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因爲害怕B-52毛澤東不敢讓毛遠新參加抗美援越

2021-08-03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因爲害怕B-52毛澤東不敢讓毛遠新參加抗美援越 2019年9月30日,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來到毛主席紀念堂,向毛澤東坐像三鞠躬,並瞻仰了毛澤東的遺容。
(組合資料圖/法新社)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夜話中南海”上次節目刊登和播出的《習近平自幼就無比敬仰和羨慕毛遠新大哥》一文中,介紹了習仲勳與元配所生長子、習近平的同父異母哥哥習富平當年在北京101中讀書時,與同班同學毛遠新情同手足,羨煞了當時尚還年幼的習近平…..。

一位文學城網友在筆者這篇文章後面留言說這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典型病例”,似不準確 。曾有一篇題爲《沒有毛主席 哪有今天的我》的捧習文章記載說:事實上,習仲勛、習近平兩父子對韶山“感情深厚”。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初期,“非毛化”思潮泛起,習仲勛帶頭上韶山捍衞毛澤東。有資料顯示,習近平曾經三次上韶山拜毛,最近一次是2011年3月,他以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身份到湖南調研,首站就是韶山,向毛銅像獻花,並參觀毛故居。就是在這次視察中,習近平留下了一句至今仍掛在韶山官員嘴上的名言:“(紅軍到陝北時)沒有毛主席,我父親早就被殺害了!哪裏會有今天的我!我們一家對毛主席充滿感激!”

衆所周知,毛澤東在江青和賀子珍之前的夫人叫楊開慧,生前爲毛澤東所生長子名毛岸英,在朝鮮被美軍的轟炸機投彈炸死了。

毛岸英說起來是有個弟弟的,叫毛岸青,但因爲有精神問題,形同廢人。這就是爲什麼毛澤東生前把自己親侄子毛遠新視如己出。

1954年,毛遠新、毛澤東、江青、李訥。 (維基百科)
1954年,毛遠新、毛澤東、江青、李訥。 (維基百科)

根據毛遠新本人回憶撰寫的一篇黨史文章中記載:毛遠新是一個非常幸福的孩子,雖然生父毛澤民不幸犧牲,但是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卻不缺愛,而且所得到的愛都是雙份的。比如父愛,繼父方誌純待其極好,另其伯伯毛澤東更是對其視若己出。再說母愛,其母朱旦華當然愛之深沉,另江青也對毛遠新格外疼愛(江青對毛岸英、岸青、李敏的態度都很一般,但唯獨對毛遠新極好,比如1965年毛遠新感冒發燒住院,江青特意安排醫院醫護人員每日早晚兩次向她電話彙報毛遠新的病情,連體溫都要過問)。

毛遠新從秦城監獄出來之後,陸續寫了不少回憶文章,其中一篇回憶說他自己1965年暑假時,計劃從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回北京探望毛澤東和江青,毛澤東知道後讓他直接去北戴河陪同毛澤東一起游泳避暑。

當時 越南戰場形勢緊張, 毛澤東一見毛遠新就問他:“如果越南要求派兵支援, 你敢不敢去?”毛遠新說:“敢去。”毛澤東很高興, 說:“好!我們家就剩下你一個壯丁嘍。”

一句“我們家就剩你一個壯丁了”,足見出毛澤東對毛遠新重視程度。

不過,當時的毛澤東雖然對毛遠新的“勇敢”回答很滿意,還是就另外一件事情批評了他。

原來,毛遠新在哈軍工讀書期間是班長,而睡在他上鋪的一個叫陳東平的同學居然是個“現行反革命”,“投敵叛黨分子”。罪責是“主動聯絡臺灣特務機關,要投奔自由世界,爲蔣幫反攻大陸效力”。

這個陳東平是時任武漢軍區司令員陳再道上將的兒子,案發後被定性爲“新生的反革命分子”,被宣佈開除學籍、團籍、軍籍,實行勞動教養的處分。

毛澤東當時訓斥毛遠新說:“什麼地方都有階級鬥爭,都有反革命分子。陳東平不是睡在你的旁邊?你們學院揭發的幾個材料我都看了。你與反革命睡在一起還不知道。”又說:“這麼多反革命你就沒有感覺?陳東平在你旁邊就不知道。”

毛遠新辯解說“陳東平是在家裏休學聽廣播變壞了”,又被毛澤東批了一通。

李納和毛遠新(Public Domain)
李納和毛遠新(Public Domain)

1966年, 毛遠新大學畢業臨下部隊前, 毛澤東與他談話時再次提到, 美國在越南的戰爭可能升級。一旦美國地面部隊越過南北分界線, 我們就可能公開參戰。毛澤東第二次問他:“你敢不敢到越南去打一仗?”毛遠新說:“敢!”毛澤東說:“聽說那個B-52可厲害呢,你就不怕?”毛遠新說:“不怕!”毛澤東高興地說:“好!我們家除了你, 再沒有壯丁可以去打仗嘍。我對你是寄予希望的。”

誰都知道當年的毛澤東政權雖然沒有公開在越南戰場上對美宣戰,但事實上1965年胡志明祕密進入中國,直奔湖南長沙晉見毛的目的就是請中共出兵。“毛澤東當即爽快地答應了”。

同年4月,中越雙方簽訂了向越南派出中國支援部隊的有關協議。隨後,中國政府決定派高射炮兵部隊入越,與越南人民軍防空部隊並肩作戰。毛澤東親自簽署了“調高炮部隊入越輪戰”的命令。但毛遠新並沒有隨同前往。可見當時的毛澤東至多也只是口頭上“考驗”一下毛遠新而已。他真的是怕美軍的B-52會讓他視如己出毛 家唯一“壯丁”毛遠新和當年的毛岸英同樣下場。

一位取名“文田 ”的網友更正筆者的文章說:“老鄧翻案下臺那次,跟毛遠新一點關係都沒有,真是冤枉人了。”

敬請這位網友上網查找一篇記載當時這段歷史的中共黨史文章,標題就是《聽毛遠新一席話,毛澤東將鄧小平撤職》。

筆者還無意中看到人民日報社旗下的人民網上最近全文刊載了鄧小平的三女兒鄧榕出版的《我的父親鄧小平》中的“文革歲月”一章。其中寫道:到了1975年,毛澤東已屆八十二歲高齡,年老體衰,力不從心。但由於當時實行的是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是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一個人說了算的,所以在那樣的時刻,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仍然繫於毛澤東這個垂暮之人一人之身。1975年下半年,毛澤東的病情加重,行動說話都已經十分困難。根據他本人的建議,由他的侄子毛遠新擔任他與中央政治局之間的聯絡員。在個人的信任上,他最終選擇的,還是他自己的親人。這種情況,越到毛澤東的晚年,越加嚴重。

毛澤東讓毛遠新當他的聯絡員,一下子把毛遠新提到中央政治權力的核心部位。毛遠新以毛澤東侄子的身份,不但成爲毛澤東的傳話人,而且成爲僅有的幾個能夠見得到毛澤東、可以和毛澤東說得上話的人。

鄧榕描述道:毛澤東讓毛遠新做聯絡員,令“四人幫”興奮不已。毛澤東晚年的時候,絕大多數中央領導人已不容易見到他。就連江青,他的妻子,也很難見得到他。“四人幫”想要向毛澤東“告御狀”進讒言,也是相當困難的。而現在,他們的人終於可以跟隨在毛澤東的身邊,終於變成可以向毛澤東耳旁吹風的重要人物。對於“四人幫”來說,這真是一件連做夢都想不到的大好事兒。機會終於來了,他們在歡欣興奮的同時,立即策劃於密室。這一次,他們要讓周恩來和鄧小平死無葬身之地。

鄧榕在她的這本書裏,把“心甘情願地爲‘四人幫’充當工具”的毛遠新形容爲“天子近臣”,說他藉機大行挑撥之能事。對毛澤東說,一些同志到一起總是議論“文化大革命”的陰暗面,發牢騷,有的把“文化大革命”看成一場災難似的。他說,我很注意小平的講話,我感到一個問題,他很少講“文化大革命”的成績,很少提批劉少奇的修正主義路線。

毛遠新的“彙報”,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因爲毛遠新在“彙報”時,抓住了一個對於毛澤東來說最爲要害的問題,那就是如何評價“文化大革命”的問題,就是是不是有人要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的問題。如果有人敢於對“文化大革命”提出異議,毛澤東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毛澤東表了態,同意毛遠新的看法。毛澤東說:“有兩種態度:一是對文化大革命不滿意。二是要算賬,算文化大革命的賬。”

從鄧榕的如上描述,足以見出鄧小平對毛遠新真是恨之入骨。

毛遠新。(Public Domain)
毛遠新。(Public Domain)

一篇標題爲《毛遠新的腿是怎麼瘸的》的毛左文章中描述說:毛遠新被報復性關監獄十幾年,無疑是對毛主席的極大羞辱。更讓人心痛的是毛遠新女兒李莉,1977年1月出生時,毛遠新剛剛被關押3個月,妻子全秀鳳也正在隔離審查。女兒10個月時高燒不退,因長時間大量使用青鏈黴素,導致雙耳失聰。

(在秦城監獄裏)毛遠新一度是受過優待的,可是就在他拒絕按上面定的調子寫回憶錄後,被送回監獄,卻不是原來那一間牢房了,換了一間陰暗潮溼的牢房,黴氣撲鼻,好象還取消了放風,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悶在裏面,導致毛遠新健康嚴重受損,患了疾病。毛遠新提出的要求不被理睬,日復一日,病情加重,最後腿殘了。

這篇毛左文章中還介紹說:“從其他渠道也能佐證,毛遠新的腿瘸的原因,不是被誰打斷殘廢的,是因爲毛遠新在監獄得了強直性脊髓炎,大腿骨頭壞死。不過,毛遠新是怎麼得上病,跟環境有什麼關係,爲什麼沒有妥善醫治?這個責任,(鄧小平)政變集團的政客們責任跑不掉。”

“之後關於毛遠新的腿問題,還發生了無錢手術的事情。2006年,毛遠新第一次做腿部手術,遺憾的是,他沒錢換人造鋼骨。後來14萬手術費是王震愛人贊助的。”

熟悉那段歷史的人都知道,這個毛遠新在回到中南海擔任毛澤東“聯絡員”之前,從1968年開始就是遼寧省革命委員會負責人,後來又升任遼寧軍區政治委員。

但根據毛遠新生母朱旦華的親口回憶,“文革”中朱旦華不但沒有沾上親生兒子的光,反而和自己後來的丈夫,也就是毛遠新的繼父方誌純被分別審查,關押長達八年之久。

一篇爲“紀念中國共產黨建黨九十五週年徵文”而作的《訪毛澤東弟媳朱旦華》一文中有這樣的描述:問:您老(文革期間)被專政,你兒子知道嗎?你們沒有聯繫嗎?

答:當年我同老方都長期沒有聯繫,不知他的死活,怎麼能讓我和我的兒子聯繫呢?

文章中描述道 :朱旦華“文革“前夜最後一次見到親生兒子毛遠新是在1966年初,之後毛遠新給母親來過一封信。從此再無音信了……。

1975年5月,中共江西省委根據中辦對所謂“新疆叛徒集團”平反的10號文件,對朱旦華夫婦徹底平反。粉碎“四人幫”後,他們重新工作,住進了這所大樓,有了新家。而這時她長久思念的兒子毛遠新又被捕、被專政了。她說:這個一歲半就跟着我住進蔣介石、盛世才監獄的烈士的兒子、七八歲始在毛主席身邊長大的年輕的共產黨員,現在又住進了共產黨的監獄,唉……

她的又一聲長嘆,我理解了,這正展現了中國半個世紀以來風狂雨驟的政治鬥爭波瀾。

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當天,八大“顧命大臣”手挽手面對毛屍體的彩色照片,從左至右依次是:張春橋、王洪文、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Public Domain)
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當天,八大“顧命大臣”手挽手面對毛屍體的彩色照片,從左至右依次是:張春橋、王洪文、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Public Domain)

有興趣的讀者和聽衆可以上網找到一張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當天,八大“顧命大臣”手挽手面對毛屍體的彩色照片,從左至右依次是:張春橋、王洪文、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

據當時的中央警衛團副團長張耀祠回憶,毛澤東的這八大“顧命大臣”當時面對毛屍宣誓時毛遠新是領誓人。誓詞內容是,:“一定要化悲痛爲力量,繼承偉大領袖毛主席的遺志,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接下來的故事是,鄧小平雖然沒有把毛澤東本人徹底否定,但至少還是把毛澤東留下的最重要的政治遺產“文化大革命“徹底否定了。

但正如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所形容的那樣: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九七六年毛遠新傳承“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接班夢被粉碎了,但毛主席的“文革十年艱辛探索”在三十多年之後終於被中共執政史上的第二位終身領袖習近平修成正果。當時和自己的義母江青一同被打入天牢的毛遠新苟且偷生之餘,肯定不會想到自己的有生之年還能看到中國共產黨政權會在新的偉大領袖,已經成功把自己“法定”爲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終身領袖的習近平同志的領導下“重新回到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上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123
123 說:
2021-08-11 13:06

毛澤東當時訓斥毛遠新說:“什麼地方都有階級鬥爭,都有反革命分子。

毛是夠狂妄愚昧的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