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文革是“在政治上行动上与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高新)

2018-08-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浙江杭州,有居委会以文革时期对毛泽东的称呼,歌颂习近平,称习主席。(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在浙江杭州,有居委会以文革时期对毛泽东的称呼,歌颂习近平,称习主席。(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赞美文革是向总书记政治看齐的自觉表现!》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一个由政治警察“华丽转身”为大学教师的叫李彬的清华人不幸受到胡鞍钢的“政治牵连”,被中国大陆网友扒出他数年前的“赞美文革,为文革涂金招魂”的“在四川大学的演讲词”。

说来也巧,习近平政权的御用文人中为毛泽东文革高唱赞歌赞最肆无忌惮的“北京二李”,就是这个清华的李彬和社会科学院的李慎明都是来自新疆乌鲁木齐,当年前者在那里当过政治警察,后者在那里当军区宣传干事。

笔者几年前曾接连在本专栏发表《习近平已经是党内毛派的理论知音和政治后台》、《左派文人拥戴习近平为毛主席恢复名誉》、《李慎明和他的前主子都曾是人类浩劫的受益者》、等系列文章,介绍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党组副书记李慎明最早刊登在“红旗文稿”上的文章被海外媒体以“说毛泽东时期一无是处不是煳涂就是别有用心”为题竞相转载,文中不但强调毛泽东时期经济建设的成就不仅是主要的,更是伟大的;甚至无耻到拿印尼军事当局曾经杀害50万至100万人来反证他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比仁慈,“论据”是毛在反右斗争中只划了55万右派,而且并没有处死,所以绝不是“血淋淋”的。

因为李慎明当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习近平亲自指示给他以正部长级待遇,所以他的“捧毛”文章当里时在海外遭受华文媒体的一致抨击的同时,则在中共政权自己的理论界引起强烈骚动,担心这是习近平上台之后要全面否定三十二年前邓小平主持制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前奏曲。

早在习近平还是胡锦涛政权里的分管党务工作的政治局常委时,成为习近平亲自担任组长的十八大报告起草班子小组成员的李慎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主办的《马克思主义研究》2011年第十期发表了《毛泽东关于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战略思想产生的渊源、发展脉络及相关思考——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文章中宣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非议,认为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提出的理论观点、采取的办法与措施,都是为推进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这一重大战略进行探索的失误。当时,中共官媒新华网、人民网都曾转载过李慎明这篇三万余言长文。

就是这位李慎明,从习近平2007年秋在十七大上正式成为红朝王储之后,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把自己“否定毛泽东就是否定共产党政权自身”、“下葬毛泽东就是为整个共产党政权掘墓”的观点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输送给习近平,危言耸听地警示习近平:要想接好革命班,就必须要维护和继续尊崇毛泽东,不仅仅是因为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的历史,更重要的是因为抛弃毛泽东的神位的结果就是葬送整个共产党政权。

李慎明警告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经验反复证明,要搞垮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首先就要攻击这个国家执政的共产党;要搞垮这个国家执政的共产党,首先就要丑化这个执政党的主要领袖。这是国内外敌对势力企图西化、分化中国的最有效、最便捷的手段。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根本教训之一,就是苏联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创办和引导各种媒体恶毒攻击、抺黑、否定斯大林以致列宁。现在,国内外别有用心的人肆意夸大毛泽东晚年错误,恶毒攻击毛泽东,这决不是仅仅涉及毛泽东个人的问题,而是企图全盘否定党的光荣历史、否定马克思主义、否定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其实质是为把社会主义的新中国重新拉向殖民地半殖民地制造思想政治舆论。李慎明还为毛泽东辩护说,发动文革完全是为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的探索和实践中付出的代价,是党在探索和实践中交纳的“学费”,是党拥有的另一种宝贵“财富”。说“文化大革命”是“权力之争”,是毛泽东“人品问题”的观点完全站不住脚。李慎明说,毛泽东一生中,有判断和斗争的失误,但都“无私人之争”,而是“主义之争”。党和毛泽东个人所犯的错误,有的是在探索和认识真理的过程中很难避免的,有的属于党特别是毛泽东个人可以避免的失误。对这些错误,一方面应引以为鉴、力戒重犯;另一方面,也不应过分苛求于领袖个人。

当时社会科学院内部有传闻说,针对当时社会上甚至中共党内一直存在并被李慎明认为在党内高层一直得到一定程度默许的关于毛泽东遗体的存废和毛泽东纪念堂的处置讨论内容,李慎明在其内部上书中曾经明白断言,如果党内外反毛势的目的得逞,那么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遗体被下葬之日,就是我们共产党政权的崩溃之时。

那么李慎明当时对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的危言耸听是否达到了他期望的目的呢?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外界所能够看到的表象是,时任总书记胡锦涛默不作声,而太子党出身的习近平、薄熙来、俞正声则都已经在公开捍卫毛泽东。当时已经有外界舆论注意到,习近平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接班的百忙之中,还不忘特别抽出时间前往他们的伟大领袖的诞生之地,到湖南省调研的首站就是奔赴韶山给毛泽东铜像献花,另外他在中央党校里给在场所有省部级学员的讲话中还特别重重提学习毛泽东着作,当时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也有样学样,到湖南“调研”的首要任务就是专程赴韶山给毛泽东铜像献花。到十八大之后,李慎明的上述观点显然都已经成为“习近平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习近平登基之后,笔者又陆续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的“文革”复辟先从政治局会议开始》,《人民日报只想告诉人们:习近平为何不准拿文革“说事”!》、《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在当今中共官场占了很大比例》、《司马南:从薄熙来知己到习近平知音》《习近平正在完成薄熙来的未竟之志》、《习近平和薄熙来抢夺“红色文化”专利权》、《重评文革习近平蓄谋已久》等系列文章,文中引述了一则题目为《人教部编初中历史课本送审版删文革十年一课》的报道内容中透露:中国教育部统一组织新编(部编本)的八年级下册(初中二年级下半学期)中国历史课本送审版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课删除,将该课原内容与“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合并,从而新设“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一课……。新版与旧版有关文革内容的不同之处大致有:旧版中的“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在新版教材被改为:“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可见新版中将“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当中的“错误”二字删除。此外,标题中的“动乱”与“灾难”两个词语被删除。在总结部分,新版加了一句:“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

而如今的中共历史教科书之所以要对“文革”进行轻描淡写,并把对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行为,用胡平先生的话说是把贬义词换成中性词,毫无疑问是奉旨行事。对此,网传曾经与孔庆东一起被薄煕来“包养”,薄熙来倒后移民美国的“高级五毛”司马南早有预见,此人曾说:“有人用‘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不叫反思,而是反攻倒算”。

司马南当初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对于您提到毛泽东的错误问题,习近平十八大接任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之后,有一个新说法,或许能够回答您。他讲,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平常,事实上很重要。它表明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建国之后全部历史一个总的态度。这个很著名的论断建立在前后30年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这个基础之上。

李慎明几年前在他的全面捧毛、以正视听的文章中说:今年一月五日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两者决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笔者认为习近平同志的讲话与党的十八大报告一样,都科学、正确、准确地评价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伟大功绩,这深得党心、军心和民心,具有重大意义。而事实上李慎明等几个毛左文人本来就是炮制习近平这一“重大理论观点”的参与者之一。

习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所作的讲话中有如下一段内容:“对待问题必须持正确态度,不能遇到一些问题就全盘否定自己的道路、理论、制度,就全盘否定自己的历史和奋斗。”

习近平这里所说的“问题”,就包括了对“文革”的评价问题。习近平在这篇讲话中开列出的“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斗争和较量”的内容之一是“宣扬西方价值观”;之二就是“专拿党史国史说事”....,并警告全党上下如再不采取果断措施给以回击,政权将会因此瓦解。所谓“专拿党史国史说事”,具体指的就是习近平上台之前在中国大陆的舆论界还可以公开进行的对毛泽东文革的反思和否定。

一位在北京大学任教的友人来美国访问时告诉笔者,习近平上台以后,“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这一句中共政权自己喊出来的口号已经成了对习近平现政权的反动,官方媒体已经被明令“不再使用”。虽然这句口号是出自邓小平主持制度的“历史决议”,但如今谁再使用就是不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一致。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