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自幼就無比敬仰和羨慕毛遠新大哥

2021-07-30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自幼就無比敬仰和羨慕毛遠新大哥 1954年,毛遠新、毛澤東、江青、李訥。
(維基百科)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夜話中南海上次節目刊登和播出的《習近平長兄習正寧對外交部黨委書記齊玉的知遇之恩》一文中,提到了習仲勳真正的長子原名習富平,出生於1941年,生母是習仲勳的原配赫明珠。

1952年時任中共西北局第二書記習仲勳奉詔進京,臨行前說服了赫明珠,把習富平和他的大姐習和平帶到北京接受教育。而這就有了習富平成了與他同齡的毛澤東侄子毛遠新同班同學的後來。當時,毛澤東的侄子毛遠新幾乎是和習富平同一時間被接進北京的。

2016年4月,中共媒體《學習時報》以《黃土高原上的知青歲月》爲標題,選載了《習近平時代》的片段。其中提到習近平人生罕見的兩次痛哭也發生在延安梁家河。,第一次是習近平的大姐去世,“我正在那兒挖防空洞,接到信以後,那個時候哭了”……。

這裏說的大姐當然不是習仲勳與齊心所生的長女,知名湖北籍港商鄧家貴的夫人,同時擁有香港身份證和加拿大永久居留權,習家所有子女中唯一改隨母姓的齊橋橋,而是習仲勳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中與自己的結髮妻子赫明珠所生的第一個孩子習和平。

日後中共官方的相關文獻中稱“習仲勳的長女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不過海外《名星》雜誌曾報導,研究習近平崛起的澳大利亞記者高安西透露了一個殘酷的細節,“這是自殺,幾位親近的同事告訴我,文革中的習和平不堪殘酷迫害,在浴室上吊自殺。”

習仲勳在與齊玉結婚之前,讓赫明珠先後懷了五個孩子,其中一個出生後不久夭折,最後的一個因爲難產,生下來就是死胎。成活的三個中,老二也是女孩,取名習幹平。

習仲勳1952年進京之後,只有習幹平被留在了赫明珠身邊。所以習近平與 這個習幹平一直十分生分,而一直陪着母親,直到2006年爲母親送終的習幹平似乎也不買自己生父習仲勳一家的賬,一度還給自己改名爲赫平。

而隨生父進京的習富平和姐姐習和平顯然和同父異母習近平等姐弟四人混得都還不錯。習近平當福建省長時曾接受記者採訪說:小時候被迫穿姐姐已經穿不上的女式涼鞋,羞得不敢出門。這裏說的姐姐就是習和平。

而習富平1954年和毛遠新雙雙從北京育英學校畢業後被保送進了北京101中學成爲同班同學。習富平當時還是毛遠新的入團介紹人。

從那天以後直到習富平和毛遠新分別進入了中國科技大學和哈軍工,毛遠新是習家的常客,習富平也成了習家近距離面見“毛主席“次數最多的一個。而當時尚還年幼的習近平,對常來自己家和自己的同父異母長兄一起溫習功課寫作業的遠新大哥簡直就是滿懷敬仰。羨慕極了這個遠新大哥哥“每天都能和毛主席說話”。

李納和毛遠新(Public Domain)
李納和毛遠新(Public Domain)

幾年前筆者曾在本專欄發表了《鄧小平的階下囚,習近平的座上賓》和《“習近平大哥是毛遠新最好的朋友”》等幾篇文章,介紹了比毛澤東和江青親生女兒李訥年輕不到一歲的毛遠新,因爲小時候就被接到中南海成爲毛澤東家庭中的一員,與李訥情同手足,文革中一步登天,文革後一樣被“隔離審查”。只是毛遠新被“隔離審查”的時間長達整整十年。一九八六年李訥總算在楊尚昆的一再通融下被宣佈“可以重新安排工作”,但毛遠新卻被鄧小平下令判了十七年。

中共官方黨史文章介紹說:1975年春節過後,毛澤東的身體狀況越來越惡化,根本無法外出活動或主持會議聽取彙報。他決定選擇一個自己與中央政治局之間的聯絡員。這樣一個非同尋常的重要角色,當然非毛遠新莫屬。從此,毛遠新成了發佈“最高指示”的代言人。而比這更爲顯赫的是,舉凡包括中央政治局在內的所有需要反映到毛澤東那兒的事情,均由毛遠新代爲傳達,他在毛的面前怎樣彙報,很大程度上決定着毛澤東的決策。

此時正是實際主持中央工作的鄧小平開始進行“全面整頓”時期,當江青等人向毛澤東表示了對鄧小平所作所爲之擔憂之後,毛澤東追問毛遠新社會上是否在談論“文化大革命”,毛遠新在毛澤東耳邊吹風說:“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講話,我感到一個問題,他很少講‘文化大革命’的成績,很少批判劉少奇的修正主義路線。”從那以後毛澤東便開始越來越後悔對鄧小平的重新啓用。接下來,批評鄧小平、要求鄧小平檢討的幾次會議都是毛遠新主持的,毛澤東一次比一次嚴厲的從“批評幫助”到徹底否定鄧小平的“最高指示”也都是毛遠新傳達的。而正是在與鄧小平的“修正主義路線”進行堅決鬥爭的過程中,令毛澤東感覺到了毛遠新的“政治成熟”。

中共官方文章還介紹說:江青及其“四人幫”利用毛遠新特殊的地位,對復出後領導全面整頓的鄧小平進行一再的打擊。毛遠新在毛澤東面前所作的多次歪曲事實的彙報,使毛澤東對鄧小平的態度發生了急劇變化。毛澤東最忌諱的是否定“文化大革命”,而毛遠新恰恰在這一問題上向鄧小平捅軟刀子。毛遠新在向毛澤東遞交的書面報告中寫到:“去年鄧小平說'批林批孔’就是反總理,他帶頭散佈了大量謠言,去年一直未認真追查和闢謠。近幾年鄧小平名聲不好,就抬起總理做文章,利用死人壓活人……”

這就是爲什麼從一九七六年毛澤東去世開始毛遠新被“隔離審查”了整整十年之後,鄧小平還是堅決不同意對他“免予刑事處分”。

毛遠新。(Public Domain)
毛遠新。(Public Domain)

當時的大背景是,在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和姚文元及手下衆多政治打手均已經被宣佈判刑好幾年之後,毛遠新的具體罪行仍然不能被專案組坐實,鄧小平因此等得不再耐煩,親自指示對毛遠新的司法處理不能一拖再拖,一定要從重從快。時任總政治部主任餘秋裏接旨之後,立刻給隸屬總政領導的解放軍軍事法院下達“政治任務”,要求限期完成對毛遠新案的處理。於是,毛遠新於一九八六年被軍事法庭以數罪併罰判處十七年有期徒刑,刑期從一九七六年十月被抓捕的時間算起。比較搞笑的是,當時的毛遠新雖然是被軍事法院出面判刑的,但軍隊方面卻沒人提醒要同時對毛遠新宣佈施以開除軍籍的處理,以至毛遠新刑滿出獄之後仍然還有理有據地給總政治部寫信,要求軍隊方面出面對他按“轉業幹部”的相關政策處理。

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句老話當年也曾經在毛遠新身上得到應驗,他在秦城監獄裏曾經的日子過得比如今的薄熙來、王立軍以及周永康等人要苦得多得多,因爲當時實際掌握中共最高領導權的鄧小平加上葉劍英、陳雲等人,都像憎惡江青一樣憎惡毛遠新,特別是鄧小平對被毛澤東和江青視爲己出的毛遠新更是恨得牙根癢,所以毛遠新入獄之後很長時間裏都沒人看,當然也是沒人願意安排他享有與江青和王洪文等人相類似的優越生活和醫療待遇,以至毛遠新在監獄裏患上了嚴重的疾病,因爲拖延治療而一條腿落下殘疾。
當初毛遠新被鄧小平施以“重手”之後,中共內部有議論說這都是因爲鄧小平的長子在毛澤東和江青發動的“文革”中落下終身嚴重殘疾,所以鄧小平才把這股子怨氣發在了毛澤東和江青均視如己出的毛遠新身上。但事實上雖然鄧小平也確實在對待江青和毛澤東所生的女兒李訥討要毛澤東稿費的過程中的絕情,一度令楊尚昆都私下裏感慨“明擺着是個人報復”,但他鄧小平對毛遠新的憎惡甚至是痛恨,更多、更直接的還是出自政治層面,或者說是“出以公心”。

據毛澤東的身邊人張玉鳳日後交待:鄧小平二次下臺之後,毛澤東在一次召見毛遠新、華國鋒、江青、汪東興和她本人(張玉鳳)時,提出自己身後的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單,依序是:毛遠新、華國鋒、江青、陳錫聯、紀登奎、汪東興及張玉鳳。 在落實了確有這份名單之後,鄧小平在自己最後一次與華國鋒當面談話對他進行嚴厲指責之後,還是未忘感慨一句“你說到底還是立了大功的,如果不是及時粉碎了‘四人幫’的反黨篡權陰謀,你我現在的位置都會坐在毛遠新的屁股底下”。

刑滿恢復自由後的毛遠新改名李實,明擺着是在繼續追隨義母江青,因爲江青本名李雲鶴,所以毛澤東生前不但讓自己和江青的女兒姓李,甚至還強求自己和賀子珍生的女兒也姓李。因爲他的夫人在上海工作,所以“組織上“就把這個李實安排到上海汽車工業質量檢測研究所任總工程師辦公室辦事員。

2007年初習近平從浙江調任上海市委書記後不久,即問上海市委組織部是否瞭解毛遠新的近況,接着就祕密接見了他的遠新大哥,當面鼓勵他“忘掉歷史的不愉快記憶”,“繼續與黨同心同德”。

不久,毛遠新也就是李實的“組織關係”,便由他所退休的那家工廠移交給了上海市委老幹部局,習近平還親自指示要切實做好對革命烈士親屬毛遠新及其一家的“政策落實”工作,提高待遇,甚至還補發了十年收容審查期間應得的工資加利息,就差給他恢復黨籍了。

之後,毛遠新便開始享受副省部級醫療待遇。

細分析起來,當年習近平在擔任上海市委書記之後便祕密會見毛遠新的原因之一,很可能是毛遠新1976年的“接班未遂”,尤其是張玉鳳日後交待出來的那個“主席生前擬定的”毛遠新排名第一的常委名單令習近平十分感興趣------因爲從浙江調任上海市委書記之後的習近平,肯定已經知道自己當年十月就會成爲新一屆政治局常委會內的“接班梯隊”,如無意外,五年之後,也就是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之後,他就能夠以“黨的最高領導人”之尊“繼承偉大領袖毛主席的遺志”了。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九七六年毛遠新傳承“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接班夢被粉碎了,但毛主席的“文革十年艱辛探索”在三十多年之後終於被中共執政史上的第二位終身領袖習近平修成正果。當時和自己的義母江青一同被打入牢獄的毛遠新苟且偷生之餘,肯定不會想到自己的有生之年還能看到中國共產黨政權會在新的偉大領袖、已經成功把自己“法定”爲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終身領袖的習近平同志的領導下,“重新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線上來”!

習近平登基後,中國大陸的毛左領軍人物之一,知名紅二代蘇鐵山在2013年12月的紀念毛澤東誕辰大會上的發言中說過:“事實證明 ,習近平大哥是毛遠新最好的朋友”!而這個“事實”,就是習近平在上海祕密接見毛遠新併爲他“落實政策”一事。而這件事情因爲毛家人自己到處對外張揚,在整個中國大陸官場傳播很快,以至習近平登基之後,一些省份的主要領導人都以爲只要巴結上了毛遠新就是巴結上了習近平,紛紛指示宣傳部門借大搞各類“紅色傳承”活動之機,懇切邀請毛遠新前往視察,弄得身體已經非常不好,而且因爲腿疾行動十分不便的毛遠新疲於奔命。

最令毛遠新哭笑不得的是,每到一省被該省主要領導會見之後,告別時都忘不了叮囑他:“一定要代我向習總書記問好”。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1)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路見不平
路見不平 說:
2021-08-02 17:49

類似毛遠新將張志新先割喉後處死來對付政治異見人士的殘暴手段,習近平肯定也會做得出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