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從周永康的下場看傅政華和孫立軍的命運

2022.08.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從周永康的下場看傅政華和孫立軍的命運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
美聯社資料圖

我們本專欄上次節目播出的《相比孫力軍,傅政華被輕判無期徒刑的可能性最大》一文中,分析了正在和孫立軍、王立科在長春市法院看守所“結夥”等待一審判決結果出爐的中共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中共前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的兩項罪名之一“徇私枉法罪”,雖然“情節特別嚴重”所以必須領刑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下,但如果他的主罪會被判以無期徒刑的話,那麼“合併執行”之後仍然還只能執行一個無期徒刑。

有對中共刑法不瞭解的人士單憑字面上的意義理解,認爲無期徒刑就是要坐牢到死,其實不然。

按照中共刑法規定,被判無期徒刑的罪犯在服刑期間,如果確有悔改表現,或者立功表現的,服刑二年以後,即可以減刑。減刑幅度爲:對確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現的,一般可以減爲十八年以上二十年以下;對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爲十三年以上十八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共刑法還規定減刑以後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於下列期限:(一)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於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二)判處無期徒刑的,不能少於十三年。

十三年加兩年,也就是說,被判處無期徒刑的人在監獄裏坐滿十五年就有可能重獲自由之身了。

所以,假如傅政華因主罪即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那麼無論他的第二項罪是被判處一年也好,十五年也好,入獄之後都是隻執行一個無期徒刑。

換句話說,按照中共現行刑法,一個被判“數罪併罰”的罪犯,只要其中最重的一項罪是無期徒刑,就等於是無需再爲另外一罪甚至數罪承擔法律後果。比如罪犯甲因一項罪行而被判處無期徒刑,罪犯乙因犯有兩項重罪而被判了兩個無期徒刑,那麼結果是甲和乙在獄中的最短服刑時間是一樣的。

而筆者在本文裏特別強調中共刑法中無期徒刑的具體執行年限,是因爲在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做過的分析的基礎上,筆者又將傅政華與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臺以來陸續送進監獄的副部級以上貪官一一進行了犯罪類型和受賄犯罪金額的對比後,更傾向於相信這個傅政華被判有期徒刑的可能性很小,與孫力軍和王立科相比,特別是與孫力軍相比,僅從其受賄金額角度考慮,傅政華因其主罪,也就是受賄罪而領刑死刑或者死緩的可能性也似乎不大。

相比孫力軍和王立科,傅政華在所有被判重刑或者正在等待重刑伺候的中共高級政法官員中,是爲數不多的正部級,在他之上的就只有一個周永康了。

2015年4月3日中紀委網站發佈消息,周永康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並經指定管轄,移送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同日,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向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起訴書中指控:“被告人周永康在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副總經理,中共四川省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國務委員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鉅額財物;濫用職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社會影響惡劣,情節特別嚴重;違反保守國家祕密法的規定,故意泄露國家祕密,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當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泄露國家祕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兩個月後的 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對周永康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泄露國家祕密案進行了一審宣判。由於“涉及國家機密”,沒有公開進行審理。周永康受賄共計摺合人民幣1.29億餘元,濫用職權使他人非法獲利21.36億餘元,造成經濟損失14.86億餘元;違反保守國家祕密法的規定,故意泄露五份絕密文件、一份機密文件。認定周永康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故意泄露國家祕密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三罪並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周永康對所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實證據均當庭表示屬實、沒有異議,服從法庭判決,不上訴。

記得當時這一判決結果出爐後,無論海內海外,主流輿論均認爲比預料的判決結果要輕。

在此之前,有路透社消息來源稱,周永康貪腐窩案無疑是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貪腐案件,周永康貪腐窩案是“新中國歷史上最醜陋的(一幕)”。當局至今已經沒收了價值至少900億元人民幣(145億美元)的財產。

路透社當時的一篇發自北京的報道說:中紀委監察部四個月來已經凍結了周永康及其親友和親信名下多箇中外銀行賬戶,存款總額高達370億元人民幣。另外對北京、上海以及另外五個省份的部分住宅進行搜查後還發現總額高達510億元人民幣的中外債券。調查人員還沒收了總價值約爲17億元人民幣的約300處房產,價值約10億元人民幣的古董以及字畫等。其他被沒收的財物還包括超過60輛汽車、昂貴的中外名酒、黃金、白銀以及中外貨幣現金等。

當時筆者也在本專欄發表了《讓周永康承認受賄多少纔算合適》一文,文中分析說:中國自古即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之說,但如今中共當局對周永康案的處理則可以用“欲掩其罪,何愁無方”來形容!

筆者在該文中介紹當時外界關於周永康“可能會被判死”的推測,其實都是源自於中共自己媒體上一篇先入爲主的分析文章。二零一五年一月,還是在周永康被提起公訴之前,中國大陸境內媒體便紛紛轉引中國經濟週刊的一篇相關分析文章,比如網易當時全文轉載此文的標題是《央媒:周永康罪行極其嚴重 或被判死刑》。網易爲此文的“核心提示”內容也故意搞得十分聳動,說是“人民日報社主管的《中國經濟週刊》刊文分析周永康是否會被判死刑。文章稱,根據中紀委通報,周永康收受鉅額賄賂、影響極其惡劣,若收受的鉅額賄賂達到“數額特別巨大”,很有可能面臨死刑或死緩判決。”

但是,日後周永康被輕判無期徒刑的官方理由是:周永康受賄數額特別巨大,但能如實供述罪行,認罪悔罪,絕大部分賄賂系其親屬收受且其系事後知情,案發後主動要求親屬退贓且受賄款物全部追繳,具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其濫用職權,犯罪情節特別嚴重;故意泄露國家祕密,犯罪情節特別嚴重,但未造成特別嚴重的後果。

由此可見,當時的周永康在受賄金額特別巨大的前提下還是隻被輕判無期,與日後趙正永被“刀下留人”的理由近似,那就是受賄金額雖然“特別巨大”,但該金額都不是單獨一個受賄的金額。

當時對周永康的起訴書中指控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鉅額財物”,並未提及“共同受賄”,但判決書中強調了那近一點三億人民幣的受賄總額,不但不是他一個人的單獨受賄,而且絕大部分都是在他本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由他的親屬收受的。

至於趙正永,起訴書中使用的表述方式幾乎與周永康的雷同,也是在一審宣判的判決書中強調了系與其妻及他人“共同受賄”。說他“單獨或夥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7.17億餘元。其中2.9億餘元尚未實際取得,屬於犯罪未遂”。

而如今的孫力軍的受賄罪一項則被一審認定爲“直接或通過他人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6.46億餘元”比較一下,不難看出孫力軍未來的下場會比永周永康更壞,應該不會輕過趙正永。

需要說明的是,按照中共現行刑法,在周永康已經領受的無期徒刑之上,事實上還有三檔更重的刑罰。最重的一檔當然是“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即中國古人所謂的“斬立決”----比如我們過去文章中介紹過的賴小民。第二檔是“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在緩期執行兩年期滿減爲無期徒刑後,附加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比如趙正永。第三檔即是“死緩”,但是不附加終身監禁----比如我們過去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朱明國。

中共刑法還規定,凡是沒有被附加終身監禁的死緩犯人,在死刑緩期執行期間,如果沒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滿以後,減爲無期徒刑;如果確有重大立功表現,二年期滿以後,減爲二十五年有期徒刑……。

再看傅政華,一審認定他的主罪受賄罪是“本人直接或通過其親屬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1.17億餘元”。所以他傅政華和周永康同樣下場,一樣都是領受無期徒刑的可能性最大。

就在我們本專欄上期節目播出的當天,中共當局宣佈免去了和傅政華一樣,也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出身的黃明的應急管理部黨組書記職務。這令筆者想起了五年前傅政華與黃明暗爭公安部長接班人位置的故事。

關注傅政華案的人士都知道他也曾是中央政法委的委員。

正常情況下,中央政法委的委員首先是包括四個副國級,即由政治局委員出任的政法委的專職書記和以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身份兼任的副書記,再加一個最高檢察院院長、一個最高法院院長。然後就是若干個正部級和軍方代表,包括政法委專職祕書長、司法部長、國安部長以及武警司令員等。

至於傅政華,在2018年3月出任司法部長之後是當然的中央政法委委員。不過在此之前,他即已經以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兼中央610辦公室主任身份出任了三年零兩個月時間的中央政法委委員。

2016年4月,當時公安部的另外一名副部長,比傅政華年輕兩歲的黃明被任命了公安部常務副部長、黨委副書記,然後接替了傅政華中央政法委委員的位置。從此至中共十八大召開那一年多時間裏,中共公安部同時有兩名常務副部長兼黨委副書記。

至此,無論中共黨內黨外,相比傅政華,更看好比他年輕兩歲的黃明爲公安部長接班人。

沒成想,不按牌理出牌的習近平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同時安排了三個時任公安部副部長進中委,即當時並列爲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傅政華和黃明,以及當時是以公安部副部長身份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的王小洪……。後續的故事,留待本專欄下次節目的文章裏繼續介紹。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