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自幼就无比敬仰和羡慕毛远新大哥

2021-07-30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自幼就无比敬仰和羡慕毛远新大哥 1954年,毛远新、毛泽东、江青、李讷。
(维基百科)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上次节目刊登和播出的《习近平长兄习正宁对外交部党委书记齐玉的知遇之恩》一文中,提到了习仲勋真正的长子原名习富平,出生于1941年,生母是习仲勋的原配赫明珠。

1952年时任中共西北局第二书记习仲勋奉诏进京,临行前说服了赫明珠,把习富平和他的大姐习和平带到北京接受教育。而这就有了习富平成了与他同龄的毛泽东侄子毛远新同班同学的后来。当时,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几乎是和习富平同一时间被接进北京的。

2016年4月,中共媒体《学习时报》以《黄土高原上的知青岁月》为标题,选载了《习近平时代》的片段。其中提到习近平人生罕见的两次痛哭也发生在延安梁家河。,第一次是习近平的大姐去世,“我正在那儿挖防空洞,接到信以后,那个时候哭了”……。

这里说的大姐当然不是习仲勋与齐心所生的长女,知名湖北籍港商邓家贵的夫人,同时拥有香港身份证和加拿大永久居留权,习家所有子女中唯一改随母姓的齐桥桥,而是习仲勋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与自己的结发妻子赫明珠所生的第一个孩子习和平。

日后中共官方的相关文献中称“习仲勋的长女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不过海外《名星》杂志曾报导,研究习近平崛起的澳大利亚记者高安西透露了一个残酷的细节,“这是自杀,几位亲近的同事告诉我,文革中的习和平不堪残酷迫害,在浴室上吊自杀。”

习仲勋在与齐玉结婚之前,让赫明珠先后怀了五个孩子,其中一个出生后不久夭折,最后的一个因为难产,生下来就是死胎。成活的三个中,老二也是女孩,取名习干平。

习仲勋1952年进京之后,只有习干平被留在了赫明珠身边。所以习近平与 这个习干平一直十分生分,而一直陪着母亲,直到2006年为母亲送终的习干平似乎也不买自己生父习仲勋一家的账,一度还给自己改名为赫平。

而随生父进京的习富平和姐姐习和平显然和同父异母习近平等姐弟四人混得都还不错。习近平当福建省长时曾接受记者采访说:小时候被迫穿姐姐已经穿不上的女式凉鞋,羞得不敢出门。这里说的姐姐就是习和平。

而习富平1954年和毛远新双双从北京育英学校毕业后被保送进了北京101中学成为同班同学。习富平当时还是毛远新的入团介绍人。

从那天以后直到习富平和毛远新分别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和哈军工,毛远新是习家的常客,习富平也成了习家近距离面见“毛主席“次数最多的一个。而当时尚还年幼的习近平,对常来自己家和自己的同父异母长兄一起温习功课写作业的远新大哥简直就是满怀敬仰。羡慕极了这个远新大哥哥“每天都能和毛主席说话”。

李纳和毛远新(Public Domain)
李纳和毛远新(Public Domain)

几年前笔者曾在本专栏发表了《邓小平的阶下囚,习近平的座上宾》和《“习近平大哥是毛远新最好的朋友”》等几篇文章,介绍了比毛泽东和江青亲生女儿李讷年轻不到一岁的毛远新,因为小时候就被接到中南海成为毛泽东家庭中的一员,与李讷情同手足,文革中一步登天,文革后一样被“隔离审查”。只是毛远新被“隔离审查”的时间长达整整十年。一九八六年李讷总算在杨尚昆的一再通融下被宣布“可以重新安排工作”,但毛远新却被邓小平下令判了十七年。

中共官方党史文章介绍说:1975年春节过后,毛泽东的身体状况越来越恶化,根本无法外出活动或主持会议听取汇报。他决定选择一个自己与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重要角色,当然非毛远新莫属。从此,毛远新成了发布“最高指示”的代言人。而比这更为显赫的是,举凡包括中央政治局在内的所有需要反映到毛泽东那儿的事情,均由毛远新代为传达,他在毛的面前怎样汇报,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毛泽东的决策。

此时正是实际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开始进行“全面整顿”时期,当江青等人向毛泽东表示了对邓小平所作所为之担忧之后,毛泽东追问毛远新社会上是否在谈论“文化大革命”,毛远新在毛泽东耳边吹风说:“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从那以后毛泽东便开始越来越后悔对邓小平的重新启用。接下来,批评邓小平、要求邓小平检讨的几次会议都是毛远新主持的,毛泽东一次比一次严厉的从“批评帮助”到彻底否定邓小平的“最高指示”也都是毛远新传达的。而正是在与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进行坚决斗争的过程中,令毛泽东感觉到了毛远新的“政治成熟”。

中共官方文章还介绍说:江青及其“四人帮”利用毛远新特殊的地位,对复出后领导全面整顿的邓小平进行一再的打击。毛远新在毛泽东面前所作的多次歪曲事实的汇报,使毛泽东对邓小平的态度发生了急剧变化。毛泽东最忌讳的是否定“文化大革命”,而毛远新恰恰在这一问题上向邓小平捅软刀子。毛远新在向毛泽东递交的书面报告中写到:“去年邓小平说'批林批孔’就是反总理,他带头散布了大量谣言,去年一直未认真追查和辟谣。近几年邓小平名声不好,就抬起总理做文章,利用死人压活人……”

这就是为什么从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开始毛远新被“隔离审查”了整整十年之后,邓小平还是坚决不同意对他“免予刑事处分”。

毛远新。(Public Domain)
毛远新。(Public Domain)

当时的大背景是,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和姚文元及手下众多政治打手均已经被宣布判刑好几年之后,毛远新的具体罪行仍然不能被专案组坐实,邓小平因此等得不再耐烦,亲自指示对毛远新的司法处理不能一拖再拖,一定要从重从快。时任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接旨之后,立刻给隶属总政领导的解放军军事法院下达“政治任务”,要求限期完成对毛远新案的处理。于是,毛远新于一九八六年被军事法庭以数罪并罚判处十七年有期徒刑,刑期从一九七六年十月被抓捕的时间算起。比较搞笑的是,当时的毛远新虽然是被军事法院出面判刑的,但军队方面却没人提醒要同时对毛远新宣布施以开除军籍的处理,以至毛远新刑满出狱之后仍然还有理有据地给总政治部写信,要求军队方面出面对他按“转业干部”的相关政策处理。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句老话当年也曾经在毛远新身上得到应验,他在秦城监狱里曾经的日子过得比如今的薄熙来、王立军以及周永康等人要苦得多得多,因为当时实际掌握中共最高领导权的邓小平加上叶剑英、陈云等人,都像憎恶江青一样憎恶毛远新,特别是邓小平对被毛泽东和江青视为己出的毛远新更是恨得牙根痒,所以毛远新入狱之后很长时间里都没人看,当然也是没人愿意安排他享有与江青和王洪文等人相类似的优越生活和医疗待遇,以至毛远新在监狱里患上了严重的疾病,因为拖延治疗而一条腿落下残疾。
当初毛远新被邓小平施以“重手”之后,中共内部有议论说这都是因为邓小平的长子在毛泽东和江青发动的“文革”中落下终身严重残疾,所以邓小平才把这股子怨气发在了毛泽东和江青均视如己出的毛远新身上。但事实上虽然邓小平也确实在对待江青和毛泽东所生的女儿李讷讨要毛泽东稿费的过程中的绝情,一度令杨尚昆都私下里感慨“明摆着是个人报复”,但他邓小平对毛远新的憎恶甚至是痛恨,更多、更直接的还是出自政治层面,或者说是“出以公心”。

据毛泽东的身边人张玉凤日后交待:邓小平二次下台之后,毛泽东在一次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她本人(张玉凤)时,提出自己身后的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依序是: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在落实了确有这份名单之后,邓小平在自己最后一次与华国锋当面谈话对他进行严厉指责之后,还是未忘感慨一句“你说到底还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及时粉碎了‘四人帮’的反党篡权阴谋,你我现在的位置都会坐在毛远新的屁股底下”。

刑满恢复自由后的毛远新改名李实,明摆着是在继续追随义母江青,因为江青本名李云鹤,所以毛泽东生前不但让自己和江青的女儿姓李,甚至还强求自己和贺子珍生的女儿也姓李。因为他的夫人在上海工作,所以“组织上“就把这个李实安排到上海汽车工业质量检测研究所任总工程师办公室办事员。

2007年初习近平从浙江调任上海市委书记后不久,即问上海市委组织部是否了解毛远新的近况,接着就秘密接见了他的远新大哥,当面鼓励他“忘掉历史的不愉快记忆”,“继续与党同心同德”。

不久,毛远新也就是李实的“组织关系”,便由他所退休的那家工厂移交给了上海市委老干部局,习近平还亲自指示要切实做好对革命烈士亲属毛远新及其一家的“政策落实”工作,提高待遇,甚至还补发了十年收容审查期间应得的工资加利息,就差给他恢复党籍了。

之后,毛远新便开始享受副省部级医疗待遇。

细分析起来,当年习近平在担任上海市委书记之后便秘密会见毛远新的原因之一,很可能是毛远新1976年的“接班未遂”,尤其是张玉凤日后交待出来的那个“主席生前拟定的”毛远新排名第一的常委名单令习近平十分感兴趣------因为从浙江调任上海市委书记之后的习近平,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当年十月就会成为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内的“接班梯队”,如无意外,五年之后,也就是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之后,他就能够以“党的最高领导人”之尊“继承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遗志”了。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九七六年毛远新传承“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班梦被粉碎了,但毛主席的“文革十年艰辛探索”在三十多年之后终于被中共执政史上的第二位终身领袖习近平修成正果。当时和自己的义母江青一同被打入牢狱的毛远新苟且偷生之余,肯定不会想到自己的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中国共产党政权会在新的伟大领袖、已经成功把自己“法定”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终身领袖的习近平同志的领导下,“重新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

习近平登基后,中国大陆的毛左领军人物之一,知名红二代苏铁山在2013年12月的纪念毛泽东诞辰大会上的发言中说过:“事实证明 ,习近平大哥是毛远新最好的朋友”!而这个“事实”,就是习近平在上海秘密接见毛远新并为他“落实政策”一事。而这件事情因为毛家人自己到处对外张扬,在整个中国大陆官场传播很快,以至习近平登基之后,一些省份的主要领导人都以为只要巴结上了毛远新就是巴结上了习近平,纷纷指示宣传部门借大搞各类“红色传承”活动之机,恳切邀请毛远新前往视察,弄得身体已经非常不好,而且因为腿疾行动十分不便的毛远新疲于奔命。

最令毛远新哭笑不得的是,每到一省被该省主要领导会见之后,告别时都忘不了叮嘱他:“一定要代我向习总书记问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路见不平
路见不平 说:
2021-08-02 17:49

类似毛远新将张志新先割喉后处死来对付政治异见人士的残暴手段,习近平肯定也会做得出来。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