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里有庆丰帝、王公公、庆亲王,还有一个小德张(高新)

2018-08-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组合图片:习近平、王歧山、曾庆红、张德江。(Public Domain)
组合图片:习近平、王歧山、曾庆红、张德江。(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正是日后成为正国级的张德江当年一手成就了高俊芳》中已经介绍了日后成为正国级的张德江是从1995年至1998年任吉林省委一把手兼省人大常委会主任。1998年7月张德江奉命到北京接受“组织谈话”,被告之中央已经安排他接任浙江省委书记,时任吉林省长王云坤将被任命接替他吉林省委书记的职务。

从北京回长春后,张德江向王云坤交待工作之余安排的“告别吉林父老乡亲”之前必需完成的几任大事之一就是亲自前往高俊芳的公司视察……。从那以后,张德江和高俊芳都身穿白大卦在生产车间里装模作样,张德江的眼神随着高俊芳指点的场面被高俊芳手下及时抓拍后,画面上只有高俊芳和张德江两人特写的照片与前面提到的那张他张德江陪同江泽民到访的集体合影,都是高俊芳从此飞黄腾达的“护身苻”。

笔者在这篇文章里还特别提到了较少为外界注意的曾经担任过吉林省长的中共“太子党”成员之一,中共开国上将之一洪学智的长子洪虎。而洪虎当时被江泽民安排到吉林当省长,起因之一就是那次洪虎陪江泽民到吉林的长春等地视察的过程中,洪虎向江泽民谈起了自己一家当年随父亲被下放吉林的那段历史,而且特别向江泽民提到当时的吉林省长王云坤就是自己在吉林工作时的同事之一。

洪虎的父亲洪学智是一九二九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的老革命,一九四九年后,他曾经在林彪手下担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韩战爆发后奉调彭德怀手下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后勤司令员。一九五四年回国后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部长。另外,他还被安排为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政治前途一度非常看好。

一九五九年,洪学智受到彭德怀的政治株连,被毛泽东下令解除军籍,下放到吉林省担任该省农机厅长和重工业厅长。“文革”开始后又进一步遭到迫害,其包括洪虎在内的数名亲属和子女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株连。

洪虎当年在北京读大学时和曾庆红同校不同系,曾庆红读的是北京工业学院自动控制系,洪虎读的是化工系液体火箭推进剂专业。毕业后因为受父亲政治牵连,洪虎“为国家造导弹”的梦破,被强行分配以吉林吉林化学工业公司设计研究院实习,一年后又被下放到当地一家印染厂当学徒工……。

一九八零年以后,洪学智受到邓小平的再次启用,重新出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兼政治委员。一九八二年,他又被委任为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一九八三年被宣布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委员。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洪学智被再次宣布为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一九八八年,中共恢复军衔制,洪学智被邓小平亲自授予上将军衔。在此之前的一九五五年,洪学智已经被毛泽东授予上将军衔。在中共军史上,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只有洪学智一人。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过程中,洪学智表现十分低调,令邓小平很不满意。同时他又对邓小平把军内实权全部交给杨尚昆和杨白冰兄弟十分不满,多次表示自己无法在杨尚昆手下舒心工作。一九八九年十一月邓小平决定在党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把中央军委主席位置让给江泽民的同时,也下令免去洪学智和中央军委委员和中央军委副秘书长职务。洪学智被迫回家赋闲数月,才于一九九零年三月被增补了半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

洪虎担任吉林省长的时段是1998年9月至2004年10月。外放吉林之前,洪虎已经在1997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被江泽民安排为中央委员,他当时的具体职务是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能在国务院部委副职领导岗位上被直接安排成中央委员,足见当时的洪虎是在等待被重用的。

1998年3月召开的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上出台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内容之一就是把国务院体改委撤消,同时成立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持这次改革的新任总理朱镕基与洪虎“理念不和”,原已内定新成立的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一把手洪虎被朱镕基建议的刘仲藜取代。这位刘仲藜在朱镕基以国务院副总理身份主持经济工作时期已经先后担任过国务院副秘书长,财政部长和国务院税务总局局长,洪虎的资历比不过他,所以才被江泽民安排到地方担任政府一把手。

当时的刘仲藜已经64岁,所以当时的国务院内部人士大都明白刘仲藜不过是个过度人物,朱镕基如果当时直接安排自己实际上中意的王歧山顶替洪虎,说服力不足。洪虎在十五大上已经顺利当选中央委员,而王歧山只是中央候补委员。这里特别是提示的是,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里具备“红色基因”者众多,但大都得票甚低。因为历届中共党代会对外发布的“新当选的中央候补委员名单”都是按得票数排序的,这里不妨从后向前数几位。

倒数第一,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仲勋长子习近平;倒数第二,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倒数第五,中共元老、江泽民养父江上青生前入党介绍人刘瑞龙之女,时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刘延东;倒数第六,江泽民贴身保镖、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倒数第七,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王歧山……。

事实也确实如前面所介绍的当时的国务院内部人士所分析的那样,刘仲藜顶替了洪虎不到两年,朱镕基即迫不及待地把王歧山从广东调回国务院,接替了刘仲藜。

当时有国务院人士分析说,假如朱镕基没有拒绝洪虎出任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一把手职务,那么日后的洪虎就有晋升国务委员的可能。所以正是朱镕基断了洪虎的副国级大梦。至于王歧山当然是朱镕基早就认定的经济和金融领域的副总理接班人选之一,而日后习近平没有安排王歧山以政治局常委身份接替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职务而是安排他主持共产党政权的当代“厂卫”,这绝对是当年的朱镕基所始料未及的。

不过,虽然曾经担任吉林省长的洪虎最终只能在正省部级岗位上退休,但从吉林省级和吉林当地驻军领导岗位上爬升至“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还真是能数出一大票来。除了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张德江、王忠禹、苏荣和回良玉,另外还有从吉林省军区混上去的徐才厚和从吉林省委书记位置上晋升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的孙政才,以及从吉林省委副书记位置上一路爬升至全国政协副主席和中央书记处书记杜青林等。

上述人等至今已经被习近平肃了的只有徐才厚和苏荣,而这位苏荣千真万确是被张德江一手扶植起来的。

这位一天院校生活都没有经历过,但却号称是经济学硕士的苏荣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当年习近平和李克强等人都是下乡插队之后因为能够“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故而先入党然后成为“大队干部”。而当年的苏荣则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娃,因为读了三年小学就会打算盘所以十几岁上就当了生产队的会计,二十岁开始当生产大队干部,继而被“招干”,到家乡吉林省洮安县那金公社当了党委副书记,从此一路爬升……。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被几家中文网站转载后,笔者留意到有网友留言说“张德江的工农兵学员的‘学历’挺有意思,朝鲜金日成大学经济系”。

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已经调侃过,朝鲜毕竟也还是外国,金日成大学毕竟也是大学,再说凭什么人家朝鲜的大学就不能有“经济系”。所以人家张德江自称“海归”  而且是那届政治局委员里的唯一“海归”一点儿没错。

相比于张德江的“工农兵学员”和“朝鲜留学”经历,张德江一直苦心栽培的这位苏荣的第一个“学历”是当了县委副书记之后“就学”的“干训班”。

张德江看中苏荣是他1990年被从民政部副部长位置上调回吉林担任省委副书记之后的事情。1992年苏荣升任吉林省委秘书长之后,看明白了时任吉林省委书记,“外来户”何竹康已经是过度人物,于是把服务重点放在了当时是以省委副书记身份兼任延边州委书记的张德江身上。所以张德江在获升省委一把手的时候,力荐由苏荣接替自己延边州委一把手的位置。而在整个吉林省的所有副省部级领导人中,能够随时进入中央领导人眼帘的就是延边州委书记。曾庆红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办公厅主任期间曾有一次秘密访朝,就是当时的延边州委书记苏荣在当地接驾并一路护驾到平壤的。

日后苏荣被查后,中共新华网连夜发了至少7篇文章对苏荣进行起底,并追问背后“大老虎”。新华网论坛刊文称,中纪委把苏荣的“擅自改变组织决定”放在首位,说明问题严重。苏荣背后“有靠山、有小圈子、有小集团、有同盟”,因此敢于和当局“对抗”。

“靠山”是谁?“同盟”有哪几个?官方媒体当然不敢透露,但在中组部下发的《卖官鬻爵巧取豪夺误党毁业——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案件警示录》一文被党媒公开之后,转载此文的许多非官方网站上都有网民呼吁“强烈要求对提拔苏荣的人问责、处罚”。外界都知道因为“包子”和“宽衣”一样都是“敏感词,但用“庆丰帝”代替习近平似乎没有问题,同样,王歧山的雅号是“王公公”,曾庆红则是“庆亲王”。较少有人知道的是已经有网民借用清末太监总管“小德张”的名字代指张德江,一时间引出众多网友的“心领神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