邓小平所发布的第一项军队高层人事异动命令,就是以中央军委的名义下令决定免去耿飚兼任的军委秘书长一职,同时任命杨尚昆为军委常委兼军委秘书长。

在此之前的1981年3月,邓小平已经动员身体不好的徐向前元帅主动辞去国防部长的兼职,将这一职务让给了耿,为让耿的军内职务由实转虚做好铺垫。

一年多之后 ,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召开,此前的习仲勋是中央书记处主持常务工作的书记,而在此次全会上只是被安排了一个空头的政治局委员。十年之后 ,邓小平又用同样的手段对待了杨尚昆的胞弟杨白冰。一九九二年的中共十 四大召开之前 ,杨白冰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军委秘书长,十四届一中全会上,在被迫脱下军装的同时,只被安排了一个政治局委员的虚职。

可见,自邓小平从一九八一年年中彻底扳倒华国锋并迫使叶剑英让权之后,政治上失势的不仅是军委里的耿,更有中央书记处里的习仲勋。这才是当时的习近平不但脱下军装,而且还下决心离开京城的最直接,最重要的背景原因。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文革时受到冲击。(Public Domain)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文革时受到冲击。(Public Domain)

笔者曾在本专栏播发和刊登过一篇《邓小平早在不知有江更不知有胡的年代即已经接受了习近平的朝拜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之后,耿飚女儿耿焱接受采访说:在习近平3年的秘书生涯中,“其中两年我父亲在任上。这段经历应该对他很重要,他可以参加很多中央的会议,参与一些军队、地方和外事的工作,有些会议、文件,中央怎么处理他应该都很清楚。”

不知内情者读罢耿焱的这段原话,肯定不会关注的“其中两年我父亲在任上”是话中有话。什么叫“在任上”?这个“任上”特指的就是军委秘书长和军委办公会议主持人“的”任上”。而被邓小平剥夺了军委秘书长职务之后的国防部长职务也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职务也好,与主持军委办公会议的中央军委秘书长职位和职权相比,根据就算不上“任”。

截止目前,习近平当年的这段经历已经过去了四十年了。.也就是说,事实上四十年前的习近平已经活跃于中共政坛的核心层了,当然不是以现在的这种君临天下的党政军三个一把手的政治身份,而是以中央军委常务会议主持人政治秘书的身份。

习近平二零零七年被内定为中央政治局新任常委人选,作为胡锦涛接班人的第一培养对象时,负责主持中央组织工作的,也是习近平当年在福建工作的老上级之一的贺国强即对参与讨论和决策的与会者特别强调说:近平同志政治工作简历中最为突出,是为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该同志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即已经作为中央军委常务会议主持人的政治秘书直接服务于耿飚同志,间接服务于当时的中央军委主要领导人叶剑英和邓小平同志了。

如此说来,当年的习近平见到邓小平的时候,邓小平既不知道当时的国务院一机部有个局长叫江泽民,更还不知道当时的甘肃省建委有个副处长叫胡锦涛。

当年的耿飚出任军委秘书长之后,顶头上司是叶剑英和邓小平,向此二人请示汇报工作时,都是要到他们的府上进行。至于华国锋,事实上已经被架空。习近平出任耿飚政治秘书之后,即陪同耿飚分别到叶剑英帅府和邓小平府上汇报工作和听取指示数十次之多.第一次带习近平进入邓府时,耿飚也还特别向邓小平报告自己的这个年青的政治秘书是习仲勛同志的儿子。

当年习近平第一次陪同耿进入邓府汇报 工作时,邓小平还召唤三公主邓榕和丈夫贺平出面接待,可能也有一层当面感谢的意思,正是耿的一手安排,此二人都成为由军方选派的中国驻美大馆的首批馆员之一,贺平被任命为武官处副武官,邓榕的职称是三秘,实际编制也是在武官处。

在此之前,邓小平已经在自己被毛泽东恩准复出工作的一九七五年当年即安排自己的长子邓朴方穿上军装,挂名在总参服务处。

这位邓三公主邓榕比习近平年长三岁,“文革”开始后被赶出中南海时,还是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作为和习近平一样的“黑帮子弟”,邓榕当年被下放陕西富县羊泉公社郭家大队插队落户。


左起:邓小平与外孙女邓卓芮, 吴小晖。(Public Domain)
左起:邓小平与外孙女邓卓芮, 吴小晖。(Public Domain)

邓榕的丈夫贺平是贺彪的次子,这位贺彪一九二七年参加红军,曾随贺龙参加南昌暴动,後任过八路军一二零师副师长,五十年代初也做过总後勤部卫生部副部长,後任过国务院卫生部副部长等。

二十多年前,习近平还在福建任职的时候,一位读过《中共“太子党”》一书的邓朴方友人当面对笔者透露过习近平对邓家后代的好恶之情。“好”的是邓朴方,习近平曾说过邓朴方的好话,说他如果不是身体成这个样子,本应是国家栋梁的。但对邓家其他子女,特别是邓三公主邓榕和邓家的几个女婿,早年的习近平就颇有厌恶之词。

也许是当年在邓府上见的那第一面,个性张扬,满脸都是不屑的邓榕就已经令当时的“小秘书”习近平心生恶感。日后邓榕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在“红二代”中恶评如潮,习近平私下说过她邓榕这是在以宣传父亲为名宣传自己。

不知道是否与习近平的上台有直接关系,反正是习近平上台后,邓榕和贺平唯一的女儿卓玥就定居加拿大了。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在习近平上台后继续坚持留在国内发财的邓小平的另外一个孙女,邓小平二女儿邓楠的女儿邓卓芮的夫君吴小晖被判了18年有期徒刑。虽然这具体的18年有期徒刑不一定是习近平钦定的,但没人会相信如果不是习近平亲自拍板,已经为邓小平家族成功培育出第五代男丁的邓小平孙女婿会在一夜之间从亿万富翁变成“共和国的阶下囚”。

其实,所谓“亿万富翁”的形容早已经不适用于吴小晖,因为他入狱之前早已经是“万亿富翁”。是人都明白,此前吴小晖和邓卓芮的的安邦集团如果不是因为有邓小平家族的背景,不是因为有“邓小平孙女婿”的招牌,无论是非法集资还是鲸吞国有资产,怎么可能会从五亿元起家,十年时间翻至万亿规模。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