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谁会与应勇竞争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

2021-07-16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谁会与应勇竞争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
(Public Domain)


最近几天,包括我们自由亚洲在内的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英国知名史学家佛格森(Niall Ferguson)对中共政权的评价,说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建立“警察国家”,滴滴、阿里巴巴等企业遭中共镇压,将会阻碍中国科技业发展,但可能有助于习近平建立一个警察国家。举凡涉及中国的一切事务,都应抱持质疑的态度,“答案是,共产党的首要任务是中国境内,具体一点,就是要保全自身权力”。

而我们截止本周,已经连续播发和刊登的几篇文章内的两个主角,现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和省长王忠林,都是习近平的“警察治省”的“成功示范”。

就在我们自由亚洲的《夜话中南海》连篇介绍习近平的“警察治省”之“成功范例”,并在其中讨论了应勇未来二十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兼新一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可能性时,《看中国》网站刊登出了《二十大卡位战开打 周强和习三亲信争政法委书记?》一文。

我们本文要讨论的就是习近平的几个亲信们,谁离下届政法委宝座的距离更近。

如上文章介绍说:中共二十大前夕,中南海高层各派的暗战已经进入关键阶段,谁进谁出引发各界猜测。日前大外宣放风称,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接替者也成为争夺焦点之一,现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被放风正瞄准此位。

文章中说的“放风”依据,就是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网》7月4日发表的文章,《中共二十大后的“刀把子”握在谁手》。该文章中分析二十大后中央政法委书记人选,除了提及习近平的三名亲信之外,还特别点名周强。

按照多维这篇分析文章的说法,中央政法委虽然经过中共二十大以来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职权大为缩水,尤其是中央政法委书记“降级”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充任,武警部队被整体划转指挥隶属关系。但是,作为“公检法”三家国家合法暴力机器的业务指导上级,其作为“刀把子”的重要属性并未完全改变。

笔者在这里提醒一句,武装警察被习近平明确为中央军委直接统辖是不假,不过武装警察部队的司令员始终都是中央政法委的当然委员。这是由武警部队的“内卫”性质所决定的。

多维分析文章的作者认为,2022年中共二十大,现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将年满69岁,按照“七上八下”年龄规律,将难以像前任孟建柱、郭声琨一样由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因此,中共二十大将新选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接任者。

文章推举出了多个人选,出场次序是王小洪、应勇、周强、陈一新。除了周强外,其他3人都是习近平公认的亲信。

公安部副部长王小洪。(Public Domain)
公安部副部长王小洪。(Public Domain)


文章表示,如果郭声琨、赵克志“裸退”,北京能否在现公安系统内寻找接棒人呢?上升极快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正部长级)曾一度被看好,但其最大的劣势是仅熟悉公安系统事务,没有地方执政经验。历史上,公安系统内部选拔(除中共建国后的几位军方领导人外)中央政法委书记没有先例。

而依笔者的分析,无论是郭生琨还是赵克志,在未来二十大上“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职务”几乎可以肯定。所以,届时空出的政法系统的副国级岗位至少有两个。这就是为什么笔者在过去文章中讨论了应勇的未来仕途走向,大的可能是一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小有可能是一任国务院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

众所周知,中共当局虽然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减少副总理,增设国务委员的过程中专门对外发文,声称国务委员和副总理同样级别。但事实上,国务委员是比副总理低半格的。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至今,历届国务院系统的国务委员中,只有两个在党内有政治局委员的身份。国务院副总理则是当然的政治局委员,而没有政治局委员之党内身份的国务委员,在中共所有副国级领导人中,实际政治地位仅相当于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或者书记处书记兼任的全国政协副主席。

所以说,党内职务仅仅是普通中央委员的国务院委员兼公安部长,自然也是比政治局委员兼任的中央政法委书记的政治地位低半格。至于同样也是副国级的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和最高法院院长,在中央政法系统内实际上的政治地位比公安部部长更要低。最突出的体现就是,公安部长可以兼任中央政法委委员,而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察长只能和国务院司法部长以及国安部部长等一样,充任中央政法委内的普通委员。

另外,中央政法委设有专职秘书长,此人当然也是政法委的当然委员。目前担任这一角色的,就是习近平的另外一个政治亲信陈一新。

多维的分析文章说:近年上升势头甚猛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也有可能接掌中共刀把子,这位“之江新军”代表,当年以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的崭露头角,距离地方一把手仅一步之遥。不料,陈一新随后“切换跑道”,2018年入京进入中央政法委。在这期间,政法系统频频采取全国性动作,比如“扫黑”、“政法队伍整顿”,陈一新每每都在前台。

说到这个陈一新,话题就回到了我们过去几篇文章中介绍分析过的,习近平对湖北采取的“警察治省”的用人策略。

去年初,习近平下令对湖北省委改组的同时,在已经派去两个职业警察出身的正省和副省级干部分别接任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的同时,还特别安排了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曾经担任过武汉市委的陈一新以“钦差大臣”身份坐镇武汉,与应勇和王忠林共同依“法”治省。

而这位陈一新之所以被认为是习近平的政治亲信,是因为习近平自2002年至2007年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一手将这个陈一新从浙江省委办公厅的一个处长,提升为浙江省委副秘书长兼(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和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日后习近平被“定于一尊”之后,又将当时已经是浙江省委常委兼温州市委书记的陈一新调到自己身边,委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足见对这个陈一新是器重和信任有加。

陈一新(Public Domain)
陈一新(Public Domain)


在陈一新被安排成为正省部级待遇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之前,他是先被安排到湖北省,担任了一年多时间的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在这个位置上成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如此说来,这个陈一新和应勇一样,都是倍受习近平政治信任的浙江帮重要成员。但是论起资历来,应勇是十九届中央委员,陈一新只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从当届中央委员晋升下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实属正常;但从当届中央候补委员跳升下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情况,则少之又少。比如,十六大上的中央候补委员李源潮,在十七大上就直接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但当时的情况是,李源潮原本是内定的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但不幸落选。所以当时的胡锦涛当局硬是在李源潮落选中央委员之后,没过几天就宣布将他提升为江苏省委书记。

这样说来,陈一新与当年的李源潮之间并没有可比性。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可以称之为习近平政治亲信者也不可能都有进入中央政治局的机会。更何况,既然已经有现成的应勇摆在那里,他习近平似乎没有必要在二十大上把个陈一新突击提拔为政治局委员。

当然,1959年出生的陈一新在明年二十大时刚满63岁,由候补中委晋升中委是肯定的。他2018年3月被安排转换跑道,进入中央政法委时,被他替换的上任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意外地被提升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但这个与陈一新同庚的汪永清党内资历要比陈一新深许多。如今的陈一新还只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而汪永清早在十八大上即当选中央委员,而且在担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之前,还担任过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和中编办主任等要职。

前述多维《中共二十大后的“刀把子”握在谁手》一文中,已经基本否定了王小洪接掌下届中央政法委的可能 。其实相比陈一新,1957年出生的王小洪不但没有可能跳升下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成为下届公安部长的可能性也基本没有。

2017年年中,外界曾有报道说王小洪本应成为北京市的十九大代表,但却意外成为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十九大代表,意味着他将被调入中央或者国家机关部委工作,很可能直升十九届中委。但事实上,他连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都没有被安排。十九届中纪委委员名单里也没有他。所以,这个王小洪明年二十大时已经年满65岁,按年龄应该不会被安排进入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当然也就更谈不上接掌中央政法委或者公安部了。

那么在排除了王小洪,和基本排除陈一新的前提下,目前摆在台面上与应勇有竞争下届 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资质的,就只有一个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了。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路透社)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路透社)


多维网今年6月25日曾发表文章《一度争议缠身 周强的“下一站”?》,为周强造势。文章称,尽管中共建政之后共有10名最高法院院长,但周强是唯一一位真正有完备法律教育背景的;他也是中共高官中,不多见的有法学学历的人。

本月四日,该新闻网的《中共二十大后的“刀把子”握在谁手》再次介绍周强说:现任最高法院长周强生于1960年,早年作为团派政治明星被视为前途无量。然而,中共十八大后,周强突然从湖南省委书记升任最高法院长,但在外人看来则是离开仕途高升的快车道。到中共二十大后,周强将连任两届最高法院长,已无法继续留任。那么作为“60后”年龄优势尚在,他能否在仕途上“起死回生”,重新进入权力中心地带,“入局”呢?

多维这篇文章作者自己的回答是:周强虽然没有必要,也很难以兼任形式执掌中央政法委,但也不排除他逆转自己的存在感,依靠年龄优势和地方、专业双优势握住中共“刀把子”。

多维分析文章中在这里使用了“兼任”一词,是因为在中共执政史上曾有一个叫任建新的,当时是以最高法院院长身份被安排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同时还兼任了当时还存在的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

不过 ,在习近平一再强调、一再强化“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的前提下,最高法院是被明确为中央政法委下级的,所以最高法院院长兼中央政法委员书记的现象断无可能再度出现。

香港《明报》早在今年5月刊文分析称,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也面临10年大限,按照惯例,届时年仅63岁的他,或将到全国人大去做副委员长。

笔者本人则认为,周强在明年二十大上连任中央委员的前提下,继而会在后年三月的两个最有可能出路就是:,一,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

总之,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最可能人选,笔者依然认为是非应勇莫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